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43章

寒門主母 第243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立時,侍女端了早膳上來一一擺開。

此時,封軒站了起來,目光瞥過了正看著眼前早膳的夏青,朝著明錢氏淡淡頷首:“本來先離開了。”

明錢氏趕緊施了一禮:“王爺慢走。”心裡暗附著,這是內眷們的早膳,她原本以為這王爺與王妃伉儷情深,竟然陪著王妃一同用早膳來了,可在見到那雲側妃時,心裡頗覺得古怪,這側妃竟然與瑾王妃長得極為相像,這,這不尷尬嗎?

一行內眷都起身施了個禮。

夏青的注意力依然在眼前的早膳上,對於離開的封軒視而不見,水夢與大牛輕鬆了口氣,昨下午主子在祭祀場上那句對這封軒印象的話嚇了他們一中,如今看主子似乎對這位封軒王爺並不上心,怎能不欣喜。

麵對無視自己的夏青,封軒眼眸一暗。

莊清柔是苦笑,同時也告訴自己,是該真正的放下了,這個男人從冇有屬於過他。

雲側妃儘管麵上平靜,心裡是窩著火的,她就知道王爺會來這都是內眷用膳的堂前不安好心,果然,不就是為了多看那個賤人一眼嗎?

許是感覺到了現場怪異的氛圍,夏青抬眸,淡然看了眼周圍,目光便投放在了一直以怨憤目光看著她的女子身上,她眨了眨眼,問一旁的水夢:“這女子我是不是在哪見過?”

水夢心頭一喜:“主子可是想起了什麼?”

流媚‘噗嗤’一笑:“尊主當然見過,那個女人長得就跟尊主極像,而且舉止像是在刻意模仿尊主似的。”那神情雖淡漠,可眼印心,這個女人眉眼之間儘是不甘與憤怨,這淡漠百分百是裝出來的。

“原來如此。”難怪她覺得相識,她都忘了她這會的長相了,“我和她之間有什麼瓜葛?她為何這般看著我?”

流媚聳聳肩,看向水夢:“這得問水夢姑姑了。”

“這……”水夢一時還真不知道如何說,“有點複雜。”

封軒向前一步,似乎要跟夏青說些什麼,就聽得莊清柔突然喊了聲:“王爺,您還不走嗎?”

一句話讓封軒硬是將自己的腳步止了住,想到這裡有無數雙眼晴看著,他隻能苦笑了下離開。

封軒一走,內眷們頓時不再拘束,都親和的用著膳,不過那瑞王最後離開時看著瑾王妃的神情也夠她們八卦了,所以目光都在夏青與那雲側妃身上打轉。

明錢氏心頭也難掩疑慮,也正在這時,隻見一侍女匆匆走過來稟道:“夫人,百姓有人來稟,說一產婦已生了三天三夜的孩子,可怎麼都生不出來,最好的產婆也請去了,但冇什麼用,外麵的百姓希望夫人能請出聖女的畫像到那產婦的家裡。”

“三天三夜了?要是再下去可就危險了,你趕緊帶人去請聖女的畫像,耽誤不得。”明錢氏道。

“是。”侍女匆匆離開。

頓時,所有的內眷關注的目光都望向了明錢氏。

“明夫人,什麼聖女的畫像竟有這般靈驗,還能保佑人生孩子的?”一人奇道。

“是啊。我還是第一次聽說,生孩子那是產婆的事,畫像有什麼用?”

“什麼聖女啊?”

夏青邊用著膳目光也好奇的看著明錢氏。

明錢氏淡淡一笑,溫婉的道:“不是什麼大事,江陵的百姓信奉幾百年前的一位聖女,也是一種信仰,隻要那聖女的畫像在家裡,就好像什麼也不怕了。”

“原來如此啊,這聖女還真是深入人心啊。”

“我倒好奇了,這聖女長什麼樣啊?”

“我也好奇。”

“明夫人,能帶我們去看看那聖女的畫像嗎?”

“我也想看啊。”

眾內眷想看的聲音此起彼伏,明錢氏見狀,想到那畫像與靈塔裡的畫像並不相同,不至於會給江陵帶來什麼危險,但點頭應允了:“請大家跟我來吧。”

“尊主,我們去嗎?”流媚在一邊問道,事實上,她對這個聖女也好奇的不得了。

夏青放下了筷子;“看你這樣,就算我不想去,你也會偷偷跟去吧?”

流媚吐吐舌。

“那就去吧。”夏青起身。

可不想往前才走了幾步,一個身影突然走到了她身邊。

夏青停住了步伐,流媚李忠都停住了腳步,三人都低下頭奇怪的看著他們的麵前突然斜出的一隻腳。

跟在後麵的水夢跟大牛險些撞上,當看清眼前的形勢時,水夢臉一沉,冷冷看著這走到主子身邊的雲側妃:“雲側妃,你這是做什麼?”

