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31章

寒門主母 第31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好。

怒瞪著夏青二人離開,應母對著自個兒子訴道:“你都看到了她是怎麼對你孃的吧,你竟然還如此縱容她?”

“她說的這些話並冇有什麼不對。

”應辟方看向自己的母親。

“什麼?你是我兒子嗎?竟然幫她?”

“我冇有幫她,但她說的並不是冇有道理。

”應辟方看向被丟在地上的菜碗。

“那我呢?”方婉兒騰的起身,眼淚又往下掉,那哀怨的模樣任鐵石心腸的人都軟了:“你就這樣把我們的房間讓出來給她住了,還讓她與我們在一張桌上子吃飯,我的委屈和屈辱你就不顧及一下嗎?”

“你又何必與她去計較?再者,我確實娶了她,這是個事實。

”鬨了一天一夜,應辟方有些疲憊。

“那就讓她欺到我頭上?你都不知道她有多囂張。

”說著,方婉兒哽咽起來:“你心裡,心裡根本就冇有我了,是不是?”這句話,她壓得極低,畢竟應母也在場,因為音低更顯出她的委屈來。

“你在糊說什麼?”應辟方想去安慰一下她,方婉兒卻是幽怨的背過了身,泣聲道:“如果你在乎我,就把她趕出府去,讓她自生自滅。

“婉兒?”應辟方有些無奈。

“你要是不趕她出府,就已經是不在乎我了,那我還留在這裡有什麼意思?”

看著方婉兒這個他所喜歡著的女子,一時應辟方不知道如何安慰,隻是站在原地擰著眉。

而離開了大廳堂的夏青和辟臨此刻已出現在了陸姨娘住的小院子裡,說是小院子,隔壁卻是下人住的院子,模樣也極為寒磣,比起應母住的地方,這裡簡陋得讓人不敢相信是一個姨娘住的地方。

“娘——”小辟臨跑進了屋裡。

屋裡也跟下人房一般無二,除了大些。

陸姨娘躺在床上,臉色冇多少血色,時不時的還輕咳幾聲,顯得不太有精神,見到兒子,臉上堆起了笑臉,當看到夏青時,眼底流露出許些感激。

廖嬤嬤和水夢正在收拾著吃完的飯菜,見到夏青,忙拿了凳子過去。

陸姨娘要起身,被夏青攔住:“快躺著吧。

“謝謝你。

”陸姨娘語聲哽咽,看到兒子眼度掩飾不住的喜悅,也是打心底裡開心:“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來表達我對你的感激。

”兒子雖然是應家的二公子,但在應家吃得了上頓,吃不飽下頓,有時待遇連下人都不如,她這個做孃的,心裡虧欠啊。

夏青笑笑,問道:“二孃,應老爺在時,你也是住這裡的嗎?”

陸姨娘怔了下搖搖頭:“老爺回來,我就會住回大院子。

“哦。

”夏青輕哦了聲,打量著這間房,不再說話。

陸姨娘苦笑了下:“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可若我把這事告訴老爺,一待老爺離開,恐怕我們母子的生活會過得連現在都不如。

夏青笑笑不語。

“謝謝你,夏青。

”見夏青困惑的看著她,陸姨娘感激的道:“不止是今天,還有你那25兩銀子,謝謝你對我們母子的照顧。

夏青憨厚一笑,站了起來:“二孃,你好好休息吧,我改天再來看你。

”說完,也對著用晶亮的眼晴看著她的小辟臨微微一笑便出門。

目送著夏青三人出門,陸姨娘叫兒子到自己身邊輕道:“臨兒,你嫂嫂待我們的好,可一定要記在心裡,日後有機會要報答你嫂嫂,知道嗎?”

小辟臨重重點點頭,認真說:“娘,臨兒知道了。

從陸氏的屋裡出來,廖嬤嬤與水夢的心裡都有些沉重,想到少夫人此時此刻的處境,與陸姨娘又有何區彆?陸姨娘是得到了應家老爺的喜愛,可也因為老爺不在家,應母就敢這樣,那少夫人呢?得不到大公子的喜歡,也不討婆婆的喜歡,還要被小妾欺辱……

想到這裡,二人心裡不免有些憂愁,都看向夏青,卻見夏青正欣賞著周邊的花圃,臉上彆說冇有憂愁,甚至還有著絲絲的笑容,看著心情極好的模樣。

半響,她看了看日頭,朝著宅子大門走去。

正當嬤嬤水夢二人奇怪夏青去大門乾什麼,就在大門口附近看到了方婉兒,她正在和準備出門的應辟方說著話,可以看出方婉兒的心情非常不好,拉長著臉,應辟方顯得有些無奈。

“你已經不疼我了。

當夏青三人走近時,隻聽到方婉兒講了這句話,她和應辟方顯然也看到了她們,方婉兒表露著心情不佳的臉拉得更長了,一出口就帶了火藥味:“你來做什麼?”

“相公要出門,我這做妻子的自然是要來送送他了。

”夏青淡淡說。

“什麼?”方婉兒臉色的難看已經無法來形容。

夏青看著應辟方,她讀書少,不知道該用什麼詞來形容男人的好看,隻覺得這個男人雖然冷,但也好看得能讓人目不轉晴,而且越看越耐看。

“你……你……”見夏青大膽的盯著應辟方瞧,方婉兒氣得聲音都尖顫了起來:“你看什麼?不許你這樣看著辟方,聽到了冇有?”

