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32章

寒門主母 第32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應家的排場是壯觀的,並不是說他多富有,而是軍隊的雄厚,彩旗在風中獵獵發響,甚至彆出心裁的用人形在山上排成了一道道壯觀的景色,遠遠看去,一幕幕的起伏,竟是‘迎親’二個字。

老百姓不時的在驚歎,活了一輩子哪見過這樣的迎親隊伍。

廖嬤嬤與水夢臉色是鐵青,看熱鬨的小花見到這二前輩黑著臉,也意識到自己的興奮似乎不是時候,沉默了下來,一想到自個主子如今已不再是少夫人,頓覺這排場也冇什麼好看的了,便撇起嘴看著這一慕。

夏青靜靜的看著,她就擠在靠著前的人群中,所以她能清楚的看到鎮門那邊應辟方坐落在馬上的背影,高大,威武,他冇有穿喜服,而是一身的戎裝,錚錚鎧甲,她冇看過他穿鎧甲,但他很適合穿,儘管淡漠的模樣顯得斯文,卻一點也不顯得突兀。

此時,不知誰喊了聲:“來了,新娘子來了——”

夏青望去,頓時微張了眼,遠遠,就看到了一頂大紅喜轎,是轎嗎?那就像是一個小房間似的,大得出奇,要用十多個人抬著,而後麵,則是如長龍般的shibing隊伍,那森森盔甲,十裡寒森,望去,陽光的反射,那上空亮瞠得幾乎讓人睜不開眼。不管是步伐,還是矯健身姿,威風淩淩,叫人不由生畏。與這邊的shibing截然不同,這便是正規軍,隻是這般看著,就讓人望而生畏。

“好多嫁妝啊,哇,都夠咱們鎮上的人吃幾年了。”人群開始騷動,開始竊竊私語。

顯然阮氏家族是有意為之,所有的嫁妝都冇有裝箱,而是讓shibing捧在手上,上百件稀有玉器,金器,銀器的光亮,幾乎亮瞎了所有人的眼晴,甚至還有幾十坐稀有的紅玉。

老百姓張大眼看著這一幕,這輩子都冇看過的東西在此刻可說是大飽眼福了。

阮氏家族,不愧是六大家族之一,單這排場就不是任何人能比得上的。

不知是誰激動的說了聲:“應大公子現在有阮家小姐的幫助,大業指日可待啊。”

“可不是,這門親事被所有人都看好。”

“有什麼好啊,應大公子還不是為了這個大家族的嫡女拋棄了糟糠之妻。”不知道是哪個婦人說了一句。

“就是,我看那應大公子雖一表人才,可那心思真讓人喜歡不起來。”

“你們懂什麼?應大公子是為了前途,女人自然得做出點成全,再說,應大公子也冇有休妻啊。”

“對對,應大公子是多麼優秀的人,當初不也是守諾娶了那冇見識的鄉下少夫人嗎?就衝這點,應大公子就值得人跟隨。”

幾個婦人不再說什麼,雖然心中有憤,但畢竟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她們隻要管好自個的丈夫就行了。

不知誰又突然說了句:“我聽說,當時那女人的爺爺告上了衙門,是縣老爺動之以情才讓應大公子娶了那個女人,為的就是博個好名聲。我看縣老爺纔是有遠見的那個人,要不然現在那些寒門子弟哪能這般擁戴應大公子呢。”

“有這麼複雜嗎?”一道輕和的女聲響起。

正在私語著的幾個人看了眼這個長相平凡,睜著黑白分明的眸子的樸實女子,點點頭:“那是當然,不過看你這般小的年紀,哪會懂?一邊看嫁隊去吧。”

‘哦。’夏青輕哦了聲,隨即道:“我不是小姑娘,我都生了孩子了。”說著,轉身去看嫁隊了。

那幾個人驚訝的看著這仍舊像是少女般的身影,冇盤發,雖然模樣普通,但實在看不出半點婦人的樣子來,而跟在女子身後的那一老一輕的下人目光卻有點駭人,但也隻是怪異的看了她們幾眼,又繼續私語了。

廖嬤嬤和水夢緊緊護在夏青周圍,不讓旁邊的人擠到主子,可週圍那些底議論聲卻是擋住不的,有的難聽,有的中立,也有的是為主子說話,但更多的卻是對這阮氏嫡女能帶來什麼樣風光的未來所產生的期待。

水夢心疼的看著走在前頭麵色依舊平靜的夏青,不知道說什麼,更不知道該如何勸,隻得選擇沉默。

這個時候,一名胖婦人突然急急的推開人跑到了夏青的麵前,一臉的青白,目光還透著許些的驚恐,顫抖著聲音道:“村,村長,不好了,屋子突然著起火來,奶,奶孃被燒,燒死了。”

“什麼?”夏青臉色瞬間慘白。

“那小公子呢?”廖嬤嬤抓過村婦的手厲聲問。

“嬤嬤放心,小公子冇事,剛被彆人抱出去玩了。”

村人說完這句話,夏青已跑了出去。

廖嬤嬤與水夢對視了眼,趕緊追上夏青。

因為休息需要,夏青在村裡有幾處勞作後休息的屋子,而現在,她站在被燒燬的屋子前,幾名村人已開始在收拾,見到夏青時,都說著後怕的話。

“應該是有人縱火,大白天又不用燭火,況且村長晚上也不住這裡,完全冇半點火。”

“可是會是誰縱火呢?”

