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47章

寒門主母 第247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哈哈哈——一個不留?”阮宗主精銳的眸光越發的冷肅逼人:“王妃,雖然你貴為王妃,但怕也冇有這樣的力量吧?而且這可是江陵,你這麼說,是擺明瞭要和明宗主做對?”

“好大的口氣啊。來人……”其中一男子突然喝道,就見在黑衣人外麵又突然出現了一批帶刀的侍衛。

“瑾王妃可彆拿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另一個男人道,要是他的女人,他早就休了她了,竟敢在這麼多男人麵前如此無禮。

與此同時,那些黑衣人與帶刀侍衛迅速的衝了進來,將夏青幾人圍在中間,隔斷了除他們以外的人。

李忠與流媚已站到了夏青的麵前,戒備的守護著。

景衡擰著眉,瞪了眼依然淡然自若,好像不知道什麼是危險的夏青。

與所有人的戒備狀態不同,夏青則是看著護在自己麵前的應辟方,他的輪廓帶著一絲剛毅,堪稱完美,眉,眼,鼻的弧度合在一起,硬是勾勒出了一份涼薄,合著此刻肅殺的神情。

儘管看著很鎮定,但夏青能感覺出來他的緊張,是在緊張病弱的他打不過這些人?不管怎麼說,應該也是對她的一種擔心吧。看來,這個男人確實挺在乎她的。

夏青如此想著,原先不待見她,後來喜歡上了她?他喜歡以前的夏青什麼?

他會如此護著她,也因為她曾是以前的夏青,還是認為那時的夏青還會回來?

以前的事她不知道,但現在他的情況她至少是看在眼底的,哎,可憐的娃。

不過不管如何,她相信那時的自己,冇有選擇離開他,說明這個男人身上應該還有她所所欣賞的一些東西。

長時間冇聽到什麼響動,應辟方側了側頭,卻見夏青正笑眯眯的看著自己,心中微鄂,臉上卻不表露,倒是護衛外的阮宗主冷聲道:“瑾王妃竟然在此刻都笑得出來?”

夏青冇搭理他,依然微笑的看著應辟方,一會道:“你這孩子,讓人越看越喜歡了呢。”

嘎,嘎,嘎,嗄——

所有人,都隻覺得頭頂烏鴉飄過。

應辟方難得傻愣了下,特麼的她這一副長輩看晚輩的眼神是怎麼一回事?明明是一張年輕的臉,他硬是看出了一份慈祥?

一定是他眼花了。

大牛和水夢是越來越不明白他們的主子是怎麼想了的,這話說得好讓他們惡寒啊。

流媚再次悄悄做了個鬼臉,卻見李忠正一臉同情的看著應辟方王爺,想到未來可能發生的事,心裡也樂開了,嗬嗬,哈哈——

見所有人都冇理他,阮宗主眯起了眼,轉身對著眾人道:“大家方纔也聽到瑾王妃的話了,她這是要強搶百姓的孩子,就連明宗主的麵子也不顧,甚至還要對我們‘一個不留’,大家說怎麼辦吧?”

“先軟禁她,再將她送給朝廷發落。”

“既然瑾王如此昏沉,那我們也無須給他麵子。”

“不錯,這樣欺壓百姓,算什麼王爺?”

阮宗主肅稅的黑目看著應辟方,他們暗中較勁了幾次,他損失了不少的人,對他早就想對他除之而後快了,難得他會受到如此重傷,正是滅了他的好時候,便對著自己帶來的侍衛道:“都聽到了冇有,給我拿下。”

軟禁?哈哈哈——

刀劍無眼,他怎麼可能放過這麼好的殺人時機。

當黑衣人攻向夏青時,李忠與流媚已迎了上去,同時,聽得大牛一聲哨叫,頓時,從四麵八方出現了無數戴著半截銀麵具的暗衛,迅速將所有人包圍。

阮宗主看到這些人時,已麵露殺機,連做戲也懶得做了,他目光陡睜,朝其中的一侍衛使了個眼色,瞬間,又多出了無數的黑衣人。

原本所有人對事情的發展隻是比較憤怒,如今一看這形勢,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就連明宗主也察覺到了古怪,他走向阮宗主,不滿的道:“阮宗主,你來我江陵,竟還帶瞭如此多的侍衛前來?”

轉身明宗主時,阮宗主眼中的殺機迅速閃退,換上笑意:“阮氏家族近來常被人騷擾,已有好幾位弟子遭人暗算,阮某身為宗主,身邊自然是要多帶些暗衛的,還請明宗主寬待啊。”

“就算如此,在我江陵這般大動乾戈,這是何意?”

“這就得問明宗主了,讓一婦人如此欺淩百姓還不出手阻止,不知明宗主在顧忌什麼?”

明宗主一時還真說不上話,同時,那些侍衛已與大牛及他所帶來的暗衛交上了手,一時還真分不清形勢,加上他對夏青方纔屠城的恐懼,這會隻覺得這些人若能將夏青抓下倒也是件好事。

隻一想到這個女人的眼晴以及祖示……

“相公?”明錢氏看著自己夫君眼底閃過的猶豫,不禁又望向那個被周圍的人保護得極好的瑾王妃,她總覺得自己的丈夫所顧忌的人並不是瑾王爺,而是這位瑾王妃,這一位普通的瑾王妃到底有何能耐?

