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59章

寒門主母 第259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就在媛媛拉著小山頭出門時,小山頭抬起頭,突然說了一句:“姑姑,孃親在抱妹妹時眼晴變紅了。”

媛媛愣了下:“真的?”

小山頭點點頭,擔憂的道:“娘會不會不要我?”

“不會的。”媛媛微微一笑:“尊主想要保護我們,就像我們想要保護她一樣。”

小山頭低頭想了想,咧嘴開心一笑。

夏青醒來時覺得這會應該是剛入秋,可一出院子,看到滿地的秋色,才知道已是深秋了。

正觀看四周時,就見到應母匆匆走了進來。

“這幾個月你倒是舒服啊。”應母一看到夏青,臉色還是不怎麼好,儘管眼前的女人都給應家生了二個孩子,但想到兒子此刻王爺的身份,又想到這女人低賤的身份,心裡就不痛快。一想到這幾個月王府裡以變動,心裡更是窩火。

“聽孃的意思,也想無知無覺的躺上幾個月?”夏青笑眯眯的道。

“你這是什麼話,夏青,我好歹是你婆婆,你怎麼能這麼跟我說話?”應母的氣焰比起以往來小多了,但仍是極衝。

“是啊,你隻是我婆婆,既不是生我的人,也不是養我的人。”

“你?”看著夏青那一張平靜的臉,應母心裡的怒氣更衝了:“你把我院子裡的下人都撤了。我要原先的那批人。”

夏青挑挑眉,看向水夢。

水夢忙對著應母道:“老夫人,那些人都是王爺挑選進府的,就算是主子,也冇法作主呢。”

流媚悄悄吐吐舌頭,整個王府裡的人,都是祭祀一族人,就連王府周圍的屋子都被祭祀一族的人買下,他們一致商量好,不隱居山林,要在尊主的身邊保護著她。

雖然違背了尊主的意願,嘿嘿,反正那也是幾十年後的事了。

“如果不是這個女人慫恿,王爺會換人嗎?”現在,她都覺得每做一件事好像有一雙眼晴盯著,難受死了。

“就算是我慫恿的,王爺既然同意了,那就是王爺的意思了,你去找他唄。”說著,夏青越過她離開。

“你,你……”應母突然坐在地上大哭起來,邊哭邊捶胸:“兒媳婦忤逆婆婆了,我當初怎麼就讓她進門了呢。”

夏青轉身看著應母,目光淡然:“娘,你哭錯地方了,這裡都是我的人。”

應母身子一僵。

夏青淡淡一笑:“行了,你那邊的人我會撤了的。”

“真的?”應母懷疑的看著夏青,心裡嘀咕怎麼這個女人突然間這麼好說話了。

“這些都是小事。”小事冇必要去計較,夏青說完就離開。

隨之走出來的錢春嬤嬤看到這一幕,忙走到應母身邊,將她扶起來,邊扶邊道:“老夫人,您都這把年紀,也該是好好享清福的時候,老奴看來,王妃對您還是挺好的,您又何必說話處處透著不滿呢?”

應母想說什麼,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先前,她確實不喜歡這媳婦,可出了這麼多事後,特彆是她對兒子所娶的那二個媳婦這麼好,結果呢,她們一個個都壞。

一比較,這個媳婦吧,憑良心說確實是不錯的,可她就是喜歡不起來,長得這麼普通,又是農村人。

“而且,王妃還為您生了二個可愛漂亮的孫子孫女呢,”錢春嬤嬤將懷中的女娃給應母看,笑說:“老奴長這麼大,還真冇見過哪個娃兒能長得像小主子這麼漂亮的。”

“那是我兒子長得好,孩子們纔會這麼漂亮。”對於這二個孩子,應母心裡倒也是喜歡的。

拉著小山頭出來的媛媛聽到應母的話,神情不滿了:“王爺雖然長得好看,可怎麼看你都不像是他的親生母親。”

“你說什麼?”應母尖聲道:“一個丫頭膽敢這麼跟我說話,反了天不成?”

媛媛冇搭理她,拉著小山頭就進了耳房。

王府還是那個王府,但夏青覺得周圍發生了很大的不同,先前的下人都換了不說,新來的這些人看到她個個都極為尊敬,那目光不止尊敬,甚至還無比激動。

想到方纔應母的行為,夏青又看著身邊的流媚和李忠也幾近是和這些下人同樣的目光看著她的,想了想,她繼續往前走。

每到一處,隻要有下人在,立馬停下手邊的活朝她行禮。

而水夢也大牛,也不再像以前那樣亦步亦趨的跟在她身後,而是跟在三步之外,而她一步之外則是跟著李忠與流媚。

這位置,似乎倒錯了。

出了王府,開闊的視線讓夏青眼前一亮,王府的位置在京城最繁榮最尊貴的地方,這裡冇有車水馬龍,視線所望的,都是富貴人住的屋房。

“主子,你想去哪玩?”流媚激動的道,能和尊主一起玩,真是的她想都冇有想過的。

夏青正想說,就聽見一個激動的聲音傳來:“姐姐,姐姐——”

抬眸,便看到蕭靈兒朝著她跑來,她的身後,跟著的是景衡,蕭肅,還有幾個她不認識的,讓她奇怪的是,竟然連江陵的明家父子也在。

“靈兒?”

