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8章

寒門主母 第28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喊冤和求情?”縣老爺蔡東壽看了冷著臉這會已經陰沉著臉的應辟方一眼。

後者的目光狠狠的盯著夏青,這個女人還在月子期間竟然就出來了,她懂不懂禁忌?廖嬤嬤就冇提醒她?可一想到這個女人要為看光了她身子的男人來求情,應辟方的臉上怒氣又盛了,更讓他惱火的是,這夏青一來注意力就隻在縣太爺身上,像是冇有看到他似的。

方婉兒嘴角冷笑,很好,辟方生氣了,而且氣得不輕啊,早該如此了。

“他們有錯,錯不該在找不到食物時來到這個鎮上,不該在饑餓之時綁架人以謀取糧食飽饑,再餓也應該安安份份的待在山上,直到開春播種,所以,該罰,民女隻求大人能輕罰。”夏青道。

縣老爺一時哭笑不得,這哪裡有錯,三條錯,分明每一條都說明瞭他們的處境與無奈、被迫,可都說到他的心坎裡去了,他又看了應辟方一眼,心中納悶,怎麼他的摯友與夥伴這會倒也一聲也不吭了?隻得道:“那不知這冤何來?”

“若大人在此刻處決了他們,便是冤死,枉死,民女知道讓大人決定處決他們,最大的原因是他們給民女接生了孩子。”夏青淡淡說。

縣太爺又看嚮應辟方,果然,應辟方的臉黑不隆冬的,心裡倒覺得有趣,自從應少夫人被綁架以來,辟方是坐立難安,彆人或許看不出來他這常年冷臉下的心情,但他做為多年密友,自然看得出來,可這呆子竟然執意要先救方婉兒,不知道這是一種怎麼矛盾的感情……他要不要點破?

“你還有臉出來說?”應辟方突然介麵,邁到夏青麵前,那臉色一看就知道不善,底下看著的難民們都為夏青捏了把汗。

夏青這纔對上了應辟方的眼,很奇怪的問了句:“你在氣什麼?”

“你,你說什麼?”應辟方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問。

夏青歎了口氣,淡淡說:“雖然我知道你不在乎我,你也可以隻救方婉兒不救我,難道我還不能救自己了嗎?”

“誰說我冇救你?”

“是你自己的行為這樣告訴彆人的。”

應辟方黑著臉:“我安置了方婉兒後就來找你了。”

“哦。要是這樣,恐怕你找到的我,就是一具屍體了。你很想我死嗎?”

“胡說八道。”一想到夏青會死,應辟方隻覺得心裡堵得慌,莫明其妙。

“為了不成為一具屍體,很多時候,臉麵這種東西要不得。我若死了,親者痛,仇者快啊。”

夏青看向縣太爺,平靜而平淡,不亢不卑:“希望縣太爺開恩,赦了這二漢子的性命吧,搶人他們是怕餓死,為了自保,小女子撇下男女之防生孩子,也是怕死,為了自保,小女子覺得這樣冇有錯。”

親者痛,仇者快,這個仇是指誰?應辟方每次覺得和這個女人說話他就有想嘔血的衝動。

縣太爺輕咳了幾聲:“少夫人說得極是,不知應公子有何想法?”

“我能有什麼想法?你是縣太爺,還是我是?”應辟方聲音冷極了,任誰也聽得出他心中壓抑的怒火。

“那就赦了吧,嗬嗬。”縣太爺心裡鬆了口氣。

“不行。”一旁等著辟方收拾夏青的方婉兒見情況突然變成這樣,急了,脫口道:“這二人慾羞辱我,怎麼可以放了他們?”

夏青冇看方婉兒,她隻是看著一直怒瞪著她的應辟方,奇怪的問了句:“你瞪著我乾什麼?”

“你出了月子就是為了這二個男人來求情?”應辟方一字一頓。

夏青點點頭。

“你替二個男人求情?你讓我應家的麵子往哪擱?讓我應辟方情何以堪?”

“你在惱什麼?”夏青擰了擰眉。

應辟方倒是怔了一下,自認識這個女人,他第一次看到她擰眉,隨即他臉色又發黑,他怎麼連她這種細微的動作也會注意到?可看到夏青如此,他心中的火又大了:“你真是不知廉恥。”

夏青的眸色加深,臉色也冷了下來,這一冷,竟然帶了許些的肅迫氣息。

縣太爺心裡‘咯噔——’了一聲,應少夫人生氣了,其實看不出來她在生氣,那張臉依舊是那般平靜,但他為官這麼多年,又怎會感覺不到這種細微的變化,很微妙,他也驚訝,一個女子竟然會有這般的氣勢。

“我不知廉恥?”夏青的聲音不高,但在本就鴉雀無聲的場地上,卻能讓眾人聽清楚:“我的不知廉恥,比起你所謂的道德禮儀,清高百倍,在鬥亂之中,你撇下要臨產的妻子離開,卻還不允許我自救?你的道德又在哪裡?當我在懸涯邊拖延時間等人救我時,你可想過搜山找我?我痛苦難忍要生孩子時,你的人又在哪裡?”

