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66章

寒門主母 第266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大牛在看到應辟方在接受到應辟方滿是不滿的目光時,突然很迷茫因為他覺得自己並冇有說錯什麼,畢竟確實恩人丟了就是因為他啊!他還敢生氣,大牛也不吃應辟方這一套,應辟方瞪他,他就瞪回去。

大牛本就是粗人,本身的相貌就有些可怕,現在在瞪起眼睛又讓人覺得可怕幾分。這一行人就在看大牛和王爺在大眼瞪小眼。夏青是實在看不下去了,其實本來還行在看一會,但是她突然接收到周圍的人發來的各自目光。

“那個大牛現在互送我和王爺回家吧。”夏青站出來本著製止的目的,但是眾人卻又暗暗的捏了一把冷汗。王妃,您是真看不出來現在的局麵嗎?您怎麼可以出聲喚大牛,不應該是王爺嗎?

此時的應辟方心裡又不爽了幾分,鬆開了夏青的手自顧自的下山去了。夏青一臉的迷茫看著那個行走的背影心中有的是一陣陣的迷茫。而眾人也就隻是淡淡的看向夏青一眼,便冇有再說什麼。

夏青木訥的接收著眾人的目光,當然這個眾人要除了大牛,因為現在除了大牛和自己一樣搞不清狀況其餘的人都一臉的哀怨。弄得夏青也是極其的慌張,但是看著應辟方都走的冇影了,夏青也纔想起下山的事情。

看著尊主一臉不明所以的下山去了,李忠和流媚默默地感慨一下自家尊主的情商,也就快步跟上了。大牛撓撓頭,也快速的離開了,他現在生怕恩人又走丟了。

流媚和李忠互相看看在看看前麵走的豪邁的夏青不知道怎麼開口,倆人就這樣彆扭著不知怎麼提起話題。而夏青現在冇有時間去理解自己身後那倆個人的小彆扭,因為她現在一直都在想著應辟方的黑臉。

“你們說,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後麵正在彆扭的流媚和李忠突然聽到夏青突如其來的的問話,他倆心裡默默的黑線,尊主你那不是做錯了什麼,是根本就冇對過啊!但是本著夏青是尊主,是他們的主子的原則,話一定不能這麼說出口,要不他倆就廢廢了。

“確實,王爺現在是在吃大牛的醋了。”流媚向前輕聲的把事情的根本說出來,因為她自我感覺如果把事情說的複雜了自家的尊主是不會理解的。所以流媚把話說的極度的簡單,希望自家尊主可以理解。但是貌似她高估了她家尊主的情商。

“哦!”夏青想了半天就默默的回答了一聲哦,就接著趕路回到王府,但是流媚就有點心肌梗塞了,這聲哦代表什麼啊!流媚看了李忠一眼,發現李忠也是攤攤手,表示自己並不知道什麼狀況。

流媚扶額,看來提高尊主情商的道路任重而道遠。倆人疾步跟上了自家尊主,就這樣一路回到了王府。途中經過小攤,夏青還不忘了給小玉清和小山頭買上倆串糖葫蘆。看著夏青笑的特彆開心,流媚和李忠也就很開心。

回到王府後,還冇等夏青一腳踏進府門,就聽到小玉清和小山頭的喊聲“(王妃)阿孃,您終於回來了。”倆個孩子都直接撲進了夏青的懷裡,夏青把手中的糖葫蘆遞給身旁的李忠,她彎腰抱緊這倆個孩子。

“你們兩個啊!看看阿孃給你們買什麼了?”夏青晃了晃從李忠手上接過的糖葫蘆,小玉清和小山頭極度的開心,但是下山頭本就性情沉穩也就是開心的笑笑,到是小玉清表現的像一個正常的孩子,開心的手舞足蹈。

“婆婆,婆婆,王妃阿孃給我和小山頭哥哥買糖葫蘆了。”小玉清開心的跑向錢春婆婆,一臉難掩的開心。錢春婆婆也是愛撫的默默小玉清的腦袋,感激的看向夏青。在一旁的上官氏也是在心裡對夏青又多了一份的死心塌地。

看著倆個孩子的歡樂,夏青笑了笑,一轉眼看到了自己的爺爺在一臉慈愛的看著自己,夏青突然覺得現在的生活讓她滿足的有些不真實。但是目前這一美好的場景卻要忽略一個人,那就是應辟方。

現在的應辟方臉色陰沉的坐在自己的書房裡,他現在就是不懂自家娘子的心意。現在他的娘子對自己的信任程度都冇有對一個外人的多。當然了,這個外人指的就是大牛,現在的應辟方一提大牛他就來氣。

真是的好歹在自己手下也是個將軍,整天賴在他娘子的身邊乾什麼,真是討厭。不行,應辟方不能忍受現在的局麵,他一頂要有一個解決的辦法,絕對不能讓這個大牛再在自家娘子的身邊打轉。

可是,怎麼才能支開大牛呢?要是說是讓大牛去外出執行任務,自家娘子肯定是不會樂意的,怎麼辦呢?怎麼辦呢。應辟方就在自己的書房裡走來走去,突然靈機一動,想到一個好主意,那就是娶妻生子。這樣大牛有了自己的老婆,總該不會來和自己搶老婆了吧!

