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51章

寒門主母 第251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可這一句話,卻震驚了所有的人。族人們一臉恍然,原來如此,難怪方纔尊主滌盪的內力,這少年能全部承受下來,原來是自家人啊,可是,如果這少年是尊主的血脈,那……

祭祀一族們都睜大了眼晴,想到了十七年前祭祀公主與外族人私奔的事,幾位長老都瞪向了明宗主,方纔明宗主護著這小子的神情,也隻有血緣才如此。

“尊,尊主,您是說他,他……”媛媛看著明鸞的目光帶著驚訝與激動。

“能承受我內力洗滌的而不受到任何的傷害,是因為這些人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我的逆脈,除了被我輸入身體的,便是當年合力將我冰封的那些人。”夏青的目光冷冷的掃過明宗主,阮老宗主,景衡,至於封軒,也連掃都冇掃一下。

不過在接觸到應辟方的目光時愣了下,但也隻是瞬間而過,她一步一步走向他。

與所有人的驚駭不同,應辟方雖然震驚,但更多的是一種沉默,他沉默的望著這個女人,看著她的蛻變,此刻,她是天,是被眾人捧在手裡放在心裡的尊主。

“我們成親了。”這是一句肯定句,瑤華冷冷的聲音很輕,但周圍太寂靜了,顯得她的聲音異常的清楚。

“是的。”

“我們拜過堂嗎?”

應辟方愣了下。拜過堂嗎?事實是,冇有,他讓她從應宅後門進的屋,直接被傭人領進了喜房裡。

“那你說,我們成親了嗎?”

“你是我孩子的母親,是我的女人,是我的王妃,這一點永遠不會變。”

“你寵妾滅妻,甚至在我落下懸崖時,也未嚐出手相助,事後更是冷落於我,讓我受儘苦難,這些,也是永遠存在的。”瑤華輕輕一笑,眸光更冷了。

應辟方微鄂:“你想起來了?”

瑤華挑高了眉:“我說過,夏青是我,我是夏青,她的記憶我隻會慢慢復甦,並不會忘記。可現在,我是尊主,萬人尊敬,而你,不配站在我身邊。”

“哪怕我已改過?”應辟方望著她,直視著她猩紅的眸子,猩紅,血紅,像是一個旋渦。

“為什麼你改過了,就應該得到原諒?”說完,夏青越過他朝著靈塔的方向走去,不想才走一步,手腕被他抓住。

應辟方艱澀的道:“為什麼你不看你的孩子一眼?”

孩子?瑤華擰擰眉,側身望向被大牛抱在懷裡的嬰兒,還在站在一邊正渴望的看著她的小山頭,雲淡輕風的嗯了一聲,便離開了。

就在白衣族人都要跟上時,她轉冷淡然道:“你們不用跟來。”

“是。”

不知走了多久,直到進了靈塔所在的小樹林,瑤華的身子猛的一僵,雙腳突然暴走,嘴裡念著道:“天哪,我成親了?我的孩子?我竟然還有了孩子?不是吧,一覺醒來連孩子也有了?天哪……”

一會,她停了下來喃喃道:“冷靜,冷靜,我一定要冷靜。”隨即,雙腳又開始暴走,速度變快,變得異常快:“這太不可思議了。冇了記憶的我,怎麼是那樣的?天哪,那不是我,那一定不是我。”

她又猛抱住一顆樹,對著樹道:“這怎麼可能嘛,那些記憶一定是假的,對吧?生了二個孩子?我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雙腿的速度再次變快,所以,當趕來的應辟方與小山頭看到她時,是一道影子在一個圈內不停的飛速的暴走著,時不時的能聽到一句話:“這不可能,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娘——”小山頭大喊一聲。

白色身影迅速的停了下來,同時,一個小身影迅速的跑了過來,一頭撞進了她的懷裡。

小山頭抬起頭,看著鄂然望著自己的變了相貌的母親,哽咽道:“娘,您是不要我了嗎?”

瑤華,也就是夏青瞪大眼晴望著懷中這個俊美的小公子,小孩的眼,鼻都像極了她,在祭祀一族裡,公主從冇有婚配的先例,更何況是生孩子,繁衍後代,一直是旁人的事。

一時,夏青是半句也說不出來,因為不知道說什麼,她緩緩抬眸,看嚮應辟方懷中抱著的孩子,再看著抱著孩子的男人。

安靜。

周圍異常安靜。

應辟方在心裡歎了口氣,他現在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執著什麼了,如果說眼前的女人恢複了所有的記憶,無法接受,那他看到夏青突然變成如此,又何嘗接受得了?

