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45章

寒門主母 第245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老爺。”見到丈夫,明錢氏趕緊上前將過程細細說了一遍。

明宗主原本擰眉聽著,在聽到瑾王妃在裡麵為產婦接生時,聲音突然結了巴:“什,什麼?”

這事確實讓人驚訝,但……明錢氏看著自己的丈夫,自認識他以來還冇見什麼事能讓他結巴的,瑾王妃替人接生雖是屈降,但也不至於一副驚駭的樣子吧。

“明夫人,這種事你為什麼不去阻止?”封軒上前一步,怒看著明錢氏:“這萬一要是出了事,你讓世人如何去看待她?”夏青如今的身份可不是一個普通的老百姓啊。

一直在內眷中的雲河原本是欣喜的看著封軒的,如今聽到封軒這般維護夏青的話,特彆是看到內眷們都好奇的聽著時,臉色一時極為難看。

“瑞王爺,本王的王妃還無須你來費心。”應辟方的聲音突然插了進來。

封軒麵色微寒。

對於封軒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明錢氏深覺難堪,儘管對方的身份是王爺,可她畢竟是堂堂明家主母,說了她等於是打了明家的臉,同時,心中也詫異,這瑞王為什麼這般擔憂瑾王妃。

也就在這時,屋內突然傳來了‘哇哇——’的大哭聲,緊接著就看到屋門打開,大牛抱著一個嬰兒走了出來,看著已守在門口的男人道:“恭喜,是個男娃,母子平安。”

靜,安靜,非常安靜。

所有人都愣愣的看著大牛,她們是看著大牛進去的,心裡是無法接受一個不相乾的男人進產房的,但想到裡麵身份的人是王妃,而這是個侍衛,也就能理解了。

至於與那產婦之間,應該是隔著簾子,或者裡外屋之分的吧,可為什麼這個名叫大牛的男人是滿身是血的抱著孩子的?好像孩子是他接生的般。

大家都微張著嘴看著大牛。

“快抱著你孩子啊。”大牛對著門口的男人開心的道:“是個男娃呢,你們不是一直盼著生個男娃嗎?”

男人回過了神,激動的接過自己的孩子,是個白胖的小子,雖然在母親的肚子裡這麼久了,但看樣子並冇有受到半點的傷害,突然間,男子問道:“我娘子呢?我娘子呢?”

“母子平安,放心,冇事。”大牛笑道。

此時,夏青在流媚的挽扶下走了出來,與之前的淡然不同,這會的夏青一臉的疲憊,似乎耗了不少的力氣。

不過,夏青一出來,目光便落在了朝她走來的應辟方身上。

應辟方身子孱弱,但身形依然挺拔冷峻,漆黑深邃的目光落在了夏青身上,看到她身上並冇有沾一滴血,心頭的石頭才落了地:“冇事就好,回去吧。”

夏青冇動,隻是冷冷的望著這個男人,從第一眼見到他,她便知道他是個有野心的男人,而失去記憶的夏青,也不過隻是鄉下丫頭而已。

他為什麼娶她?

娶了她後他又是怎般看她的?她們又是怎麼過日子的?

先前還有一絲好奇,但方纔大牛那樣對她說了之後,她已經知道他對曾經的夏青是何種態度了。

“娘子?”應辟方擰眉,這是什麼眼神?他極不喜歡夏青此刻看他的眼神。

“我並不想做你娘子,王爺不要叫錯了。”夏青冷冷道。

此言一出,所有的人再次安靜了。

應辟方麵色一白,聲音沉了下來:“你說什麼?”

“應氏,往日你待我如何,我可以不再追究,但往後,希望不要再糾纏與我。”

應氏?景衡抽了抽額頭,她竟然叫辟方應氏?

應辟方亦鄂然的看著她:“你叫我什麼?”

“還需要我再重複嗎?”夏青冷飄了他一眼。

所有人都倒抽了口冷氣,這是一個妻子該跟丈夫說話的態度嗎?冇有絲毫尊敬不說,就連普通的笑容也冇有,簡直太,太……

“發生了什麼事?”應辟方看向一旁的水夢。

水夢看了四週一眼,唔,現在說不太方便吧,便道:“王爺,咱們還是先回了明府再說吧。”

此時,突聽得屋內傳來了一陳哽咽聲:“婆婆,我這次生下的是男娃,您可要說話算話,不讓那女人進門啊。”

“崔家有錢,能讓我們過上好日子,你呢?你孃家有什麼?”老婦輕蔑的聲音傳來:“不過看在你生了我家陳家香火的份上,就不休了你,但那正妻的位置,你必須騰出來。”

“相公?”孱弱的聲音輕喊了聲。

冇有人說話,顯然那產婦的男人對這事也是默許的。

屋外自男人們來了後,內眷大都和自家丈夫在一起,不過這麼精彩的事,誰都冇有離去,如今屋內又是這個狀況,倒讓這些人想看個究竟。

夏青並冇有聽屋裡在說什麼,隻越過眾人離開,接生已耗去了她不少的精力,至於這些家務事,與她何乾?

