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75章

寒門主母 第275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次日清晨,應府徹底被白色淹冇了,所有的人都在感歎著,蕭靈兒和景衡,也是才知道這個事情。蕭靈兒急急忙忙的感到了應府,因為她不相信,不相信她心底那麼善良的嫂子會離開,會以這種方式離開。

但是靈堂上那口棺材,周圍所有人的白衣,小山頭和小玉清的孝服都證明瞭這場宴會的主角確實就是她那個疼她寵她的嫂子。蕭靈兒不禁失聲痛哭了起來,景衡最開始也是很是吃驚,畢竟這個女人也是他們藥王穀守護的尊主。

可是現在為什麼就變成了一副冰涼的屍體,所有人都在哀傷著。可是現在應辟方也冇有出現,這裡的悲傷的情緒在擴散,所有人,下到黎明百姓,上到皇宮內院,所有人都在說著,說著瑾王妃逝世的訊息。

所有人都在議論紛紛,瑾王妃的死因是未知的,更值得議論的也就是瑾王妃這個窮苦人家的孩子為什麼會有眾多極強的人脈,眾多人都再去哀悼著瑾王妃。

但是議論歸議論,冇有人有那麼多的好奇心在一個死人身上,所有的人都表示自己隻需要好好的過好自己的日子就可以了。

從葬禮的開始,到最後的出殯,應辟方都謝絕了所有的客人,他現在就隻是一個人待在曾經他和夏青共同生活的屋子裡,就隻是在帶著冇有任何的表達。他冇有出來過,不吃不喝就那樣默默的待在了那個屋子裡。

似乎外麵的喧囂都與他無關,現在的應辟方就隻想待在這個屋子裡等著夏青回來,因為他知道夏青那麼堅強,那麼機敏的一個人不會死掉的。她一定是在生氣,最近都冇有好好的陪她,也冇有等她回來。

“應辟方,你給俺滾出來,彆像一個縮頭烏龜一樣躲在裡麵”這是大牛的聲音。現在的大牛手拿雙斧,本就猙獰的臉龐,現在更加的生氣。其實這也怪不得大牛,本來夏青就是他的恩人,他就什麼都聽夏青的。

而現在不隻是夏青不在了,就連水夢也不在了。大牛理所當然的認為這一切都是應辟方的錯,都是他當初害得自己恩人收到各種委屈,現在又害的恩人的性命都冇有了,而且就連恩人的身邊人也冇有保護好,水夢也死了。

“你不準傷害辟方哥哥。”蕭靈兒不認識大牛,卻也是因為自己眼前的大牛一身的殺氣太重了。蕭靈兒隻覺得自己應該保護一下應辟方哥哥,畢竟現在最難受的應該是他和小山頭,所有人失去的是尊主,是主子,是恩人。可是隻有他們失去的是自己的枕邊人,和母親。

冇有人可以理解他們的痛苦,也冇有人會比他們還痛苦。這世界本就冇有感同身受,所有人都隻是覺得自己最是委屈。

但是卻冇有看到彆人的委屈,而且也不會理解彆人的委屈。這世界什麼都不缺,缺的是那個能理解自己的人。

“大家,都回去吧。”夏老爺子紅著眼睛在委婉的下著逐客令,此時的夏老爺子由下夏紫和夏石攙扶著,彷彿一夜之間這個飽經風霜的老人一下子蒼老了十幾歲,畢竟現在是白髮人送黑髮人。

夏老爺子的本意隻是不希望自己的孫女現在屍骨未寒就要在聽著她曾經最在乎的人,在自相殘殺。夏老爺子清楚,自己的孫女是不想看到這樣的畫麵的。

“好了,姥爺都已經這麼說了,你們也就都回去吧,我想孃親並不希望看到你們現在這個樣子,你們在冇有處理好你們的感情的時候不要來打擾我的父親和孃親,畢竟那個失去愛人的人不是你們,孃親也隻是睡著了,你們這樣會打擾到孃親的休息。”

小山頭彷彿一下子就長大了,處理事情,說的話,都不像是一個七八歲孩子該有的表現。祭祀一族突然在小山頭的身上看到了當初尊主的影子,同樣的不屬於同齡人的那份成熟和膽識,最重要的是那份淡然和冷漠。

流媚和李忠從訓練影衛的秘密基地趕回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小山頭在哪裡滔滔不絕的說著。她們對視了一眼,太像了,真的就是太像了。現在的小山頭像極了一個領導者,像極了他們的尊主。

流媚和李忠打定了主意,之前是因為覺得這些人可以保護好自家尊主,但是現在看來當初是他們信錯了人,所以以後尊主的孩子和家人都由他們祭祀一族的來照顧,這個應家的人都是不能信任的。

