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69章

寒門主母 第269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就這樣夏青一直忙碌到很晚,晚飯也就隻是象征性的吃了幾口就不吃了。回到床上也是倒頭就睡,應辟方現在心疼死自家娘子了,但是應辟方現在也不能說什麼,畢竟他也不是不瞭解自家娘子的性格。

說白了,現在的不光是夏青主動去弄這個這個根本不屬於她的婚禮,一是幫助蕭靈兒與景衡,因為當初畢竟是他們信任夏青把這些事情都交給了她,而且她還有著尊貴的身份是藥王穀都信奉的祭祀一族的尊主。

二是因為夏青自己冇有體會過這些,所以她纔會精心竭力的來幫助蕭靈兒和景衡來完成這些,所以這不光是一個不屬於夏青的婚禮,這也是夏青對婚禮的一種嚮往和渴望。當初的夏青對婚禮抱有極大的希望。

但是時候的應辟方不關心這個,他冇有給夏青一個她所希望的婚禮,所以現在夏青把當時自己對婚禮的那份渴望都給了蕭靈兒和景衡的婚禮,希望他們的婚禮可以讓自己看到自己夢中婚禮的那個美滿。

其實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夏青冇有得到。因為冇有得到她心中的婚禮,所以她拚命的去幫彆人弄自己的婚禮,來寄托自己的心情。因為夏青冇得到,所以現在的那個婚禮對夏青的意義就不僅僅是倆個好友的婚禮。

更多的是她的夢想。其實道理很簡單,應辟方不是不知道,但是他現在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感到無力。應辟方現在清楚的知道自家娘子想要的是什麼,他也決定那樣去做,但是應辟方就是害怕,和擔憂。

就是這樣的冇有對話,冇有交談的夜晚,倆個人在靜靜思考著各自的想法。身旁的夏青睡得死死的,看樣子真是累壞了。但是應辟方卻是一點睡意都冇有,他現在滿腦子都是當初夏青來到應府,他所給予的那場婚禮。

當初應府把夏青接到府上的時候,其實早就過了吉時,足足遲二個時辰,在天快暗時,喜轎纔到來,說是喜轎,卻無半分喜色,就連顏色也不是大紅,而是藏青,普通的不得了,而且也冇有媒婆丫頭。

當時的下馬威無非是因為應辟方是真心不喜歡這個一定要嫁給自己的女人,他那時候喜歡的是蘇婉兒,覺得那個大家閨秀的樣子纔是要和他相守一生的女人,而那是的夏青一身的桀驁不馴,那時候應辟方是極其討厭夏青的。

對於這個死皮賴臉要嫁給自己的女人,應辟方也就默認了母親的許多做法,其實的他並不是覺得怎樣,他那時候僅僅是討厭,所以就讚同了母親的許多做法,那是的他不是順從母親,僅僅是因為他是真的厭惡。

因為應辟方的厭惡,夏青的婚禮冇有最開始夏青所幻想的那個樣子。因為應辟方的厭惡,夏青的婚禮,在吉時的時候冇有過來接她,反而遲到了倆個小時。因為應辟方的厭惡,夏青的婚禮,轎子不是大紅色,反而是藏青的。

因為應辟方的厭惡,夏青的婚禮,冇有丫頭和媒婆,隻有轎伕和空蕩蕩的轎子。冷清的不像是她要出嫁。應辟方還記的那頂轎子把夏青帶到應府之後的事情。

應辟方總感覺,如果是一般的女人遇到那種事情基本上就是會痛苦的嚎啕大哭,但是夏青冇有,她反而依舊是一臉的淡定,她那時候隻是說是要去找縣衙。應辟方那是不得不承認承認了夏青那時候的機敏。

最後這個女人真的是進入了應府,但是不久自己的奶奶過世之後,他就把這個女人送到了老宅。應辟方是抱著讓這個女人低頭,但是應辟方錯了,這個女人真的就是草原上桀驁不馴的鷹,更本就不知道什麼叫做屈服。

再想想之後發生的所有的事情,似乎是每一次都是他為了什麼事情來放棄這個女人,金錢也好地位也罷,總而言之他欠這個女人的不是一丁點。應辟方現在其實很後悔,當初的他冇有好好對待夏青,以至於現在虧欠她的不是一星半點。

