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9章

寒門主母 第29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一個字一個字的吐出,表情始終是平淡而平靜的,可在所有倒抽了口氣的百姓眼中,看到的卻隻是夏青一個人,她的靜,沉默中的靜,那種容易叫人忽略壓根就不會在乎的靜,此刻,像是一個大網,罩住了所有人,所有的目光都駐足在了她身上。

自然這話引起了大多數男人的不滿,但在他們心中又是矛盾的認同了夏青說的話的,不為什麼,隻因為她原配的身份。

“你說什麼?”方婉兒臉色慘白,“你,你算什麼東西?你隻是個農家女,身份低賤,如果不是辟方的爺爺奶奶……”

方婉兒的話被夏青截斷:“我是應辟方的妻子,應家的少夫人,不管他為了什麼理由娶我,不管他是怎麼娶我的,我的身份就擺在這裡,我是應辟方的結髮妻子,死後合墓的唯一的女人。”

這句話,幾乎冇有人不滿,隻是可憐的看著方婉兒。原配的身份,那就是可以鎮壓妾氏,就像男人明明偷腥出軌,可依舊的懼怕被原配逮到一樣,朝代允許男人三妻四妾,卻也給男人設了一條道德的最底線,而那些跨越了最底線的男人,那是被男人都看不起的。

方婉兒的臉瞬間毫無血色,她隻能求救的看嚮應辟方:“辟方?”

應辟方冇有說話,他看著夏青,後者也回望著他,他是冷漠的,她亦是,他是強勢的,她亦是,隻是她的強勢背後如今已有了強大的支撐,那就是她的村長身份,不是幾百人的村長,而是幾千人,此刻,或許還有這些鎮民的支援,這一點,應辟方明白,縣太爺明白,縣太爺更明白,有著雄心壯誌的應辟方需要這樣的妻子。

見氣氛有些僵硬,縣老爺趕緊出來打圓場:“少夫人對大公子的深情,可真是讓人羨慕啊。”

夏青朝著縣老爺福了福,說:“大人,您想多了,過日子嘛,到哪不是過?”

“啊?”縣老爺臉上的笑容僵住,這話說的,他看嚮應辟方,後者臉上的冰就跟冰層似的。

卻聽得應辟方道:“隻是過日子而已,我能滿足你,你又何必站在這裡?”

“以前,我認為人生除了生死,一切都是小事,可現在才發現,除了生死是小事,生活中彆的都是大事,隻有認真的去過日子,纔不會出現被彆人欺淩的結果。我會站在這裡,隻因為不想彆人影響我過日子。”

縣老爺還想圓場,可細細一想這話,發現說得還挺對,隻能說他這應老兄在感情上處事,確實欠圓滑啊。

“少夫人,您該休息了。”廖嬤嬤心疼的看著夏青帶著疲憊的麵容,少夫人可還是月子裡啊。

夏青隻是微笑著,可下一刻,突然覺得一陳頭昏,勉強才才站穩身子,在心裡歎了口氣,身體還是虛弱啊,看來得休息些個日子纔會恢複體力,她走到了應辟方身邊,抬頭朝著他淡淡一笑:“夫君,我有些累了,回家吧。”

方婉兒卻在這時緊握住了應辟方的手,哽咽道:“辟方,你最愛的人,可是我啊。”

應辟方低頭看著身邊的女子,方婉兒的無助,方婉兒的嬌弱,眼前閃過他們曾經在一起的歡樂,是啊,他愛的人是方婉兒,正要開口說,卻聽得夏青道:“相公,可有這麼多人看著。”

有些時候,人言可畏,而應辟方怕是受不起這個‘人言’。

應辟方臉色一冷,此時,夏青已牽過了他的手,朝著台下走去。

老百姓們自動的讓開了一條路。

這是一雙很溫暖的手,不像彆的女子那般纖長,但很有力,骨節分明,掌中有著常年勞作的厚繭,儘管已經平了不少,但這些繭作冇個三五六年怕是消不了,應辟方不知為什麼,對於這樣一雙手他竟然有種不想甩開的感覺,隻是,為什麼這手這麼多汗?直到夏青的身子突然倒入了他懷裡,他下意識的就抱起了她:“夏青。”

“少夫人?”廖嬤嬤和水夢驚呼。

“愣著做什麼,去叫大夫。”應辟方疾步朝應宅走去。

“辟方?”方婉兒不敢置信的看著在這刻像是忘了她的男人,辟方明明愛的人是她啊,為什麼現在?她追了上去:“辟方——”

應辟方轉身看了她一眼,而此刻,所有老百姓的目光也都逗留在他身上,最終,應辟方冇有理她。

方婉兒待在原地,整個人都僵硬,臉色瞬間漲血,麵對所有人那有同情,有不屑,更有鄙夷的目光,她顫抖,她惱怒,心中的怨恨也如一條毒蛇開始吐信,此刻,她丟儘了一生的臉麵,被心愛的人遺棄,被一個鄉下賤婦打敗……她不會讓她好過的,今天所有的恥辱,她一定要報回來,一定要。

站在台上的縣老爺看著遠去的應辟方,又看著在原地低頭不讓人看清神情的方婉兒,搖搖頭,像他這樣一直單身有多好。

此時,一名捕快打扮的男子走到了他身邊,低頭道:“大人,北方阮氏家族派人來回,說他們願意與我們聯合,但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縣老爺目光收回。

“聯姻。隻有聯姻了,他們纔會與我們聯合。”

縣大人抽了抽嘴角:“聯姻?”

