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92章

寒門主母 第292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想,想。

”禾寧聽著自家主子要帶自己去吃好吃的,首先當然是不敢相信,但是聽到自家主子疑問的一樣的時候又是連忙的點頭,生怕夏青不帶她去了似的。

夏青看著像一個點頭娃娃一樣一直在點頭,不由得笑了笑。

傻姑娘,這是夏青對禾寧的評價,總感覺不出來這個丫鬟像其他的丫鬟一樣的精明與乾練,但是這個小丫頭卻也是很有趣。

夏青倒也是喜歡這個一團孩子氣的丫鬟,給自己的生活真是不知道添了多少的樂趣。

就這樣夏青領著禾寧進了水竹軒,說起這水竹軒可能各位都會有一絲絲的不熟悉,但是要是說起這是當初應辟方被賣的那個店鋪各位可能就不會再感到陌生了吧!這個地方的老闆還是那個人,但是這個名字是因為總有之前的顧客說那個名字不好,所以才改成了現在的名字-水竹軒。

當夏青進入這裡的時候總是感覺有著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她看著這裡的裝潢不知名的熟悉感越發的強烈了。

這裡其實不僅僅是名字換了,就連這裡的所有的裝修也都不似從前了,但是也保留著當時的一些的東西。

最醒目的或許也就隻有當中的哪一幅的字畫,是幅潑墨山水的畫,畫的是一處的山水,夏青看著哪裡的畫麵真的是很美。

夏青不由得被山水所吸引,那一瞬間夏青總是感覺自己或許對那很熟悉,看著哪裡,總感覺自己或許生活過。

“主子,你在看什麼?”禾寧看著自家主子一直都在哪裡定睛的瞅著什麼,不由得好奇的看著自家的主子。

夏青看著禾寧好奇的目光,淡淡的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並冇有什麼。

隨即便也是大踏步的走了進去。

或許真的也是自己多想了,出來一趟還是開開心心的好。

夏青慢慢的走了進去,帶著禾寧找到了一處座位。

吩咐小二點下了菜什麼的,也就開始和禾寧說說話,瞭解一下禾寧的家庭,也順便對封軒在多一些瞭解,畢竟自己和他也是結婚了多少年,但是對他卻冇有多少的瞭解,或許可以說的上是什麼都不瞭解吧!

但是夏青不知道的是,從她進來的一瞬間樓上就有一個人注意到她了。

這個人就是當初的那個老闆,自從應辟方遠離他鄉之後了,這個老闆也就拒絕了和任何人見麵,因為這個朝中並冇有什麼可以值得信任的人了。

那個封軒,在他的眼裡根本就冇有什麼地位,因為封軒的權利根本就是屬於一個空架子,根本就不值一提。

在他的眼裡,封軒的權利都不及他的萬分之一,而且他看不上封軒的為人,隻覺得這個人目的不純,心思不簡單。

當應辟方離開的時候他也落寞了一下,因為畢竟應辟方或許是自己唯一的知己了吧!其實他最根本願意跟著應辟方做事,或許也有夏青的一部分原因,但是得那個女子毫不猶豫的把自己的丈夫賣給了自己。

他一直對那個女子一直都有著很深的印象。

但是那時候接到了她去世的訊息的時候他也感慨了一下子“紅顏命薄。

”可是現在的這個女子為何和那個女人長得那麼相像,他不由得感到了詫異。

“來人,那麵的那桌客人是什麼人啊?”邪魅的躺在貴妃椅上慢慢的吩咐下人。

水竹軒有著一條不成文的規矩,那就是所有來的人都要自報家門,不管是什麼王公貴族,什麼皇親國戚都要上報家門,否則不可以在這裡用餐。

“回老闆,哪裡的是端王爺的夫人。

”下人恭恭敬敬的回答著,看著美人榻上主子邪魅的笑容,下人不由得後脊梁一寒。

自家主子自從開始隱跡了之後,很少有那個人能讓自家主子這麼感興趣,但是讓自家主子產生什麼興趣也不是什麼好事。

下人心裡默默的替下麵談笑風聲的那位端夫人擔憂,但是他也不想說些什麼,畢竟這些事情都和他並冇有什麼關係,所有的事情要憑的也都是自家主子的心思,不過也不得不說這個人或許也就是這樣會招來禍患。

但是他也隻能是在自己等我心裡默默的感歎一下並冇有什麼舉動,雖說當年他也很是佩服應辟方也知道夏青夫人,但是現在的他始終知道到底誰纔是自己的主子,他也冇有必要因為外人去想太多。

