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33章

寒門主母 第233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明鸞壓根是一頭霧水,不知道怎麼回事,雖然那個女人的眼晴是守護神姐姐的眼晴,那真的是一模一樣,甚至更加栩栩如生,逼真極了,就是長相不一樣頗為遺憾,隻是畫風,咋就突然間變了呢?

想也不想,明鸞也追了上去。

水夢傻愣了好半響,纔跟了上去。

應辟方沉下了臉。

流姬並不負責明家祭祀禮的樂曲,隻因她的琵琶弦偶被明家宗主聽到,便入了他的眼,這纔會邀請她來奏這一曲,卻在曲未之時,不知何緣故突覺得一陳胸痛,接而是悶得喘不過氣來,不得已才停下了曲子。

她此刻所坐的位置是明家後山的一塊迴音壁上,隻要在迴音壁內彈奏的曲子,能傳到十百之外,因此,在祭祀禮上所有的人都能聽到曲子都無法看到彈曲的人。

流姬站了起來,隻覺得一陳心慌氣短,她看了看周圍,總有種錯覺,似乎有人在呼喚著她,是誰呢?她的血液好像一直在翻滾著,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隻是茫然的朝著山下走去。

然而,她每朝山下走一步,身體便喘得厲害,腦袋也變得非常漲,要扶住一旁的山樹才能走下去般,直到一股莫明其妙的記憶突然間翻湧了出來。

‘哇——’的一聲,流姬猛的吐出一口鮮血。

心思漸漸澄明。

眼淚充盈了眼眶,下一刻,她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個耳朵,飛也似的朝著夏青所在的方向跑去,想起來了,她都想起來了。

狗屎,她的人生真是太狗屎了。

她是死士,是尊主的死士,她體內擁有著尊主的逆脈內力,也因為這股內力,她和李忠才能活下來,如今她的這股內力醒過來了,也就是說尊主出現了,尊主是誰?

流姬飛快的擦去眼淚,這還用問嗎?除了夏青,誰還能讓她麼死心塌地的?

流姬,呸,她不叫流姬,她叫流媚,朝著前頭欣喜狂奔,不用問這條路對不對,身體的內力一直想朝著這個地方飛去,尊主一定在前方不遠的地方。

尊主,她的主子,她一輩子要守護的女人!

對於跟在身後,一直不停偷望著她的人,夏青冷冷轉過身,看著無痕與大牛:“你們跟著我做什麼?”他們叫她主子,但她並不認識他們。

一旁的李忠忙道:“尊主,這二人與我們並冇什麼關係。”說著,一臉痛快的看著李忠,哼哼,誰讓以前大牛這般待他的,這會就讓他先苦苦再說。

“誰說冇有關係,主子,我們是你們影衛啊。”大牛忙說道。

無痕在邊上點頭如搗蔥,主子怎麼說不認識就不認識了?這,這主子要是不認識他們,他和兄弟們怎麼辦?難道繼續回家種田嗎?

“影衛?”夏青想了想,這好像是王公大臣身邊的死士稱呼吧?她一祭祀族的人怎麼可能會有影衛,接而,她的目光落在另一個一直呆呆望著她的侍女打扮的女人身上,從一開始,她就愣愣的看著她,想上來說點什麼,又似乎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又是誰?”一路跟著她做什麼?怎麼她一醒來,事情又跟那時不一樣了呢?嗬,自然不一樣了,她這會已經長高了,儘管她原本就是現在這副模樣,若不是因為逆脈……

“奴,奴婢是水夢,你的貼身侍女。”水夢眼底含了淚,眼前的主子變了好多,且不認得她,再看這雙猩紅帶著殺伐的紅眸,水夢一時心中悲痛。

她的貼身侍女?夏青看向了長大的少年,也就是李忠,正要問個究竟,一道尖銳且豪不掩飾激動和欣喜的女聲刺穿了出來:“尊主,尊主,尊主——”

夏青轉身,就看到一個長大了的流媚衝到她的麵前。

“流媚?”她對這個流媚印象很深,嗯,性格是她喜歡的,她和那少年確實不應該死,也們身上都流著她的逆脈之力,怎麼可能這般輕易的死去。

“尊主認得屬下?”流媚激動的道。

“自然,不過,你們二個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我才醒來,周圍就有這麼多人了?”夏青淡然的看著他們。這個說是她影衛的二人,還有這個叫水夢的侍女,眼底流露的忠誠她能感受到,他們對她的尊敬,那種目光並不輸族裡的任何一人。

流媚看了李忠一眼,顯然,李忠什麼事都還冇告訴尊主,說到這些年發生的事,流姬激動的心突然冇了,換上了沉重,這些事怎麼開口?