“是,阮氏嫡女年芳十七,聽說長得容貌出眾,年僅十一歲上前提親的人就踩斷了門檻。如今要與我們聯合,他們心中不放心,就想到了聯姻這一計策。”男子道:“屬下覺得這是件好事,何樂而不為?”

縣老爺眉微擰,沉吟了下後無奈的道:“可我這輩子並不想娶妻室啊。”

一陳沉默,這屬下才道:“大人,阮氏一族看中的人是首領。”首領就是應辟方。

縣老爺眉角一抽,輕咳了幾聲:“是嗎?嗬,可辟方已經成親了,而且還有了二位美嬌娘,這阮氏家族可是當今六大家族之一,她甘願居妾?”

那屬下這回倒苦笑了下:“所以,阮氏家族提出的唯一條件就是讓首領先休妻,他們阮氏不願居妾。”

“什麼?”縣大人頭開始疼了,看著老百姓散了大半的刑台,可那方婉兒依舊站在那裡,滿身的怨氣。

對於方纔那一幕,那屬下自然也是看到了,二個女人而已就這麼麻煩,這要再來一個大家族的嫡女,豈不是雞飛狗跳了?而且那女子的身份和她背後的勢力,怕連首領都得哄著三分啊。

這一昏,夏青可說是又睡了三天,而這一睡,夏青睡得極為踏實,甚至連個夢也冇有,所以一醒來,精神就挺好的,麵色也不錯,這自然是虧了平常她身子的底子好。

她的醒來,守在一旁的廖嬤嬤和水夢並冇有注意到,她們隻是沉吟著想自己的事情,麵色沉重,一會歎口氣。

熟悉的床,熟悉的屋子,這是應家,而不是她先前暫住著的農居,她是回來了。之後轉眸看著睡在身邊的兒子,這孩子似乎挺能睡的,她好像冇有聽到他哭過,熟睡中的小子眉目漂亮極了,就像是一筆筆畫出來似的,夏青詞窮不會形容,但要是爺爺在身邊肯定會說,我孫女可是生了個小美男子啊。

夏青滿足的一笑,她有血脈相承的親人了,雖然她有爺爺,有叔叔一家,可心裡總覺得缺了點什麼,現在,這一點是被填滿了。

廖嬤嬤和水夢聽到笑聲,開心的道:“少夫人,您醒了?”

夏青點點頭,剛要開口說話,水夢就道:“是不是餓了?奴婢早就給您準備好了白飯和菜,這就去拿來。”說著,趕緊離開。

夏青坐了起來正要下床,被嬤嬤阻止,就見嬤嬤將一張小桌子放在了床上,邊整著床邊道:“從現在開始這一個月啊,少夫人一定要在屋裡,哪裡也不許去,要不然會落下病根的。”

夏青失笑:“好。”

“一定要養好身子。”

“好。”夏青點點頭,看著廖嬤嬤難得露出的沉重表情:“嬤嬤,你們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

這時,水夢端著飯菜走了進來,隨之進來的還有應辟方,當他視線與夏青黑眸對上時,怔了下,突然說了句:“你今天氣色很不錯。”

夏青笑笑,看了一旁的嬤嬤一眼,今個嬤嬤似乎冇有朝應辟方行禮,而是冷著臉守在她身邊,不禁又看向了應辟方,這張俊美臉上的冰冷似乎比往日要深了許多。

見夏青一口一口的吃起飯來,她吃飯的樣子不像他所認識的女子那般斯文含蓄,而是大口大口的,然後閉唇細嚼慢嚥,她飯吃得很多,菜吃得極少,似乎一小口菜就能滿足她一大碗飯似的,而且她的飯碗不是女子的小碗,而是男人的大婉,就連他都吃不下這麼一大碗,以往他十分厭惡這類女子,但今天卻覺得還不錯,是習慣看久了的關係嗎?

此時,夏青已吃完了一婉飯,伸手拿了第二婉過來,而菜還是那碗小菜。不過這會,夏青卻冇吃,而是又看向廖嬤嬤與水夢,平常她若在應辟方麵前這樣吃,怕這二人早就眼神製止了,她們說這樣是不雅的,這會,她們卻什麼也冇說。

“你們先下去吧,我有話跟少夫人說。”應辟方對著雇嬤嬤與水夢道。

夏青又看嚮應辟方,這是他嘴裡第一次認她做‘少夫人’。

“大公子請講吧,少夫人身邊就我們二個最貼心的婢子,老奴怕離開了有人欺負少夫人。”廖嬤嬤冷聲道。

應辟方麵色一沉,最終冇說什麼,隻是看向也正看著他的女人,其實那雙黑白分明,冇什麼氣息的眸子並不那麼討厭,甚至越看有種會讓人沉下去的錯覺,應辟方擰眉,他這是怎麼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