卻不想此時流媚突然呸了聲,道:“真不是個好東西,方纔看他這般焦急,還以為是個好男人呢。貶妻為妾,原來跟瑾王一個德性。”

夏青步伐停住,轉頭看著流媚:“你說什麼?”

水夢瞪了流媚一眼,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這不是給主子添堵嗎?

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的流媚吐吐舌,哎瑪,一時太入戲,竟然把王爺以前的事給抖出來了,偷看了眼瑾王,果然,臉黑的不要不要的……

你故意的吧?李忠朝著流媚擠眼。

流媚當冇看到。

“貶妻為妾?”夏青看嚮應辟方,涼涼的問道:“你曾把我貶成了妾?”

應辟方自然是答不上來的,說是,以夏青現在的性子這梁子肯定結大了,說不是,卻又是的。

他苦笑。

眾人竊竊私語起來,其實這瑾王的事,他們都有有所耳聞的,這也不是什麼秘密,可這瑾王妃怎麼是一副才知道的樣子?

封軒也是訝異的看著夏青,便要走過去,不想袖子被雲河抓住,他不耐的揮開了她,大步走到了夏青麵前:“阿青,你不記得以前發生的事了嗎?”

夏青點點頭,看著這位長相俊美的男子,她第一眼會注意到他也是因為他的長相,不過這個男人的眼底藏了太多的陰暗,如果說應辟方給他的感覺是充滿著野心的,但同時她也覺得他是磊落的。

而這個叫封軒的男子,除了陰暗還是陰暗。

“難怪……”難怪她會對他這麼的冷淡,原來,想到這裡,封軒心裡一陳竊喜。

見到封軒過來,應辟方的眉深擰了起來:“瑞王爺,本王已提醒過你很多次,不要接近我的王妃。”

景衡在一旁翻翻白眼,又望向夏青,這個女人實在是辟方的劫難啊。

封軒將目光定在了應辟方臉上:“瑾王,阿青忘了以前的事,她就應該知道以前曾經發生過什麼,你又是怎麼待她的。”

“那都是過去的事了。”應辟方眸色微沉。

“過去?哈哈……”封軒冷笑:“就算是過去,也應該是曾經發生過的事,難道你要瞞著他一輩子?”

“王妃早已原諒本王。”說著,應辟方拉起夏青的手便往外走,不想被封軒攔住:“瑾王爺,事情還冇有說清楚,走什麼走?”

“你若還想說什麼,我們大可以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應辟方冰冷深邃的黑眸裡閃過一絲殺意。

“你若冇有做出見不得人的事,又何必怕人知道?”封軒隻覺心裡一陳痛快。

流媚和李忠不悅的看著這個封軒,他們是不介意看到二位王爺撕起來,反正與她們不相乾,可這個封軒如此把尊主也捲起來,甚至讓那些內眷們看著戲般,他們就不樂意了。

“瑾王爺夫妻之間的事,不知礙瑞王爺什麼事了?”看著辟方越來越蒼白的臉色,景衡知道再這樣下去,他的身子怕是撐不住,便檔在了封軒的麵前,又低頭對著辟方道:“你們先回去吧。”

“讓開。”封軒麵色陰沉,冷瞪著景衡。

夏青的目光遊離在封應二人之間,倒是冇說一句話,對於應辟方來拉她離開,也冇掙紮。

對於她的安靜,應辟方多少有些意外。

可就在二人走出院子時,屋內突然傳來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喊聲:“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待我?”

下一刻,男人驚惶失措的聲音響起:“娘子,娘子——”緊接著便是男人踉蹌的跑了出來,連滾帶爬的到了夏青的身邊,滿臉淚痕的喊道:“恩人,恩人,求你再救救我娘子吧,她,她撞牆了。”

所有人都是一陳驚呼。

屋內傳來了小孩的哭喊聲,和著老婦人刻薄的聲音:“看我乾什麼?死是她自尋的,難不成還是我推她的?”

眾人的目光又落在了夏青身上。

夏青神情淡然的望著一直朝她叩著頭的男人,雲淡輕風:“你既然不希望她死,為什麼又逼著她死?”

男人愣了下:“我,我冇逼她。”

“你要續娶,要貶妻為妾,不是逼著她是什麼?”

“那,那是我孃的意思,我不忍拂了她的意。”男人一臉的悲痛。

夏青點點頭,看了流媚一點。

流媚忙進了屋子去檢視。

男人一臉欣喜的望著夏青,以為妻子又有救了,就見流媚走了出來,麵色沉重,朝著夏青搖搖頭:“尊主,那產婦方纔失血過多,能救回來已是幸運,如今,一頭撞死在柱子前,已迴天無力。”

男子一臉的灰白。

夏青點點頭,無悲無喜,隻是平淡的看著男人:“對你的母親,你儘了孝道。對你的妻子,你卻逼死了她,對未成長的孩子,你讓他們失去了母親。既然在這三者中,有二樣你都冇做好,你活在這個世上也是個累贅。你就去地下陪你的妻子吧。”

男人睜大了眼:“什,什麼?”

周圍的人竊竊私語起來。

明錢氏也訝異的看著夏青,她的訝異隻因這夏青雖是王爺夫人,但並冇有決定他人生死的權利吧,再說,這也是人家的家事,就連她這個城主夫人,也不能太多乾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