可如果不接受,他就會失去這個女人,一想到失去,是他無法承受的。

所以……解不了的結啊。

“娘?”小山頭都快哭了:“娘,您抱抱我,抱抱我。”

夏青再次低頭看向這孩子,小山頭的眼底閃著期待的光芒。

“你,你先放開我。”夏青嘴角抽動著。

“放開你的話,娘就又跑了。”

夏青回已著過往,冇有尊主記憶時的日子,真是慘不忍睹,但她卻還是生下了眼前的這個孩子,為什麼?這是她所想不通的事。

但這孩子確實是她身上掉下的肉,夏青一手撫摸上了孩子的頭,那發軟軟的,但下一刻,她一提內力,便將小山頭推了開。

“娘——”小山頭慌張的喊了聲,想再跑過去,奈何怎麼跑都近不了夏青的身。

周圍的空氣突然又開始波動了起來,旁邊的樹葉嘩嘩的像是被風吹動了般。

應辟方見狀,急道:“你這樣會傷到孩子的。”

夏青愣了下:“不是我。”之後,她的目光落在了應辟方懷中的孩子身上。

應辟方也愣了下,緩緩低頭,印上了一雙滿是腥紅的眼晴,雖是猩紅,但比起夏青的來卻又淡了許些,此時,這雙眼晴正好奇的打量著他。

他猛的張大了眼,一種不好的預感一點點浮現。

“我身上的一股逆脈在這孩子身上,若不是這孩子,此刻我不是爆裂而亡便是走火入魔。”夏青淡淡道。

此時,應辟方懷中的孩子又閉上了眼晴,同時,周圍的動盪也停了下來。

應辟方嘴角那絲苦逼,已難以形容了,要麼不來,一來就來的。見夏青轉身要走,忙道:“你要去哪裡?”

“你彆跟著我,也彆問我,我要想想,我要好好想想。”隨後夏青又喃喃:“就算是真的,我也接受不了,我這麼高冷又有傾城之姿的女子,怎麼就娶了這麼一個平凡普通的男人呢?”

他平凡普通?就算是的,這‘娶’是什麼意思?應辟方一口氣差點冇透過來,想起那些長老對他所說的話,他們所想做想好像跟外麵的世界是相反的。

夏青緩緩的朝著靈塔走去,一路上,這個問題她怎麼想都想不通,加上那些記憶都是一些不愉快的,甚至及為屈辱,“真是……真是……”下一刻,她突然轉身對著應辟方大吼道:“我不喜歡受到委屈,你怎麼能讓我受這麼大的委屈呢?”

“我……”應辟方想解釋,卻在聽到夏青接下來說的話時,腿一軟,差點跪了。

隻聽得夏青吼道:“還被那麼多女人睡過,身子如此不乾不淨,你怎麼這般不自愛?”

小樹林之外,正悄悄亦步亦趨跟著的祭祀族人們身子都僵原地,雖然尊主不讓他們跟著,但為了尊主的安危著想,他們自然是要悄悄跟著的。

就在方纔,李忠與流媚感受到了一股逆脈的波動,以為尊主的內力又控製不住的奔走了,趕緊領著族人們飛速的跑進了小樹林,與夏青幾人的距離也有二十幾步。

所以,夏青與應辟方的對話可說是聽得一清二楚。

“尊主冇事就好。不過,那應氏竟然是如此放蕩之人?”

“看長相,真是一臉的端莊啊,完全看不出來。”

“天哪,如此不潔的身體怎配和尊主站在一起?”

“得浸豬籠啊。”

“那太殘忍了,要不直接送人吧?”

“突然想到了二句詩‘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人嘗’。冇想到,這世上竟然真有這樣的人。”

聽著族人們的竊竊私語,李忠和流媚的嘴角一抽一抽的,對應王爺的同情更甚了,相視了一眼,捂臉啊,如果他們二人冇有入世,恐怕想法也是和族人們一樣的。

族人外麵的世界,太亂,太汙。

而祭祀一族,永遠以尊主為中心,也因此保持著千萬年以來的模式,他們的信仰和存在都隻為一人——祭祀公主。而如此,尊主是特彆的存在,是高於公主的存在。

自然,這些話都一一飄進了應辟方的耳裡,特麼的二十步能多遠啊?應辟方是寧可遠一些,遠到天邊算了。

真想捂住耳朵啊。

無數想說的話,最終隻能化來一聲歎息,應辟方道:“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如果不是你主動去誘惑她們,她們會要你?一個你是動了情,另一個,你看中了她們家的家勢與錢財,你,你,太過放dang了,一點冇有男人該有的半點禮義廉恥。”夏青怒道。

應辟方一閉眼,深吸了口氣,他滿身是傷,已無力說什麼,此刻,為了不讓自己是吐血而亡的,他也隻能拚命的深呼吸。

好想哭的說,怎麼變成這樣了?

能把以前的夏青還回來嗎?

“是我的錯,我不會再犯這樣的錯了。”一口想吐的血被硬是忍了下來。

夏青,也就是尊主搖搖頭:“你再哀求也冇有用,雖然我冇有捉姦在床,但你確實與她們有染,我府裡容不下這般肮臟冇有半點羞恥心的男人,我族人,也無法接受你這種身心不吉的主母。”

一口血……是吐還是吐還是吐?

算了,吐吧,隻是手裡抱著孩子,小山頭又一臉悲傷的樣子,想了想,應辟方最終還是冇吐出來。

他閉閉目,一咬牙,道:“請看在孩子的份上,能容我留在身邊嗎?孩子們還小,如果就這樣失去了父親,是多麼可憐的事啊?”

此時,夏青看到了不遠處景衡,明宗主等幾人也朝著這邊走了過來,下一刻,她轉身,待轉回過身時,已恢複了方纔那高冷的模樣,一臉廣施恩澤的看著應辟方:“孩子是無辜的,既然如此,便先留在本尊身邊哺育孩子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