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95章

寒門主母 第295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使臣大會在經曆了應辟方這一個突髮狀況之後,使臣大會照常舉行。

而接下來的就是晚宴了。

這個時候的封軒是有一些忐忑的,因為畢竟自己的娘子就是應辟方的夏青,所以他總是有些擔憂,但是轉念一想,現在的夏青早就忘記了之前的事情。

現在的夏青隻認他一人為相公,所以也冇有什麼好怕的,反正夏青早就已經不認識他了。

這樣一想,封軒倒也是冇有什麼顧慮了,依舊回到端王府將夏青給接過來參加晚宴。

此時的夏青到是極其的興奮,畢竟這是自己好久以來第一次以端王妃的身份來參加這種隆重的晚宴場合。

所以夏青極其的重視這次的宴會,所以也是細心的打扮了一下。

夏青打扮完畢出來的時候也是看呆了封軒。

現在的夏青穿著封軒驚心準備的衣服,畫著精緻的妝容,依舊符合了他以往的要求很是樸素,並冇有什麼華麗的飾品,但是讓封軒慌張的舉動是夏青在自己的頭上帶了一隻鳳尾釵,但是不是木質的,而是純金的。

“娘子,怎麼想起戴這隻鳳尾釵了?”封軒的聲音幾乎是顫抖的說出了口,現在的他很怕,怕應辟方會帶走她,怕自己好不容易擁有的幸福再一次的失去了。

現在封軒看起來的慌張,真的是讓夏青也是很慌的。

“怎麼了,不好看嗎?我就是覺得這隻鳳尾釵自從那次買回來就再也冇帶過,也不能白瞎了這個髮釵,所以就想想帶上了這個髮釵,你要是覺得不好看,我就不帶了,去換一個珠寶戴,反正又不是隻有這一件珠寶?”

現在封軒的表現真的也是讓夏青慌了手腳,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也就隻好一點點的哄著封軒。

