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55章

寒門主母 第255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不是,”在這個漂亮得不像凡人的女人麵前,她突感覺到一點兒的自卑,可當了相爺千金這麼多年,也不是白當的,顧相紅挺直了背,直視著瑤華:“我原先也是排斥討厭她的,可她身上就是有種魄力,能讓人去喜歡。”

“是這樣嗎?”瑤華看嚮應辟方,不想卻在應辟方眼底看到了一抹柔情,儘管很快消失,但那絲柔情確實是在麵前這個女人提起夏青時出現的,不過當他的目光再觸及到她時,那股柔情也消失了。

應辟方隻是冷淡點點頭。

瑤華又看向了大牛,水夢,李忠,流媚,雖然隻是一瞥,但她明顯感覺到大牛和水夢望著眼前這個女人的神情可親了幾分,至於李忠與流媚,在接觸到她目光時,慌然低下了頭。

夏青是她,她就是夏青,可夏青活得這般委屈,竟然還能受這麼多人的喜歡,瑤華挑高眉,還真覺著奇怪了。

不過夏青的事,她並不想去她,那些俗事對她來說可有可無,根本就冇有必要去糾結,隻是對著應辟方道:“我們回京吧。”

不想這顧相紅又攔在了麵前,這次她是望著應辟方,怒的道:“王爺,夏青人呢?你把她怎麼樣了?”

“多事。”瑤華眉心微擰,正要揮掌之時卻被應辟方擋下。

她看向他,他也正看著她,應辟方沉聲道:“不要再傷人了,當初顧小姐雖有錯,但夏青也並有遷怒於她。”

瑤華漠然道:“她擋著我的路了。”

“擋你路的人就要承受你的怒氣嗎?”

“她不承受我的怒氣,便是我承受她的糾纏,她糾纏就是對的?”瑤華奇道。

“我冇有糾纏。”顧相紅急道:“我隻想知道夏青在哪裡。”

“不要總在我麵前提夏青。”瑤華臉陡沉。

李忠與流媚心中暗叫一聲糟糕,隻因身體裡的內力突然有了變化,他們身上同樣有尊主的逆脈,因此能感受到尊主的喜怒哀樂,內力波動太大的話,表示尊主體內的逆脈之力又要爆發了。

“顧小姐,”流媚上前一步拉開了顧相紅,忙說道:“王妃她已經先行回京了。”

“不可能,她方纔還在那邊幫人接生的。”顧相紅奇道。

“是真的。”流媚心中焦急。

“我不信,王爺還在這裡,她的孩子還在這裡,她怎麼可能獨自回去?”顧相紅甩開了流媚拉著她的手,又走到了應辟方麵前,眼底已盛怒:“王爺,你到底把夏青怎麼樣了?”

“我就是夏青。”瑤華挑高眉,冷冷的直視著這個女人變得鄂然的臉。

顧相紅還冇有開口,阮雲河卻突然尖聲道:“你說什麼?你怎麼可能是夏青?”

也就在這時,林中突然衝進了無數的禦林軍,將周圍速度的包圍,一道尖細的嗓門響起:“皇上駕到——”

所有人都望向樹林中出現的那道明黃的略微肥胖的身影。

皇帝自一進林目光就四處搜尋,在看到媛媛公主時,臉上欣喜萬分:“媛媛,朕可算找到你了。”說著,激動的走了向一臉厭惡看著他的祭祀公主媛媛。

若是往常,媛媛公主早已怕得不行,但這會,她隻是厭惡的看著這個皇帝,想到自己十幾年來在皇宮中度過的屈辱的日子,眼底冒出了怒氣。

就在皇帝要走近媛媛公主時,幾名祭祀家族的劍士已攔在了皇帝麵前,其中一人喝道:“請不要近公主的身,有事請在離公主十步之外說話。”

皇帝愣了下,看著這二人,眼底的興奮更濃了:“你們都是祭祀家族的人?”

“是。”

皇帝眼晴一亮,看著周圍這些祭祀一族的人,整張臉都是抑製不住的激動:“朕終於找到你們了,終於找到你們了,朕的國家有救了,有救了。”

祭祀一族的人互望著彼此,一臉奇怪。

聽得皇帝又道:“我要娶祭祀公主,你們快把祭祀公主嫁給我吧。”

“住嘴,你……”媛媛公主氣得臉色發白,這個皇帝真是不知羞恥,竟然敢在尊主麵前這般大言不慚。

“放肆。”祭祀一族的人一個個都麵色帶怒。

“這不是很正常嗎?隻有朕娶了媛媛,朕的江山才能永固啊,得祭祀公主者得天下,前幾年,朕若不是顧忌媛媛還小,早就封她為後了。”皇帝急切的道。

“皇上,你從哪裡聽來這說法的?”一長老走了過來,奇道。

所有祭祀族人都納悶的看著眼前這個皇帝,經過幾百年的時間,在他們眼中,皇帝隻是人間的王者,但與他們已冇多大乾係。

而且眼前的皇帝與他們所知道的那些大能者形象差異也太大了,一時尊敬不起來,再者,他還說想要娶他們的公主,真是癡人說夢。

“這不是一直流傳著的嗎?”皇帝急切的目光裡閃過一絲癡欲,野心,還有貪婪,不過畢竟是皇者,自小的貴氣,掩飾的極好。

“胡說。公主是象征,是純潔和平的存在,豈是能容人覬覦的?”長老怒道。

一聽長老這般說,皇帝眼中也有了不快,“朕是天下之主,想要……”驀的,他聲音一頓,目光停留在了瑤華的臉上,不算大的眼晴緩緩睜大,露出了驚豔之色。

瑤華隻是眨眨眼,漠然的望著緩緩朝她走近的皇帝,可惜,皇帝這次連走近都不可能,很快就被長老們強行推開了。

皇帝也冇生氣,隻是呆呆的看著夏青:“如此傾世之貌的女子,就連朕生平也是第一次見啊。”

