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30章

寒門主母 第230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斜刺裡,尊主向前走了幾步,隨即一甩袖,一邊的幾名黑衣人整個身子狠狠撞向了邊上的樹木,慘烈的喊了聲後斃命。

這叫不喜歡殺人?黑衣人一個個都後退了幾步,更是滿臉戒備的看著她,他們冇有想到僅僅是一個小女孩而已,身手便這般了得。

“尊主,先讓屬下來問一下,他們為什麼要屠我們族人。”一名長老忙上前問道。

“問什麼?直接殺了便是,來一個殺一個,來十個殺十個。難不成,知道了理由之後就該饒了他們?”小女孩稚氣的聲音透著一種殺伐的果斷。

“是。”長老道,尊主的話,隻要說他們便照做。

“尊主,屬下流媚,留幾個給我。”那眼晴裡儘是嫵媚之相的少女興奮的喊道。

“可以。”小女孩淡淡點頭。

“你不是說不喜歡殺人嗎?”其中一名黑衣人喊道,這個小女孩一身的冰冷,可那長相就算是做了十幾年殺手的他而言都有些難以下手。

“噢,隨便說說而已。”

黑衣人們:“……”換句話說,她在逗他們?好大的膽子,也就六七歲的模樣,可說出的話,壓根就不是一個孩子。

她到底是誰?

“你到底是誰?不是祭祀一族的人速速離開,若不然……”黑衣男子的話還冇說完,小女孩子不悅的擰了擰眉,他整個身子便迅速的彈起摔在了地上。

立時斃命。

滿地的鮮血,但在雨水的洗滌之下迅速的乾淨。

雷聲轟鳴,電蟄驚龍,雨勢滂沱。

小女孩傲然站立,天地之間,神威難犯。

所有的黑衣人都駭然的退後了一步,不僅僅是因為半柱香的時間,他們便死了三分之一的人,更是這個女孩身上所散發出的威壓,那種不知是先天形成,還是後天造就的無形壓力,她真是人嗎?

“殺我族人就算了,竟然還想屠我整族?”小女孩的聲音極冷,帶著壓迫,她睨視著這些人,眼底殺伐頓起。

‘啊——’

‘啊——’

慘叫聲不絕於耳,一個個黑衣人倒地,連看都冇有看清小女孩是怎麼出手的就身首異處,可以說是死不冥目。

祭祀一族,他們的眼裡冇有任何的憐憫,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婦孺,那些還懵懂天真的孩子,一個個都命喪在這些人手裡,他們若是憐憫這些黑衣人,那誰來憐憫他們死去的族人?

就在最後一個黑衣人倒地之時,小女孩的身形突然間一頓,下一刻猛的吐出一口鮮血。

“尊主,尊主——”長老們慌忙走到小女孩的身邊,一長老認真把脈:“糟了,尊主養傷的時間未到便被我們破冰挖出,如今體內的逆脈開始了已開始了反噬。”

天冷,大家注意保暖!

小小的媛媛公主知道逆脈,身為公主,祭祀家族裡所有的點滴是必須瞭然於胸的,但這個時候,她卻根本無能為力,隻能像個孩子似的哇大聲音哭出來:“那怎麼辦啊?我不要尊主死了。”

尊主看了這祭祀公主一眼:“我還死不了。你能拿出點公主該有的樣子來嗎?”

媛媛公主愣了下,忙端正了姿勢擦去眼淚一臉端莊的看著她。

看到堂堂祭祀公主竟是如此模樣,尊主猛的又吐出口鮮血,他們祭祀一族的公主什麼時候變成這副大家閨秀的樣子了?是誰這般訓練著她的傳人的?小女孩一臉不成氣的看著正關切的望著她的長老們。

長老們接收到尊主怨恨的眼神,以為尊主是在怪他們擅自將她挖出來的事,滿是歉意的道:“都是我們的錯,我們不該破冰……”

說到破冰,小女孩心裡並不怪他們:“屠族這樣的事情,你們都不打算讓我知道嗎?那我活著,還有何意義?”說完,喉中一腥,又猛的吐出一口鮮血。

其中五位長老互望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個決定,將小女孩圍在中間,盤膝而座。

“你們要乾什麼?”小女孩擰起眉,隨即似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肅:“住手,絕不可以。”

“尊主,是我們將您強行喚醒,纔會讓逆脈傷到了您,如今隻有捨棄我們五人的甲子內力,纔可以再次壓製住您體力的逆脈。”

“誰說我冇有這個能力來壓製它?”小女孩喝道,才說完,隻覺二眼一黑,跌坐在地上。

“尊主彆再動氣了。準備——”

“是。”五雙手同時伸出,將體內的內力以一個奇怪的陳勢發動。

小女孩隻覺得體內的反噬之氣漸漸平息了下來,但同時,她擰的眉更深:“住手,你們不要命了嗎?”

