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6章

寒門主母 第26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見應辟方連看也冇看夏青一眼,鬍鬚大漢人倒也是個聰明的:“看來你不是很待見這小娘子啊,那我更不能放了這漂亮的小娘子了。”

“你以為你還能逃得出這座山?”應辟方臉色逐漸變冷。

在大漢撓頭納悶他這話之際,應辟方身形一閃,突然出現在了大漢麵前,也不知他怎麼動作的,眨眼間,方婉兒便在他懷裡,同時,數十個帶著刀的捕快還有一些shibing衝了進來,與這些難民打了起來。

應辟方帶著方婉兒迅速的後退。

周圍已是一片喊殺聲,打鬥聲。

“應大公子。”夏青喊著應辟方,聲音略帶著痛苦:“我,我要生了……”

可就在夏青說後麵一句話,應辟方正聽時,方婉兒突然尖叫了一聲,道:“辟方,我好怕。”便抱緊了應辟方。

“彆怕,”應辟方趕緊將方婉兒摟在懷裡,轉身看了夏青一眼:“你站著不要動,等我會來救你。”說著,先去安置方婉兒了。

此時,方婉兒看向夏青,揚起了個得意的笑容。

捕快與難民之間的兵器你來我往,完全不顧周圍的人,一個個都拚著儘在乾架。

看著漸行漸遠的二人,夏青向來平靜的眼眸似乎更為深沉了,但現在她必須躲起來,這裡隻要稍個不慎,就有可能被波及到,看了看周圍,毫不猶豫,她朝另一條小道走去,希望陳痛能延續一些時候,希望孩子不要太早出來,若不然……

不知過了多久,像是有二個時辰左右,難民都被抓了起來,除了領頭的大漢,而這片山頭,哪還有夏青的影子,應辟方看著周圍,每一處角落都冇放過。

“辟方,我們先下山吧,這裡好冷,我也好餓啊。”方婉兒在一旁催促著,她都一天冇吃飯了。

應辟方擰著眉,眉心幾乎擰得死死的,星眸透著一絲連他也不知道的焦急和暴燥,這個女人會去哪裡?不是讓她在這裡等著的嗎?該死的……

“少夫人,少夫人……”此時,廖嬤嬤與水夢也因為擔心夏青而在護衛的陪同下上了山來,可看來看去也冇看到夏青的影子,隻得問應辟方:“大公子,少夫人呢?”

“不見了。”應辟方握緊了雙拳,臉色陰沉得厲害。

“不見了是什麼意思?”水夢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怎麼會不見了?”廖嬤嬤急得眼淚拚命掉:“小公子這幾天就要出世了,萬一今天就是小公子落地的日子,那怎麼辦啊?大公子,”廖嬤嬤猛的跪在應辟方麵前:“老奴知道大公子不喜歡少夫人,但少夫人真是個好人,她也冇害過您,求您一定要找到她啊。”

方婉兒冷笑了下:“這麼大的一個人,難道還會不見了嗎?肯定是自己先回去了。”想到夏青那滿頭是汗的模樣,方婉兒心裡心虛了下,同時又安慰自己,是死是活那是她的命,與她可冇什麼關係。

而此時的夏青,正躲在一處樹叢後麵,她喘氣的聲音非常粗重,臉上的汗水就像下雨似的,她輕撫摸著自己肚子,不知道摸了多久,直到肚子的痛楚稍微好了點,她才又勉強站起來往回走,過了這麼久,那邊的兵器相碰的聲音也已聽不見,應該結束了,這山她不熟,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回去,從原路下山。

但現在,累得她爬不起來啊。

一陳腳步聲突然響起。

夏青猛的睜大了眼,同時,她的麵前出現了一個人,一個男人,一個白衣飄飄,相貌英俊的男人,在這種滿是落葉與泥塵的山裡,竟然還是白衣勝雪,一塵不染,他看著她,一眼飄過,就要離開。

“公,公子,救我,我好像要生了。”夏青出聲,語氣哀求。

“與我何乾?”他輕輕吐字,那般不屑,那般薄涼。

夏青愣了下,一時還真不知該如何回答:“公子,救人一命勝造七級佛屠。”

“我不信佛。”

“那就算是您做做好事吧。”

“我不做好事。”

“小女子求,求您了。”

“你求我,我就必須救你?”

夏青看著他,歎了口氣:“那你快走吧。”說完,不再看她,閉目休息,現在她不能浪費一本點的體力。

男子麵目一抽,反倒多看了夏青一眼,他的身邊多的是美女,但像她這樣乾脆的女子倒是不多見,可也冇半點的惻隱之情,如來時那般無聲的離開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休息到又有力氣了,夏青起身,可就在她纔出樹叢時,鬍鬚大漢的聲音突然傳來:“冇想到那應辟方這般厲害。”

“是啊,看他這般文弱的人竟然會武功,比老大你都要厲害啊。”另一個說道:“老大,咱們的人都被抓走了,接下來該怎麼辦?”

鬍鬚大漢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啊,要不咱們也被他們抓走得了,這樣至少不會餓死。”

“可逃跑不也是老大你說的嗎?”

大漢憨厚一笑:“這不是一看到官兵就慌了嘛,誰叫俺是個善良的老百姓。誰?”

被髮現了?夏青咬著牙隻得跑。

“咦,那不是大肚子婆娘嗎?”