但是也就是因為夏青的這樣一露麵,或許這裡要發生一場因為她的戰役吧!終究這裡要麵臨的都是戰火,終究不會擁有平靜的日子。

但是此刻的夏青還冇有預料到未來事情的發展,現在等我她依舊是對現在的生活有著極大的信心。

但是這平靜的日子也就在使者大會的時候被打破了。

這天,封軒很早就去上朝麵見皇上了,因為今天就是使臣大會了,這是他們第一次主辦這種活動,一定不能有任何的差錯,而後也就是今天晚上的晚宴,因為這時候的使臣大會是可以帶家屬出席的。

所以,其實封軒過來開會主要是因為他是這場宴會的主要負責人,剩下的也就是這個晚上的宴會,他在想著去給夏青準備一件衣服。

但是現在或許最重要的就是他現在要好好確保所有的流程一點差錯都冇有。

這個事情可是他自己立下的生死狀,這件事情的好壞是關於他的地位的,如果這件事情他做好了那麼也就是說他的地位會突飛猛進,不說升官加爵,但是他的地位也會被眾人抬高,會得到玲鳳公主和那個年幼的皇上的重視。

封軒等的就是這一天,這一天到來的的話那麼也就是說這朝中基本上所有的人都會對他有一些信任,那麼他在封城的地位也就得到了保障,自己無疑就是封城下一任的主人,所以那時候的封軒也就是得到了極高的地位和榮譽,這是他渴望已久的。

但是反之,封軒麵臨的就是皇上的不信任還有自己現在所積攢的所有的人脈也就是會冇有了。

所以封軒一定要避免這種狀況的發生,他要確保的就是隻有自己的榮譽,不能讓自己的權利有一絲一毫的偏差。

所以他一定要確保這次的使臣大會不能有一絲一毫的偏差,不能有半點差池,因為這是關於他所有榮辱的事情。

所以封軒將所有的流程都檢查了一遍又一遍,所有的細節也都確保萬無一失了。

封軒這才離開準備去給自己的小娘子準備晚上的衣服。

封軒開心的準備著一切,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過了今晚或許什麼都變了。

他看中了一條蜀蘭雲錦的衣服,很是美麗。

封軒一眼就相中了,他看著這件衣服彷彿看到了自家娘子穿上這件衣服的開心的模樣。

或許更多的是夏青的美麗吧!

封軒滿眼歡喜的回去了,卻不知道在水竹軒上有一個人正在看著一臉得意的他,並且還時不時的伴隨著嘴角那醒目的嘲諷。

此人坐在水竹軒一個包房之中飲著茶,看著窗外一臉得意的封軒。

“你現在不應該先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嗎?”邪魅的聲音突然傳來喚回這個正在走神的人。

此人轉身看著美人榻的的人隻是笑了笑看著意思並冇有什麼想說的。

美人塌上的這位或許也是習慣了這個人的性子。

不由得捂嘴竊笑,美人榻的這位緩緩的解下了自己的用來掩麵的麵紗,原來此人就是這水竹軒的老闆。

但是他對麵的這麵始終是麵具擋住自己的臉龐。

老闆妖嬈的躺在美人塌上,看著自己麵前的這個男人,不由得打量了一番。

一身的華服,看來和當初的他並冇有什麼區彆。

但是老闆心裡清楚,當年此人經曆了什麼,他受到過什麼樣的罪過。

所以現在還能再看到這樣子的他,不得不說他開始佩服自己麵前的這個人,但是更多的也是好奇,到底是什麼支援著他能夠做到這一切。

但是此人不願意說,他也不好在追問什麼。

就這樣倆人默默無言,就這樣安安靜靜的待在這間屋子裡,每個人都在想著自己的心事。

而這個神秘人就隻是端著茶杯透過窗戶看著外麵的景色,看著外麵熱鬨的街道,繁華的集市還有川流不息的人們。

此時這個人不由得心裡有一點點小小的感慨,終於,終於回來了。

這麼多年過去了,自己終於還是回到了這裡。

這個神秘人不由得很是感慨,他都忘記了自己離開多久了,這裡的一切都變了一個模樣,再也不是當初他離開的時候的那個樣子了。

他就這樣靜靜的站在這裡,陽光照耀在他的身上,但是他也冇有動,就這樣看著,看著窗外的一花一草。

美人塌上的老闆就這樣看著自己眼前的這個人,不由得覺得好笑。

當初他有多狼狽的離開了這個小地方,現在靠自己的努力再一次榮華富貴的回來了,居然還對這個小地方有著這麼深的感情,真是讓人不明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