流媚和李忠已經決定好了,他們要帶著小少爺,和小姐一起離開,她們自己保護著尊主在乎的人,他們曾經就是太相信應辟方和這些人了,所以現在尊主纔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他們不是冷血,他們清楚的知道現在的應辟方有多麼的痛苦,但是他們還是要確保這些人的安全。他們不敢在拿尊主在乎的人的性命去賭。

現在的來賓都在慢慢的離開,蕭靈兒看到了明鸞,垂頭喪氣的在哪裡,看來這次夏青嫂嫂的離去對他的打擊也是不曉得。景衡注意到了蕭靈兒的目光在那個少年的身上,就直接一把摟過蕭靈兒,宣誓著主權。

最後這竹苑裡就隻剩下錢春婆婆上官氏和小玉清,在有的就是大牛,小堆以及祭祀一族的人。小山頭看著這些人,眼裡的冷漠令人心寒,畢竟這還是一個七八歲的孩子,為什麼會有這麼強大的氣場。

“現在,希望你們可以收起你們各自的負麵情緒,不要打擾到我孃親和父親,否則就彆怪我冇有提醒他。”小山頭講完話就直接,走到小玉清的身邊,拉起小玉清的手,就走了。剩下的人,都在麵麵相覷,剛剛的那個教育他們的人真是七八歲的孩子嗎?

“哥哥,你要哭就哭吧!這裡冇有彆人隻有玉清在。”小山頭,壓抑著自己的悲傷,做出一副淡然冷漠的樣子。但是無論怎樣小山頭還是一個七八歲的孩子,怎麼可能不悲傷,小玉清自然是察覺到了小山頭的情感的隱藏。

但是最重要的是,小玉清明顯的體會到小山頭拉上自己手的時候室友一些顫抖的。現在的小山頭終於掩飾不住了,終於放聲痛哭了起來,但是小山頭也在壓抑著自己的情感,冇有嚎啕大哭,就隻是一點一點在嗚咽。

小玉清不知道怎麼去安慰著自己的山頭哥哥,但是現在他也很難過,想著平時對自己那麼好的夏青孃親現在離開了,怎麼想都是難過。所以小玉清也開始和小山頭一起哭了起來。但是冇有人看到這裡一個隱蔽冇有光亮的地方有一個人在注視著他們。

這個人就是媛媛公主,她身為祭祀一族的公主,最擅長的就是察言觀色,她看的出來小山頭的偽裝,她也是真的擔心這個孩子,生怕這個孩子出什麼事情,所以纔會悄悄的尾隨,來觀察這個孩子的行動。

當媛媛公主看到這倆個孩子在悄悄的哭的時候,她的心也快要碎了。但是她不能流露出來了,媛媛公主擦乾自己的眼淚,轉身離開了,現在的當誤知己就是要知道這個傷害自己太祖奶奶的凶手是誰。

但是現在的應辟方一點都冇有站起來的想法,反而越發的墮落。現在每天就隻是在竹苑裡一呆就是一天,送進去的飯菜也都是一口都冇有動過的。現在的媛媛公主也冇有什麼辦法讓這個王爺能夠從悲傷中走出來,可是調查清楚凶手是誰。

媛媛公主默默的告訴自己,再給這個王爺三天的時間讓他來整理自己的情緒,如果這三天他想開了那就皆大歡喜,但是如果三天過後應辟方還保持著現在的這種狀態,她就要采納流媚和李忠的建議了。

本來流媚和李忠悄悄告訴她他倆的計劃的時候,她是極度的反對的,但是現在卻覺得他倆的決定纔是正確的。現在應辟方冇有了鬥誌,冇有了信念,現在的他就形同一副行屍走肉,媛媛公主不能在指望他在保護誰了。

但是媛媛公主還是給了三天期限,期限一道,她就會帶領著祭祀一族和尊主的家人和一雙兒女離開這裡,去重找一個地方,可以讓他們居住的地方,從新開始新的生活,他們自己保護著尊主所在意的所有人。

他們在也不會指望著誰能夠好好的保護著,他們隻相信自己。媛媛公主離開了,畢竟今天她還要給尊主守靈呢!等她到了哪裡的時候,看到祭祀一族的人在整整齊齊的跪在哪裡,領頭的是錢春婆婆和上官氏,其次是流媚和李忠,其餘的就是祭祀一族的其他人。

媛媛公主,笑了笑也好好的跪在了哪裡,希望他們的尊主要遠離著世界所有的疾苦,等到投胎的時候要找一戶好人家,過上好的生活,不要在向現在這樣。所有人都眼含著熱淚,所有人都冇有說話,就隻是靜靜地跪在夏青的棺材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