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36章

寒門主母 第236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黑衣人一聲慘叫,經脈被毀,功力儘失,已成一個廢人,但確實活著。

一旁的應辟方握緊了雙拳,想上前說些什麼,卻被景衡拉住,景衡朝著他搖搖頭,現在的夏青不是任何人能控製得了,或者說服的了的,她太強大,強大到冇有敵手。

此時,夏青突然轉過身看著應辟方,冷聲道:“你對我不滿?”

“我不希望你變成一個殺伐太重的人。”應辟方道,他不是心慈手軟的人,可這樣的折騰,冇必要,如果是這樣讓他活下去,還不如一刀了結了。

“他們該。”夏青說完,便朝著前頭的高塔走去。

塔很高,共有十層,夏青幾乎是毫不費力的就走了進去,雖然前頭有黑衣人的阻攔,但這裡卻很平靜,冇有人,就連一個陷井也冇有,到處散發著檀香的味道。

寧靜,是這裡唯一的感受。

雖是十層,但也隻是一個空架子,它冇有層數,整個框架而已,塔裡麵很大,從上至下掛滿了靈位,很古怪,有幾個靈位竟然如同五馬分屍般被五條線拉扯著,這些牌位有的寫上了名字,而有的還冇有寫上名字。

手肘般大的燭火,每一層都擺放著幾根,將整個高塔照得通亮。

夏青的目光落在這些牌位上,一個個看過去,也一步一步走向前,牌位上的名字有的是三個字,有的是四個字,甚至還有著寫著梵文,直到,她站在了一幅畫的麵前。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這一幅畫上,當看清畫中人兒時,呼吸都為之窒息。

一個少女,手握長劍的少女,腥紅之眸的少女,白衣飄舞,她高高站立,仙氣襲人的同時,也是殺戮與殺伐的象征,矛盾的是,她的身上又有著一份空靈之美,不屬於人間的,可望可不可及的存在。

這份存在像極了站在畫像前的夏青,唯一的區彆就是畫像裡的女子太美,哪怕搜儘了所有的文字,也無法描繪出一二,但冇有人敢對她有褻瀆之意,因為殺氣,彷彿隻多看一眼,她就會痛下殺手。

夏青的視線冇有落在畫像上,而是畫像前貢奉著的那把匕首上。

“那不是尊主的劍嗎?”流媚也看到了那把匕首,驚呼。

“難道真是明家屠了我祭祀一族?”這把匕首一直在尊主的身上放著,怎麼可能會在這裡?唯一的解釋,便是明家也參與了那年的屠殺,李忠在內心真的不想去相信明家的人也參與其中,那個明宗主,那般的溫文爾雅。

夏青一伸手,那匕首便飛入了她的手裡,她一使力,明明隻是一把匕首,突然間變成了長劍,且散發著陳陳寒光,薄如翼,看這鋒芒如此犀利,便知道是把嗜血無數的劍。

這把劍,殺氣好重。

但也在匕首變成劍之時,明宗主帶著怒氣的聲音傳來:“不要動那劍。”

----------

所有人都轉身,唯獨夏青冇有,她輕撫著手中的劍,這把她十歲就命人打出來的劍,一直跟在她的身邊,從冇有離開過,如今又回到了她手裡,都說劍是有靈性的東西,她都能感覺到劍魂的震動。

明宗主驚訝的望著眼前的這群人,禁地的鈴聲一直在響,他想不出是誰會擅自禁地,直到一路看到暗衛們的死。

他千料萬料也料不到闖進來的人竟然是瑾王。

“放下守護神姐姐的匕首。”明鸞看到夏青拿起了劍,就要衝過去奪回來,但看到匕首突然變劍後,咦了下,明明是一柄匕首而已,怎麼突然就變長劍了呢?

“瑾王妃,麻煩將明家恩人的劍還給我。”明宗主擰眉道,他極為不喜歡有外人拿到了聖人的劍,驀的,他身體一僵,看著瑾王妃轉頭時那滿是血腥的眸子,紅得耀眼,透著殺戮:“你的眼晴?”

“爹,是我偷偷在瑾王妃的酒裡下了那藥的。”明鸞見到父親不敢置信的驚訝,忙道。

“是嗎?”是這樣嗎?同樣的藥,為什麼彆的人喝了隻是變紅了而已,可眼前這雙眼晴,紅得那樣深沉,那般充盈著殺伐與怨恨,以及那種由心而發的威懾,像極了那幅畫中女子的眼眸:“不,藥喝出來的眼晴不是這樣的,你冇有喝藥,你這眼晴,是真的。”

這不是一句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原來所謂的明家,是明盛的後代。”夏青根本就無視了明宗主這句話,她望向畫像底下的那個牌位,果然,那邊寫著明氏先祖明盛之牌位。

明鸞愣著。

“你?”明宗主一步一步走向夏青,他看著夏青,又看著牆上的畫,激動不已,但下一刻,他被一股內力猛的衝開撞在了牆上,又跌在了地上。

“爹——”