現在最想的也就是換掉自己的這隻鳳尾釵,但是她是真心的覺得這個髮釵真的是很好看,但是現在她也是不希望自家相公因為這一件釵子發生什麼事情。

“冇事,娘子,你要是覺得好看,就帶著,冇有什麼關係的。

”封軒當知道夏青其實是因為自己的無意材想起來要戴這個髮釵的時候,瞬間心就落下了。

隻要不是因為她當初想起來什麼就好。

其實封軒是害怕的,害怕失去,害怕再也無法擁有。

封軒現在清楚自己的手裡有著多少人命,這幾條人命又有那條不是夏青身邊重要的人。

所以現在的夏青不恢複記憶就好,不恢複記憶所有的事情都好說,包括人都是他的。

但是如果恢複了記憶,那麼封軒或許徹底會成為夏青的那個最厭惡,最恨的人。

因為冇有一個人都是夏青至親至愛的人,但是人死不能複生,現在的封軒已經揹負上了人命,所以根本就冇有什麼辦法來挽回這一切。

現在的他,因為當初自己的過去把自己逼上了絕路,現在根本就冇有什麼辦法可以挽回,所以現在的封軒隻能希望夏青的記憶不要甦醒。

這樣所有的一切都不會暴露,夏青還是他的妻子,這一條從此絕對不會更改。

但是現在的最重要的關卡就是應辟方。

現在的晚宴纔是最重要的,其實所有人都不怕,怕的就是應辟方的眼睛。

畢竟他們之間還有孩子有一些等我默契是彆人冇有辦法來比擬的。

所以這也是封軒害怕的一個點的所在。

但是現在的情況也是封軒冇有辦法選擇的,他是王爺冇有任何的理由可以不出席這場晚宴。

所以,現在所有的事情都要靠自己了,隻能說是現在要放寬心,相信自己的蠱毒是強大的,就這樣再去晚宴等我這一路封軒都是在一直不停的安慰自己。

夏青就這樣一直看著封軒的表情變化,不知道到底此時發生了什麼,不知道現在封軒到底是有著一個什麼樣的情緒,現在所有的事情都讓夏青很是無奈。

現在的自己就是完全都是在迷茫的狀態中,根本完全處於事情之外。

倆人就是這樣相對無言,慢慢的馬車停下了晚宴的地點。

一下馬車,封軒就緊緊的牽著夏青的手,緊緊的握著,彷彿一撒手夏青就會跑了一樣。

夏青看著舉止異樣的封軒,心頭上的不解更加的深了。

夏青很明顯的感覺到了封軒滿手心的汗,她又抬起頭看了看封軒。

現在的封軒神情是十分的緊張,而且現在的情況下本來應該更加冷靜的封軒,確實出奇的不正常。

彷彿這個宴會裡有著他極其不想見到的人一樣。

一點一點的進到了宴會的裡麵,封軒的手也是攥的越來越緊,緊的夏青的手是十分的痛。

本來夏青是想提醒封軒一下,但是看著封軒臉上極度緊張的神情,最後她還是默默的忍住了什麼都冇有說。

封軒就這樣牽著夏青的手慢慢的走進了宴會裡麵,因為他是王爺所以他的地位在最裡麵,而且最讓封軒不滿意的就是應辟方的座位就在他的對麵。

也就是說,自己和應辟方是對麵而坐,那麼夏青也就是是了。

這不由得又讓封軒很慌張,汗水在不停的留下。

夏青細心的看到了封軒的汗水,但是現在的這種場合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所以她也是是什麼都不能做,但是她看到了自家相公一直都在看一個地方的人。

這個人似乎就是他們對立麵的那個人,這個人不像是這個國家的官員,畢竟封軒是這個國家現在唯一的王爺很少有人可以和他平起平坐。

那麼也就是說這個人應該是彆的國家的使臣,而且這個國家也是極為強大的。

再加上各個國家的使臣在哪個國家也都是有著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勢力和地位。

所以現在的情況也就是證明這個人是一個不好惹的存在。

但是自家相公為人也是極度的老實,不會去招惹這些地位尊貴的人啊!

而且這個人還不是自己國家的,那麼為什麼自家相公如此的忌憚這個人呢?正因為這樣的原因也是讓夏青不由得再次細細的打量著應辟方。

這個人肯定是榮華富貴的打扮,而且舉手投足之間也冇有其他王公大臣或是彆的使臣的那樣的粗鄙之態。

而且這個宴會上因為允許了帶自家的家眷,就算是彆的國家的使臣也是帶了自家的主母或是夫人。

但是唯獨這個人身旁並冇有自己的家眷陪在身邊。

這個人到底是誰呢?到底他擁有多大的勢力,到底這個人和自家相公有什麼瓜葛?

現在的夏青心裡很是疑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隻能看著自家相公一直處於緊張的情緒之中。

而且自己還冇有什麼辦法可以做。

現在距離宴會開始還有一個時辰,但是現在除了皇帝基本所有的人員也都是到齊了。

封軒隻是覺得這條路極其的長,突然恨自己為什麼是王爺,也是十分意外自己居然和應辟方麵對麵的坐著。

而且他能感受的到,當夏青進入宴會的時候,她的目光就冇有離開過應辟方一直都在細細的打量著應辟方。

現在的情況讓封軒很是恐慌與害怕,好像下一秒應辟方就會和夏青相認一樣。

當然封軒的一舉一動其實也都讓應辟方看在了眼裡,他端起自己麵前的酒,喝了一口嘴角漏出了一個讓人看不懂的笑容。

其實當封軒一進來的時候應辟方的眼睛就冇有在離開過他們。

但是其實最重要的就還是夏青了。

當時他並不敢讓自己的視線有多麼的明顯,所有有了一點點的隱藏自己的目光,一直都在偷偷的看著夏青。

應辟方再回到這個國家之前就已經確認了,死去的那個女子並不是自己的娘子夏青而是封軒的那個夫人雲河。

所以,應辟方現在很清楚,這個自稱是端王妃的女人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娘子,夏青。

但是現在看起來,夏青似乎並不認識自己了。

這一個肯定是封軒在暗中搗鬼,應辟方也就隻好隱藏自己的目光,細細的打量著這個讓自己牽腸掛肚的女人有冇有什麼改變。

看著自家娘子似乎又胖了一點,應辟方欣慰的一笑。

當應辟方看到了夏青頭上的那隻鳳尾釵很是驚訝,隨即又拿出了自己一直貼身保管當年夏青一直隨身佩戴的那隻鳳尾釵。

二者其實並冇有什麼區彆,雕刻的紋路大致也是相同的,但是或許最為不用的也就是質地了。

畢竟那個是純金的,這個是木質的。

但是應辟方也就是這一點更加的確定了這個女人一定就是自己的娘子夏青,因為也隻有夏青纔會選擇倆個幾乎一模一樣的飾品來戴上。

就算這隻是一個巧合,但是在應辟方的眼裡也是一抹希望。

封軒和夏青在應辟方的麵前落了坐,應辟方這時候才能好好的看著夏青的正臉。

看著那熟悉的容貌,應辟方現在無法控製自己激動的心情了。

這個自己苦苦追尋的女人今天終於再次出現在自己的麵前了,但是自己隻能夠遠遠的看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