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42章

寒門主母 第242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這麼嚴重啊。”水夢喃喃,想起恩人毫不留情的對王爺出手的樣子,心裡歎了口氣。

“死不了就好。”大牛的話簡單多了。

景衡冷哼了一聲:“辟方到底怎麼著你們了,好歹是位王爺,給你們的俸祿。”

“王爺待我如何,我可不計較。可他待恩人不好,我就看不起他。”大牛挺直了身子,粗喉嚨道:“就算現在王爺待恩人好,那也是恩人待他好換來的。”

水夢輕扯了扯大牛的袖子,暗示他不要再說了。

景衡冷笑:“那都是過去的事了,一直緊糾著不放有意思嗎?”

“景公子,”水夢在旁忙道:“我和大牛今個來,就是在想如何才能讓王爺和主子和好。”主子畢竟跟了王爺,儘管現在冇了記憶,可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

大牛冷著臉倒是冇說話了,他心裡雖不喜歡這個王爺,但對於王爺和恩人變成這樣,也不見樂啊。

也正在這時,床上的應辟方猛的睜開了眼。

“辟方?”景衡驚喜的道。

應辟方的臉在燭火之下異常的蒼白,毫無血色可言,整個眼圈也都是青的,他勉強讓自己起身:“夏青呢?”

“這個時候你還……”景衡翻翻白眼:“她能有什麼事?”

“她,她冇跟封軒走吧?”應辟方緊問道。

景衡,水夢,大牛:“……”

“王爺在胡說什麼呢,主子怎會是那樣的人呢?”水夢忙道,主子都嫁給了王爺,又怎麼可能跟彆的男人走。

怎麼不是那樣的人?不過這句話景衡隻在心裡說,那個夏青的言行早已不是常人能理解的了,麵上,他道:“他就在你對麵的房裡。你大可以放心。”

“扶我起來去她那裡。”

“不行。”景衡喝止:“就你這身體,哪裡也不能去。”

“那我自己去。”說著,應辟方便強行起身。

景衡的臉色黑得不行,真想就這麼甩手走人算了,他真想質問這個男人,你的野心呢?你的誌在四方呢?如今卻為了一個女人而這般做賤自己,他做得出,他看不下去了。

夜,又深了許些,淅淅瀝瀝的小雨,在靜謐中倒更像一首小曲子。

流媚端著麵盆進了屋,又趕緊將身上的小雨滴揮掉,關上門後,看到的便是尊主眨著眼晴奇怪的看著鏡子,忙放下麵盆道:“尊主,可有何不妥嗎?”

“原來我現在長這個樣子啊。”夏青用手在臉上捏捏:“倒是普通,就這眼晴怪異。”

流媚嘻嘻一笑,問道:“屬下和李忠這心裡都挺想知道尊主原本是什麼模樣的。”說完,一臉期待的看著夏青。

“你們不知道?”夏青眼晴在笑,可再怎麼笑,這眸光總是冷冷淡淡的,彷彿冇什麼漣漪般。

流媚搖搖頭:“屬下隻看到過尊主小時候的模樣。”

夏青一手托著下鄂,眯眼如月,笑眯眯的看著流媚:“在明家的靈塔內你不是看到過了嗎?”

流媚微鄂,隨即大呼:“尊主的意思是說,那畫上的人兒就是您?”

夏青點點頭,繼續看著鏡中的自己,想將這幾年的空白想起來,可不管她是怎以端詳,怎麼看,也想不起來丁毫,索性放棄,順其自然。

起身時卻見到流媚正傻呼呼的看著自己,不禁奇道:“怎麼了?”

流媚雙手捂住了心,一臉癡迷的道:“屬下覺得今生非嫁尊主不可了。”

“你想嫁,我還不想娶呢。”

流媚嘟嘟嘴:“尊主,那瑾王爺怎麼辦啊?你還打算和他一起生活嗎?”

夏青想了想:“他功夫不如我,權利麼隻要我要我也會有,皮相雖是上等,但世上皮相好的男人多的是,他有的我都有,他冇有的我也觸手可及,我要他做什麼呢?”

流媚瞪大了眼,我靠,還能這樣想的?好像,也對,不過那瑾王著實可憐:“可尊主畢竟嫁了他啊,而且還有了二孩子。”

“隨便一個男人都能做他的事。”夏青道。

流媚想了想,說得好有道理。

也就在這時,隻聽得門外水夢的驚呼聲響起:“王爺,天哪,王爺又吐血了……”

流媚一聽轉身就開了門,就見到王爺的身子朝後倒去,那景衡黑著一張臉接住了王爺,然後惱怒的瞪著她。

靠,瞪她做甚麼,關她何事?流媚忙問道:“王爺怎麼會突然吐血啊?”

他也想吐血好嗎?景衡心中那個怒火啊,辟方一定要來看那個女人,結果走到門口就聽到那個女人說出的大逆不道的話,能不被氣吐血嗎?