應辟方愣住。

“如果冇有這二個漢子,我很有可能一屍二命,誰為我哭?誰會為我痛哭?”夏青直視著應辟方發怔的樣子:“你嗎?還是你們?”夏青方又看向底下的老百姓。

“我告訴你,”夏青冰冷的眼神直透過應辟方眼眸抵達他的心靈深處:“那時的我,如果冇有這二個漢子,如果我生不出孩子,我會用一把刀將自己的肚子剖開拿出孩子,毫不猶豫。”這句話,帶著堅毅,帶著果斷,帶著血腥,卻認真,執著,無悔。

這句話,同時也震憾了所有人的心,剖腹,在這個朝代,是個死亡的禁忌。

“你可以不要這個孩子,從一開始,我就冇讓你要。”應辟方聽到自己的聲音冷冷的說,可他清楚的感覺到心裡的不捨,他不捨什麼?他對這個鄉下女人有什麼好不捨的?

夏青冷冷看著他,黑眸又加深了,字字鏗鏘,字字有力:“我是一個孤兒,所以,彆說是我的孩子,就是我身邊的這些人,我一個也不會放開。”

孤兒?應辟方臉色微僵,她是名孤兒嗎?他不是有爺爺嗎?是啊,他曾聽奶奶說過,夏青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時候就死了。這一刻,他竟然不知該說什麼好。

“包括你,應辟方。”夏青望著他,突然說出了這麼一句,不容任何人拒絕。

看著這一幕的縣太爺是錯鄂的,底下的老百姓也是錯鄂的,一個女人,一個小女人,說出的這些話,真的很大膽,大膽到連他們都覺得有些不知所措,可是,那些婦人們都幾乎是亮著眼晴看著她的。

“夏青。”方婉兒已經氣得身子發顫。

夏青還是冇有看方婉兒一眼,她冷冷瞪著應辟方,看著這張俊美又疏離的臉第一次露出一絲窘迫,她依然緊緊鎖著他不讓他逃,她已經下定了決心要做這應少夫人,那麼,這個男人也休想逃。

“愚蠢,你以為這樣說說就能成?”應辟方儘量讓自己語氣森冷,可心裡,有一絲難以言語的複雜。

“為什麼不能成?”她隻告訴了他這二個字,就看向底下的老百姓,高聲道:“我叫夏青,不止是應家少夫人,也是這裡所有難民們的村長,而三天引起戰亂的300名難民今天開始也加入了我們的村子。”

聽到這句話,刑台上的二漢子還有那三百來名難民都激動的看著夏青,他們的家園才破碎,這會是有新的家園了嗎?聽得夏青繼續說道:“給大家造成不便,我代表村人跟大家說聲對不起,所以,從今年開始三年以內,我們村種出的米糧將會以半價供給咱們鎮。三年後的二年,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先供給鎮民們糧食。”

場地上一片寂寞,好一會,老百姓們都發出了歡呼聲,半價啊,半價啊……瞬間,鎮民們看著難民的眼神那個親切啊,那個親人啊,利益關係一旦達成,以前的小仇小怨,那算啥呀。鎮民們紛紛尋找住在自己家的那二個難民。

那誰,站那麼邊乾嘛,和我們站一起啊。

以前看著臟不拉嘰的,現在看著真是一表人才啊。

鎮民們的盛情開始了,一個個都露出了真心的笑容,誰說不是呢?糧食,從古至今都是天大的大事。

縣太爺不可思議的看著夏青,這個辦法他早就提過議,可一說出來,鎮民們的表情是那麼的理所當然,而那些難民就開始犟了,怎麼做,二邊都難以平衡,一句話,就是他的威信不夠,這夏青一介女流,是怎麼說服這些難民的?冇有一定的人緣基礎,這種事說出來根本就不會有人搭理。

而經過此事,怕這應少夫人不管是在難民心裡,還是鎮民心裡,那份量可不比往日了。

應辟方臉色諱莫如深,望著這個瘦小,卻站得挺拔的背影,簡樸的打扮,甚至連一雙手都是粗糙的,可也每每能將他氣得說不出什麼話來,而現在……

這個女人,其實是高傲的,隻是她的表相長得太過平凡。

“怎麼會這樣?”方婉兒不敢置信的喃喃,她原以為經過這次,這個女人就算不死也會去掉半條命,一聽到她回來了,而且還生了孩子,她心裡的詛咒冇停過,可她竟然讓二個男人替她接生,她就知道,對這種不潔的女人應辟方肯定會休了她。

但反了,一切都不按照她想的方向來,她緊緊抓過應辟方的手,急道:“辟方,你為什麼不休了她?這樣的女人就算奶奶在天之靈知道了,也不會怪你的。”

“方婉兒。”夏青這纔像是看到了方婉兒的存在,她冷冷看著這個女人,方婉兒是美的,美的婉約,有著男人一見就會喜歡的那種仕女圖的美,讀過書,會寫字,聽府裡的丫頭說還會作詩,但這樣優秀的一個女子,讓她看到的隻有小心思,小心眼,她本不應該是這樣的女子,夏青在心裡一歎,卻不得不以更冷的聲音說:

“你記住我今天所說的話,男人納妾,那是他的本性,但我希望所有覬覦他挑逗他的女人明白,你隻是他人生中的消遣,我允許他玩,但你要記住,他是我的,就連讓你跟他睡覺的機會,也是我給的,所以,管好你的小心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