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44章

寒門主母 第244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若這產婦真生了個男娃,那瑾王妃這張嘴真是鐵算了,若生了個女娃,怕也是要引起非議的。

水夢在邊上輕扯了扯主子的袖子:“主子,咱們還是回去吧。”主子向來不喜歡參與這些婦人堆裡的事,這些個內婦,除了明夫人心善些,她看著都不是善良的主兒。

夏青拍了拍水夢的手,示意她彆擔心,隨即她愣了下,望著自己的手,不禁挑了挑眉,這換成以往,她不會做出這翻動作的。

水夢也是微鄂,隨即心中驚喜,主子方纔這個動作就像回到了往日是。

夏青倒不糾結,隻是對著明夫人道:“不管生男還是生女,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產婦無事,不是嗎?”

明夫人點頭稱是。此時,在一旁拜著聖女像的男人抬頭看著夏青,眼裡有絲感激,他老婆在屋子裡痛了三天,可除了三個孩子,冇有人關心大人會如何,隻有這個看著身份不凡的女子說了。

也就在此時,產婆突然從屋裡大跑了出來,慌張的喊道:“不好了,不好了,產婦大出血啊。”

男人站了起來衝到產婆麵前,急道:“那怎麼辦啊?”

“我,我,我也冇有辦法。產婦已經精疲力竭,可那孩子怎麼也出不來,如此大出血……你,你還是準備後事吧。”產婆接產十幾年,還從冇遇到過如此狀況。

內眷們方纔雖嘰嘰喳喳的,但畢竟都是女人,聽到這樣的訊息,一時都靜了下來。

“來人,快將城裡最好的幾位大夫去請來。”明夫人果斷對侍衛下令。

“是。”侍衛匆匆離開。

“來不及了。”產婆對著產婦的男人說道:“家人們還是快進去見最後一麵吧。”

男人的身子在打顫,他踉蹌的跑進房,卻不想身子在離門口一步之外時突然跪在了地上,他似在想著什麼,下一刻,他又跑到了聖像麵前,哭著喊著:“瑤華公主,求求您在天顯靈,救救我妻兒一命吧。下輩子,我一定做牛做馬報答您老人家。”

男人一直叩著頭,額頭瞬間血跡斑斑。

夏青本來隻是淡然的站著,生死與她而言,不過是一個過程,早已看淡,卻在男人叫出‘瑤華公主’這一名號時,眉頭輕擰了下。

那三個小女娃也跪到了聖像麵前,流著淚跪喊著‘求瑤華聖女顯靈’之類的話。

明夫人見狀,一聲歎息,走到聖像麵前,雙手合十,虔誠的道:“公主在上,若您真天上有知,還請保佑產婦母子平安。”

夏青輕撫了撫額頭。

“主子?”本正覺得產婦可憐的水夢察覺到主子的重量幾乎都倚在了她身上,不禁望去,卻見到主子額頭滲出了許些的冷汗,不禁擔憂的道。

夏青隻覺得在那男人喊出瑤華公主的名字時,腦子裡便不時的有人在跟她說‘您是祭祀公主,心繫天下蒼生,怎可棄天下百姓於不顧?先天下之憂而憂,這是您的職責,維護百姓安居樂業,保護聖城之危,是您不可懈怠的責任。’

那麼久遠的事,她真的已經忘得差不多了,可每每總是有人有事在刺激著她去想起那些事來。夏青閉閉目,深覺得厭煩。

睜眼之時,她在所有人鄂然的情況之下,大步走進了產房。

水夢與流媚互望了眼,也趕緊跟了進去。

屋內一片血腥之氣。

一個女人躺在床上抽蓄著,xiashen全部是血,還不停的往外流,麵色已蒼白至青色。

另一個還在接產的產婆焦急的不知如何是好,見有人進來,以為是家人,隻道:“你們應該已經知道了吧,冇救了。”

就在此時,一老婦人匆匆跑了進來,也冇看床上的產婦一眼,對著產婆厲聲喊道:“我隻想知道這一胎是男還是女的?要是男孩子你甭管我兒媳婦兒如何,把孩子直接拉出來就成了。”

產婆一鄂:“這,這,這太殘忍了啊。”

“殘忍什麼?娶了她不就是為了傳宗接待的嗎?”老婦人吊著的三角眼朝著床上的產婦看了眼,冷哼了聲又對著產婆:“還愣著乾什麼?”

產婆心中雖覺得老婦人殘忍,但想著這大人是冇救了,隻道:“孩子都冇生出來,怎麼看男女啊?”

老婦人此時冷眼看了幾眼夏青三人:“你們誰啊?”

流媚和水夢聽了老婦人的話心中已然有氣,正待說點什麼,卻被夏青用眼神止住,夏青看了眼那似乎已冇氣了的產婦一眼,望向老婦人:“你們再不想辦法,產婦真要死了。”

這一說,老婦人倒是急了,也不管屋裡是不是有人,拉著產婆到一邊嘀咕了幾句,那產婆似受到了驚嚇,猛的跌坐在了地上,嘴裡叨叨著:“這,這……”

水夢冇聽到,但有著一身內力的流媚卻聽清楚了,她氣得身子直顫,惡聲道:“這個老太婆竟然想要剖了產婦的肚子取孩子,還有冇有人性啊?”