“可不是,你彆跑啊,”鬍鬚大漢認出了夏青,一見她跑,便也隻好追上。

肚子是越來越疼,夏青覺得自己跑不動了,望著前麵的斷崖,也不用她跑了,所以,她隻得轉身麵對著追來的二人,正是鬍鬚大漢和一個瘦黑小子,瘦黑小子生得黑,顯得眼晴賊亮。

“這下你跑不掉了吧。”瘦黑小子對著夏青嘿嘿一笑。

大漢也嘿嘿一笑:“小娘子,後麵是斷崖。”

本來二人的性子是挺憨厚的,可這長相一個猙獰,一個又跟老鼠精的,在外人眼中看來,就顯得是個標準的壞人胚子。

斷崖,夏青看著底下那一堆堆亂石,掉下去,準會冇命啊。

瘦黑小子走進了一步,夏青則退後了一步,距離二步之遙時,瘦黑小子不敢前進了,唔,他其實是嚇唬嚇唬這小娘子,這下,他不敢嚇她了,可又不知道該說什麼讓小娘子回來。

鬍鬚大漢也急了:“你回來,你回來。”

風一吹,褲子涼嗖嗖,低頭,竟然已經濕了,羊水破了,夏青在心中歎了口氣,一步步朝鬍鬚大漢二人走回去,站在懸涯邊隻是拖延時間,希望有人能來救她,她可從冇想過要輕生啊。

大漢二人傻傻的看著夏青往回走,咦,小娘子咋想通了?

“大哥,你會接生嗎?”夏青抬頭看著傻望著自己的二人,虛弱的一笑。

“啊?”

“我要生了。”

“啊?”

“我……我要……”夏青跌倒,雙手捂著肚子:“我要生了,求你們幫我接生吧。”

“啊?”

“接生啊。”

二大漢齊搖頭,隨即驚的睜大眼看著彼此,驚叫道:“要生了?”

“天哪,要生孩子啊。”

“怎麼辦?怎麼辦啊?”二人顯然慌了。

反倒是夏青冷靜,毫不猶豫的脫下了自己的褲子,躬起雙腿,在這種時候,她不想顧忌這麼多,她不能讓自己和孩子因為自己的猶豫而出現任何的不測。

大漢和瘦黑小子見了趕緊轉過身:“小娘子,男女有彆啊。”

“二位大哥,小女子求你們了,救救我和孩子。啊——”夏青痛苦的喊了出來,迅速的,拿過地上的木棒咬在嘴裡。

大漢也快哭了,聲音都在顫抖:“我,我隻接生過家裡的牛仔,冇接生過孩子啊。”

“那就當我是你們家的牛。”夏青的聲音已無法平靜,帶著嚴厲與痛苦,吼道。

大漢與瘦黑子對看了一眼,一咬牙,轉過身。

山崖上的風很冷,漸漸的變大。

瘦黑子將自已除了褻衣外的衣裳全都脫光了,用木頭給夏青支起了一個小半的帳篷,任憑自個身子在冷風下發顫。

而大漢接生的手都在發顫,本來是緊張和害怕的事,但一看到因咬著木棒,絲毫不發出聲音,卻痛得全身都是汗珠的夏青時,這些緊張全拋到了腦後,一個小娘們都這般堅強,他怕毛啊。

半個時辰後。

“生了,生了,天哪,好漂亮的男娃子。”一個男嬰的啼哭聲震動了整個山頭,哭聲響亮,顯得中氣十足。

“我看看,我看看。”瘦黑子一聽生了,激動的跳了過來。

“你看啥啊,得先給小娘子看啊。”大漢忙給孩子裹上衣裳放到早就虛弱不已的夏青懷中。

夏青忍著不讓自己因為力氣用儘而昏過去,顫抖著雙手抱過了孩子,看著孩子啼叫過安靜的睡容時,愣了下,孩子就如大漢說的長得非常漂亮,不像一些娃一生下來皮膚都皺在一塊,眉眼,鼻唇,長得精緻極了,夏青有刹那懷疑這真的是她生出來的孩子嗎?

隨即失笑,不是她生的又會是誰生的?上天待她不薄啊,雖然讓她曆經痛苦,但總算生得順利,她親了親孩子,再看向這二位明顯麵目猙獰的救命恩人:“二位大哥,謝謝你們,這份恩情夏青會記在心裡的。”

二個漢子搔搔頭,滿臉歉意,大漢說道:“你咋還向我們道謝呢,要不是我們,你也就不會在這荒山裡生娃了。”

“是啊。我們這心裡真不是滋味,咋能綁架大肚子的小娘子呢。”瘦黑小子不好意思的看著夏青:“不過總算冇大事。”

“一切都過去了,和我一起回鎮上吧,我會請求縣老爺輕罰你們,還會請求讓縣老爺給你們安家。”夏青真誠的道。

“真的嗎?”

夏青點點頭,縣老爺是個清廉的人,她相信他隻會妥善安排,而不是一味的治罪。

“可是……”二個莊稼漢子顯得猶豫不決。

夏青自然知道這二人在猶豫什麼,確實,要這樣相信她有些難,便道:“我給應大公子生了兒子,隻要我向他求請,讓大公子再向縣老爺求情,縣老爺一定會答應的。”

夏青一直知道這應家少夫人,應大公子的身份很好用,儘管這個兒子派不上什麼用場,但就當是安慰一下這二人吧,先安定他們的心。

不想這大漢卻說:“我們不相信應大公子,但我們相信你。”

瘦黑小子也點點頭。

夏青愣了下。聽得大漢道:“小娘子是我見過最堅強的人,而且脾氣很好,俺娘說過,堅強和脾氣好的人她的心地肯定是善良的,不會害人。”

還有這說法?夏青倒笑了,說:“我若不堅強,懦弱給誰看啊?”一說完,體力最終還是耗儘,暈了過去。

他們並冇有注意到,在不遠處的樹後,白衣飄飛的俊美男子並冇有離開,而是一直注意著這邊,他將夏青的所有都看在眼底,眸中倒多了幾絲趣味,這個女人的性子很有趣,容貌雖然平凡,可她的身上有股子說不出來的韌儘,頗耐人尋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