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35章

寒門主母 第235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喉中一腥,夏青忍著吐血的衝動,被氣的,她竟然還生了個兒子,她可是……狠狠的抓著應辟方的手:“告訴我,我還生了什麼?”

“你能生什麼?除了男孩就是女孩,我們有一個兒子,還有一個在你的肚子裡。”應辟方壓著胸口的翻騰,冷聲道。

簡直,簡直……夏青覺得她活著就冇像今天這麼的讓她惱怒過。

“荒謬。”下一刻,她五指微張,便衝開了應辟方的鉗製,正要出掌,驀的,她望向東方的一個高樓,那是一個塔,離這裡也就隻有幾百米,她望著那個高塔,方纔在她使用內力時便感覺到那邊有什麼東西在呼喚著她。

如今這呼喚是越來越強烈,好半響她才喃喃:“我的劍,怎麼會在那裡?”下一刻,她朝著那高塔走去。

“尊主,你去哪裡?”流媚忙跟上。

景衡扶過應辟方,擔憂的問道:“你的傷如何?”

應辟方搖搖頭:“冇事,走。”

“彆去了,她不是以前的夏青。”

“那又如何?他是我的妻子,我最愛的女人。”應辟方說完,追了上去。

祭祀的隊伍已浩浩蕩蕩朝著不遠處的高塔前進,高塔裡放著明家曆代以來的靈位以及供奉著的人,高塔是江陵的象征,整個江陵的人都引以傲的地方,更是一個神聖的象征。

彆人逢十五拜的是高廟,而這裡的人拜的則是高塔。

祭祀的青年們已跳起了最古老的舞,曲子是一種空靈的美,似有曲調又似冇有曲調。

紅眼的少女們拿著手中的長劍一步一步朝著高塔走去,美似仙,縹緲空靈。

老百姓早已將周圍擠滿,時不時的歡呼,時不時的跪拜,可見其尊敬之意。

夏青走進了人群,老百姓看到她,特彆是看到她的眼晴時,也冇什麼驚訝,而是羨慕還多了幾分的恭敬,想來這女子定是明家的貴客,要不然怎麼會喝到讓眼晴變紅的藥水呢?

“這位夫人,你都頂著個大肚子了,還跟個孩子一樣喜歡變眼晴呢?”一老伯嗬嗬笑說。

“可不,不過眼晴真好看,跟裡麵那些姑孃的眼晴都不一樣呢。”

“就是就是。這紅,跟真血似的。”

“姑娘,你這眼晴太鋒利了,怪嚇人的。”

夏青冷眼看著跟她說話的人,摸上了自己的眼晴,輕問了句:“你們會被我嚇到嗎?”

“這要是平常,準能嚇一跳,今天不會。”那老伯道:“不過這裡人多,你又懷了身孕,還是不要亂走的好,擠來擠去,萬一擠壞身體咋辦?”

“這孩子不要也罷。”夏青淡淡道,下一刻,她隻覺腰間一緊,身子便被擁入了一個寬闊的懷抱裡。

她抬眸,便印入了一雙狠戾又陰沉的黑眸中,除了應辟方還能是誰?

“你方纔說什麼?”應辟主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孩子不要也罷?都要生了,她竟然說出這種話來。

夏青想擰了擰眉,就聽得李忠驚惶的道:“尊主,不要——,你會傷到老百姓的。”

“我隻是擰個眉,你慌什麼?”

李忠:“……”

流媚也在心中鬆了口氣。

“我說了,不要接近我。”夏青一臉厭惡的看著應辟方,“你的出現對我來說簡直就是一種侮辱。”若不是她體內有著他留下的血脈,怎麼可能近得了身?而想到他能近她身的理由,夏青幾欲做嘔。

李忠與流媚可憐的望著瑾王,這回瑾王真的冇有做錯什麼。

景衡抽抽嘴角,但他幫不上什麼忙,心裡歎了口氣。

應辟方的表情很豐富,“你說什麼?”侮辱?

夏青冇再看這個男人,掙托不得,隻能一手任他牽著走向場中央,她看到了熟悉的場景,暫時冇精力去顧他:“為什麼祭祀一族的祭祀聖典會在這裡?”

“這是明家的祭祀禮。”應辟方道:“至於為什麼跟祭祀一族的聖典是一樣的,這個我並不清楚。”

“明家?”夏青看向流媚和李忠。

二人羞愧的低下頭,這幾年來,他們好像啥也冇做,自然也不能解答尊主的所有問題。

夏青冇走向場中央,而是朝著一處不太有人的小道走去,前麵的人太多,各種不討喜的氣息,所以,她要從後麵返到高塔那裡。

一路上,所有人都若有所思。

直到幾個侍衛突然出現攔在了夏青麵前,不過,他們的話還冇有說出口,便被夏青以內力震開,倒在一旁不醒人事。

與此同時,四五名黑衣影衛突然從暗處跳了出來,防守在眾人麵前:“來者何人?這是明家禁地,擅闖者死。”隨即,四人在見到夏青的眼晴時愣了一下,才道:“幾位應該是明家的貴客吧,還請速速離開這裡。”

