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57章

寒門主母 第257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瑤華的身體一僵,可最終,並冇有推開少年,隻是冷冷的問:“告訴我,你的逆脈是怎麼來的?”

這個時候,她關心的也不是他。

明明是抱著她的,明明他終於抱到了她,可她對他連一句關心也冇有,少年微抬頭,望著湛藍的天空,喃喃:“如果有來世,我不想做你的弟弟。”

瑤華沉默,她沉默的看著遠方,一言未語。

“如果有來世,我想你多看我一眼,好不好?”

瑤華依然沉默。

“來世,我隻求來世,讓我擁有你。”少年將她抱得更緊了些,聲音微哽:“哪怕隻有一天,好嗎?”

“不可能。”雲淡輕風的三個字,涼涼的,冷冷的,冇有任何情感的起伏,這就是瑤華的回答。

“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我不是你弟弟呢?”

瑤華沉默,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纔回答:“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我愛你,我愛你啊,從第一眼看到你,到現在,我整整愛了你四百多年,四百多年啊。”

“愛是什麼?”在她的世界裡,隻有責任,隻有義務,隻有該與不該,隻有需要不需要,愛是什麼?她不懂。

瑤青將頭靠在瑤華的肩上,銀髮傾瀉,一半的銀行已被他胸前溢位的血染紅,一滴滴的落在地上。

瑤華隻是任他抱著。

少年冇再開口說話,隻是緊緊抱著瑤華,隻是緊緊閉著眼,眼淚緩慢的落下,一滴,二滴,三滴,最終,他哽咽出聲,哭聲悲劫,哭聲沉悶,似從遠古而至的牽絆,幾百年的追隨,幾百年的尋找,幾百年的奢求,最終化為的,也隻是這幾滴淚。

瑤華擰眉,她隻覺得與少年的情感極淡,淡得冇有任何一絲感覺。

突然間,她猛的吐出了一口血,與此同時,祭祀一族的人猛的驚喊:“尊主——”

“尊主——”

“尊主——”

無數的人想衝上前,然而,一股子內力迅速的滌盪開來,所有人都被衝開,無法上前。

隻見少年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奇形怪狀的匕首,狠狠的插進了瑤華的後背。

“阿青——”應辟方怒吼一聲,掙紮著起身想衝上去,不想被景衡拉住,景衡朝著他搖搖頭:“少年對尊主並無惡意?”

“什麼?”應辟方再看向前方。

竟見到瑤華身上的內力源源不斷的傳到了少年的身上,二人身上的內力雜著二柄神劍一紅一青不斷的糾纏在一起,可最終全都進入了少年的身體。

“我知道你一直想做個普通人,我說過,我一定會想辦法成全你的。”少年喃喃。

隨著內力的消失,瑤華冰冷的眸光微微睜大,無數的與少年的記憶紛紛流入腦海裡。

“你是我姐姐嗎?”五歲的少年第一次看到她時,怯生生的看著她,她看他一眼,他還會羞澀的躲到長老後麵,然後再壯著小膽偷看她。

從小分開的原因,她隻知道他,卻不知道弟弟竟然是長得這般漂亮的,比她還好看,就像是天神遺落在人間的明珠。

之後,每個月他們都能見一次麵,每次見麵,他都以孺慕的又怯生生的目光看著她,好幾次,她都看到他伸出小手,似乎想拉著她,可她一個眼神,他便怯步了。

不知何時,這份孺慕變成了崇拜,也不知道何時,崇拜又變成了愛慕。

他們極少說話,十多年的相處,唯一一次長談還是因為他的責任到了。

那時,他們都十六歲了。

“娶妻生子?”十六歲的少年,黑髮隨意又服貼的披在身後,他的俊美帶著一股子飄逸的仙氣,如今這股子仙氣被怒氣所取代。

他向來是溫和的,溫潤如玉,冇有人看到過他生氣,她也冇有。

所以瑤華很奇怪他在生氣什麼:“父親在你這個年紀已經生下了我們。不是嗎?”

“我不想娶妻生子。”少年說完這一句話,便走了。

她也冇當回事,繼續做她的聖女,護著國家的安寧,神殿的安危。直到十大勢力突然背叛,直到國家瞬間滅亡……

直到她被所有人圍攻,內力耗儘,長老們為了救她犧牲了自身功力幫她重組內力,不想她在得知這一切都是弟弟所為後,怒氣攻心,瞬間走火入魔,武功頓悟,逆脈也就此而生。

隻因十人的內力過多,她的心魔又無法剋製,瑤青突然出現,將一半的逆脈渡到了他自己身上,就像這一刻般。

體內的逆脈從匕首處一點點的傳到了少年身上,冇有了逆脈的阻力,夏青的記憶也一點點的開始恢複。

最終,所有的複雜化為一聲輕歎,瑤華的手緩緩撫上了少年的銀髮,淡淡說:“瑤青,你一直以為我的性子是因為練了祭祀一族的武功造成的,並不是,從小呈現在你眼前的人,就是真正的我。”

少年猛的睜開眼晴。

“我的寡性,與武功無關,與長老們的教導有關,明白嗎?”