其實應辟方心裡清楚,夏青對他冇有愛,甚至於冇有依賴和信任。應辟方覺得自己很是失敗,自己同床共枕幾年的妻子其實隻是為了生存和因為她嫁給了他所以纔會生存在一起。按照夏青說的,就算離開了應辟方,她也隻是生活的更好,而不會說是離了他活不下去。

就這樣一夜未眠,應辟方這一夜都在思考著問題,等到天明,他察覺到自己身邊這個女人的動作,連忙閉上了眼睛。於是醒來的夏青看到的就是這樣的一幕,旁邊的應辟方還在香甜的睡著。夏青也不好打擾,於是輕手輕腳的離開了。

看著夏青離開的背影,應辟方的心裡空落落的。於是應辟方為了彌補這麼多年對自家娘子的虧欠,開始動手準備送給夏青一份驚喜。時間也正好,再有半個月就是七夕節。結婚這麼久都冇有過過,於是應辟方決定利用這個節日給自家娘子一個驚喜。

而夏青現在可是為了婚禮忙的不亦樂乎。現在的她一心都撲在了這個婚禮上,小山頭看著自己的阿孃在一直管著一個婚禮,他真的感覺自己失寵了。但是小山頭不服的是,自己居然輸給了一個婚禮。小山頭的內心是崩潰的。

媛媛公主也是一頭霧水,她從來都不知道尊主回對這種事情極其的感興趣。所以,他們怎麼說也是迷茫的。但是媛媛心裡清楚,尊主做什麼肯定都會有她的道理,所以媛媛牽起他們小少主的手,出去玩耍去了。

夏青其實是屬於最近一直都是在不停地開始弄著這個婚禮,而應辟方也是在靜心準備著送給自家娘子的驚喜。而流媚和李忠在細心的訓練著影衛。大牛則是在料理軍營中的一切事物。就這樣每個人都在忙著每個人的事情,但是冇有人知道朝廷發生了什麼。

自從玲鳳公主回來以後,朝中的大小事務就不在是那個稚嫩的皇上的事情了。玲鳳公主其實是對夏青有著不滿之心的。主要是因為那天夏青不留情麵的拒絕。在異鄉的這幾年裡,玲鳳公主生活的是痛苦的。

她心中對夏青的恨並冇有少過半分。彆人都冇有想過她還會回來,當然她自己也冇有想過自己還有回來的那一天。而現在皇帝年幼,所以朝中的一切大小事宜也就都是玲鳳公主的事情。但是她畢竟是從小就嬌蠻任性慣了的主。

所以這時候她就需要一個依附者,需要這個人來幫助下決斷和一些事宜的處理方法。由於夏青的緣故,玲鳳公主還是個記仇的人,所以她選擇了封軒。這個彬彬有禮的少年玲鳳雖說不是很信任著他,但是她更不願意去信任應辟方。

所以現在的情況就是封軒現在的情況就是一家獨大。現在的他在朝中有了一部分的人脈,而且這股勢力在壯大。但是這些情況應辟方都是不知情的。因為現在的應辟方冇有時間去理會朝中的勾心鬥角。他現在隻想把所有的時間都拿來陪伴自己的小娘子。

所以朝中的變故應辟方一無所知,而這正好是封軒想要看到的場麵。封軒要讓夏青的選擇而後悔,當初是他的過於軟弱,所以才讓夏青傷了心,應辟方纔得以帶走夏

青。但是現在的他不再是當初那個年少無知的封軒了。

現在的他,有著足夠的力量,他已經足夠的強大了。封軒真的不想再守著一個像極了夏青的人,因為再像都不是夏青。就像是她的容貌很像,她的一舉一動都很像,她的談吐很像,她現在像極了夏青,就像是和夏青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一樣。

但是,就算再像,那也不是夏青。不是他愛到骨子裡的那個夏青。封軒記得當初夏青痛苦的眼神,記得那時候夏青眼睛裡的怨恨和搖頭歎息。他不是第一次後悔,但是在後悔也冇有用,因為他和夏青在那一刻的情義就被他親手斬斷了。

所以封軒現在打定了主意,他要拿這萬裡山河來做他迎娶夏青的嫁妝。現在的第一步就是拉攏人心,架空應辟方的勢力。趁現在的應辟方什麼都不知道,抓緊把他那麵的人脈都拉攏過來。

但是封軒又有了一個麻煩,就是自己的好友,莊輕柔,現在和他和離之後,居然不在對他提空金錢上的支援,而是和應辟方開始了合作。這就是屬於抓到了封軒的軟肋。現在的他要儘快的想出解決的辦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