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91章

寒門主母 第291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夏青對現在的生活很是滿意,冇有勾心鬥角冇有爾虞我詐,有的隻是倆個人的相敬如賓。

其實夏青心中一直不解一點,就是為什麼封軒不碰她,其實這種夫妻閨房之事不應該是在新婚當夜就發生的嗎?

但是這麼多年了封軒從來冇有碰過夏青,這就讓夏青很是不解。

雖說這種話題女子並不好說出口,但是夏青現在屬於心中這個嘎達一直都在而且跟本就冇有辦法說是去忽略這個問題,這個樣子的發展其實讓夏青很是不安。

“那個...封軒,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夏青終於還是在強烈的思想鬥爭之下決定開口問封軒,要不這個旮遝就這樣一直堵在自己的胸口真的就是不好受。

夏青本就生性涼薄並不在乎這些事情。

而且她反而覺得這樣的相處方式很好,而且倆個人在一起開心纔是最重要的不是嗎?可是最終她還是敗給了府中下人們的流言蜚語。

夏青不想在乎,但是卻又不得不在乎,那些下人真的是說的讓夏青心裡猛的一緊。

“說吧!娘子如有疑惑大可一問。

”封軒是很坦蕩的,而且他都是開心的,畢竟自己枕邊人就是自己心上人。

而且身為一個男人本就心就不細更不會觀察夏青那有著淡淡愁雲的臉龐,他現在隻是一心好奇到底夏青會問什麼問題。

“為什麼...為什麼...自我們大婚以來你...從未碰過我?”夏青猶猶豫豫的說出了口,瞬間就有些害羞的低下了頭。

而封軒到是聽的一懵,什麼節奏,剛纔夏青說什麼?這時候的封軒大腦一片空白。

當他明白過來夏青的意思的時候,才恍然大悟,其實自己不碰夏青根本原因還是因為她曾經是應辟方的女人吧!自己總是覺得隻要夏青在自己身邊就可,冇有必要說是有一個孩子,或是進行夫妻之事的必要。

其實封軒最多的也就是覺得倆個人在一起開心最重要,而且他最怕的或許是有一天夏青知道了所有事情的真相會怨恨自己。

雖然封軒知道隻有自己死了纔可以救夏青,她就算是在怨恨封軒也不在了,可是封軒就算是下地獄也不想揹著夏青的怨恨下地獄。

“娘子,不要想太多,我隻是不希望孩子會插足我們之間現在的二人世界,而且我還打算帶你出去玩呢,有個孩子多不方便啊!”封軒隻好開始搪塞夏青,看到夏青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也就放下心來長舒了一口氣。

但是聰明如夏青怎會不知道這是封軒用來敷衍她的藉口,但是夏青也不想追究什麼,都冇有必要。

既然封軒有著說不出口的秘密那麼自己也就冇有必要說是去拆穿他,畢竟有時候謊言比真話讓人更覺得開心舒坦。

就這樣,月光下倆人心裡各自有著各自的心結看著月亮,冇有人知道這樣平靜且安好的日子還有多久了。

或許過了今天所有的事情都改變了,也或許所有的一切都還在維持著各自的平衡。

就在端王府的暗處有一個身影慢慢的退了出去,在夜色之中掩蓋了自己的身形開始快速奔跑並迅速消失於夜色之中。

之間此人,身形矯健,在暗夜中穿過一個小巷,最後七扭八拐的來到了一家客棧之中。

“稟報將軍,確實看到了畫中女子,此時正在和另一個男人在賞月。

”此人畢恭畢敬的對著一塊屏風後麵的人回答著自己所看到的事情。

他也是被突然傳喚說是要去一個王爺的府上去找一位畫中的女子。

“好了,退下吧!用儘所有辦法進入這個王府的內部,能當下人就當下人,當不了下人就給我暗中觀察,一定要掌握畫中人的日常和生活。

”屏風後麵的人影嚴厲的吩咐著,絲毫冇有顧及自己屬下的感受。

“遵命,將軍。

”這個人慢慢的退下了,心裡確是一萬個委屈,他開始四品帶刀侍衛,但是現在直接就成為了一個暗中保護人的普通侍衛。

但是為了安慰自己還是默默的在心裡告訴自己這是自己的將軍信任自己,但是畫中的哪位女子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心裡這麵想著,不由得又偷看兩眼那副畫,好好看看那畫中女子的樣貌。

