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63章

寒門主母 第263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你們倆個吃晚膳了嗎?”夏青微笑的看著小山頭和小玉清。還冇等倆個孩子回答,應辟方直接手一個抱起直接都扔給了李忠。然後直接一把摟過還不明所以得夏青吃飯去了。留著一院子的人愕然。

而李忠則是突然被塞進懷裡兩個孩子,顯得有些手足無措。旁邊的流媚也不幫忙,隻是在笑著李忠的笨手笨腳。

“少主,下來,我們去吃點心吧!”正在李忠不知所措的時候,媛媛公主過來幫李忠解了圍。

“走吧,玉清弟弟,我們去吃點心。”被李忠放下來的小山頭直接牽過小玉清的手一起玩耍去了。

“咱們的少主倒也是隨了咱們尊主的性子。”李忠看著牽著小玉清離開的自己少主的背影發出一聲感歎。

“那是自然了,也不看看是誰的孩子。”流媚聽著李忠的話直接回懟了回去,但是這話貌似也得到了祭祀一族其他人的認可。

水夢和錢春婆婆互相看了對方一眼,倆人都看到了對方眼裡的無奈。大牛也就隻是撓撓頭,就趕回了軍營。本來在拌嘴的流媚和李忠看到大牛離開的背影,給周圍的人一個眼神便悄悄地跟上了大牛的腳步。

因為現在的自家主子和王爺更喜歡二個人獨處,所以他們這些下人肯定就不好在哪裡。天色已晚,錢春婆婆過去幫自家主子和王爺準備好床榻,在去看看那些女婢活乾的好不好。水夢則是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間裡拿出小公子的衣服去縫縫補補,順便在給新添的小姐做兩件衣服。

竹苑裡,夏青現在冇有心情和自己麵前的相公來分享什麼,也就顧不上現在自己麵前的這個男人的黑臉。現在的夏青隻想填飽自己的肚子,她吃的極其的歡快,但是應辟方卻隻是一臉黑線的看著自己眼前這個吃的極其開心的女人。

但是畢竟也是他女人,這個女人經曆了大風大浪,曾經幾度以為自己要失去她了,但是現在的無論經曆過什麼,最後兜兜轉轉還是他的女人。應辟方想著想著,自己不知不覺的笑了笑。而這個笑容在夏青的眼裡是不是所以的。

但是夏青現在最關心的還是她的肚子,因為一天冇吃什麼東西了,在這麼一折騰,夏青現在隻想填飽自己的肚子顧不得其他了。

“嗝!”伴隨著一聲不雅的聲音,夏青終於填飽了自己的肚子。她突然想起要給應辟方說的好訊息,肚子太餓加上應辟方之前那麼一鬨,夏青早就忘記了自己還有這麼一個訊息。

“莊輕柔說了,以後莊氏錢莊會和我們合作,供給我們財力。”這一訊息一說出,現在的應辟方直接就是詫異了。因為他不是不知道這莊輕柔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夏青現在這個訊息對他來說他有著很大的疑惑。

“但是這莊輕柔怎麼會突然決定和我們合作?”莊輕柔和封軒合離了的訊息早就傳遍了,應辟方也不是不知道,但是現在莊輕柔突然的請求合作還是讓她有一點點的方,和不知所措。雖說自己也有過招攬莊氏的想法,但是現在的主動合作他還是有點出乎意料的。

夏青就和應辟方講起來今天在宮中遇到莊輕柔的事情。就這樣夏青慢慢的講著,應辟方一臉認真的聽著,倆人的身影在燭光的倒影下顯得十分的幸福與和諧。

天色已晚,下人們都睡了,隻有夏青和王爺還在一個講著,一個聽著。但是似乎還有兩個人冇有睡呢,就是跟蹤大牛出去的李忠和流媚。她倆其實就是很想清楚一下為何在今天所有人都以為尊主丟了,但是唯獨最衷心耿耿的大牛笑了。

他們不是擔心背叛,因為他們信的過大牛的忠誠,但是有些事情不得不防,他們不可再讓尊主收到一絲傷害了。就這樣看著大牛忙完自己手頭的軍務事回到了自己的營帳,他倆就直接跟了進去。

“誰?”大牛好歹也是習武之人,有一絲的風吹草動還是知道的。所以他下意識出口,但是在他說話等我一刹那一把劍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大牛仔細看著這倆人,發現是李忠和流媚,瞬間就全是驚訝。

“你倆這是要乾什麼?”大牛瞬間就愣住了,他本就是一個粗人什麼東西都冇有辦法去說是經過思考一下,現在的大牛隻想知道這把劍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意義是什麼。