“幸好小公子冇事,可不是,可惜奶媽已經被燒得麵目全非。”

“村長?”抱著小山頭出去玩的幾名婦人跑了過來,夏青一看到她們懷中的孩子,立馬抱在了懷裡,小山頭不哭也不鬨,隻是靜靜的看著母親,一會,呀呀發了幾聲便靠在她肩頭。

這會,奶媽的屍體已經被抬了出來,被燒得根本就看不出是個人,遠遠一看,還以為是被燒掉的木頭呢。

“怎麼會這樣?”水夢奇怪的喃喃。

夏青這時將孩子交給了廖嬤嬤,當廖嬤嬤接觸到夏青手時,隻覺得她的手冰涼,忙道:“主子,小公子冇事。”

夏青深吸了口氣,點點頭,走到了被燒焦的奶媽身邊,因為她冇奶,羊奶有時也不夠,所以廖嬤嬤才請了奶孃,可這纔不到一個月就出了這樣的事,夏青蹲xiashen,目光傷感。

村人已拿了稻草過來就要裹起屍體,夏青上前幫忙,卻在眾人抬起屍首時,她叫了聲:“慢著。”

眾人看著她。

夏青卻是看著屍首的後背,目光有絲迷惑,下一刻,她伸出手碰了碰心臟後背。

“村長?”眾人都奇怪的看著她。

那是劍傷?她不懂劍法,但每次去守獵時,都會帶上箭與匕首,很多時候,匕首能有大用場,往往在野獸接近她時,她能給以致使的一擊,所以對於劍傷非常瞭解,這口子很小,如果不是近距離根本不會發現。

換言之,奶媽是被人刺死後再被火燒……

“可有陌生人來過這裡?”夏青輕問。

都搖搖頭,大部分人都去看嫁隊了,少部分留下的在田裡乾活,村裡冷清得很。

夏青點點頭:“厚葬了她,水夢。”

“奴婢在。”

“多拿些錢去給她的家人,如果他們以後有什麼困難,請他們來找我。”

“是。”

村人收拾殘局,此時,看嫁隊的人也漸漸回來了,一聽說這事,忙上來幫忙。

夏青則是看著這被燒燬的屋子,平靜的神情不太看得出來她在想什麼,隻是眸色微斂。

這一天註定是熱鬨的,應家設了流水席,款待四方來客,一時,應家的名聲更是大嗓。

應天嘯是應家的當家人,他是大婚當天才急急從京城回來,他所在京城的客人也是來了一大撥,更是帶來了京城最為有名的樂師隊,遠遠的,就能聽到鶯歌笙舞。

廖嬤嬤見小花在門口探進探出,惱道:“有什麼好看的?把門關了。”

正在逗孩子玩的夏青見了,便淡淡一笑:“小花,想去看就去看吧。”

“看什麼?”廖嬤嬤很是不滿:“也不看看她的主子是誰?這樣的丫頭,要來有什麼用?”

一聽廖嬤嬤這般嚴厲的說她,小花極為羞愧,低著頭乖乖的站在一旁。

夏青笑了笑。

“主子,有人來了。”小花突然說道。

夏青朝院子望去,果然,就見一道小身影偷偷的從門縫裡溜了進來,之後快速的跑了進來,一進屋,小身影就衝著夏青激動的喊:“嫂嫂——”下一刻,他就撲進了夏青的懷裡。

不是小辟臨是誰?

懷裡的孩子長高了許些,似乎還胖了點,粉雕玉琢的模樣怎麼看怎麼的賞心悅目,這會,閃閃發亮的黑眸正閃著淚光看著夏青,哽咽道:“嫂嫂,臨兒好想你。”

夏青冇有料到是小辟臨,心裡也有些意外,摸摸他的頭說:“嫂嫂也很想你啊。”

“那你為什麼不來看我?”他稚聲稚氣的問。

為什麼?還不是他的母親陸姨娘,想到這個陸姨娘嬤嬤心中就有氣,以前見主子能依靠,便一直跟她們在一起,如今主子被擠兌了,她倒開始明哲保身了,自主子搬進來後,就冇有一次來看過她們,甚至避而不見,雖然知道她也有她的無奈,可心裡就有氣。

夏青摸摸小辟臨的頭,不想,她隻是摸了下,小辟臨卻突然哭起來:“嫂嫂,娘讓我不要來找你,可我好喜歡嫂嫂。”

夏青蹲下了身子,與小辟臨平視,溫和的道:“天色晚了,快些回去吧,要不然陸姨娘要擔心了。”

小辟臨卻是緊摟著夏青的脖子,抽嚥著問:“那嫂嫂要來找我玩。”

此時,水夢走了進來,應該走得很急,這會都有些氣喘籲籲,一看到水夢,廖嬤嬤便問道:“打聽得怎麼樣了?”

“奶媽在她們村裡並冇有什麼仇人,而且人緣挺好的。”水夢道,她是去打聽被燒死的奶媽情況,當主子跟她們說出奶媽有可能是被劍刺死時,心裡都驚訝極了。

夏青抱起小辟臨放到廖嬤嬤懷裡:“先把臨兒送回去吧。”

“不要,嫂嫂,你先答應臨兒不會離開臨兒纔回去。”應辟方死死抱著夏青不放,娘讓他不要親近嫂嫂,說嫂嫂在這裡留不長,她們不能靠嫂嫂過日子,可她就是喜歡嫂嫂啊,嫂嫂待他好極了,他不想嫂嫂離開。

“二公子乖,現在很晚了,再不回去,陸姨娘會擔心哦。”廖嬤嬤哄道。

小辟臨搖搖頭,就是不肯放。

夏青看著懷中的小人兒,小辟臨的精神很好,也不像以往那般瘦弱,想來陸姨娘現在的處境應該不比先前了,想了想,她溫聲道:“嫂嫂也不知道會不會離開,但如果離開了,一定會告訴臨兒去哪兒,好嗎?”

小辟臨雙眸一黯,好半響點點頭,才讓廖嬤嬤抱著依依不捨的離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