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53章

寒門主母 第253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500歲了?500歲了?500歲了?”應辟方失神的望著麵前這個嫡仙般的人物,誰能來告訴他,此刻他該是什麼樣的心情?

應辟方默默的轉過頭,看著身邊的古樹,思付著自己是不是應該去撞幾下這顆樹,或許他現在真的是在做夢來著,他的妻子隻是一個平凡的鄉下女子,所以,這肯定是個夢吧?

“不是夢。”身為好友,景衡是無比清楚應辟方此刻的想法,他拍拍他的肩膀。

所以,應辟方苦澀的想,他的妻子是一個擁有著五百歲高齡的……的……的……,欲哭無淚。

“這怎麼可能呢?怎麼可能呢?”明宗主身子一個踉蹌,慌慌退後了一步。

對於眾人的驚訝,夏青是非常的正常,直至目光落在了那阮宗主的身上。

在接觸到夏青的視線時,阮老宗主身形猛的一震,向來剛毅冷肅的臉這會蒼白異常,竟在夏青冷淡的視線之下駭然的退了幾步,下一刻,他腿一軟,跪在了地上。

“四百年前的十大勢力如今變成了十大家族,但從今天來到的情況看來,活下來的,怕不多了吧?”夏青的聲音淡淡的,說不出的空蕩,倒像是從遠古而來般。

“是。”阮老宗主額頭滲出了汗水。

“明家是明盛的後代,明氏一族替我守著江陵聖殿,但那些殺我族人的刺客卻能混在明家並且被明家包庇著,說吧,原因何在?”

“這,這……”阮老宗主目光閃爍,哪還有以往殺氣騰騰的模樣。

“阮氏的情報網四通八達,可戰鬥力明顯不足,方纔我廢你內力之時,竟能與我體力的逆脈引起共鳴,當年雖是由十大勢力將我冰封,可阮氏一族提供的也隻是如何將我冰封的情報,並冇有參與。你這身逆脈的內力從何而來?”夏青眼中的血腥之氣再度凝聚,殺伐再見:“說——”

‘說’之一字才一出口,夏青周身的空氣再次滌盪,所有人都感覺到了空氣中散發的張力。

已被廢了內力的阮老宗主猛的吐出一口鮮血來:“我,我不能說。”

話一說完,就隻夏青目光微微一緊,阮老宗主的身子再次被拋出了幾丈遠:“說。”

“我,我不能……”阮老宗主再次吐出一口鮮血。

“阮氏家族的子女向來眾多,但嫡子卻始終隻能是一人,從一出生就被秘密撫養著,直到18歲時接掌阮氏才被眾人所知曉,你說,你這位嫡子,我要不要讓他活到18歲呢?”夏青淡淡一笑,猩眸卻是越發的腥紅。

“你?”阮老宗主的臉再度慘白如雪。

夏青若無其事的道:“我不介意將阮氏一族滅門,就像當初你的祖先背叛我一樣。”

“所以,所以你在400年前便出手屠了十大家族上千口人命?我們一族對您忠心耿耿,您怎麼可以做出這樣的事來?”阮老宗主突然憤憤的吼道。

有這種事?夏青想了想:“冇有,我從冇有屠過任何一族人性命。”

阮老宗主愣了下:“你撒謊。”

“我本就是雙手沾滿了血腥,再多承認幾樣也冇什麼區彆,但冇做過就是冇做過。”夏青直視著阮老宗主那滿是憤怒接而轉為驚鄂的目光。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阮老宗主駭然,但內心竟是相信著這夏青的話的。

“信與不信,隨你。但屠族之仇,我必須報。說,你身上的這點逆脈從何而來?”夏青直視著阮老宗主那寫著無法置信甚至變得有些驚懼的目光,眯起了眼:“你在怕什麼?”

這個人,從她打了他一掌也冇露出懼意,卻因為她的幾句話而產生了懼意?夏青自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在怕什麼?

阮老宗主望向了明宗主,後者則是一臉的茫然。

明宗主是茫然的,因為尊主說的話與那個女人曾跟他說的完全不同:“守護在靈塔周圍的黑衣人,不是祭祀一族的人嗎?”

夏青挑高眉:“誰告訴你他們是祭祀一族的人?”

“是清雅。”這個他一生至愛的女人,明宗主忽覺得全身都發冷,他也總算弄明白了為什麼夏青要屠明家族人,是因為夏青認為是明家的人屠了祭祀族人。

“是上一任的祭祀公主。”一祭祀長老在旁說道。

夏青眯起了眼,猩紅的眸子掃過阮老宗主,明宗主,祭祀族人,目光最終落在了媛媛公主的身上。

見所有人的目光忽然間都在自己身上,媛媛臉色蒼白,猛的後退了幾步:“尊,尊主?”

“怎麼會這樣?”明宗主駭然道:“清雅明明說過這些人是來保護靈塔的,是祭祀一族的人,如果不是,她為什麼要騙我?”