“今天,尊主冇有任何的訊息,所有人都在著急和慌亂但是唯獨隻有你,一點不擔心的樣子,反而在笑。”流媚一點一點的給大牛說著。

“俺以為發生什麼事了,原來就是這事啊?”大牛瞬間就釋然了,他以為發生了什麼重大的事情,但是聽現在這意思原來是因為白天的事情啊。

“是這樣的,從恩人出了府門的那一刻開始我就一直派影衛一直跟隨,並且隨時向我報告這訊息,所以我一直都知道恩人的動向和恩人的安全。”現在的大牛一點都不像最開始那個什麼都不懂的粗人。

聽的現在大牛的一分析,李忠和流媚卻是抓到了一個詞語。

“影衛?”李忠和流媚相視了一樣,然後互相看到了詫異。因為他們冇想到自己的尊主這幾年都冇有他們的保護反而生活的也不差。大牛之所以會直接說出來,首先是對他倆的充分信任,因為大牛知道他倆絕對對恩人有著絕對的衷心而且不會背叛。

李忠和流媚瞬間覺得自己這一晚上跟著大牛出來是對的。現在他們到是很佩服起自家的尊主了,雖說身份不一樣了,但是尊主還是尊主,什麼都冇有改變。李忠和流媚突然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什麼?你倆打算幫忙訓練影衛?”大牛聽到李忠和流媚突然提出的請求,一下子就愣在了那裡。雖說確實李忠和流媚一直在保護恩人的人,而且他們的本事確實不錯,大牛也覺得由他們接受訓練的話也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但是現在大牛不敢輕易去做主,“這樣吧,明天我們去找恩人吧!由恩人做主吧!”最後的大牛還是決定這事情要由自己的恩人來決定。李忠和流媚想想也好,省的到時候被尊主懲罰,那可就是吃不了兜著走了。

就這樣他們三個愉快的決定了。大牛見到李忠,直接就留下二人想要痛飲一次。三人相約不醉不歸,就這樣三個人準備痛飲。

這裡夏青和應辟方的故事也講完了,應辟方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夏青直接笑了笑。應辟方看著外麵的月亮意識到現在的天色已晚,便走到夏青身邊,慢慢的抱起她。

應辟方一路直接將夏青抱到了主臥的裡,發現床榻早就被鋪好,心裡小小的誇讚了一下自己娘子身邊的下人,真是機靈。應辟方心情大好的把夏青直接報道了床榻上,夏青累了一天,再加上她的作息一向有著規律,現在的早就過了夏青的規律時間。

她被應辟方報道床鋪上的時候,就很快入眠了。應辟方則是一臉的慌,自己就是出去解了小手然後回來自己的女人就已經睡著了。這睡眠能力也太強了點吧!應辟方黑線。

看著夏青還留著外麵的地方,應辟方看著熟睡中的女人,有著微微的鼾聲,他的目光劃過她蝴蝶微憩般的睫毛,紅潤如海棠唇,最後落在不慎裸露在外的香肩,呼吸一緊,現在應辟方不自主的在夏青的臉頰上印下深深的一個吻。

脫下衣袍,輕輕的進去被窩裡,慢慢的把旁邊這個睡姿不雅的女人慢慢的摟進自己的懷裡。看著自己懷中酣睡的女人,應辟方此時突然覺的現在的場景都是什麼的不真實。不由得手上加重了力道,緊到懷裡的女人不自主的哼了一聲。

應辟方瞬間收回了自己手上的力道,在夏青的唇上輕輕的落下一個吻,抱著懷裡的女人準備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覺。但是熟睡中的夏青直接將雙臂環上了應辟方的腰,並且頭還不自覺的往他的懷裡蹭了蹭。

察覺到夏青的這一動作的應辟方更是開心,帶著笑容閉上眼睛,摟著懷中佳人,安心的進入了夢鄉。

清晨,應老夫人直接推翻了早膳的桌子,因為現在自己的兒子和那個女人冇有來給自己請安不說也不和自己吃早飯了。真是越來越冇有規矩了。不行,她要去教訓一下,都不把自己這個婆婆放在眼裡了。

“抱歉,老夫人,主子和王爺還在睡覺,還請夫人改時在過來。”錢春婆婆一臉客氣的嚮應老夫人委婉的下著逐客令。應老夫人不是不知道這是逐客令,但是就是不服氣,現在就連一個下人都敢對自己這樣了。

現在是無法五天了,完全不把自己這個老夫人放在眼裡了。她現在一定要立自己的微信要不到時候隨便一個丫鬟都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