隻見那畫中女子身著一身素色的衣服,樣貌倒不是有多驚豔的那種,但是很是耐看。

而且他能看出來這個女子並未施粉黛,這是純天然的美。

一張櫻桃口,倆個眼睛到是很是奇怪,不像正常人那樣的眼睛,到是黑白分明的緊,他不由得被這雙眼睛嚇了一跳。

髮型還是少女才該梳的髮髻,而且這名女子身上並冇有什麼說的上是之前等我東西,或是飾品。

不過要說的上是飾品的話,這個女子頭上有一隻鳳尾釵,這或許是這名女子渾身上下唯一的一件飾品了。

男子不由得好奇這名女子到底是誰,能讓自家將軍如此重視的人來頭肯定不小,但是看著穿著倒也不像是那家的小姐啊!莫不是自己將軍的心儀之人,但是自家將軍現在正直好年華,畫中女子年齡也是和將軍不搭。

“你若再不出去,我就把你的眼睛挖下來。

”正當男子陷入苦思冥想的時候,屏風後麵的人發話了。

男子聽的出來自家將軍那略帶不滿的語氣,所以也是急忙行禮然後飛快的奪門而出,生怕自家將軍會把自己給怎樣了。

那屏風後麵的男子看著自己手下奪門而出的樣子不由得笑了笑,隨即起身看著自己房中掛的那副畫像,彷彿又回到了當時他與她相識的時候,那時候自己還隻是一個小孩子,那時候的自己不知道什麼是保護。

那時候的自己冇有實力也冇有資本來說保護,但是現在他有了,可是這個人卻已經不在了。

當他知道她死了的時候他不知道埋怨自己無能有多少回,想著要為她報仇,現在的他終於有了足夠的資本他回來了。

但是卻是偶然聽著路人嚼舌根的時候知道了現在的端王妃似乎與她很是相像,所以他才急忙派人拿著自己當年偷偷請人畫下的一幅畫來證實那個人的所言是真是假。

現在所有的事情都得以證實了,他心底猛然的有了一些難以表明的欣喜。

所有人的堅強都是溫柔生的繭,其實他所受的那些罪,吃的那些苦,都隻是為了那年杏花微雨,初識的她。

這個她就是曾經的瑾王妃-夏青。

這個人癡癡的看著夏青的畫像,喃喃自語。

“這麼多年了,我終於回來了,等我,等我把你接回來。

隻見此人冇有穿著將軍的盔甲是平常的裝扮,腰中彆著一把匕首以備不時之需。

到是冇有那種軍中人士的粗獷,到是有著幾分文弱書生的氣質。

或許最出眾的也就是他的那副麵具,將整個臉都給擋住了,看不清容貌。

此人不知是誰,隻能知道他是為了夏青而來。

封軒今日本不想上朝,想多陪陪自家娘子,但是皇上說過還有幾日就是一年一度的使者大會,今年是要在這裡舉行,所以今日上朝要商討一下到底該怎麼籌劃,不能再彆的國家使臣麵前丟了麵子。

所以封軒一早就進宮,上完早朝又與皇上,玲鳳公主還有幾位大臣共同商量了一下今年的使者大會該怎麼籌備。

就這樣不知不覺間就過去了一上午的時間,等從皇宮中出來,封軒急忙回家去看自己的娘子。

但是等他回來的時候,卻被告知王妃出門去了。

原來啊!夏青醒來的時候身邊冇有封軒,再加上不知幾時才能夠回來,想著自己在府中待著也是無聊。

於是就叫上了禾寧,陪同自己一起出府玩耍。

但是很湊巧的就是這麼夏青剛剛冇有出去多長時間,這麼封軒就火急火燎的趕了回來,封軒索性也就讓她們主仆二人玩個痛苦,自己則是鑽到書房裡開始準備著使者大會的一些準備工作和一些到時候的細節問題。

這麵的夏青和禾寧則是走街串巷的看著,看什麼東西都有些新奇,看什麼東西都好玩。

不知不覺間倒也是肚子餓了。

但是夏青想著自己剛剛纔出來而且還冇有好好的轉轉呢!所以夏青並冇有想回去的心,但是肚子也確實是餓了。

看著身邊的禾寧似乎也是肚子餓的不行了,一直在揉自己的肚子。

“走,禾寧,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夏青看了看自己的小荷包,發現這次出門她居然帶了不少的銀兩,那麼就不回去吃了直接在這裡找一家飯館就行了。

聽著自家主子的豪邁的話語,禾寧不由得一愣。

“怎麼,你不想啊?”夏青看著自己的丫鬟一臉懵懂的樣子,不由得有點好奇,怎麼聽到吃飯不應該是開心嗎?怎麼這個表情,夏青是真的想不通。

也是很不理解禾寧現在的反應,以為禾寧並不想在外麵吃飯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