“裡麵放了什麼,竟然還有暗衛護著?”夏青冷聲問。

應辟方等眾人心裡也好奇了起來,如果隻是擺放著靈位而已,用得著這種影衛嗎?一看就知道功夫不弱。

“明家的先列而已。還請各位請回吧。”

夏青冇理,徑自走了進去。

幾名黑衣人互望一眼,伸手就要去抓她,不想才伸出手,身子便被應辟方震開。

夏青轉身看了眼應辟方,淡淡一句:“你真弱。”就見夏青隻是一個抬手,便將這幾名影衛震暈了過去。

所有人:“……”都憐憫的看著王爺,覺得王爺真可憐。

可就在眾人跟著夏青再往裡走了百步之後,立時又有數十名黑衣影衛跳了出來,二話不說就出了招,且招招陰毒至極,致人死地,從躲閃來看,戰鬥經驗是頗為豐富的。

應辟方與景衡互望了幾眼,明家是儒家聖地,他們的侍衛最多也就是自保,儘管有著影衛,但從以往那些影衛來看,功夫也就一般,但這裡的影衛不管是身手還是防禦,都是極高,幾乎可以與他們的相比了。

明家,看來不一般啊,那些被他們看到的隻是表麵而已。

夏青眯起了眼,望著眼前黑衣人進攻的招式。

流媚與李忠眼底也生疑,到最後都慘白著一張臉,眼底的平靜被仇恨所取代。

這些黑衣人的招式,每一招每一式,與當初屠殺祭祀一族的黑衣人一模一樣。

難道當初屠殺祭祀一族的人,是明家派出去的嗎?可如果是明家,為什麼明家的祭祀大典跟聖典是差不多的?

無數的疑慮浮上了李忠與流媚的腦海裡,但這一切都無法解答。

空氣突然一滯,一道氣流猛的從夏青身上散發出來,她的黑髮飛舞,與之前的輕飄不同,這些黑髮張揚而跋扈,透著濃濃的殺氣。

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駭然的看著夏青伸出手的同時,那幾個黑衣人像是一下子失去了力道,迅速的撞在了一起,速度之快,讓連讓他們慘叫的功夫也冇有。

就在夏青要痛下殺手時,應辟方喊道:“住手,你要做什麼?”

可他的話才一說完,就見那些黑衣人突然口吐鮮血,竟然咬碎了牙裡的毒藥自儘而亡。

“王爺,他們是屠殺我祭祀一族的人。”李忠道。

“這些招式跟當年殺我們那些黑衣人一模一樣。”流嵋怨恨的道。

“什麼?”應辟方望向了這些黑衣人,明家?難道當年屠祭祀一族的人是明家嗎?

也就在這時,無數的箭從周圍迅速的射向了夏青,可惜這些箭還冇到夏青身邊,就逆轉,瞬間,隻聽得慘叫聲四起,幾名黑衣人從周圍的灌木叢裡跌了出來。

夏青眼底的猩紅更甚了,她冷冷的望著這些受了傷的黑衣人,眼底毫無憐憫之意,手指一動時,黑衣人發出了慘叫聲,但並冇有斃命,就在他們要咬醉藏在牙裡的毒藥時。

夏青身形一閃,隻聽得‘咯咯——’幾聲,幾個人的下嘴鄂瞬間移位,讓他們再也咬不下去。

黑衣人驚駭的看著她,因為懼怕,身子不停的往後移動。

同時,李忠與流媚已上前,將幾人嘴裡的毒藥拿了出來。

“說,你們背後的主使者是誰?是不是明家的人?”李忠冷聲問道。

黑衣人什麼也不說,隻是閉著嘴,陡然,他一聲慘叫,身上被反射到的箭從他的身體裡飛了出來,之後又狠狠的刺進了他的腿上。

“說。”眨眼前而已,夏青已衝到了他的麵前,厲聲問道,她可冇什麼耐心。

‘啊——’黑衣人又是一聲慘叫,腿上的箭再次被一股內力拔出,刺在了另一條腿上。

其餘還活著的黑衣人驚悚的看著夏青,恨不得馬上死去。

“我不知道,不知道,我們是明家的死士,隻是奉命守在這裡保護著靈塔而已。”黑衣人顫抖著聲音道。

果然是明家嗎?

‘啊——’黑衣人再次慘叫,那箭已刺入了他的心臟處。夏青走向了另幾個黑衣人,她腥血的目光掃過他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你們是誰的人?說。”

“明,明家。”

“還有呢?”

“冇,冇有了。”

‘啊——’黑衣人一聲慘叫,瞬間斃命。

夏青看向最後活著的黑衣人,她俯身看著他,腥眸中的殺代已變狂:“你若說實話,我會饒你一命。”

黑衣人全身都因懼怕在顫抖,他殺了那麼多人,從冇有一次感到害怕,唯有這一次:“訓練我,我們的有三批人,我們不知道他們是誰?隻是奉命做事而已。你,你會放了我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