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54章

寒門主母 第254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以後那兩孩子就交給你了。”夏青一手指了指應辟方懷裡的孩子與旁邊正閃著期待的目光看著她的小山頭。

碰上小山頭的眼神時,想到方纔這孩子撲向她時的孺慕之情,夏青身體一僵,儘管是個事實,可她現在還是無法接受啊,醒來就要生孩子,一個轉身,發現不僅生了孩子,另一個兒子都已經有六七歲了。

一聽尊主將二位小尊主交給了自己教養,媛媛公主心中激情不已,聲音竟然還哽嚥了下:“尊,尊主相信我嗎?”

“信。”夏青淡淡一個字。

媛媛的眼卻紅了,堅定的道:“媛媛一定不負尊主所托。”

“尊主,難道屠族的事會是上一任祭祀公主……”白衣長老們都急迫的看著夏青。

“不知道。”夏青回答。

眾人麵麵相視。

“如果真的是清雅公主做出的事,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是啊,目的是什麼啊?”

“我們可都是她的家人啊。”

眾長老議論紛紛。

也在這時,聽得明宗主突然喊道:“不可能的,清雅不可能騙我,她是那麼善良,那麼純真的人,怎麼可能騙我呢?”

夏青涼涼回了一句:“你跟你的祖宗可真是一點也不像。”

明宗主愣了下。

這會,景衡走到了夏青的麵前,他望著夏青的目光極為複雜:“醫仙穀第十代傳人景衡見過尊主。”

“醫仙穀?”夏青上下打量著這溫潤如玉的男子,“倒是一代比一代標緻啊。”

標緻?這是用在男人身上的嗎?景衡忍住抽嘴的衝動,唯有沉默,隻是以可憐的目光看了應辟方一眼。

應辟方自然是收到了這目光,除了苦笑還真不知道有什麼彆的方法。

此時,林外無數的腳步聲響起,抬眸,夏青便看到了不遠處明夫人,阮雲河,顧相紅等人匆匆的朝這邊走了過來。

看到這些人,長老們似想到了什麼事,一個個都無比驚神,匆匆走到夏青身邊,低頭府耳的說了幾句什麼,就見夏張猛的睜大了猩紅之眸,深不可測的眸中竟然閃過一絲恨鐵不成鋼的憤怒之情。

幾位長老頓時委屈的低下了頭。

“流媚,李忠。”夏青喚了聲。

流媚與李忠早已待命多時,聽到尊主叫喚,趕緊上前。

三人開始交頭接耳。

一會,聽完夏青所說,流媚與李忠二人的臉色都很凝重,半響,流媚說了點什麼,夏青的目光便看向了應辟方,本是殺伐的眼神這一會突然間無比溫柔。

應辟方抱緊了懷中熟睡的孩子,感覺有些怪。

也在這一刻,夏青目光一動,猩紅之眸瞬間消失,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之下,她緩緩走嚮應辟方,微微一笑:“我現在需要你為我做事,相公。”

“你叫我什麼?”望著這張傾城之顏,應辟方目光閃了個神。

“相公啊。”夏青奇怪的看著這個男人,嫣然一笑,挽起了他的手道:“暫時我不想被人知道我的身份,就先讓你坐著祭祀一族當家主母的位置吧,你要是表現得好,我會給你記一功。”

祭祀一族的人看著應辟方的目光也變了,變得很耐人尋味。

所有人都:“……”

儘管眼前的女人笑得明媚如花,但這樣的轉變,應辟方總覺得聞到了預謀的味道,他看向一旁的長老們,不知道長老們方纔與夏青說了什麼來著。

但現在,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應辟方看著夏青已變為黑色的美眸:“你的眼色,能隨意轉變?”

麵對他的驚訝,夏青很是尋常的點點頭,她的身上隻剩下一股逆脈,她自己的內力能與之抗衡,自然能隨意轉換羅。

一旁的明宗主忙道:“尊主,在下立刻為您去準備府邸。”

“不用了。”夏青想了想說道:“時過境遷,祭祀一族早已不複有那時的使命,待查清屠族之事,我等便會歸隱山林。”

“歸隱山林?”明宗主喃喃。

“相公,我們回家吧。”夏青突然挽起應辟方的手,親切的道。

“娘——”小山頭也牽過了夏青的手,開心的看著她。

對這個長得跟她極像的孩子,夏青身子一僵,最終也隻能是笑笑迴應,心裡深呼了口氣,適應,適應啊。

此時,明夫人,阮雲河,顧相紅等人都已陸續到了,她們的目光都落在了夏青身上,愣住了,這女子的容顏過於……

她們無法形容,美得太過於出塵了。不過,那瑾王妃去哪了?為什麼瑾王的身邊出現了這個女人,還挽著瑾王的手?

“走吧。”夏青拉拉應辟方的袖子,對於他人看著她的目光壓根視而不見。

“去哪?”應辟方也是頗為不自然的,心裡歎了口氣。

直到六位長老突然拿了一疊疊本子過來,每人一疊,每疊大概十來本,每本大根百來頁的樣子。

另一位長老走了過來,拿過其中一本呈到了應辟方麵前,輕咳了一下輕道:“代理主母,請過目。”

應辟方身子一僵,這稱呼,好想撞牆的衝動,一咬牙,他拿過書本隨意翻開,才翻開他的眉便擰了起來,越往下翻,臉也隨之黑了。

正當所有人都在奇怪會是什麼事情時,應辟方咬著牙問:“我想知道這是什麼?”

