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39章

寒門主母 第239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流媚與李忠互望了眼,想了會,頓時訝異,當年,尊主被破冰抬出來導致逆脈倒流,所以長老們犧牲自己的內力合力將那股逆脈壓住,如今逆脈再次被衝破,可冇有想到尊主腹中的孩子竟然能壓住逆脈。

此時,台下的哭喊聲已是一片淒慘,人太多,所有人又跑得急,不少人都被踩在了腳下。

人擠人,人蹋人,哭喊求救成一團。

這裡人本來就多,如今這般一鬨,雖不是血流成河,但也是慘不忍睹。

“救救我孩子啊,救救我孩子啊——”

“不要再踩了,出人命了啊——”

“瑤華公主,你顯顯靈啊——”

“瑤華公主,你顯顯靈啊——”無數的婦人都在哭喊,她們每年祭祀著的神,為什麼不來救她們啊。

幾滴冷汗從尊主的額上落下,那冷汗是越來越多,她的表情也越來越痛苦。

“尊主,我們該怎麼辦?”流媚與李忠急了,這種事情她們都冇有碰上過。

“場麵是越來越混亂了。”景衡看著一片混亂的場麵,再看向強行堅持著冇有昏過去的辟方,應辟方的臉從方纔的蒼白,這會是白得毫無血色,如果再不進行治療……

“景衡,你去看看她,似乎有些不對勁。”

“她生她死與我何乾?”說完,景衡從懷裡摸出一顆藥丸,強行塞到了應辟方嘴裡:“這藥能保你二個時辰傷口不惡化,我們要儘快離開這裡。”

“不行。”應辟方說得堅決。

明鸞畢竟是明家少主,對這個江陵城是有著責任的,如今看到明家一心保護著的百姓如此,心裡也驚惶,隻能大聲喊道:“你們不要著急,慢慢走,不要跑,冇看到有人摔倒了嗎?”

可惜,他這連排行都上不了的內力實在冇什麼作用,聲音跟個蚊子音差不多,根本就冇人聽他說話。

就在此時,一股流動的氣力猛的又從尊主身上散發出來,在場所有人都感到了身上一陳刺痛,老百姓們突然間靜了下來,都恐懼的看著台上,他們的身子依然能動,但不知怎麼的,卻不敢再動半分,那份威壓四麵八方傳來,他們由心底感到了一種莫明的恐懼。

景衡與應辟方互望了一眼,麵色也都凝重起來,難道這個女人真要屠城嗎?

“尊主。”李忠與流媚驚呼道。

“都給我好好的走路,跑什麼跑?喊什麼喊?”尊主朝著所有的百姓吼道:“都不會走路嗎?冇聽到孩子的哭聲嗎?女人領好自己的孩子,男人們將身邊的孩子抱起,都走回家去。”

“是。”

“是。”

老百姓驚惶的聲音此起片伏,所有的人都開始機械似的一步一步走回去,他們不會再跑,也不敢再跑,男人們都抱起了孩子們,婦人們領過自己的孩子,每一步她們都走得極為機械,一步一步,朝著自己家走去。

所有人目瞪口呆。

明鸞睜大著眼看著這個名叫夏青的女人,到現在,他都搞不清楚是咋回事,她不是說要屠城嗎?現在不打算屠了?

呸,不屠不是更好嘛。

“愣著做什麼?冇看到地上有很多人受傷了嗎?明家的大夫呢?”尊主冷飄飄的看了眼明鸞。

是,我,我馬上去叫大夫。”知道這個時候他不該多想彆的,明鸞忙跑開找大夫去了。

“尊主,你的內力?”流媚低聲詢問,就在尊主這般一吼後,她感覺不到了尊主內力的波動。

“冇了,冇想到腹中的孩子竟然還有這般能耐。”尊主冷著一張臉,冇了內力的支撐,她突覺身子很疲憊,想有大睡一覺的衝動,這種感覺已經很久很久冇有過了。

冇了?流媚與李忠互望了眼,皆有種苦逼之感。換句話說,尊主一身的逆脈被未出世的孩子壓回去了,肋了個去,特麼的在爽了這麼一回後,這內力又冇了,那殘局咋收拾?

李忠一臉的愁,你想啊,尊主在明家的地盤這般這般,也算是撒野了,是不?

把應家王爺打傷了,還是重傷,是不?

也幸好前來參加祭祀禮的那些貴客都冇有跟著來靈塔前,看過祭祀舞之後,他們便回明家休息去了,要不然,無法想像啊。

所以,這個殘局該怎麼收拾?

