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35章

寒門主母 第35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阮詩顏眸色沉了許些。

也就在這時,一身穿鎧甲的shibing來報道:“姑爺,阮家來報,南方的燕氏家族和霍氏家族聯合突然起義,攻下了南方的二個縣。”

“南方燕氏與霍氏聯合起義了?”應辟方神情一肅。

“是。而且起義人數達60萬人,顯然是早有預謀,阮大公子希望我們早些能讓shibing們上陳殺敵,最好能在燕氏家族之前攻下王城,若不然時機一過,怕我們也會成為殂上之肉。”

“那怎麼可能?應家軍昨天才正比編入正規軍裡,連一天的受訓也冇有,要上陳殺敵怎麼可能呢?”阮詩顏輕道:“哥哥可還有說什麼冇?”

那shibing道:“阮大公子讓小姐和姑爺不要擔心,他已將阮氏的精銳30萬人全部調了過來,這幾天就應該能到達,不過在他到達之前,希望姑爺的應家軍已能上陳殺敵了。”

應辟方點點頭:“退下吧。童平,你們幾個跟我來。”

一時,大廳堂裡隻剩下了應母,阮氏,夏青以及丫環們。

“來,詩顏啊,多吃點。”應母積極的給阮氏夾菜,滿臉的母愛之情言於溢表,她慈愛的看著阮氏,對於夏青則完全是無視了。

此時,夏青已然吃完,正準備起身離開,那阮氏突然道:“夏青妹妹,方纔公公也說了,這不是在鄉下,而是在應府,該守的禮還是要守的,是吧?”

那阿翠一臉施恩的表情說道:“這個時候,你應該朝我家小姐行告退禮,這種基本的禮都不知道?”

夏青看著阮氏,這女子目光清媚,卻很難讓人忽略她心中的那絲銳利,哪怕這樣直視著她,也透著深入骨子裡的高雅,她靜靜說:“公公也說了,你是大家族嫡長女,又豈會跟我一般見識?”說完,轉身離開。

阮氏桌子底下的拳頭漸漸握緊。

方纔攔著夏青不讓進門的二個嬤嬤走了過來,低聲道:“小姐彆為了這種賤蹄子氣壞了身子。”

“可不是。”應母也討好的說道:“你是大,她是小,再說,她就一個鄉下農婦……”應母的話還冇說完,阮氏便微微一笑,說:“娘,詩顏人有些不舒服,就先回房了。”起身朝著她福了福。

對於阮嬤嬤與水夢來說,方纔夏青在大廳堂裡的行為可讓她們出了一身的冷汗,這會見主子正欣賞著院子裡的迎春花,廖嬤嬤便上前道:“主子,方纔您說的那些話,可把老奴驚出一身的冷汗呢。”

“是啊,奴婢當時也怕極了,要是他們真動用家法,該怎麼辦啊?”水夢後怕的拍拍胸脯。

夏青淡淡一笑:“世事無常,現在要離開反倒困難重重。”

“主子,那我們可以逃啊。”小花在一旁天真的說。

一句話,惹來了廖嬤嬤與水夢的白眼,水夢道:“你跟在我們身邊這麼久了,講的話怎麼還這般的無知?現在逃又能逃去哪裡?處處兵荒馬亂,再說,這樣逃了,你可想過萬一被抓回來,那是怎樣的後果?”

小花怔住,羞得低下頭,她哪想得這般遠啊。

“老奴眼花可心不花,看得出來,其實大公子還是有些在意您的。”廖嬤嬤說道:“既然離不開,何不去討好大公子呢?”

“我與他之間,就如貧富之差,嬤嬤以為差的隻是錢嗎?”

廖嬤嬤一時冇明白夏青說的話,就聽得夏青又道:“他愛的女子是像方姨娘那般的,那也隻是那時,如今,他喜歡的就像阮氏這般的,一個人的喜好怎麼輕易改變?就算他現在有些在意我,不過也是相處久了而已。”她冇想過這麼深,怕爺爺也冇有想過,隻現在遇到了。

廖嬤嬤說不出反駁的話來,其實在老夫人還在時,她也曾說過大公子應該娶個門當戶對的女子,所謂門當戶對,並不全指錢財地位,還有學識與品性,隻有這樣的人在一起,纔有更多共同的話題和喜好。

“難道就這樣過日子了嗎?那也太難受了。”水夢道。

不想夏青卻說了句:“這裡挺安全的。”

春天已過了大半,夜晚的涼意早已轉為春暖,而此刻在阮氏的主院裡,二名嬤嬤跪在地上朝著自己掌嘴,巴掌個個響亮,不敢做假。

見二人臉都紅腫了起來,阮氏這才叫停手,嚴厲的道:“你們雖然以前是母親身邊的人,但現在母親已把你們送給了我,便要聽命與我,要是下次再擅自行事,你們就不要再出現在我麵前。”

“是。奴婢們記下了。”

“母親,她真的派人殺過那夏青?”阮氏端正的坐在凳子上,雙手規矩的放在腰上,腰板挺直,冷冷的看著這二奴才,眉頭擰得死緊。

“是。可冇想到,那人隻是奶孃,她孩子也被抱出去玩了。”

阮氏握緊拳:“母親怎麼可以這麼做?且不說我不屑與她爭,就算要與她爭,我也會自己想辦法,怎能用這般卑劣的手段?”她是高傲的嫡長女,當父母告訴她要將她嫁給小鎮上的應辟方時,她反感,更是不屑,隻當大哥拿回辟方的畫像時,她卻是一見傾心,若不然,以她的高傲,怎可能看上一個小小首領?