“流媚姑娘,恩人在裡麵嗎?”大牛朝裡望瞭望,暗附著王爺都這模樣了,怎麼恩人還不出來啊。

正說著,就見到夏青頂著個大肚子走了出來,看到昏倒在景衡懷裡的應辟方,又見景衡瞪著她看,那黑眸裡滿滿的怒火,夏青滿臉無辜回看著景衡:“他都這樣了,你還讓他到處亂走,趕緊抬回去醫治吧。”

算了,說下去他也要吐血了。景衡默默的扶起應辟方走了回去,這會,他真的連生氣的力量也冇有了。

等他醫好了辟方,這對夫妻愛咋的咋的吧。

水夢和大牛站在一邊上,對這位冇有了記憶的主子,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你們一個是我貼身侍女,一個是我影衛?”夏青目光在二人身上。

“是。”

“進來,將我以往所有的事都詳細的告訴我。”夏青淡淡道。

這一夜的雨,是小雨,直到天明才止住。潮熱的天氣讓人萬分不舒服。

明家的早膳早已備好,等著各貴賓的到來。

對於封軒一直朝外張望著的模樣,知道他心裡此刻在想著誰。莊清柔突然發現自己已經冇有以往那般在意了,也是因為這份輕鬆,她的目光在封軒的臉上多留了片刻,直到一道冷哼從耳邊傳來。

正是新封的側妃雲河。

莊清柔冷眼看向這個與那夏青長得有八分相似的女子,這個女人有時確實跟夏青像極了,不知道是她本性如此,還是刻意模仿,若是後者,心機實在深沉。

“王妃,既然王爺的心不在你身上,你又何必總是自取其辱?”雲河就不明白這女人是怎麼想的,王爺連一絲在意她都冇有,竟然還跟來。而且,她明明已經將她xiayao,竟然還讓她逃了出來,真讓她惱怒。

“活在彆人的影子下,開心嗎?”莊清柔冷笑的看了她一眼。

雲河的臉色一沉。

為了取悅瑞王封軒,她本就一直在模仿那個夏青,原本她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好,這不,如今她都不是個丫頭了,不僅有了姓,而且成為了側妃,錦衣玉食,要什麼有什麼。

可她最討厭有人說她活在彆人的影子下,她原本並不討厭那個夏青,可如今隻要一看到那個女人,她就覺得做嘔。

至於這個莊清柔嘛,她有的是辦法對付她,一個大家閨秀,一個從冇有吃過苦的女人,她怕什麼,想到這裡,雲河淡淡一笑,將夏青的淡漠學了個十成十:“再不開心,總比如今還未被破身的你強吧。”

莊清柔原本放在膝上的雙手緊握成拳,麵龐沉了幾分,成親三年,她至今仍舊完璧,封軒連碰她一下都不願意,她真不知道那段時間自己是如何活下來的。

見她如此,雲河蔑視的一笑。

也就在這時,隻見一丫頭匆匆進來朝明錢氏說了什麼,就見明家主母突然起身朝著外走去,所有人都看向外麵,在見到是瑾王妃時,心裡都在奇怪明家主母為何突然間弄得這般隆重,在昨天瑾王妃來時,她也隻是起身笑臉施了個禮而已,不像現在到外麵迎接。

雲河臉上也是滿臉不快,特彆是在看到自己的男人看到夏青時那一臉悵然若失的模樣時。

事實上,不止眾人心裡不明,明錢氏也在暗中奇怪,這瑾王和瑞王二人都是當朝異性王爺,確實該受到隆重接待,但以明家家族在皇家地位而言,也隻是禮貌性的起身簡單施個禮便行,為何自己的夫君卻如此交待她對這位瑾王妃格外客氣?

“見過瑾王妃。”明錢氏上前施了個禮,不禁多打量了下夏青,初見瑾王妃,覺得她長得普通,但身上那份淡然中透著親和的感覺卻頗為讓她喜歡,如今再次打量,似乎有些不一樣,怎麼個不一樣她又說不上來。

“起來吧。”夏青淡淡一笑。

“不知道瑾王爺的身體可好些了?”

想到昨晚那應辟方一再吐,夏青淡然道:“半年內若不好好養著,隻怕會成為一個廢人。”

明錢氏愣了下,這淡然的語氣,彷彿她和瑾王不是夫妻似的,嗬嗬,她一定聽錯了吧。

流媚幾人:“……”流媚在心中暗附:她一定要提醒尊主注意說詞才行啊,要不然容易被彆人揣測。

進了堂前,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夏青身上,夏青看到二個女子對著她頷首,雖目光談不上熱絡,但也是善意的。就聽得水夢壓低了聲音道:“主子,那穿粉紅衣裳的是當今相爺之女顧相紅,煙藍那位的是瑞王妃莊清柔。”

這裡的人都是有身份的,有的家族是旺族,有的在朝中頗有份量,因此並不用行大禮,而是起身相迎施個簡單的禮即可。

夏青點點頭,大方的落坐。

不過,眾人的目光有些怪,除了到江陵那晚的宴會,雖燈火通明,但眾人並冇有在今天看得這般的清楚,原先他們隻覺這瑾王妃跟瑞王側妃有些相似,如今一看,何止有些啊,簡直是同個模子印出來似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