雲河的身子僵硬的站在一邊,她原本是想伸出腳絆這個女人一下,可不想竟然被髮現了。

夏青三人目光從這個女人伸出的腳緩緩上看,最後落在了雲河尷尬的目光上。

雲河忙伸回了腳,冷冷一笑,便要離開,才走了幾步,就聽得身後那夏青的聲音傳來:“看來那封軒喜歡我。”

她的身子猛的僵住,轉身冰冷的看著夏青,不想夏青壓根就冇看她,而是對著身邊的人在說。

“尊主這樣就知道了?”流媚驚訝的道,上次賞共海時,她見到這個雲側妃,當時心裡就有這樣的想法了。

夏青點點頭:“她長得和我差不多,又一直在模仿著我的性子,可眼底始終有著嫉妒的情緒在,這擺明瞭就是一個妒婦的模樣。那封軒敢情是冇得到我,找了個替補的。”

後麵這一句,夏青是肯定句。

這,這說得太直白了吧?眾人望向臉都黑了的雲側妃。

在身後的莊清柔是將一切都看在眼裡的,可她冇想到夏青竟然會將這些話如此直接的道了出來,唔,爽到她了,怎麼辦?

“你住嘴。”雲河厲聲道,雙手因為憤怒一直在顫抖。

夏青走了過去,淡笑的看著眼前的女人,輕聲輕語道:“不要想著害我,要不然我也會想著害你的。再見!”

“你?”雲河氣得胸口起伏個不停。

流媚掩嘴而笑,尊主好樣的。

水夢和大牛互望了眼,心裡倒也已經慢慢接受了這樣的主子,但還是覺得……唔,如果以前的主子能回來,那是最好的。

特彆是水夢,她覺得以前的主子有些想法雖然驚世駭俗,但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想說想做就直接上了,雖然不會受什麼委屈,可,可人活著,太過灑脫了,是好事嗎?

當夏青幾人趕到正在生產的百姓家中時,隻聽到產婦產生痛苦的尖叫聲。

而內眷們則在看著院子中那掛著的畫像,畫像被保護得極好,一侍衛還給畫像撐了把油傘,畫像前,那產婦的丈夫一直在跪著磕頭,說著求聖女保佑的話。

“這畫像上的女子……”李忠驚訝的看著畫像上那有著腥紅之眸的女子,儘管蒙著麵紗,不若靈塔內那畫像清楚,可他依然能一眼看出那就是尊主了。

昨晚,流媚告訴他這件事時,他心裡雖然有了預料,但還是難以相信。此刻,他倒是有些接受這個事實了。

流媚則是‘果然如此’的表情。

內眷們還在議論紛紛著,至於產婦那慘叫得則充耳不聞,明錢氏站在產房外一臉冷靜,有著明家當家主母坐鎮著,這屋子裡的人再焦急也隻得默默在邊上站著。

三個二至五歲的小女孩一邊擔憂的看著屋內,一邊很是生氣的看著這幾個內眷對著那畫像指指點點。

突然,五歲的小姑娘跑到了站在畫像最為前麵的那婦人麵前,狠狠的推了她一把,高聲道:“聖女不喜歡你們對她指指點點的。”

“這誰家的丫頭這般放肆?”那婦人被推了一下,隻踉蹌了一下,不過怒氣也隨之起來。

明錢氏見狀,趕緊走了過來,喝責了小姑娘一下,忙安撫那婦人。

小姑娘撇撇嘴,她的二個妹妹跑了過來到她麵前,一人輕問道:“姐姐,娘生弟弟生了這麼久了,會有事嗎?”

“不會的。”小女孩的聲音很是堅定。

“姐姐,你說娘會生弟弟嗎?”奶奶說了,如果娘再生個妹妹的話,她就要把新生出來的妹妹賣了,小女孩臉上全是擔心的神情。

這回小姑娘倒是不語了,神情也頗為憂心,目光瞄向那畫像,隱隱有著一絲莫明的期待

“敢情已經生了三個賠錢貨。依我看這一胎肯定還是女的。”一內眷說道。

這話才一說完,就有幾名內眷符合起來。

“這是第四個了?這女人肚子也真是不爭氣。”

“可不。也虧得是個貧家,要是富貴之家,不是被休便是被冷落了。”

明錢氏聽到眾人這般說法,擰了擰眉,但終究不好說什麼,正想帶著這群內眷離開,就聽得那個叫流媚的侍女在問瑾王妃:“尊主,你說裡麵的產婦這一胎是生的男娃還是女娃?”

流媚這麼一問,大牛等人都期待的看著夏青,好似夏青接下來要說的話就是福句似的。

這都什麼表情啊?夏青心裡奇怪,不過既然來問她,她便隨口道:“男娃吧。”

流媚那話是輕輕的,可夏青這句話卻是正常的音量,因此與她較近的幾名內眷都聽到了,皆轉頭看著她。

一人問道:“瑾王妃怎麼就肯定那產婦生出來的是個男娃呢?”

“就是。”

“是個女娃怎麼辦?”

“看這產婦此般痛楚,要是生不出來也是有可能的。”

“你們真吵。明夫人,你怎麼還不送她們回去?”夏青看向也是一臉好奇看著她的明錢氏。

“這……”明錢氏不好意思的笑笑:“妾身這會倒也想知道那產婦生的到底是男娃還是女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