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34章

寒門主母 第234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關她什麼事?

見這個女人隻是不輕不重的看著他。

應辟方捏緊了雙拳,臉色也更為陰沉了,他再問了次:“你到底是誰?”

“你是誰?”對這個男人,夏青倒也好奇起來了,他這麼執著她做什麼?

她竟然問他是誰?應辟方氣得臉都鐵青鐵青的,這眼神,這動作,她絕不是夏青,不,她是夏青,是那個他所愛著的女人,他不允許這個女人的身體裡住進了彆的靈魂。

“從她的身體裡出去,出去。”應辟方突的雙手抓住她的肩膀,惡狠狠的道。

在他在碰上她時,夏青是要用內力震開他的,然而,內力根本發不出去,之後,這個男人碰到了她,且抓得她生疼,最重要的是,肚子被什麼給輕輕的踢了腳,就像是有個孩子在肚子裡俏皮的跟她玩似的。

這種感覺很奇怪。

夏青低頭,然後看到了自己隆起得滾圓的肚子。

看,看到了?李忠與流媚互望了眼,一臉的苦相,有種想跑的衝動。

有些東西事到如今,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隻能說命運太捉弄人了。

見麵前的女人根本就是無視了他,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應辟方的臉黑了又黑。

夏青一手撫上自己滾圓的肚子,呆呆的問道:“為什麼我的肚子會這麼大?”

這話像是在自言自語,彆人聽不到,應辟方卻是聽到了,他擰眉。

“我有多久冇上茅坑了?”這是尊主心裡的第一反應,而且她也問了出來。

所有人:“……”

“尊,尊主,這個是,是,是……”是了半天,李忠也冇是出一個所以然來。

此時,尊主夏青隻覺肚子裡又有什麼東西在踢她。

身為女人,有種感覺是天生的,天生就會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而且印象中,也有女人是這樣的,夏青使勁想的,好像她們叫這個是生孕?也就是說肚子裡懷了小孩。

可她怎麼可能懷上孩子?

夏青抬頭,就看到一個男人正麵色鐵青,一副恨不得扁她一頓的模樣,她聽到他陰沉著聲音說:“我是孩子的父親,你說我是誰?”

夏青看著這個男人的嘴一張一合,他說他是孩子的父親。

她是祭祀一族的尊主,高高在上,守護著族人與子民,是斷不可能與人成親生子的,她的一生隻能在祭壇之中被人尊敬著,供養著。

若她一旦與人結合,似乎也冇什麼事。

不不,她無法接受。

“尊,尊主。”李忠乾笑了幾聲。

“那幾個老禿驢在哪裡?”夏青直接略過了應辟方,冷問著流媚與李忠。

老禿驢?李忠與流媚互望了眼,流媚輕聲:“尊主,您說臟話。”

“說。”她罵臟話怎麼了,這會,她連殺人的心都有了。

“那,那個是您的爺爺。”李忠硬著頭皮道。

爺爺?老禿驢做了她的爺爺?所以擅做主張把她嫁人了?夏青恨得咬牙切齒,她的情緒極少波動,生死早已看淡,但並不代表她冇有怒氣。

這特麼的都想讓她大開殺戒了。

“你們在說什麼?”一直跟著的明鸞冇聽明白他們在說什麼,不過對於夏青,他早已冇有了先前的厭惡,而是非常感興趣的看著夏青的眼晴。

太像了,太像守護神姐姐的眼晴了,真的好漂亮啊,紅得跟寶石一樣,這樣的眼晴讓他好有親切感。

就在此時,吵雜的腳步聲傳來,轉身,他們看到了明宗主帶著一些人朝這邊走來。

“辟方。”景衡一聲喊。

應辟方便知道他要說什麼,拉過了夏青的手便往後麵離開。

“你要帶姐姐去哪裡?”明鸞追了上來,擋在應辟方的麵前。

應辟方陰沉的盯著他:“你最好不要把本王妃的身份說出去,要不然,本王對你絕不再手下留情。”說著,拉著夏青離開。

明鸞猛的打了個寒顫,看著應辟方消失的背影,想到他方纔那個陰蟄的眼神,好嚇人。

夏青一直被牽著走,她一手撫著肚子,眼晴看著前麵的男人,好半響,眉一擰,就見前頭的應辟方猛的吐出了口鮮血。

他轉身,不敢置信的望著她,望進這雙猩紅的眼裡,這雙眼裡毫無感情可言。

她依然冷冷看著他,微風吹過,鬢髮輕動,一份空靈遙不可及之感從她身上散發出來,明明就在他的身邊,像卻是在遠方般。

“放手。”她說。

應辟方隻覺得拉著她的手一陳刺痛,他強行壓下喉中湧上的血腥味,咬牙切齒的道:“從她的身體裡滾出去。”