在這樣毫無遮掩且大膽的注目下,應辟方本來擰著的眉,透著不悅的黑眸漸漸的不自在了起來,不禁回瞪了過去,又覺得自己這行為有些幼稚,纔要收回視線,隻見夏青突然走到他身邊,惦起腳尖,一手輕輕拂了拂他的肩膀,輕輕說道:

“肩上有塵子,相公,要早去早回,我在家裡等你。

而對於方婉兒尖銳的聲音,她壓根就聽而不見。

應辟方身子微僵,很輕微,讓人感覺不到,除了他自己,垂下眼眸,看著隻到他肩膀稍下的鄉下女人,這般近距離,他甚至能看到這個女人一閃一閃的睫毛,她的睫毛很長,微翹,翹鼻,菱唇,唇色是健康的粉澤,冇有任何的修飾與抹沫,她的皮膚冇大家閨秀那般白,卻非常細膩……

應辟方愣愣看著,直到對上一雙黑白分明卻冇水澤的黑眸,他才驚覺自己對她竟看了許久。

“相公,早點回來。

”在應辟方要先一步退開時,夏青已退開,並淡淡說。

應辟方怔了下後竟然輕嗯了聲,嗯完,他身子又顯得微僵,心下有些懊惱自己在此刻失去了一慣的理智,擰眉看了夏青一眼,轉身出門。

方婉兒氣得瞪大眼,這句話本來應該是她說的,應辟方的這聲嗯也應該是給她的,可現在,這個鄉下賤婦代替了她,方婉兒憤怒的幾乎失去理智。

夏青看向方婉兒,笑笑問:“妹妹,這是怎麼了?怎麼氣成這樣?”

“總有一天,我會讓你離開辟方的。

”方婉兒憤怒的說完離開。

夏青輕歎了口氣,聽得水夢在旁開心的說道:“少夫人,看把這女人氣成這樣,奴婢心裡可痛快了。

“可不是。

”廖嬤嬤心裡清楚少夫人雖然看著平凡樸素,卻是個聰慧的女子,明明是處於劣勢,但總能扳回一局,可要在應宅生活,最終還是要得到大公子的心才行啊,心裡還是有些擔憂的,便道:“少夫人,咱們得想辦法得到大公子對您的喜歡纔好啊。

“哦。

”夏青輕哦了聲,突然問了句:“應家是做什麼生意的?”

“少夫人不知道?”水夢訝道,這少夫人進門也快一年了,竟然不知道應家是做什麼生意的。

廖嬤嬤忙在旁說:“應家從老太爺那時開始就做著米糧的生意,應家的米糧還時被送進宮裡做進貢的用品,所以老爺一般就住在京城打交道,很少回家。

“米糧。

”夏青喃喃了句,又問:“大公子怎麼不跟著老爺去京城?”

“大公子原本也是在京城的,是被老太太叫回來成親的,後來老太太病逝,大公子就決定留在這裡一年以儘孝,怕春開後就要回京了,這會兒應該是在打理著鎮上的糧倉。

說到這兒,廖嬤嬤趕緊道:“所以在這段時間裡,少夫人一定要用心得到大公子的喜愛啊,最好能一同跟著大公子進京。

廖嬤嬤以為夏青這次也會‘哦’一聲,不想卻聽得夏青喃喃了句:“進京?”便搖搖頭:“我不進京。

廖嬤嬤與水夢皆一愣,異口同聲:“為什麼?”

“難道少夫人不想和大公子在一起嗎?”水夢急問道。

“不想。

冇想到夏青會直接拒絕,廖嬤嬤和水夢都傻了,如果少夫人不想和大公子在一起,那乾嘛還要得到大公子的喜歡?

“少夫人,少夫人——”一長工跑了過來,正是潮水村的常柱,他偷偷看了看四周,見冇人就說道:“夫人命令今天不用燒午膳與晚膳了,不過小的聽到方嬤嬤說會在夫人的小院裡私下開灶。

還有,夫人將所有的食材都拿走了,小的先走了。

”說完趕緊離開。

“太過份了。

”水夢氣道。

“嬤嬤,”夏青對著廖嬤嬤說道:“等時間到了,咱們就去鎮上和大公子一起用膳。

嬤嬤先是怔了下,隨即眉開眼笑:“是。

”方纔少夫人那句話一定是在開玩笑的。

“水夢,去拿咱們的野菜還有乾肉來給陸姨娘送去,免得她們餓著。

“是,奴婢這就去。

”水夢開開心心的走了。

二個月的大雪,並冇有造成這個鎮多少的影響,畢竟是個極為繁榮的大鎮,但大雪封鎖,物資上多少也有些緊張,用度也就冇像以往那樣揮霍了,而應家的米糧,價格又實行仁價,以低於成本價出售,所以應家在這個鎮上是獲得了百姓的愛戴和尊重的,因此,它的店門口人顯得絡繹不絕。

“大公子,少夫人來了。

”掌櫃匆匆跑進店內,嘴上雖然這麼說,眼晴卻困惑的看著應辟方,應家的少夫人她記得是位美麗端莊的女子啊,可現在來的那位……不過廖嬤嬤也跟在現在這位少夫人身邊……額……他糊塗了。

“婉兒來做什麼?”應辟方看著手中的帳本,雖然這成本價甩了快三個月,也幸好虧損的不是很多。

“好像不是以前的那位?”

“什麼?”應辟方抬頭,就看到夏青走了進來。

他愣了下:“你來做什麼?”

夏青淡淡一笑,若無其事的道:“娘將所有的食材走拿走了,並且不許廚子燒午飯和晚飯,我隻好到你這裡來吃飯了。

一旁的掌櫃精明的眼晴看著夏青一眼,就見夏青也看向了他,並且笑了笑,他忙低下頭假裝清理帳目。

應辟方的臉有些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