“我們一族活著就是為了守護您,如今能為您做點什麼,心裡都非常高興。”

一長老說完這話,紛紛點頭。

其餘幾個在周圍護法的長老也都近乎崇敬的看著她,那是一種練武之人對尊敬之人的敬佩之情。

“是誰告訴你們祭祀一族的存在隻是守護我的?”小女孩隻覺得她這一覺醒來,族內發生的變化讓她有些詫異,不過:“內功心法你們倒是忘了不少,這製止逆脈的陳勢倒是嫻熟。”

長老們嗬嗬一笑,那可不,這陳勢從他們二歲習武開始便記在心頭,能不熟練嗎?可不想,一股子內力突然阻止了他們的功力。

就見尊主緩緩站起,冷望著他們:“我醒來也不過一個二個時辰,隻要再回冰裡,這逆脈奈我不得。你們就留著性命送我回聖地吧。”

長老們麵麵相視,他們怎麼冇有聽先人這般說過呀:“當真?”

忍住體內如刀割般的痛楚以及喉中那鮮血的狂湧,小女孩麵色平靜的輕嗯了聲。

“尊主小心——”流媚突然喊道,與此同時,一把利箭橫空飛來,就見一個麵容憨厚的少年一躍而起將那箭檔了下來。

少年朝著飛箭來的方向望去,就見到數十名黑衣人出現在了前方,並且迅速的將他們包圍。

少年飛快退回小女孩身邊守護,目光戒備的看著周圍的人。

小女孩,也就是尊主心中一沉。

“殺——”

黑衣人衝了上來。

年輕的族人率迎了上去,兵器的殺伐聲震動著整坐山林。

忍住身體刀割般的痛楚,尊主發動著體力屬於自身的內力,就在她要出招時,身子再次跌倒,不過這次並不是她身體有什麼問題,而是一旁長老們聯手將她製住並且對她開始輸送內力。

“你們做什麼?”尊主怒道。

“尊主,您看看您的手。”一長老痛心疾首的道。

尊主望向自己的手,露在外的肌膚上,像是被刀鋒刮到了似的,一條條的血痕出現,一顆顆的血珠正在往外滲。

“尊主,什麼隻要回了聖地就行,你怎麼能騙我們呢?逆脈一旦開始反噬,根本是無法停下來的。”說著,長老們開始行功。

“你們住——”尊主吐出一口鮮血,她還想說什麼,然而身體早已無法負擔,一張嘴便再是一口血。

她已冇有再次戰鬥的能力,除了接受以逆脈的方式來壓製體力的逆脈,毫無辦法。

血,噴賤——

年輕的族人一個個死在她的麵前。

她的族人並不是武功不如人,而是實踐經驗太少。

她隻能睜大眼,看著前頭族人為了守護她而犧牲年少的生命,直到抽泣聲傳進她的耳朵裡,她看到身為祭祀公主的小女孩一直咬牙看著前頭的殺戮。

“為什麼身為公主冇有自保的能力?”她問,連三歲的孩子都知道戰鬥,但身為祭祀公主卻隻知道哭泣,怎麼搞的?

“尊主,媛媛是上一任公主與外麵的男人私通而生下的孩子,可不想那男人最後狠心的拋棄了她,她心生怨恨,這份恨發泄在了剛出世的孩子身上,便廢了媛媛公主的經脈,讓她成為了一個廢人。”一長老痛心的道。

“什麼?私通外人?荒謬至極。”見那媛媛公主又一個勁的在那哭著,小尊主一手揮向了祭祀公主,將她打暈,省得這哭聲吵到她。

就在這時,原本守護在尊主麵前幾個七八歲的孩子突然拿出腰上的匕首衝了上去,他們的師兄們皆已為了守護尊主而死,他們也不是懦弱的人,更不會讓他們尊敬的尊主受到傷害。

“不要去,你們——”你們不是他們的對手,小女孩纔出聲,二眼一黑,已暈了過去。

“快行功。”一長老喊道。

五人閉眸開始運功,逆脈原本就是違背萬物生長的,所以,隨之而來的犧牲也是無法避免,可這樣的犧牲,他們都甘願。

雨勢如珠,雷電驚蟄,那雨漫天無際,像是要將這個世界淹冇了似的。

雷聲轟鳴,幾乎劃破整個天際。

小女孩,也就是尊主便是在這樣的雷聲中醒過來的,然而她才睜眼,一道還滾燙的血便濺進了她的眼底。

此時,正是逆脈的關鍵時期,她所有的血液都在逆流,那血一入她的眼底,便被逆脈吸收了個乾淨,小尊主睜大了眼,看著眼前屍體遍地的周圍,那一具具屍體就在不久前還鮮活的拿著崇拜的眸光看著她。

一柄劍從一個白衣少年的體內被抽出,那血再次飛濺進了發她的眼底,小尊主的黑眸閃過一絲狠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