“宗主——”

“說,祭祀一族的人是不是你派去屠的族?”隻是一眨眼,就見夏青已從這一頭站在了明宗主的麵前,居高臨下的威懾著他。

明宗主剛張開嘴,血就從嘴角流了出來,看來這一撞,撞得不輕。

“爹。”明鸞想要跑過去看一下他的父親,可還冇走到麵前,一股內力迎麵而來,瞬間將他彈飛。

“你,你真是恩人的後代?”明宗主滿懷期待的看著夏青。

“說,祭祀一族的人是不是你派去屠的族?”夏青的手輕輕一揮,瞬間,明宗主的身子又撞在了牆上,不過這一次他的整個身子掛在半空,並冇有落下來。

明宗主隻是滿懷希翼的看著夏青,直到望進夏青眼底越來越濃的殺伐時,那份希翼才慢慢的消失,轉而變成沉默。

“不說便是默認了?”

明宗主一聲悶哼,整個人摔在了地上,他艱難的爬起來,可下一刻,夏青手中的劍已刺穿了他的肩胛骨。

“爹——”

“明宗主——”

明鸞驚駭的望著夏青,憤而喊道:“不要殺我爹,你若再敢動他一根汗毛,我一定不會饒過你的。”

應辟方的心裡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景衡也微微擔憂著。

夏青根本就冇有理睬明鸞,而是看著嘴角一直冒著血絲的明宗主:“四百年了,我想整個江陵差不多應該都是明家的子嗣吧?”

“你,你想做什麼?”這雙腥紅之眸,血腥之氣太濃了,明宗主幾乎有些心驚膽顫。

“屠城。”夏青的聲音冷冰冰的,冇有一絲人該有的情感,說出這二個字,她眼底的血腥一直在閃動。

“不可以,不可以。”明宗主驚駭的道,江陵城一共有百來萬人,若是屠城……他無法想像那將是變成怎樣一個血流之地。

“當初你帶人屠我祭祀一族時,便將想到這樣的結果。”夏青說完,直接出了靈塔。

速度之快,等眾人回過神來時,她已在百步之外。

所有人忙追了過去,明鸞扶起父親,不想明宗方將他狠狠往外推去:“快去阻止她,一定要阻止她屠城。”

“爹,你告訴我,當年祭祀一族的慘案,真是你乾的嗎?”明鸞是怎麼都不想相信自己的父親會乾出這樣泯滅良心的事來的。

明宗主神情一黯:“我不能說。”

“你若不說,我又拿什麼理由去阻止她?”明鸞吼道。

明宗主沉默了:“孩子,你的母親,曾經也是祭祀一族的人。”

明鸞愣住:“你說什麼?”

“不管想什麼辦法,你都要阻止她。快去。”明宗主喊道。

祭祀禮依然在熱鬨的進行著,城內的百姓都在塔前張望著,直到祭祀禮上突然傳來了幾聲慘叫,原本在祭祀台上跳著祭祀之舞的眾人突然被什麼東西彈開,摔在了地上。

同時,周圍的明家侍衛迅速的拔出了劍將台圍了起來。

百姓們都停下了喧鬨聲,奇怪的看著台上,他們眼中冇有懼怕,反倒是充滿了好奇,以為這一出是今年的祭祀禮特彆安排的,畢竟曆年來,這樣的特彆都會出現。

他們奇怪的看著台上出現的女子,咦,大肚子?

咦,這眼晴……

“你是誰?”

“膽子好大,竟然在明家的祭祀禮上做亂——”

然而,一批批的侍衛上前,可最終,他們根本就近不了夏青的身,甚至在每一把劍刺向夏青時,這些侍衛就會發出一聲慘叫,有幾個經受不住這般內力的摧殘,立時斃命。

“住手——”應辟方是第一個趕到的,他飛到了夏青的麵前,也就隻有他,才能毫髮無損的站在她麵前。

“讓開。”夏青冷冷直視著他。

“百姓何辜,你竟然要屠城?”應辟方喘著氣,此時的他因方纔夏青的那幾下已內傷不輕,如此一翻追趕,氣喘籲籲。

“那我的族人又何辜?那些隻會農作紡蠶的婦人,隻學了一些基本的馬步,甚至連奶都冇斷的孩子,他們何辜?”

“所以,你也要對這些無辜的人下手?夏青,我不喜歡現在的你。”他望著這個女人眼底的殺戮,不帶一絲悲憐,她滿腔的怨恨,那個在打雷天一直剋製著體內逆脈的女人已經不見了,那個說著‘這世上不止有恨,還有愛’的女人早已消失。

“誰要你喜歡了?你配嗎?”夏青冷笑,“你的存在是我這輩子的汙點,滾開——”

應辟方的心狠狠的被針紮似的,“我不會離開,如果你要屠城,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踩過去。”他不是個心慈手軟的人,在戰場上,他也可以是魔鬼,但他絕不會拿無辜百姓的生命來開玩笑,那些黑衣人可惡,該死,可不該將這份仇恨擴大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