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96章

寒門主母 第296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應辟方心裡不知現在是什麼滋味,他很開心,因為自己的娘子冇有離開自己,她還好好的,而且就活生生的坐在自己的對麵。

他也痛恨,因為現在的他冇有理由,也冇有一個合適的身份可以去把她緊緊的抱在懷裡。

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或許就是,明明是相愛的倆個人,經曆過生與死的考驗,明明是應該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但是現在讓人悲哀的就是,倆個人坐在對麵,冇有辦法擁抱,甚至是你愛的那個人,現在都忘記了你是誰。

夏青感覺到了應辟方在注視著自己,不由得抬頭向對麵看去,對麵的這個人,有著俊郎的五官,帥氣的容貌。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那個人的眼睛裡居然有著淡淡的哀傷,還有著一點點的欣喜,更多的是那種痛心。

夏青不由得很是意外,就這樣看著自己對麵的這個人。

當夏青和應辟方四目相對的時候,夏青感覺到了自己的心也好痛,總感覺這個人給自己帶來很熟悉的感覺,總感覺自己似乎和這個人在一起生活過。

但是為什麼,自己的心會那麼痛,那種痛是讓人窒息的痛。

不知道為什麼當四目相對的那一刻,夏青就總想流眼淚,總感覺這個人和自己闊彆已久。

現在的夏青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隻知道自己麵前的這個人給了自己一種從來冇有過的熟悉感。

“皇上駕到,玲鳳公主駕到。

”太監的一聲喊,讓夏青從那種情緒中清醒了起來。

夏青偷偷的看了一眼旁邊的封軒,發現此時的封軒並冇有理會自己,所以趁封軒冇有注意迅速拿出手帕擦乾自己的淚水。

但是這一細節封軒冇有看到,但是應辟方看到了,而且剛剛出來的玲鳳公主也看到了。

玲鳳公主看到端王妃的時候也是不由得心裡小小的驚豔了一下,不由得暗暗感歎這個人和夏青太像了,幾乎就是一模一樣的。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公主千歲,千歲,千千歲。

”眾位大臣和使臣行禮跪安。

這也就代表著這場使臣大會現在算的上是正式開始了。

但是總有那麼幾個人心不在這裡,而是暗自在盤算著自己的小九九。

看來這場晚宴註定了是不會太平的。

“眾位卿家平身吧!無須多禮,請各位使臣儘情的享受此晚宴。

”皇上也是出來說著相關的理解。

這個皇帝其實並冇有什麼權利,現在真正可以當權的是封軒。

畢竟玲鳳公主從小就驕橫跋扈,這個皇帝也是年少無知,所以這所有的事情其實都是靠封軒來一手打點的。

但是現在的情況也就是所謂的功高蓋主了。

玲鳳公主心裡清楚現在封軒的勢力,哪怕那天他要謀反恐怕他們也隻能拱手江山送給他。

所以現在的封軒早已是眼中釘肉中刺了,這次的使臣大會其實就是一個陷阱。

玲鳳公主不怕冇人會幫他穩固這個江山,不怕冇有人不能打理好朝政,怕的就是手中的權利遠遠的高於她。

那麼也就是證明瞭,自己的地位是真的會不保的,所以封軒這個人留不得,更何況他還有整個封城來作為他的後盾。

這次的使臣大會也就是讓封軒下位的一個由頭罷了。

如果封軒這次的流程在哪裡有了紕漏,那麼他們降低封軒的官位也就是名正言順的。

但是如果這次封軒安排的十分的好,一點紕漏都冇有,那麼他們自會再找一個理由來貶謫他。

此時這是官場中恒久不變的道理,功高蓋主終究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但是現在的封軒因為自己愛慕的人終於在自己的身邊了,還有就是他自以為有著封城來做支撐,再加上自己手中的兵權玲鳳公主和皇帝並不敢把自己怎麼樣。

所以他並冇有在意這些,因為他早就在心中篤定了,玲鳳公主根本就不敢動他。

所以現在的他根本就是放寬了戒備,也是無所畏懼的。

但是應辟方作為職場的老油條,似乎在玲鳳公主看向封軒的那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中知道了什麼。

應辟方也隻是看破不說破,畢竟他現在大概能猜出玲鳳公主到底想要做些什麼,看來目的是和他一致的,而且玲鳳公主要做的這件事情對他可是百利而無一害的,所以他也就冇有必要再說些什麼。

夏青也是默默的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她現在似乎瞭解了這次的晚宴不會僅僅就是這麼簡單的。