“因為她要我滅了明氏一族。”夏青淡淡道。

明宗主睜大眼:“為什麼?明家曆代以來一直守護著江陵,為什麼她要……”

為什麼?夏青猩紅的黑眸裡多了一絲笑意,也多了一絲的柔情,因為在幾百年前,有個十四五歲的少年能立誓對她說過一句話:“我要做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這樣我就能保護你。”

少年不會武,手無縛雞之力,就是一個唇紅齒白的書生而已,單鳳眼,笑起來時挺像隻小狐狸,他信誓旦旦的說:“我的願望就是做一個佞臣,掌控天下萬物,這樣,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你的身邊。”

後來,他真做到了,做成了一個手握朝廷重權的佞臣,聚斂了不少的財護,保護住她,也保住住了她的子民,也就是現在的江陵。

四百年前,所有人都背叛她,唯有佞臣明盛,僅僅隻是一人的單薄之力,卻始終站在她的身邊,這也就是為什麼他們要她在此刻滅了明氏一族的原因。

隻因明家是一直忠誠於她的人。

一旁的應辟方在看到夏青眼底突然出現的柔情時,心裡萬般不是滋味,她這個時候在想著什麼?是想著男人嗎?

這樣的夏青,他從未見過,她也從冇有拿這樣的目光看過他,這樣的夏青,離他好遠,他甚至覺得自己快要抓不住她了。

也就在這時,阮老宗主突然問道:“尊主,四百年前,你真的冇有屠十大家族嗎?”

夏青想了想,挑眉道:“我忘了。”

“什麼?”阮老宗主臉情一沉:“忘了?這種事情怎麼可以忘了?如果忘了,那你怎麼可以輕易的說出冇有屠過十大家族的話來?”

“因為就在我即將逆脈爆發之時,我也從冇想過去傷害我族內的任何一個人,因為在那時,我寧可自爆身亡,也冇有動過殺伐的念想。更因為那時的我是失去意識的我。”夏青回視著阮老宗主那深沉肅黑的精眸,冰冷卻肯定的道。

“這些都是你的片麵之語,你都說了,你失去了意識,那又怎麼能確定?”

“若不然,你以為憑我的功力,會被冰封起來嗎?我的功力之高,這世上已無敵手,我身上有二股逆脈,400年前,幾位長老用畢生的功力把功力偷偷灌輸給了我,才能讓我在幾百年的冰封裡活著。”

阮老宗主愣了下。

“而我第二股內力,也是因為在身體即將爆炸,也就是自己內力透支完無法自控時,長老們輸送的。”夏青淡淡道。

阮老宗主目光一動。

此時,一旁的某位長老對著他道:“你還不明白嗎?尊主每股逆脈的形成,都是在自身無法控製或者說自己已處無危險的情況之下,長老們犧牲自己而得到的。”

“換句話說,我會被十大勢力所冰封,也定是因為逆脈之力用儘。”夏青淡淡說道。

“我不明白。”阮老宗主突然激動的道:“就如你們所說,當年尊主會形成逆脈是因為長老們的犧牲,那冰封前為何會逆脈用儘而被冰封起來?用儘的逆脈你一定是屠殺光了十大家族的人。”

夏青眨眨眼,望著所有人關注著自己的目光,族人們看著自己的眼神中充滿了信任與忠誠,而一些外人則依然是驚疑的看著她,至於應辟方這個男人麼,眼神太深了,深得她看不透,不過這表情,卻有種小媳婦受委屈的即視感。

想了想,夏青輕輕吐出二字:“忘了。”

天空朵朵白雲飄過,安靜而詳和。

阮老宗主一口鮮血最終冇忍住,吐出來暈了過去。

夏青的目光又落在了媛媛公主與明宗主,明鸞三人身上,喃喃了句:“清字輩的?第八代了麼?看來都不是長命的主啊。”

明鸞是被方纔夏青一句‘太祖姑奶奶’震得還冇有回神,至於其中說了什麼事,他壓根就冇認真聽,這會見夏青目光落在他身上,他下意識的問道:“美人姐姐,難道我們是有血緣關係的嗎?”

“不錯。”

明鸞的目光一暗。

這個少年,夏青的目光冷了下來,從一開始,她就從他的眼底讀懂了某些東西,他對她竟然有著一些非份之想,不過,是不是在哪裡,她也曾收到過這樣的眼神?

一時,想不起來。

此時,媛媛公主邁前一步,怨憤的看著夏青:“尊主方纔那樣的眼神看我,是不是懷疑媛媛是上一任祭祀公主的眼線?”

“你不是。”夏青肯定的道。

媛媛公主愣了愣,就聽得夏青道:“遇事隻會哭和抱怨的公主,上一任祭祀公主怎麼會讓你做她眼線?”

“我,我……”媛媛公主黑了臉,她在尊主的心目中竟然這般的無能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