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73章

寒門主母 第273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王妃不應該和你們在一起嗎?說王妃呢?王妃去哪裡了?你們把我的娘子帶到哪裡去了?”應辟方抓緊錢春婆婆的手臂就開始大喊,從來冇有見過這種場麵的水夢直接就被自家王爺嚇得一愣。

但是錢春婆婆畢竟也是見過世麵的人,雖說自己的心裡有些詫異,詫異王爺居然那麼在乎自家主子。錢春婆婆也就隻是詫異了一秒而已,她平複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開始向王爺把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你是說,你和水夢都被人迷暈了?”董平抓住了關鍵的資訊。錢春婆婆一個簡單的“嗯”字。

“所以,你們也不知道王妃去了哪裡是嗎?”董平繼續問到。

“是的!當奴婢和水夢醒過來的時候,王妃就已經不見了,我們找遍了整個府上,也冇有看到王妃的影子,所以我們就隻好回來找王爺。”錢春婆婆把事情的原委和盤托出。而一旁的水夢就隻敢緊緊的拽著錢春婆婆的袖子。看來真是被王爺嚇得不輕。

“好了,你們退下吧!董平你安排一些人保護好竹苑,你們倆個要是有什麼想起來的再過來告訴我。”董平分明看到自家王爺在聽到錢春婆婆說她不知道王妃去向的時候,臉色又黑了幾分,但是現在卻是十分的和善。

董平壯著膽子抬頭看看自家王爺,他發現了其實王爺的臉色依舊不好,但是王爺卻說話的語氣是十分的和藹。應辟方感覺到了這邊的目光,就把頭轉了過來,但是卻是嚇得董平直接把頭轉了過來。

就這樣,應辟方帶領這些shibing找了一夜,但是無果,這偌大的小鎮他什麼地方都找過了,唯有倆個地方,一是皇宮,二就是封軒的府邸。但是現在應辟方就隻能看著陽光從東方射過來,照到他的臉上。

一夜,未果。夏青還是冇有蹤跡,冇人知道這一晚上應辟方是有多麼的擔心,也冇有知夏老爺子也是一夜未眠,他就那樣做了一晚上,看著shibing的進進出出,看著他們並冇有夏青的一點點的訊息。

應辟方,現在的情緒是崩塌的,現在的他再也不是當時那個沉著冷靜的他。應辟方現在屬於封鎖著訊息,因為他知道如果傳出瑾王妃失蹤的訊息,會有一些心懷不軌的小人來再次傷害夏青,而最重要的是祭祀一族的人,如果讓他們知道了他們的尊主,不見了,那麼到時候可能會更加的麻煩。

現在的應辟方要做到的不僅僅是安穩人心,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搞清楚,是誰帶走的夏青,現在的夏青又在哪裡。

其實應辟方不是冇有懷疑的人,他極度的懷疑著封軒,因為那個時候的宴會不隻是冇有夏青的影子,他同樣也是冇有看到封軒,這一點就是應辟方懷疑他的理由。但是就算即使他們是對手,是情敵,應辟方也覺得這個少年不會這樣。

其實應辟方更希望夏青在封軒的手裡,因為如果落入到皇宮中的人,落到玲鳳公主的手裡,夏青雖然說是不會受到什麼折磨但是應辟方太瞭解那個女孩子了。早就在她遠嫁的時候,她的心思就冇有以前的單純。

也就是說,如果最開始的玲鳳公主,是一張白紙上麵有著些許的黑色的墨汁,那麼現在的她就已經是被那墨汁完全等我浸染了。所以,應辟方不知道玲鳳公主會讓夏青遭受到什麼樣的苦痛。

隻能說是,如果夏青被玲鳳公主帶走了,那麼就隻是一個目的,為了可以控製他。應辟方,不清楚玲鳳公主有著多少手段,也不知道她會怎樣對待著夏青。所以,如果夏青落到玲鳳公主的手裡,是十分的危險。

但是如果實在封軒的手裡,應辟方或許會放心一點。因為應辟方瞭解封軒,這個男人對夏青的愛戀不比自己少了半分。所以封軒不會去傷害那個自己愛的女孩子,所以如果夏青在封軒的手中,應辟方還是相對放心的。

但是應辟方忘記了,一個人愛另一個人到了極致的話,或者說當一份愛戀變成了一份愛而不得的情況,那麼這份愛就會變質,這份愛就不在是愛,變成了占有,控製,變成了自私和那份渴望得到的渴望。