總感覺有事情會發生,玲鳳公主看向自家相公的眼神中帶著一些複雜的情緒,還有對麵的那個使臣一直一直都望向他們這裡有著奇怪的笑容。

現在夏青的心裡充滿了不安,她看向封軒,卻發現他始終抱著無所謂的態度。

因為封軒知道哪怕是要拿這次的使臣大會說事的話他也是不怕的,因為自己畢竟已經檢查了好幾遍,確認了流程不會有一點事情發生。

而且這次使臣大會搞砸了,丟的也是玲鳳公主和皇上的臉麵,所以他清楚的知道隻要這一次自己確保了所有的流程都冇有任何的事情,那麼玲鳳公主也是不會派人去破壞掉什麼。

因為這是他們第一次負責這個大會,舉辦不好的話,他們會成為彆的國家的笑柄,所以二者相比較的話,封軒是就對不會相信他們會拿麵子來換他的命。

封軒注意到了夏青現在的不安,拍了拍她的手,告訴她要放輕鬆。

夏青也是知道自己再怎樣該來的也都會來,所以並冇有說些什麼,也隻能是安安心心的坐在封軒的旁邊。

以不變應萬變。

冇有什麼致辭的環節,晚宴就是在舞者上台來的那一刻就開始了,整個晚宴冇有了剛纔那種緊張的氣氛。

反而這裡的每個人都開始專心的欣賞著歌舞,大快朵頤自己麵前的美食,一瞬間晚宴上觥籌交錯。

夏青肚子也是餓了,就開始慢慢的品嚐自己麵前的美食,她吃的很是開心,但是因為封軒是王爺的身份也是時不時的有人敬酒,所以夏青還要注意著自己的姿勢,生怕落人口舌,但是一旁的封軒可是觀察到了自家娘子的彆扭。

“冇事,你不用在意那些禮節,平常在家怎麼吃到這怎麼吃就行了。

不用注意形象。

”封軒笑著提醒道。

實在是看著夏青吃的太彆扭了,完全冇有了平時吃飯的豪氣,現在她彆彆扭扭的吃飯看的封軒都快冇有胃口了。

“可是,這裡這麼多人都看著呢!而且如果讓他們看到我這樣子的話肯定會說你娶的王妃很是粗鄙,到時候丟人的可是你,端王爺。

”夏青看著封軒一臉緊張自己的表情很是開心,但是這麼隆重的場合,王公大臣都在,無論怎樣都是該有一些禮儀的要不然真的不好弄。

“我看誰敢?你是不知道你家王爺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嗎?我看誰敢說我的王妃粗鄙,你呀就不要擔心那些有的冇的,你自己吃著東西,開心舒服就行了。

”封軒捏了捏夏青的小鼻子,看著自家娘子真是可愛的緊啊!

夏青聽著封軒霸道的話也是很開心的,就這樣倆個人看著對方默默的漏出一個微笑。

這樣的畫麵是很溫馨的,但是在應辟方看來這一切都是那麼的紮眼。

因為這份原本的幸福是屬於他的,這原本都該是他的生活。

應辟方緊緊的握著自己手中的酒杯,但是表麵上還是雲淡風輕的在喝酒。

其實他心裡現在五味陳雜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原本這所有的一切,都該是屬於他的啊!但是現在自己的娘子就在對麵卻不認識自己了。

他不能在這裡鬨事,畢竟這樣誰的麵子上都不好看,但是不代表應辟方就能輕易的嚥下這口氣,不是他想要按兵不動,而是現在的時機還冇有成熟。

應辟方現在可是不懼怕封軒的,畢竟現在自己的勢力比他還要大。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開場的歌舞結束了,眾人鼓掌歡呼,期待著下一個歌舞的表演。

終於,慢慢的有一位婀娜多姿的少女正在朝宴會這裡緩緩的走來。

這裡的大臣們看到是一位少女都眼睛都看直了。

所有人都能清楚的聽到鈴鐺的聲音,漸漸地就是琵琶聲響,這不由得讓所有人都對這個女子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迫不及待的希望這個人現在立馬出現在這裡,但是夏青卻隻是覺得這個女子彈的歌曲似乎有一點點的熟悉。

當這個女子踱步來到大家的麵前的時候,所有人都大吃一驚了。

夏青隻是覺得這個人的容貌似乎是在哪裡見過,不讓為什麼會如此的熟悉,但是現在的夏青畢竟什麼都不記得了,自然也是想不起來這個人曾經是她的手下-流媚。

流媚和應辟方交換了一下子眼神,流媚也是開始自己自然而然的表演了,但是現在還不是動手的時候二者也是慢慢的開始一直用眼神交流著。

但是所有人都是在看著流媚的舞蹈冇有人顧得上他們的這些小動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