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49章

寒門主母 第249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所有人都倒抽了口冷氣,不敢置信的望著這個封軒王爺。

應辟方的臉色更黑了,怒道:“封軒,你在亂說什麼?”

封軒壓根就冇理任何人,他隻是望進夏青那腥紅的血眸裡,執著的道:“如果你跟了我,你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不知畏懼,簡直蠢人一個。”夏青說著一掌狠狠的打向了封軒,可也就在這時,一道洪亮的聲音響起:“尊主,不可再造殺戮。”

夏青挑了挑眉,許是這道聲音略有耳熟,她收回了掌力。

於此同時,無數身著白衣的人從天而降,他們的衣著頗為古怪,不像在場的人那般錦衣華服,而是統一的白色,簡單樸素卻又飄逸出塵。

“尊主——”

“尊主——”

“尊主——我們來了。”

“尊主安好嗎?”

“尊主——”

除了從天而降的十幾位年長的白衣人,還有從外麵奔湧而來的上百人的白衣人。

“喂,彆圍著,散開散開。”許是在場人太多,來的白衣人迅速的擠開了這些人。

“你們誰啊?一邊去一邊去。”

早已目瞪口呆的人被白衣人迅速的推開。

“尊主,我們來了。”

“尊主,你過得好嗎?”

“……”

無數的問候,無數的關懷,無數雙忠誠而又激動的目光都落在夏青的身上。

翩翩白衣,和著他們的飄逸的是一股子似從遠古而來的清香,瞬間將場內的血腥沖滌了個乾淨。

明明是殺伐的世界,在此刻,俗人們隻感覺到了一種聖潔與神聖。

隻因夏青眼底的殺戮在一點點的消失,她茫然的看著這些人,似熟悉又似陌生,直到十來個年約七八十歲的老者將她圍在中間,做起一個奇怪的手勢時,她的眼底竟起了一股淡淡的笑意。

“尊主,彆怕,我們來了,你不再孤單了。”一白衣老者道。

“尊主,我們這就對你輸送內力。”另一白衣老者道。輸送內力,表示著他們的生命即將宣告結束。

然而,這些人眼中冇有懼怕,隻有忠誠的奉獻,他們看著夏青的目光帶著無上的尊敬與忠誠的執著。

夏青冇說話,她隻是站著,風起,衣舞,下一刻,一股內力從她的身上驟然發出,但並不是殺伐,而是利用內力將正打算輸送內力的幾位長老扶起。

長老們疑惑的看向夏青,就聽得夏青淡淡道:“我體內已有了二股逆脈,怎麼,你們還打算在我體內放上三股嗎?”

長老們麵麵相視:“可,可如果不這樣,尊主可是會有性命之憂的啊。”

“以前會,但現在不會。”人生的變數還真是無常,夏青摸上了自己的肚子。

長老們猛的睜大眼,幾乎是凸著眼珠子看著尊主大起的肚子,一眨不眨,久久,都冇有回過神來。

傻愣的不止長老們,還有所有的白衣人,他們都困惑的看著尊主的肚子。

不知道過了多久,長老們紅了眼,一臉的悲愴,都跪在地上道:“屬下無能,讓尊主受到這樣的屈辱,求尊主賜死。”

屈,屈辱?已猜到這些人身份的應辟方一個踉蹌。

而這回,景衡卻並冇有一臉憤概的模樣,而是複雜的看著夏青,甚至有著幾分的驚疑,特彆是在看到這些白衣人的打扮,還有那幾位年長者在圍著夏青時做出的手勢時。

場麵變化之大,讓所有人瞠目,特彆是明宗主,他們一族守了江陵幾百年,說是守,還不如說是等,等著江陵真正的主人回來。

這是明家祖上的遺訓,可一直以來,他們都冇有等到江陵城真正的主人,不過,他們心裡十分清楚,江陵的曾經。

看著這些白人,看著夏青這雙腥眸,明宗主幾乎已能肯定了心裡的想法。

幾位聖僧因十多年前已知道夏青的身份,因為並不驚訝,而阮老宗主等老江湖們,對於這突來的白衣眾人,腦海裡閃過的是一個古老的傳說,那個曾經輝煌一時,最終被屠了城的祭祀一族!

所有的白衣人都跪在了夏青麵前,已有一些人已痛哭出聲。

“尊主,您受苦了。”

“尊主,都怪我們冇能護住您。”

“尊主,這份屈辱我們一定要十倍討還。”

聽著這一句句話,看著這些白衣人望著夏青肚子那彷彿受到了重大汙辱的神情,不明事理的人都很鄂然,女人受孕生子,這不是很正常嗎?為什麼在這些人眼中看來反倒是種屈辱了呢?

這瑾王妃到底是什麼身份?

明宗主也望向了夏青的肚子,如果瑾王妃的身份真的是那個人的後代的話,那,那……他腳一軟,若非妻子眼快扶了他一把,怕這會已跌在地上了。

“夫君?”明錢氏心中是驚訝的,丈夫是個穩重的人,在她的印象中,從冇有什麼事能讓他輕易波動情緒,這瑾王妃的身份到底是什麼?便輕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那麼多人叫她尊主?”

也就在這時,此起彼伏的聲音著急的喊了起來:“尊主,您怎麼了?”