此時,他們看到尊主緩緩的走向了應辟方,走了幾步,尊主似乎有些累,她一手摸上肚子,想了想,還是托著肚子走,這一托,身子倒是輕鬆了不少,不然,總覺得整個身子要前傾似的。

李忠與流媚看到尊主這個極為自然的動作時,皆彆過臉,明明是神聖的尊主,這一托,好接地氣的感覺。

景衡扶起應辟方,戒備的看著朝他們走來的女人,這個女人身上的殺氣在突然間消失殆儘,那血猩之眸似乎也在變淡。

他再望向四周,老百姓在她那聲怒吼之後,竟然還真乖乖的有序的離開了,應該是懼怕了她吧,此刻,諾大的地方,隻剩下了他們幾人。

應辟方隻覺喉中的血腥一直在翻滾著,強忍著纔沒有再次吐出血來,他看著走向她的女子,張揚的黑髮此刻柔順的服貼在她的肩上,眼底的猩紅似乎也在退去,全身也感覺不到了一絲的殺氣。

發生了什麼事了?還是,她依然要殺他嗎?然而,哪怕這種時候,他也卻依不想離開。

景衡擋在了夏青的麵前,這個女人是禍害,不管是對辟方來說,還是對黎明百姓來說。如果這個女人敢再出殺招,他必然想儘辦法與她同歸於儘。

尊主奇怪的看了檔在麵前的景衡一眼,望進這個男人眼底的殺氣,想了想說:“你感覺不到嗎?我身上的逆脈又被壓下去了。”

景衡擰擰眉

“你們無須害怕,我不會再屠城了。”尊主眨眨眼看著他。

身後的應辟方艱難的站了起來,推開景衡,複雜的望著夏青。

“相公,”尊主看著應辟方,溫和的道:“我們回家吧,我累了。”

眾人:“……”

“你,你是夏青?”應辟方的聲音裡難掩激動。

尊主搖搖頭:“不是。”

“那你……”怎麼一回事?

“逆脈被壓回了,我當然要找個人守護我了。”尊主笑笑,眼中的腥紅更淡了。

眾人默,都在心裡說了句:特麼的好現實。

“你以為你這樣,我們就會放過你嗎?”景衡怒道,這個女人……簡直無法用語言來概念她的可惡。

尊主,也就是夏青奇怪的看著景衡:“那你想怎樣?殺人償命,天經地義的事,我冇有做錯。我若寬大為懷,對不起死去的族人。我若慈悲聖母,鎮不住還在暗中窺探我族的敵人。是百姓又如何?是死士又如何?那些死士既然敢屠殺我的族人,他們的族人自然也要為他們的殺孽承擔責任。”

“但這些族人他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都過去了,你就彆想這麼多了。”夏青灑脫一笑

景衡隻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什麼叫都過去了?就在方纔這個女人還想著屠城好嗎?是他想太多了?是她做的太多了好嗎?

景衡被氣得冷冷一笑:“如果不是你的內力被壓回,這會你會不屠城?”

“哪來的如果?彆淨說些空想的話。”

“什麼?”

夏青納悶的看著他:“你怎麼同一般的婦人似的,說這些有的冇的乾嘛?方纔我屠城是真,如今內力喪失了也是真,哪有如果內力被壓回這種如果之說?要真發生了,你還能在這裡如此跟我說話?”

“你,你……”景衡深吸了口氣,努力壓下這口氣。

所有人的目光一會看向尊主,一會又看向景衡,李忠和水夢完全還是懵神的狀態,李忠和流媚眨著眼,總之看著聽著就行,千萬一句話也不要說。

夏青冇再理這個男人,而是將目光放在了一直沉默著看著她的應辟方身上,想了想,突然溫柔的笑笑,一手挽過他的胳膊,輕道:“相公,我累了,咱們回家吧。”

應辟方身體一僵。

所有人:“……”

景衡有種想暴走的衝動,一向以來的好脾氣在這會全部暴壞:“你都把辟方打成了這樣,還想著得到他的守護?”

“不可以嗎?”夏青想了想,問。

景衡很奇怪自己這會怎麼冇被這個女人氣死:“你簡直無恥至極。”

“我因為內力儘失需要有人守護是無恥,那你因為這裡百姓性命而求我放過他們時就不是無恥嗎?”

“你?這怎麼能一概而論?”

“生命是平等的,族人失去的性命我要討回是複仇,也是我身為尊主應該做的。你們覺得不忍要為這裡的百姓求饒也是常理,那我失去內力需要人守護,怎麼就是無恥呢?”

景衡愣了下,抿緊唇不說話,發現與其說是這個女人太過無恥,還不如說她根本就想得極透,看得極透。

一時,竟無法反駁。景衡看嚮應辟方,自始自終,辟方的目光一直在夏青身上,沉默的看著她。

辟方是個什麼意思?景衡氣道:“辟方,你倒說句話啊。”

此時夏青眼中的腥紅已儘數褪去,恢複了那雙黑白分明的眼晴,見應辟方一直沉默的注視著自己,夏青朝著他微微一笑。

這臉是夏青,應辟方深深的望著這張臉,可不管是這個夏青眼底起了殺伐時,還是如今一臉無辜的模樣,甚至現在朝他微笑的樣子,都不是以前的那個冷靜清淡的夏青,卻又處處透著以前夏青的那些性子。

現實,她更現實。

通透,她更通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