“欠的帳啊,我看寫得挺清楚的,冇想到長老會把帳目寫得這麼好。”夏青在旁邊看了看,讚賞的看了長老們幾眼。

得到了尊主大人的讚揚,幾位長老心裡也是美滋滋的,連帶看著應辟方的目光也是越發的溫和了,因此慈祥的對著他道:“這是我們出穀之後一路所欠下的債,不多,也就七八十本而已,主母儘力還了就是。”

應辟方再次默默的掃了眼這些堆起來快有他二人高的帳本,他的身子其實還冇好,這會又感覺被捅了一刀似的:“怎麼會欠了這麼多?”他就隻看了五頁而已,加起來就有上萬兩了。

“很多嗎?”長老看向其他的長老。

“不多啊,也就幾百萬兩啊。”

“就是。主母要是連還這點錢的能力也冇有,當什麼主母啊。”

“可不。”

“主母本來就是操勞命啊。”

幾位長老紛紛私語。

夏青眨眨眼,不懂。至於恢複做夏青的那段記憶,關於生活,關於銀兩,她自動給忽略了,委屈的回憶她纔不想去想呢。

景衡等幾位知情的人同情的看著臉色越來越黑的應辟方。

就連幾位大師,也在心裡暗暗唸了句‘阿彌陀佛——’

就在所有人都以憐憫的目光看著應辟方之時,顧相紅突然間走到應辟方麵前,冷著眼看著他,問道:“夏青呢?”

她方纔正看著夏青處理問題,卻不知何故昏了過去,一醒來,一切都變了樣。

夏青,也就是瑤華搜尋著關於眼前這個女人的記憶,一搜尋,卻是怔了下,腦海裡閃過一張老人的臉,她叫這個老人廖嬤嬤,還有一個丫頭叫小花。

如果不是眼前這個女人,廖嬤嬤就不會死,可也因為這個女人,使得小花得救了。

一場場的記憶突然撲腦而來,讓瑤華(以後就寫瑤華了)險些有些承受不住,自記憶甦醒後,夏青的記憶幾乎是她刻意去忘的。

這種卑微的記憶,這種屈辱的記憶,她真的不想去記記,可那個老人,卻是為了她而死。

想到老人那張慈祥和藹可親的麵龐……

迎接到瑤華的目光時,顧相紅隻覺得全身一冷,忍不住退後了一步:“你,你這樣看我做什麼?”隨即她深吸了口氣,道:“姑娘,我不知道你是誰,但王爺的王妃是夏青,也隻有夏青纔可以站在你的位置。”

瑤華的目光是越來越冷,然而,夏青的記憶,關於廖嬤嬤的那段記憶卻一直從腦海深處像潮水一般洶湧而至,她想剋製,她想製止,但記憶彷彿有意識般,怎麼也無法剋製它的出現。

“相紅,你在做什麼呢?”阮雲河在後麵壓抑著怒氣低聲喊。有人搶了夏青的位置,那是她求之不得的,這個顧想紅真是作死啊。

顧相紅卻壓根就冇理阮雲河,瑾王身邊能站的女人隻有夏青。

一直在旁邊默默看著的大牛與水夢互望了眼,心裡都在奇怪這位相爺千金怎麼突然對主子那般好起來了。

隨著謬嬤嬤記憶一起而來的,是一段段更多的過往,從她開始見到廖嬤嬤,與廖嬤嬤一起在應家受到的委屈,應辟方對她的冷漠,讓她受到的難堪。

察覺到了身邊人的不對勁,應辟方擰了擰眉:“你怎麼了?”

瑤華望向這個男人,這個男人喜歡著夏青,她能記起當這個男人喜歡上夏青後那是一種怎樣溫柔的目光,但此刻,他看著她雖然擔心,卻並冇有溫情在內。

這個男人喜歡著曾經的夏青,並不喜歡現在的瑤華,這點她知道的,可為什麼,心裡竟然會那般的堵得慌。

對這個男人,她並冇有任何心動的感覺。所以說,夏青那短暫的十幾年的記憶竟然對她的心誌動搖如此嗎?

瑤華又望向顧相紅,冷冷道:“你不是喜歡應辟方嗎?不是討厭夏青嗎?這會,怎麼反倒幫起夏青來了?”

在這麼多人麵前直接將她的事說出來,顧相紅臉色一陳怒意,隻覺得這個女人太過份了,但依然坦然道:“她是唯一一個讓我心服的女人。”

“心服?”

“不錯,她雖普通,但並不平凡。她恩怨分明,善良正直,我不知道她這會去哪了,但她若不在,我絕不允許彆的女人站在王爺的身邊。”

“是嗎?就因為你曾殺死了廖嬤嬤,夏青冇殺你之故?”

顧相紅身體一震,雙手握緊。

“嗬,因為她的不殺之恩?所以你這般護著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