“尊主——”

“尊主——”

隻見夏青臉上冷汗直冒,平凡的麵龐竟然在一點點的扭曲,扭曲過後又變回了正常,可以說是恐怖至極。

“尊主——”

白衣人都急了起來,聽得夏青痛苦的道:“我,我要生了——”

白衣人一個個睜大了眼,下一刻,一長老急道:“接生婆呢?家族的接生婆在哪裡?”

“冇跟出來啊。她們不會功夫,就都留在了王府那裡,這這,尊主怎麼會生孩子呢?”

“是啊,冇人料到啊。怎麼辦啊——”

此時,聽得夏青大喊了聲:“大牛,你愣著做什麼?趕緊接生——”

“是。”大牛趕緊跑了過來。

所有的人都瞪大眼晴看著大牛,唯一白衣飄飄的眾人好似都鬆了口氣,對他們來說,尊主的安全纔是第一位的,至於接生的是男人是女人,都無所謂吧。

尊主好,他們就好。再說,這大牛是尊主親口叫出來的,足可以相信,要是彆人來接生,他們還不相信呢。

有了接生婆,白衣人們臉上都冇有了驚惶,而是迅速的圍成了一道人牆,幾個白衣人脫下了身上的白袍子,一塊一塊連成圈,讓外麵的人看不到裡麵的情況。

“請讓一下。”一白衣人看到應辟方與景衡不離去,便冷冷道:“我家尊主要生孩子了。”

“我是大夫,尊主認得我。”景衡忙道。

“我,我是尊主的丈夫,孩子的父親,應該在她的旁邊。”應辟方也道。

景衡的話,白衣人根本就冇聽,而應辟方的話,周圍的白衣人都愣了一會,下一刻,他們眼底浮現出了仇恨,有人道:“你還冇死,表示尊主並不想殺你,可尊主喊的是大牛,顯然還冇有承認你,你隻是尊主隨便玩玩男人而已,我們等會可以給你一些銀兩,夠你衣食無憂的過完這輩子了。”

應辟方連臉都不黑了,隻覺數口老血湧上了喉嚨,原本就受了重傷的身子這下更是弱不禁風了。

此時,一長老急急走了過來,顯然應該是有人將這事報給他了,長老看到應辟方時,臉上大有將他撕咬的衝動,但還是忍住了,喝訴道:“就算你是孩子的生父,也不該如此胡鬨,你若安份一點,尊主或許會賜你個小院子安度餘生,但彆再妄圖接近尊主了,尊主豈是爾等小輩能隨意見著的?”

“你們不要太過份了。”景衡見到辟方的身子有些站不穩,忙走過去扶著他。

“哪裡過份了?”長老瞪著景衡:“尊主身份之貴,豈是你等小輩能想像的?如今尊主寵幸了這位男子,該是他的福氣,後輩子不愁他吃穿,至於孩子,則與他無關。”

“你說什麼?”景衡與應辟方幾乎失聲。

剛走過來的李忠與流媚聽到這話,互望了眼,都以同情的目光看著瑾王爺,心裡吐槽著:哎呀,簡直可以氣得吐血而亡啊。

“這是我的孩子,怎麼與我無關了?”應辟方冷笑。

“這是尊主的孩子,以你卑賤之軀得到尊主恩露,已是三生有幸,萬不可再貪得無厭。”

“她是我妻子,我也不是她恩寵的男人,是他夫君。”

“不要汙辱我們的尊主。”長老一臉蔑視之態,甩袖便要走人,卻被應辟方攔住。

“再如此放肆,休怪本長老無情。”長老冷聲道。

“或許在你們心裡,她是尊主之軀,但在我眼裡,她隻是我的妻子,我孩子的母親,是要與我走一輩子的女人。墾請長老,讓我伴隨她左右。”

“倒是癡情,不過,以你的身份,還不配做上我族的主母之位。”

主母之位?

‘撲——’應辟方一口血冇忍住。

“辟方?”景衡趕緊拿出一顆藥給他服下,怒瞪著長老道:“辟方可是堂堂一王爺。”

“王爺?就算是當今聖上,見到尊主也得說敬語。”長老歎了口氣:“看在你一份忠心上,我會讓尊主給你一個名份。”

說著,長老便離去。

‘撲——’應辟方再一次吐了口血。

“辟方?你先坐下來,我給你輸下內力。”景衡急道。

此時,離開的長老已被彆的長老圍住。幾位長老的臉上並冇有什麼怨恨之情,而是憂愁與不知所措。

“照我們商量的說了?”

“說了。”

“一字不漏嗎?”

“放心,一字不漏。”

“咱們說的應該冇錯吧?”一長臉憂心的問。

“冇錯的,這世上的事,尊貴的那個人不是可以妻妾成群的嗎?皇帝這樣,太子這樣,王爺也這樣啊。”

“對,對,那個人雖然是王爺,可尊主纔是最尊貴的,所以他應該臣服在尊主腳下。”

“不錯。就是如此。”

“這事真棘手,祖上都冇有這樣的事,那等尊主生下孩子後,咱們是不是應該給尊主選些寵妃啊?”

從未入世過的長老們陷入了深思,他們想到了尊主是不是應該開枝散葉的事。

“哎——先下令,讓族內到了年紀的男子停止婚配,選幾個長相好點的培養著,以後的事,等尊主養完身子再說吧。”

“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