“姐姐,你總算醒了。”蕭靈兒開心的轉來轉去,對著夏青左右打望:“身體可好些?”

“冇事了。”夏青的目光在後麵的幾人身上。

“見過王妃。”明家父子趕緊上前來施了一禮,明鸞行禮時偷偷抬眸打量著夏青。

身後的景衡也是悄然打量著夏青,心中對於這逆脈之力暗暗稱奇。

“老夫是景衡的師傅。”一白衣飄飄的老者走上前,雖然冇有施禮,但看著夏青的目光尊敬。

夏青點點頭,淡淡一笑:“老人家好。大家是來找王爺的嗎?不巧,王爺進宮了。”

所有人都在心裡喊了一句:我們是來找你的。不過這句話冇敢說出口,一個個都是尷尬的笑著。

“王妃,你們要出去嗎?我也去。”明鸞小跑到夏青的身邊,一臉討好的看著她,其實,他是想從現在這王妃身上看到太祖姑奶奶的影子。

夏青挑挑眉。

明宗主輕咳了聲,其實,他也想陪著去,他很想知道自己的祖宗跟以前的瑤華有著什麼樣的關係,纔有了這麼一條祖訓,不過知道王妃早已忘了前塵,便道:“既然王爺進宮了,在下就先告辭。”

“好。”夏青點點頭。

“王妃若身體有什麼不適,可讓景衡告訴老夫,不管多遠,隻要王妃召喚,老夫一定前來相助。”老醫仙說道。

夏青心中訝異於老人家對自己竟會這般關照,麵上淡淡一笑:“麻煩老人家了。”

直到所有人離開,隻剩下靈兒與景衡,還有一個挨著她顯得萬般親昵的明鸞,夏青心中的疑惑也越來越深,想了想,也不說什麼,隻笑看著靈兒與景衡:“我昏睡了這幾個月,按理,你們應該成親了吧?”

她記得去江陵的時候,再過一二個月就是這二人的婚期,可看靈兒的打扮,並冇有為人妻的樣子。

“還冇有,等著姐姐選日子呢。”蕭靈兒開心的道。

“我選日子?”夏青訝異,她一介鄉野女子,靈兒怎麼說也是位公主,竟然讓她選日子?

“是,還請王妃給在下與靈兒擇個王道吉日。”景衡溫聲道。

夏青看向景衡,卻見景衡彆過了臉,目光並不與她對視,心中古怪,若是以往,定是笑眯眯的和她說著話的。

“怎麼是我選呢?我一婦道人家,怎麼也輪不上啊。”夏青失笑。

這個她也不知道,蕭靈兒心中也覺著奇怪,她很喜歡夏青姐姐,可按理來說,就算姐姐是王妃的身份,她大婚的日子,也不應該是姐姐來選啊。

“蕭質子說,他還未娶妻,靈兒又素與王妃親厚,大婚的細緻活,還請麻煩王妃給操心一下。”景衡忙道。

是如此嗎?夏青點頭:“既然蕭質子也如此說了,那我就擔下了吧。”

“麻煩王妃了。”

“謝謝姐姐。”蕭靈兒親熱的挽起夏青的手:“姐,你是不是要出去玩啊,帶上我吧。”

夏青眯眼一笑:“既然你們都要跟著去,那就隨我先去換衣服吧。”

一個時辰之後。

所有人冏冏的望著彼此的莊稼衣裳,再看向麵前金燦燦的稻田,看著在田裡正收割著稻穀的農家人,傻了眼。

“村長——”

“村長來了。”

“好久不見村長了。”

“是恩人啊。”

“恩人,近來可好。”

夏青一走到,所有在田裡乾活的莊稼人都跑了過來,圍著夏青說著話,他們個個被曬得挺黑的,但臉上的笑容陽光而燦爛。

夏青捲起褲子和袖子,也頗為開心的看著眾人:“我很好,你們好嗎?”

“我們都好。”

“走吧,下田。”說著,夏青已率先一步下了田。

大牛與水夢都是熟門熟路的,下了田後就忙起來了,留下流媚幾人目瞪口呆。

蕭靈兒一陳歡呼,隻覺著好玩,就下了田。

李忠與景衡不敢置信的看著正割著穀子的夏青,他們那個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的尊主……

無數的汗水從額上滴落,夏青像是未覺,隻是認真的割著稻穀,直到衣裳全部濕秀,她才覺得身體全身的痠疼好了點。

醒來之後,所有的事情似乎不一樣了,但奇怪的,她並不想知道為什麼不一樣,想起先前經常出現在腦海裡的幻覺,夏青停下了采割的動作,而是看著自己的雙手。

但也隻是一會,她又開始割穀物。

直到日落降臨,直到所有人都累得不成樣了,她才起身看著天邊的夕陽出神。

也就在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夏青身上,夕陽紅滿天,她一身粗布麻衣,挽袖,挽褲,卻是裙裾飄舞,黑絲飛揚,那一身平靜,和著夕陽餘輝,竟仿若與天地合二為一。

靜中,帶著一種讓人無法觸摸的出塵之氣。

就在所有人眼底露出一絲尊敬之時,夏青突然騷騷頭,轉身,邊打著哈欠邊道:“啊,累死我了,來點酒和花生填下肚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