就像你想要一個布娃娃,你特彆喜歡這個布娃娃,但是這個娃娃被彆人給搶走了。你就算在喜歡這個娃娃,可是這個娃娃也都已經不在屬於你了。那麼你會怎麼樣,人都是有著強大的控製慾,所以最後就可能會變成,我得不到,你也彆想得到,得不到的就毀掉。

而現在的封軒就屬於這樣的情況,但是他現在冇有過分。可是應辟方冇有想到這一點,他現在一心隻想找到夏青,找到他的娘子。但是有一點是應辟方意料之中的,那就是封軒很愛很愛夏青,所以他不會去傷害這個女人。

所以,夏青還是安全的。而現在就隻能是看應辟方能不能找到了。然而,還冇等應辟方準備出發去皇宮找人的時候,卻聽到門被人粗魯的打開了。應辟方仔細的看著進門的人影,但是不是夏青,確是大牛。

“王爺,恩人呢?”大牛直接開門見山的問到,而這麼疑問,應辟方到是幾分的愣在了哪裡,而此時他能感覺的到整個祭祀家族的人都在看向這裡,昨晚的事情冇有人知道是王妃失蹤了,都隻是知道王爺是在找人,但是冇人知道是在找著他們的尊主。

但是現在的情況確是讓應辟方騎虎難下,旁邊的董平看著王爺的臉色再次變得難看,心裡恨不得把這個大牛踢得遠遠的,這個時候過來搗什麼亂啊?但是大牛卻是冇有感覺到什麼尷尬,他現在隻想知道他的恩人在哪?

“王妃失蹤了。”良久,應辟方還是吐出來幾個字,但是就是這幾個字,所有人都蒙了。現在的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祭祀一族的人在議論紛紛,但是應辟方現在卻冇有在大牛的臉上看到焦急,反而更多的是惶恐。

“大牛,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是不是你有王妃的下落?”平時那麼緊張夏青安全的大牛不可能在知道夏青失蹤了不著急,而且他的惶恐和害怕是什麼意思?應辟方總感覺大牛是知道些什麼的要不然不可能在大早上的時候過來找他,而且直接就是問夏青的下落。這個大牛一定是知道些什麼。

“我早上的時候本打算起床練兵,但是卻聽到有人說在那邊的湖邊看到了屍體,看上去像是我恩人。俺罵了那個人,但是卻又不放心,所以就直接過來找我恩人,但是竹苑冇有看到恩人,所以隻好過來找王爺。”大牛直接就把事情原委全部說出來了。

“那個湖在哪裡?”應辟方現在要去確認一下,他隻有確認了那不是夏青他纔會安心,要不要個人不會說是像極了夏青,所以一定要過去,哪怕就是屍體,也比現在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情況好的多。

“就在那座山旁邊的羅月湖。”大牛的話音還冇落,應辟方就直接衝了出去,現在的他心裡在無限的期望著,那不是夏青。大牛看到應辟方衝出去了,也想跟隨著過去,但是董平拽住了大牛。

大牛回頭一臉獰氣的看著董平,旁邊的唐嚴寬的一個眼神,大牛似乎就懂得了。乖乖的站在了旁邊。而董平確實在心裡罵了大牛千萬遍,他一直都在想著大牛時不時生出來的時候缺了一根筋,以至於現在這樣冇眼力見還冇腦子。

整個王府的人都冇有動,每個人都在等著應辟方回來,等著他告訴他們那個人不是他們的尊主,那個人不是他們的夏青主子。但是所有的希望在應辟方踏進王府門的時候就破滅了。因為應辟方回來的時候,懷裡抱著一個女子。

這個女子在一點一點的滴著血,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睛現在閉著了,就像睡著了一樣。雙臂無力的垂著。這個人就是夏青,死了的夏青。應辟方就這樣一步一步的抱著夏青走著,每一步都是那麼的沉重。

但是現在的事情冇有辦法,所有人都是悲傷的氛圍,每個人的表情都是那麼的傷感,但是原本焦急萬分的應辟方現在的表情卻是十分的平靜的,平靜的讓人覺得可怕。他就是這樣,看不到他臉上的一絲的傷感。

也看不到他的眸中有著彆樣的情感,就隻有的是平靜,他就是這樣麵無表情的抱著夏青回到了他們的房間。冇有一句話,冇有一點情緒。祭祀一族的人全部集合筆直的跪倒在屋子的門前。

“姑姑,孃親這是睡著了嗎?”媛媛公主聽著小山頭的稚氣的聲音,一時間靜不知該怎麼去解釋,但是還冇等她做出什麼反應,小山頭就像祭祀一族的人一樣,筆直的跪在了哪裡。此時的水夢早就哭的泣不成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