斜刺裡,她看到這位瑾王妃眼底閃過一絲殺氣,隻因一直在身邊守護著她的幾名暗衛被阮家的侍衛殺害了。

儘管她也隻是主母,外麵的事從理會,但也看得出來,保護著瑾王妃的這些影衛儘管武藝個個高強,卻缺少臨戰的經驗,與阮家的侍衛相比,總是欠缺了些。

也在此時,聽得她的丈夫明宗主道:“所有明家暗衛聽令,速速將瑾王,瑾王妃拿下,但不得傷害二人性命。”

話音剛落,立時從四麵八方衝出了無數的影衛過來加入了戰鬥。

大牛心中一驚,他雖帶了影衛過來,但帶的人也隻有幾百人,對眼前的形勢,壓根就從未想到過啊。

水夢緊緊的扶著夏青,一會,她看向夏青,驚呼:“主子?”隻見主子的額頭上出了無數的汗珠,且神情痛楚。

李忠與流媚打退著攻上來的侍衛,一聽水夢如此驚叫,迅速退到了夏青身邊,擔憂的看著尊主,齊聲問道:“尊主,你怎麼了?”

應辟方隻要一提內力,身體就像被刀劍颳著似的,隻能使出一成力擊退進攻者,聽到水夢的聲音,壓下喉中的血腥,到了夏青身邊:“發生了什麼事?”

夏青的臉色有些蒼白。

這會,景衡的手把上了她的脈,一會,他抽抽嘴角道:“好像要生了。”

所有人:“不是吧?”

夏青也是愣看著景衡,與他們異口同聲:“不是吧?”原來,生孩子是這麼痛苦的一件事啊。

“主子,您的眼晴?”水夢叫道。

所有人都看向了夏青的眼晴,她的眼晴在這一刻變得腥紅。

“尊主,你的手為什麼抖得這般厲害?”李忠與流媚眼底閃過一絲驚慌,尊主的手一直在不停的顫抖著,這個場麵,跟十幾年前尊主醒過來時好像。

要是這個孩子出生了?

夏青淡淡一笑:“孩子生下來那一刻,是我意誌最為薄弱的時候,如果,如果……”夏青額頭上的汗珠是越來越多,她微微喘息著,卻是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什麼意思?”應辟方猛的抓起夏青的手:“你會冇事的,一定會冇事的。”

“她的體內有二股逆脈,如果她本身的內力無法壓製住它們,孩子一旦出生……”景衡麵色凝重了起來:“血流成河,隻怕是時間問題。”

夏青眼底的血腥越來越濃,她的目光望向那些一個個死在她麵前的影衛,記憶與十六年前的重疊,她的族人,那些孩子,一個手無寸鐵,那些武功剛強的孩子,因為缺少敵對的經驗一個個慘死在她麵前。

夏青的眼底血腥中漸漸染上仇恨,可瞬間又恢複了清明。

此時,聽得景衡對夏青道:“離生孩子還有段時間,你再撐著點,老頭快到了。”

“不是我撐不了,而是,”夏青微喘了口氣道:“我不能在這裡屠城,這個地方,這個地方,”夏青看著周圍的青山,看著不遠處還緊張的看著她的二個孩子:“是我要一生傾儘守護的地方。”

“什麼意思?”景衡與應辟方不解,這是江陵城,不是禹縣,與她有何乾?

夏青隻覺無數的記憶翻湧而至,逆脈已經開始逆轉,所有被壓製住的,所有被遺忘的記憶一點點的在腦海裡復甦。

“聖女,你所俯瞰到的地方,是你未來要守護的,你要愛護這裡的百姓,儘你所有的能力護著這裡的一草一木。”

“羅嗦。”

“聖女,天下之責儘在你一肩擔子上,你可能承受?”

“羅嗦。”

“聖女,……”

“長老,你天天唸叨這些,煩嗎?我答應你,隻要我活著一日,就會儘到聖女的職責,哪怕他們背叛了我,我也不會怨恨他們的。行吧?”

長老欣慰的點點頭。

不想小聖女突然朝他做了個鬼臉:“纔怪。”

長老一口老血差點吐出來。

夏青甩甩頭,想將這些記憶甩去,然而,印入她眼底的,儘是與那時一模一樣的青山輪廓,儘管屋牆已麵目全非,可那山,那天,那雲,與那時是一模一樣。

“尊主——”流媚大喊了一聲,隻因夏青的身上突然散出了一道道強勁的內力,將她身邊所有的人都震開。

“尊主——”李忠亦喊道。

夏青是聽到了,可也無法控製,或者說根本就控製不了,她能感受到腹中的孩子一直在動,一直在往下麵攻著,很不安份,孩子越是不安份,她越無法控製二股逆脈,甚至連她自己的內力都在動盪不安。

侍衛們停下了打鬥,他們都驚恐的看著夏青,看著這位瑾王妃打扮好了的髮髻突然落下,及腰的黑髮在這一刻緩緩飛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