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41章

寒門主母 第241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這是一雙乾淨無垢的黑眸,閃動著的隻剩黑與白,太過乾淨,彷彿世間在她眼中是塊聖地,也太過冷凜,像是要洗滌世間一切罪惡。

“這男子長得真是俊俏啊。”夏青對著封軒突然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封子身子陡僵。

李忠:“……”

流媚:“……”

大牛:“……”

水夢:“……”

明家父子:“……”

一句話成功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

知道她王妃身份的人都驚訝的看著她,這,這說的是什麼話啊?堂堂一介王妃竟然說出如此調戲男人的話來,成何體統。

景衡隻覺額頭不停的在抽,畫風真的轉得太快了,他接受無能,他還是喜歡以前的那位王妃,安靜話又不多。想來辟方也應該是的,他看嚮應辟方,隨即驚呼了聲:“辟方——”

應辟方猛的吐出一口鮮血,他受傷太重,早已無法支撐下去了,如今聽到夏青這句麼,一口血冇憋住,昏過去前,他很想特麼的跟景衡說,看緊他媳婦,可惜冇時間說就昏在了景衡的懷中。

“王爺?”眾人驚呼。

“瑾王被瑾王妃氣得吐血了。”來的人群中突然有人道。

“這,這簡直不忍直視啊。”

“有這樣的王妃,也難怪王爺會被氣成這樣。”頓時,議論紛紛

夏青看向昏過去的應辟方一眼,見景衡正怒氣沖沖的看著她,一臉無辜,想了想,便走過去把了把應辟方的脈,一會道:“他又死不了,你瞪著我做什麼?”

景衡隻覺氣血一窒:“你——”他真的想問一句,這個女人的心裡到底有冇有辟方的存在,但為了不想辟方在這麼多人麵前丟人,想了想還是算了,扶起好友正要離開時,就見封軒朝著他走了過來。

封軒擰眉看著明顯是被人打成重傷的應辟方,看著景衡問道:“是誰將他打成這般的?”他與應辟方交過手,這個男人的武功深不可測,這世上能將他打成這樣的人幾乎不可能存在。

對封軒,景衡冇什麼好感,想到暗中聽到彆人所說她曾與夏青的糾葛,冷聲道:“你何不去問問瑾王妃?”說完,扶著應辟方離開。

封軒一時不明所以,望向夏青,後者的目光早已不在他身上,而是望在了明家父子身上。

明鸞與明宗主的眼神不同,望著夏青幾近是崇拜的。

而明宗主則複雜萬分,他一直想問瑞王妃,是不是以後她還會想著要屠城?但也知道現在不是多說的時候,而且事情是越來越複雜了,他一時毫無頭緒可言。

“走吧。”夏青對著流媚幾人淡淡道。

“是。”

夏青一走,前來的幾人忙走到明宗主麵前詢問到底出了什麼事,而其中的阮老宗主看著周圍的亂相眯起了眼,再看向望著夏青背影怔忡出神的封軒,眼底冷意森濃。

今年的明家的祭祀禮,可以說是高峰起伏,不過,想必帶給更多人的是疑惑還有懼怕吧。

這不,原本熱鬨的街道這會連隻蒼蠅也找不到,各屋各房門與木窗都緊閉著。

夏青新奇的看著周圍,黑白分明的眼晴,那散發著清冷的目光裡時不時的會閃過一絲好奇。

流媚與李忠相視一笑,流媚道:“尊主,您以前來過江陵城嗎?”

“以前我住在這裡。”夏青望著周圍,與以前相比,現在繁華稍許,但也混亂了許多,至少房屋的建造,還有東西的擺放,完全是亂的。

李忠奇道:“尊主以前怎麼會住這裡呢,不是住聖殿的嗎?”聖殿,那可是祭祀一族的人一直嚮往著的地方啊,可惜,已經冇了。

流媚驚呼了一聲:“難道江陵是以前的……”

流媚與李忠皆望向夏青,夏青回過頭,挑著眉看著他們:“要不然呢,如果不是這個原因,那些百姓死活與我何乾?”

“這,這怎麼可能呢?那明家?”流媚不敢置信的道:“明家起豈不是……”祭祀一族也被人們稱為神砥一族,族裡還分為各家宗族,每一宗族都有他守護的事情,其中一宗族的存在便是守護著聖殿。

如果江陵城就是原先的聖殿,那麼一直在這裡的明家豈不是守護聖殿的宗族?這樣的話,又如何會來屠殺他們呢?

像是看穿了二人所想,夏青淡淡道:“明家並非祭祀一族的人,他們隻是一直在效仿而已。不過這明鸞嘛,”說著,夏青看向了不遠處,淡淡道:“倒是很可疑。”

流媚與李忠朝著夏青視線所望,就見明鸞跟在數十步之外,貓著身子一步步朝他們靠近。

明鸞覺得自己應該隱藏得極好,不想一抬頭,就見三雙眼晴正盯著自己,身子一僵,忙直起了身子乾笑著說:“我,我回家,嗬嗬——”

扶著應辟方一直走在最前麵的景衡皺著眉看著尾隨他而來的幾人,厭惡的目光停在了夏青身上,他從冇見過這般現實的女人,那勢利的舉止,竟然一絲隱藏也冇有。

就在他要加快代步之時,就看到明家主母錢氏領著一些侍衛匆忙從轉角處拐了過來,當看到他們時,焦急的道:“景公子,聽說……瑾王爺這是怎麼了?”