老婦人冇料到自已講得這般輕的話竟然還被旁人聽到了,一時臉色難看:“我們家的事,用得著你管嗎?”

水夢也是不敢置信的看著這老婦人,她這輩子聽都冇有聽過剖腹產孩子的,這,這根本就是讓產婦去死啊。

“這辦法倒是不錯。”夏青突然點點頭,走到了產婦邊上,產婦毫無生氣,安靜的躺著,然後,眼角卻是漸漸的滲出了淚珠。

這說明產婦是聽到了他們的話的。

“主子?”

“尊主?”

水夢和流媚緊張的看著夏青,不知道她想乾什麼。

夏青一手摸上了產婦的手,淡淡道:“我要給你接生孩子了,過程會非常痛苦,你受著。”

奇蹟的,那產婦的手指突然動了動。

夏青淡淡一笑,一手輕輕的放在了產婦的肚子上,對著流媚道:“將你的內力輸給我。”

“是。”

“水夢。”

“奴婢在。”

“接生。”

水夢愣了下:“奴,奴婢不會啊。”

夏青看向了旁邊早已軟在地的產婆,便道:“去外麵找一個會的。”

“是。”水夢趕緊出去。

一股內力從流媚身上緩緩輸入了夏青體內,夏青的眸色慢慢變沉,直至一點點變得腥紅,與此同時,一道暖流從她的手掌緩緩流出進入了產婦的肚子催著腹中的胎兒往下麵壓動。

產婆猛的睜開了眼,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喊聲,同時,產婦原本無神的眼晴在看到夏青時有絲茫然,卻在接觸到夏青的紅眸時,瞬間有了活力:“聖,聖……”

夏青淡然一笑:“我來了,你行嗎?”

四肢百駭的痛楚根本不是人能承受的,但產婦卻是堅定的點點頭:“行。”她有聖女辟佑,一定能行的。

屋門被推開,大牛跟著水夢走了進來,聽得水夢緊張的喊道:“主子,產婆來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大牛身上,接而又望向了門外。

“產婆人呢?”流媚喊道,“這種緊要時候,你帶大牛進來乾嘛?”

“門外的產婆已經離開了。”水夢心中焦急,那產婆說無力救治早離開了,這種時候,冇地方找產婆啊。

冇產婆把大牛叫進來乾嘛?流媚想問,不過她不好再開口說話,尊主身上的內力全靠她在接濟著,一開口,她怕內力渙散。

被產婦婆婆所說的話嚇著的產婆此時顫顫的站了起來,她看著突然出現在幾個人,雖然不知道她們在做什麼,但也知道應該是在救產婦的性命,便道:“我來,我來接生。”

老婦人一句話也不吭,隻是冷著臉,不過在看向產婦,目光激動,喃喃著:“聖女保佑,一定要是個男娃啊,若聖女一定要帶走一個人的話,就把那個女人帶走好了。”

老婦人這話稍有內力的人都是能聽到並且聽清楚。

夏青擰了擰眉。

如今與夏青內力一體的流媚自然的感受到了尊主心中的怒氣,另一手突然朝老婦人發出了一道內力。

老婦人隻覺眼前一黑,昏倒在地上。

那產婆原本已恢複了力氣,看到流媚這般厲害,身體兒又膽顫了下,就在準備接生時,突然觸及到夏青的眼晴,喃喃了一句聖女,二眼一翻嚇暈了過去。

所有人:“……”

“就找不到一個會接生的人嗎?”夏青看向水夢。

就見大牛一個箭步上前:“恩人,我會接生,您的大公子就是俺接生的。”

靜,安靜,真的好安靜。

流媚眨眨眼,眨眨眼,好想白癡的問一句:什麼意思?之後她偷瞄向尊主,破天荒的,她看到了尊主發怔的神情。

“恩人?”大牛心裡有一陳陳的不安。

“我曾經這般落魄?”夏青問,神情淡淡的。

大牛認真的想了想,然後重重的點點頭:“恩人那時說了一句話,俺一直記到現在,恩人說‘我若不堅強,懦弱給誰看。’”

夏青冷冷一笑:“想不到那應氏竟然如此無能。”

應氏?唔,稱一個男人為某氏……流媚,水夢,大牛,突然覺得那誰,那某隻王爺身上可能會發生一些讓人感覺很痛快的事。

“趕緊接生。”夏青厲聲道。

“是。”

產婦的淒厲喊聲不時的從產房裡傳出來,門外原本看熱鬨的內眷這會都著急了起來。

明錢氏雖然坐著,但雙手已然絞在一起。

產婦的丈夫和孩子更是不停的朝著聖像叩著頭。

內眷們開始議論紛紛:“這瑾王妃到底會不會接生啊?”

“都這麼久了啊。”

“要真是一屍二命,那可怎麼辦啊?”

此時,貼在門口聽著的侍女麵色一下子發白,她匆匆走到明錢氏身邊,低聲道:“奴,奴婢好像聽到了裡麵在說剖,剖腹。”

“什麼?”明錢氏猛的站起:“瘋了。”

也就在這時,明宗主領著宗親與各貴賓走了過來,景衡是滿臉陰鬱,冷望著受了重傷臉毫無血色卻依然站得挺直的應辟方一眼,一聽到那女人遲遲未歸,竟然非得跟著前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