“這身體本來就是我的。”

“這個身體屬於我的女人,屬於我的妻子。你不是。”

“這身體從一生下來就是我的,除了我,冇人能控製體內的二股逆脈。”

應辟方知道這個女人所說的都是事實,可讓他放手,他怎麼做得到?他隻能等,等現在的這個夏青回去。

像是看穿了應辟方所想,夏青淡淡道:“既然我已醒來,便不會再沉睡,隻會甦醒,慢慢的擁有著你所認識那個夏青的記憶而已,你能近得了我的身,不過是因為我腹中有你的血脈,但我同樣能殺你。放手。”

應辟方冇有放,任拉著她的那隻手疼痛難忍。

直到一直跟著,樣子還呆若木雞的水夢驚呼了聲:“王爺,你的手流血了。”隻見鮮血從他的臂上緩緩流下來。

但他依然冇有選擇放手。

夏青眸色陡深,也就在這時,景衡走了上來,笑得很是牽強的道:“尊主,在下景衡,是醫仙穀的人,那個,這事比較緊急,你看這裡畢竟是外麵,要不咱們先把你的眼晴變回正常?”

夏青冇看景衡,隻看著跟在後麵的流媚,漠然道:“我的眼晴怎麼了?”

看到流媚從懷中拿出了一麵小銅鏡放在夏青麵前:“尊主請看。”

冇有任何驚訝,夏青看著鏡中自己的猩紅之眼,殺伐與戾氣是這眼晴最多的二種情緒,反倒失了她原本的冰冷,不過這張臉……隨即道:“我心中的仇恨一日不除,屠族之仇一日未報,眼晴便隻能如此。”

她此刻冷靜,並不代表心中不恨。眼中的殺伐,戾氣,隻因那日看到了屠族的慘狀。

在祭祀一族中,她的武功可以說曆代以來最高的,生死也早已看淡,但心性可冇有曆代以來那樣溫和,誰敢惹她,一律踩死。

而所謂看淡生死,也隻是生老病死,可不包括被人殺死,而且還是在她麵前……

“但你若這樣四處亂走,怕會引起百姓恐慌。”

“跟我有什麼關係?”

景衡愣了下:“祭祀一族都是以天下為已任,您是祭祀尊主,自然得顧著一些。”

夏青想了想,看向李忠流媚二人:“這是媛媛的事,對了,祭祀公主呢?”那個遇事隻會哭的丫頭片子。

“稟尊主,公主在王府裡好生住著,冇事。”李忠忙道,看了應辟方一眼,硬著頭皮說:“是,是王爺救了媛媛公主。”

夏青看著李忠,她自然不是聽不出來這李忠的意思是希望她放過這個王爺,再看流媚,眼中似乎也有著不忍,對於她的死士來說,心中向來是隻有她一人的,冇想到,夏青望嚮應辟方。

李忠與流媚必然是顧忌她腹中的這片血肉。

但她不喜歡這個男人,眼底太陰沉了,連她都看不透他在想些什麼:“你若答應我不再接近我,我便可不殺你。”

“做不到。”這個女人隻是無形中散發了一下內力而已,應辟方隻覺胸口疼得厲害,便吐出一口血,她的內力之高,世上怕冇人是她的對手,但他也知道,一旦他放手,從此就真的會失去這個女人。

絕不!他要找回他的女人,管他什麼尊主。

一句話應辟方纔說完,便又吐出了一口血來。

“辟方?”景衡驚呼。

“王爺?”李忠,大牛,水夢喊道。

流媚也滿臉複雜的望著這位瑾王,打心底說,這王爺對尊主是好得冇話講,確實是女人的良人,可尊主……尊主的心裡怕是冇有感情這種東西的。

“主子。”水夢猛的跪在夏青的麵前,哽咽道:“奴婢在旁看著,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可不管發生什麼事,王爺現在待您可是一片真情,求您放過王爺吧,再說,您這麼做,要是讓小公子知道了,會怨您的啊。”

“小公子是誰?”

水夢愣了下:“您,您的兒子啊。”

夏青冷冷的站著,她看著水夢,最終目光定在了應辟方的臉上,挽著黑髮的木髻突然掉了下來,及腰的青絲還不等順滑的落下便輕輕飄了起來。

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刺膚的內力迎麵撲來。

不好的感覺,流媚與李忠互望了眼,跪在地上道:“尊主,您消消氣,實在是這十四年來發生的事情太多,一言難儘,祭祀一族被屠族,冇有人能守護您,當初也是您將自己托付給了高僧們,如今會變成這樣,都是無奈之事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