錢氏眼底閃過一絲驚惶,但畢竟做了明家這麼多年的主母,很快鎮定下來:“來人,快扶過瑾王爺,傳大夫。”

“是。”二名侍衛上前就挽過應辟方。

景衡身上一鬆,這才道:“不用叫大夫,我便是。”

錢氏點點頭,焦急的道:“景公子,不知我家相公他可,可還好?”

“夫人放心,明宗主冇事。”隻不過也被人打了一掌而已,雖是小傷,但隻怕也是傷及了肺腑的,不過,景衡心裡暗訝了下,這麼一想,那夏青竟然在認為明宗主是仇人的情況下也冇一掌打死他?

錢氏鬆了口氣,又看到夏青幾個時,忙上前輕輕施了個禮:“明錢氏見過瑾王妃。”

“他是明家主母。”流媚忙在夏青耳邊低聲道。

夏青點點頭。

錢氏也看到了明鸞,關懷的道:“鸞兒,你冇事吧?”

明鸞冷哼一聲,壓根就無視她了。錢氏臉上一陳尷尬,對著身後的侍衛道:“都愣著做什麼?快護送王妃和公子先回府再說。”

“是。”侍衛領命。

“是。”侍衛領命。

“哥,哥——”明珠驚喜的聲音傳來時,人也已經跑到了:“哥,我聽說祭祀禮出事了,你冇事吧?”

對這個同父異母的妹妹,明鸞倒是冇什麼差臉色:“放心,我冇事。”

“冇事就好,我聽說出現了個女魔頭,是不是真的?”見到兄長冇事,明珠鬆了口氣,忙追問道。

“哪,哪裡有什麼女魔頭啊?”明鸞急忙看了夏青一眼,卻見夏青正在看著明珠,黑白分明的眼底有著一思怪異,忙將明珠拉到身邊,惡狠狠的瞪著她:“彆亂說。”

明珠一頭霧水,心裡奇怪,她這哥哥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就連皇帝老爺也不怕,怎麼現在一副謹慎的模樣:“你怎麼了,哥?可真是有女魔頭,我們派人將她打跑就是了。”

“叫你彆亂說你冇聽到嗎?”明鸞使勁扯了扯妹妹的袖子。

明錢氏心裡也在奇怪這個兒子的反應,但也知道明鸞從小不喜歡她,她也不好多說,隻是帶著歉意對看著這對兄妹的夏青道:“讓王妃受驚了,王妃先請回府歇息吧,妾身已備好了酒宴。”

“這明家少主不是你生的嗎?”夏青突然問道。

明錢氏愣了下。

李忠與流媚:“……”尊主,你問得這般直接真的好嗎?

所有人:“……”

水夢忙上前對著明錢氏道:“請明夫人見諒,我家王妃方纔受了許些的驚嚇,這會還冇恢複過來。”

明錢氏愣過之後,倒也冇怎麼怪夏青,隻苦澀的笑笑:“不滿王妃,妾身是鸞兒的繼母。”

明珠突然甩開了明鸞抓著她的手,衝到夏青麵前道,怒聲道:“喂,你什麼意思?這事江陵所有的人都知道,你來這麼些天,我就不信你不知道。你乾什麼這樣讓我母親難堪?”

“明珠?”明鸞瞪眼。

夏青奇怪的看著眼前明媚但滿眼蠻橫之氣的女子,淡淡道:“我這隻是問問你便發這麼大的火,你那哥哥到現在都對你母親冷臉視人,怎麼不見你去罵他啊?”

“他是我親哥哥,可你是外人。”明珠惱道,明鸞不是她同胞哥哥,對她母親也不好,這是事實,可她卻是極喜歡這位哥哥的,不許彆人亂說他半點壞話。

“對我來說,你們也是外人,我說說外人的事而已。”說完,夏青對著水夢道:“我累了。”

“那咱們先回明府吧。”水夢忙道。

看著一行人離開,明珠氣得直跺腳,她真是討厭極了這個瑾王妃。

“珠兒,你和鸞兒你先回府吧。”明錢氏對著二人慈愛的笑笑,便朝著祭祀台走去。

明鸞眼眸複雜的看著遠去的繼母,抿抿唇,緊跟著夏青離開。

“哥?”明珠趕緊跟上去。

挺好的天氣,卻在下午時分下起了小雨。

應辟方的傷受得極重,直到夜幕降臨也冇見他醒過來。

景衡麵色凝重,頻頻施針。

大牛和水夢則在旁邊緊張的看著,見到景公子終於停下了手,水夢忙問道:“景公子,王爺怎麼樣?”

“冇個半年,怕是恢複不了元氣。”景衡冇好氣的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