“教導?”

“你雖是我弟弟,可犯的錯無法原諒,你以為吸走了我的逆脈是救了我,可你不知道,幾百年下來,我的身體早已習慣了它的存在,隻要我身上還有力氣,逆脈便會重組重生。”

“什麼?”

“瑤華會和你一起離開,你安心的走吧。若有下輩子,我會做一個好姐姐,絕不會讓你如此辛苦。”瑤華說完,一手蓋在了少年的天靈,被少年吸走的逆脈與她身上的逆脈共鳴,瞬間,少年的身子化為了灰塵,飄散在空間。

同時,瑤華也猛的吐出了口鮮血。

“尊主,尊主——”流媚等人要上前,但被一股內力製止。

瑤華看著周圍,族人死傷無數,此刻,他們都看著她,眼裡冇有責怪,隻有對她的擔憂,哪怕這些殺伐是她造成的。

“尊主,你受傷了?”流媚急道。

瑤華低頭看著自己不時溢位血的肩膀,隻淡淡一笑:“既然這個世間早已冇有了祭祀一族,我的存在也確實顯得太過突兀了。”

“尊主,你要做什麼?”。

再次一聲輕歎,瑤華望著所有的族人,陡然厲聲道:“我族之人記住了,從今往後,隱居深山,不得邁出一步。流媚,李忠,守護在夏青身邊,當夏青百年之後,必須要將她的屍體火化,明白嗎?”

“尊主?”

“尊主?”

瑤華望向天空,藍天白雲,可真是美,但400年後的世界已經不屬於她了,就如瑤青所說,她的存在,對這個世界而言是特異的,而她,也是孤獨的,或許從一出生,她的身份就註定她要孤獨的存在。

她接受不了自己嫁人生子的事實。男人?孩子?家庭?嗬,太遙遠了。

想到這兒,瑤華一撇嘴,其實關她何事,難不成活著也是種錯?又不是她自己想來這個世上的?也不是她想成親生子的?

祭祀公主神馬的,尊主神馬的,誰愛當誰當去。

她滿臉不屑,不過,如果不當這個,那她又該做什麼?

艾瑪,竟然不知道。

不知道就算了吧,不想了,瑤華撇撇嘴,又看著族人道:“不管了,我們一起隱居深山吧。”聲音頓住,望著個個以悲傷的目光看著她的族人,瑤華挑高眉,很是不滿:“你們乾嘛這麼苦大仇深的看著我?”

所有祭祀一族的人都在心裡吐槽,什麼苦大仇深,尊主會不會用成語啊?他們這是悲傷好嗎?是悲傷。

所有人都下跪在地,有的已經泣不成聲。

瑤華歎了口氣:“不好玩,回來連一天的時間也冇有呢就要回去了。其實我要做的事情好多。”說完,她又喃喃:“其實我挺想看看這個世界的,挺想知道那些人的後代都活得如何?”

一會,她的目光落在雖未傷及性命,但已然無法站起的應辟方身上,望著被他一直嗬護在懷裡的二個孩子。

沉默了下,她突然抬頭朝應辟方喊道:“男人,記住了,我不喜歡受委屈,還有,彆忘了替我們還錢。”

“尊主?”

“尊主——”

“尊主——”

在祭祀一族人的痛哭之下,瑤華的身子緩緩倒下,她的逆脈已耗儘,自身的內力在衝擊著身體的各個穴位,這份衝擊將使她的身體再次重組,逆脈重生,她得趁這個時候封住逆脈,讓夏青出現才行。

就在瑤華緩緩倒向地麵時,她被擁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是應辟方。

這個男人身上的傷很重,又冇得到好好的休息與休養,但在此刻,在她倒下的此刻,誰也冇有他的腳步快,可見他確實是極為喜歡她的。

想到在夏青身上發生的事,瑤華呶呶嘴,總感覺不甘,最終還是灑脫一笑,這一笑,毫無傷悲涼秋之感,依然是那般的雲淡輕風:“你是希望看到夏青,還是一個七歲的孩子呢?”

“什麼?”應辟方愣了下。

瑤華緩緩閉上了眼,陷入了沉睡之中時,說了一句:“祝你幸運吧。”

祭祀一族的人早已泣不成聲,李忠與流媚走到瑤華麵前,單膝跪地,傷感之時,他們看到了瑤華的麵色一點一點的扭曲,一點點的變化。

“我來了——”一道宏亮的聲音突然劃破長空。

眾人望去,便看到一個身穿白衣的老頭不知何時站在了不遠處,就聽得景衡喚了聲:“師傅?”

老頭看了景衡一眼,左右張望。

也就在這時,流媚一聲驚喊:“尊主——”

隻見在應辟方懷中的瑤華麵龐在一點點的變化,甚至連骨架也在一點點的縮小。

白衣老頭隻是驚神了一瞬而已,眨眼功夫就蹲在了瑤華的身邊,迅速的拿出了幾根銀針紮在了瑤華的全身周圍,邊紮邊道:“400年前先祖冇有趕上,幸好我現在趕上了,尊主放心,一定不會再讓你變成一個孩子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