“四百多年來,換了幾朝?”瑤華也隻是掃了皇帝一眼,就看向一旁的長老。

“二朝。”

“四百年前,一朝便是800年,現在倒好,連200年也冇有。這樣的庸才,就算擁有了我們祭祀一族又有何用?竟然還覬覦公主之身,簡直荒唐。”瑤華冷冷道。

“如此絕色,必然是要成為朕的女人的。”皇帝眼中的貪婪陡現,伸手就要去碰瑤華,可不等他伸手,就見應辟方臉一沉,一掌已打向了他,速度比起長老們還快了些,但僅僅是一掌,積蓄的體力已不行了,他隻得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保護皇上。”禦林軍迅速的衝了過來,隻可惜不待他們衝過來,祭祀一族的人已將瑤華等人護在了中間。

“應辟方,你好大的膽。”皇帝冇料到應辟方會對自己出手,眼底閃過殺意,對這個因為叛亂而不得不給出王爺之位的應家,他早就想除去了。

局麵開始變得亂,各家勢力也罷了,如今連皇族也出現,且這禦林軍的陳勢頗大,顯然,皇帝是有備而來。

“將祭祀公主與這個女人全部給朕帶回宮裡去。”皇帝一聲令下,禦林軍紛紛拿出了兵器,且從外麵又再次奔進了無數的禦林軍來。

瞬間,祭祀一族的人也紛紛拿出了劍。

刀兵相向,兵器的碰撞聲不絕於耳。

“明宗主,”阮老宗主走到了一旁擰著眉的明宗主身邊,輕問道:“你要幫著誰?當今皇帝雖然庸碌無為,但好歹是九五至尊,這祭祀一族就算神威名在,可也隻是名存實亡。那什麼尊主,就算擁有逆脈又如何?總歸是要用儘的,且看她突然依附著瑾王的模樣,那什麼帳目也隻是虛幌一槍,在我看來,定是內力已用儘。”

明宗主目光動了動。

阮老宗主又看向一直望著瑤華看的封軒,冷笑道:“瑞王,這個女人可不是你能沾得了的,你若想要這個女人,唯一的辦法就是不擇手段。”

“不擇手段?”封軒喃喃。

“阮老宗主,”明宗主突然道:“尊主說了,四百年前她並冇有屠殺十大勢力,對此,你就冇有任何疑慮嗎?”

阮老宗主冷哼一聲:“疑慮?能有什麼疑慮?她自己都忘了那件事,再者,你也看到她的破壞力了。逆脈,永遠隻有破壞力。這世上,誰我都可以信,唯這個女人信不得。”

看著明宗主這憂慮的模樣,阮老宗主再一次冷哼了聲:“明宗主,數百年前,我們阮家與明家可是相互扶持的,如今雖冇這般親厚,但也是能彼此信任的人吧。”

明宗主隻是凝重的看著混亂場麵中的瑤華,此時此刻,麵對這麼多禦林軍的壓陳,她隻是掛著冷冷的淺笑,這絲淺笑中甚至還帶著一絲殘忍的血腥氣息。

“明宗主,”阮老宗主又道:“難道你還想再次看到這個女人大屠殺嗎?難道你還想四百年前的悲劇再次發生嗎?”

明宗主握緊了雙拳,也就在這時,他看到了瑤華的目光緩緩看向了他,她的目光黑如雨夜星空,太黑,太黑了,如果說那雙血腥之眸讓人懼怕,這雙黑眸,則讓人打從心眼底發怵。

是幫,還是滅?明宗主隻覺得矛盾重重。

“當然要幫著美人姐姐了。”一旁聽著的明鸞見父親如此猶豫,氣得一把推開了阮老宗主,怒道:“爹,你忘了祖訓嗎?忘了您一直在找著姐姐嗎?”

“可我們要的並不是殺戮,而是安穩。”阮老宗主介麵道:“明少主,你還年輕,不知道這個女人一旦起了殺伐之心,那場麵的可怕。”

“四百年前的那場屠殺,血流成河,到現在,也隻是有那麼一個概念而已,”明宗主看著阮老宗主,目光裡有了深思:“我很想知道,為何阮老宗主說起這事時,會有這般大的體會?是不是有人一直在你的耳邊提起?”

阮老宗主愣了下,隨即嗬嗬一笑,隻是這笑多少有些僵硬:“明宗主多慮了,我也隻是祖訓而已。”

也就在這時,一股內力突然滌盪開來,這一瞬間,幾乎所有人都看向了夏青,然而,夏青的黑眸並冇有變成猩紅,相反,她也是鄂然的看著眼前的上百名禦林軍,不,是禦林軍其中的一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