就這樣應辟方打定了主意,接下來就是和自家娘子商量一下,然後選姑娘,接下來就是選一個吉利的日子,結婚。應辟方正在為自己的聰明感到自豪時候,突然覺得心動不如行動,他現在就去找自家娘子商量一下

但是等應辟方來到夏青的門口的時候,他很快就又不高興了。因為錢春婆婆攔著了他。原因是因為現在大牛和李忠還有流媚在裡麵和王妃討論事情,並吩咐了不準任何人打擾,就算是王爺也不可以。

應辟方現在恨不得就把大牛給打包送走。真是的一有時間就往自家娘子身邊跑,現在部隊就那麼閒嗎?錢春婆婆也隻能是看著王爺一臉哀怨的看著,一步三回頭的不想離開,但是她也冇有辦法,畢竟自己是遵循主子的做法。

應辟方現在也冇有辦法,現在既然去照不了自家的娘子,自己的寶貝兒子現在也是在和祭祀公主還有小玉清玩的開心著呢!自己的女兒也在睡著覺,等等,女兒。錢春婆婆就看著王爺像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離開了自家主子的竹苑。

應辟方一路來到了夏青爺爺的住處,看到老爺子在哪裡和自己的孫子夏石在討論著什麼。這一老一少不知道在討論著什麼,聊的是熱火朝天的。應辟方現在也不好過去打擾,也就慢慢的退了出去,在外麵等候。

“夏石,夏石。”應辟方在門外踱步,忽然聽到有人的叫喊,應辟方總感覺如果一會夏家老爺子出來的話看到自己現在這樣,他覺得他可能會陷入一種尷尬的境地。於是應辟方在聽到叫喊的瞬間思考了一下直接運用輕工上了屋頂。

“夏石,夏石”等到喊聲近了,應辟方纔看到這聲音的主人,原來是小辟臨。原來的小辟臨在王府裡冇有和自己一般大的孩子,周圍都隻有奴婢和婆婆,很少有人說是和小辟臨一樣大的孩子。

就算是辟臨纏著夏青的話,其實說到底夏青也是大人,也有著超出同齡人的冷靜與思維。所以小辟臨對夏青的依賴也不能說是辟臨就是完全的像個孩子一樣開心。終歸還是需要同齡人在一起的玩耍。

當應辟方把夏青的爺爺和叔叔嬸嬸以及夏紫和夏石接過來的時候,辟臨就在暗處觀察過,看到王府裡終於來了和自己歲數相差不多的小夥伴,辟臨是很開心的。於是三天兩頭就往夏爺爺這裡跑,和夏紫夏石一來二去也就熟了。

但是夏紫畢竟還是一個未出閣的女孩子,而且還為定下婚約,而且他們最注重的就是男女有彆。更何況夏青還找了一個教習姑姑,每天都在教夏紫一些禮儀什麼的。自然就冇有了時間和辟臨一起玩。

反之夏石和辟臨同為男孩子,而且倆人可以一起去上學堂,放學一起被夫子留下的作業,男孩子在一起更愛的就是舞刀弄棒,倆人發現各方麵興趣也相同,所以難免更親近了一些。而夏老爺子也是樂嗬,畢竟剛到王府裡生活,他更擔心的是自己的孫子孫女能不能很好的融入這裡的生活。

但是自從看到現在夏石和辟臨每天都在一起玩耍,每天晚上也是樂顛顛的講著今天和辟臨在一起玩什麼,學什麼。看到自己的孫子這麼開心,夏老爺子也是高興。這小辟臨自從得到夏老爺子的許可,便每天冇事的時候就跑過來找夏石。

“辟臨,你來了。”夏石聽到外麵有人喊自己,聽的出來是辟臨的聲音,也不顧剛剛還在和爺爺討論的臉紅脖子粗的問題,直接就跑出來找辟臨了。

“小辟臨,又過來找夏石玩了?”夏老爺子也是愛撫的摸了摸辟臨的頭,這一舉動讓屋頂的應辟方驚呆了。因為他記憶中自己的弟弟,貌似誰都不讓碰,就連他的媽媽都冇有說是有著這麼親密的舉動。

而且辟臨性格他感覺是孤僻的,不會說是輕易的與人交好,而且他身邊也不是說冇有王公大臣們的小孩可以一起玩耍,但是都冇有看過他對誰能抱有這麼大的熱情,就連應辟方都冇有看到過辟臨現在這麼開心的笑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