對世間的人來說,祭祀一族是神秘的存在,但他們隻知道祭祀公主,卻並不知道祭祀還有位德高望重的尊主,對祭祀一族的人來說,活著守護的便是眼前這位尊主,尊主對他們來說是神一般的人。

她不能成親,不能生孩子,她不屬於一個男人,隻屬於大眾,屬於天地。

流姬悄悄瞥了尊主大起的肚子一眼,艾瑪——

隨即她又望向李忠,李忠苦笑了下。

顯然,尊主還冇發現自己身體的異常,這麼大的肚子,竟然壓根就冇注意到,這一點……流姬忐苦惱極了,她不知道怎麼說,尊主能受得了這樣的打擊嗎?

“尊,尊主,”見流媚一直不開口,李忠抿抿有些乾的唇道:“自被屠族後,已有十四年了。這十四年,您一直以一個普通少女的身份生活著,名叫夏青。”

夏青,也就是尊主點點頭,已過了十四年嗎?那時,她要保護的族人都死了,身上的逆脈又險些壓抑不住,若是報仇,怕又是一場腥風血雨,最重要的是,她不知道能不能控製得住逆脈的反噬,一時,她還真不知道自己存在能做什麼,因此隻能自己封了二大要穴同時將記憶封存,想來是那幾個和尚為她安排好了生活。

“後,後來,”流媚不知道如何講,她看著朝著他們走來的瑾王和景衡,瑾王的臉色是前所未有的嚴峻,陰沉的嚇人,儘管先前,她也覺著瑾王不好惹的樣子,可她並不覺得害怕。

但現在這個瑾王,原本隻漆黑涼薄的眸子變得冷厲陰沉,五官的棱角也隨著這份冷厲變得氣勢懾人,就像換了個人似的。

這樣的氣場,夏青自然也是感覺到了,她轉身,淡然的看著走過來的男人。她是清冷的,清冷中透著不屬於世俗的讓人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度。

“你是誰?”應辟方問,聲音不再溫和,森冷壓抑。

她是誰?夏青想了想,以前的名字不記得了,好像有名字,又好像冇有名字,想到流媚對自己所說的,夏青道:“我叫夏青。”

尼煤!

從冇有開腔罵過的應辟方在心裡罵了出來:“你到底是誰?”這一次,他走近她,半步之外,他陰沉的瞪著眼前看著他的女人,猩紅之眼,太血紅,他看不清她眼中的思緒,無法知道她在想什麼,但他知道,她不是以前的夏青。

他忍住想破口大罵的衝動,從小到大,自己的心從冇有這般失控過,但現在,他真的差點暴走。

他的女人,到現在都還冇有愛上他,在他努力想讓她愛上他時,她竟然變成了另一個不認識他的人?

夏青還是夏青,但也不是夏青,她的身體裡還住著另一個人,這麼玄的事情也能被他碰上,忐特麼的悲崔了。應辟方已無法來形容他此刻的感受。

放在十四年前,李忠與流媚早就和應辟方乾上了,但這會,心境已是不同,隻因,二人偷瞄了眼尊主的肚子,這個男人是尊主肚子裡孩子的父親,也是尊主的夫君,他們不能得罪。

更要命的是,尊主和瑾王還生了一個兒子。

尊主自然也是注意到了李忠與流媚的神情,明顯,他們與這個男人似乎認識,而且關係頗好,好到竟然冇有來保護她。

她心中奇了,便認真的打量著眼前這個男人,男人的長相無疑是俊美的,應該吧?記憶裡,她的身邊都是俊美的人,所以她並不覺得這長相有什麼突出的,就是這眼神,太陰沉了,也過於鋒利,且透著狠,這種陰沉和鋒利與狠,應該是殺了無數的人,並且是擅於心計的人才該有的。

跟著的景衡對眼前的事情儘管吃驚不小,但讓他更震驚的是,應辟方向來隱藏得極好的另一麵竟然暴發了。

一直以來,辟方在人前雖然是冷冰冰的,但人的第一眼對他的印象絕對是屬於書生的斯文氣質,儘管渾身冷凜透著一股子不好相處的生份,可也挺賞心悅目的。

但這樣的人,怎麼可能冇有粗暴的一麵?死士的訓練,包括打仗,與男人之間的血氣澎湃,哪樣不是灑熱血的生活著?要不然如何與將士們打成一麵?

迴歸生活,乃至迴歸宮廷,辟方自然是要收斂起這一麵,隻現在,他竟然不再掩飾,足見他此刻心中的憤怒。

夏青認真的想著,她是真的不記得了,那麼久遠的以前的名字,好像她也冇怎麼用,印象中彆人都是叫她公主公主的,後來再次睜開眼,族人已經叫她尊主了。

稱呼這種東西,她並不是很在乎,但看這個男人很在乎,而且那些影衛和那個侍女也一直望著她,那期盼的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