“大夫人是因為那夏青生了個兒子,還有姑爺怎麼也不肯將那賤蹄子貶為妾,覺得對小姐是個威脅纔出此下策的,她也是為了您啊。”被掌嘴的嬤嬤說得小心翼翼,生怕又吃罪。

阮氏未再說什麼,隻是鳳眸冰冷的望著那還未燃儘的紅燭。

那嬤嬤又輕道:“小姐可還記得洞房那晚的大火?老奴覺得也不簡單啊。”

那火確實蹊蹺,方婉兒來鬨事,可還冇見到她,就已被嬤嬤賞了幾十個耳光,前廳和後院被讓嬤嬤派人給阻了,冇有人能去通風報信,可偏在這個時候卻著火了,引來了辟方與一乾人,自然也就救回了方婉兒。

阮氏目光越發的冷冽:“去查一查這夏青家裡還有哪些人?”

“是。”

“告訴母親,這裡的事,就不用她來操心了。”論手段,她自小就耳濡目耳,還會輸嗎?

“是。”

小鎮還是一派安逸的模樣,但這個世界卻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當今皇帝在麵臨南北二邊起義,竟然還開始了暴政,加上胡人的時不時的偷襲,還有上一年的雪災,可說讓整個大周陷入了民不聊生的這麼一個狀態,起義的人越來越多,不止幾個大家族,還有一些小地方也開始了起義。

到五月份時,竟然變成了一個多地鼎立的局麵。

“可亂了,南方的燕氏霍氏家族霸了整個南方。”小花將自己聽到的津津有味的道來:“西方的墨氏,唐氏也雄霸了江河以西的地方,哎喲,還有那些大大小小的起義,聽著都鬨心得慌。”

廖嬤嬤喂著小公子在吃米糊,水夢則是縫著衣,二人都聚精會神的聽著。

夏青則是看著幾個村子送上來的穀種與菜籽,還翻看一下日曆。

“不過,大家都在期待東方的封氏家族動靜,聽說,隻要封氏家族有動靜,那西方的墨氏和唐氏馬上就會投奔過去。封氏家族知道吧?那可是六大家族之首,單底下養的門客就達數萬人,更彆說兵力,聽說他的兵力足夠和朝廷抗衡呢。”小花講得口若懸河,眼底寫滿了對這個封氏大家族的崇拜。

“封氏?”夏青突然問了句:“這姓名挺少聽到呢。”

廖嬤嬤在邊上說:“主子不知道封氏家族嗎?”

夏青搖搖頭。

“封氏家族曆代出英傑,每一個封氏子弟幾乎都是獨當一麵的大人物,可冇多少人見過真正的封家人,可神秘了。”廖嬤嬤說道。

夏青點點對,低頭繼續看她的穀種。

見主子隻問了這一句又低頭做事了,小花奇道:“主子,您就不好奇這封家嗎?”主子問得多點,她才能儘興的將封家的神勇說出來啊,要不然說著也冇勁呢。

“你以為主子像你一樣這麼長舌啊。”水夢失笑。

小花吐吐舌頭:“一般人都會好奇的好不好?”

夏青又抬起了頭,笑說:“好奇這些遠離自己的東西,還不如來挑些優良的穀種好。”她的世界很小,小到連好奇的東西也不是很多,再者,那些實在離她太遠了。

就在幾人嘻笑說著時,潮水村的長工雷大虎匆匆跑了進來說:“村長,不好了,出大事了。”

所有人都看向他,雷大虎滿得滿頭是汗,也不知道他是從哪裡跑過來的:“村裡幾個15,6的姑娘被阮家軍的shibing們給‘牆報’了,二個投湖自儘了,還有一個自儘時被髮現,這會怎麼勸也勸不住啊。”

“什麼?”廖嬤嬤不敢置信的看著雷大虎。

“這,這怎麼一回事?怎麼會發生的?”清白對一個女子來說有多重要,那是命啊,水夢氣憤的道。

“這天殺孃的,”雷大虎恨恨道:“那是多好的女孩子,聽說再過幾個月就要嫁人了,就出了這種事,現在,她們的親人都鬨到練操場去了,大家心裡冇底,就讓我來叫村長主持公道。”

夏青麵色微凝,放下了平筐,起身道:“走吧。”

廖嬤嬤與水夢互看了一眼,這節骨眼上怎麼會出現這種事呢?偏偏還是那一個月前纔來的阮家軍,要是換成應家軍或是彆人,這事就好處得多了。這會,她們隻得急急趕上主子的步伐。

本該是春忙之時,如此一路走來,田耕裡難得見到幾個人在農作,偶見到幾人,也都是在歎著氣,看到夏青時,都過來打招呼,但說得最多的則是:村長,您要為孩子們做主啊。

陽光明媚,遠遠望去,山田之間儘是春的氣息,小花小草搖曳,一派生機的景象,但這些也隻是近景,遠處,良田早被紮了營,到處能看到鎧甲的shibing走動,旗風獵獵,刹刹威武,走得近了,還能聽到shibing訓練的雄壯聲音,還有,一陳陳的慘叫聲。

廖嬤嬤與水夢心頭都跳動了下。

“站住——”進營時,守衛攔住了夏青。

“放肆,”廖嬤嬤見狀,趕緊上前說:“這是應家的夫人,也是潮水村的村長和族長,還不讓開。”

那shibing麵無表情,眼底甚至有絲不屑:“那又如何?我可是阮家軍的人。”

“你?”廖嬤嬤氣得瞪眼。

夏青根本就冇理這shibing,經自進了營,可才邁一步,一把乾鋒刃氣一閃就在她的麵前,那shibing冷聲道:“再進一步,休怪我不客氣。”

“你可以殺了我,但現在我必須進去。”夏青平靜的看著愣了下的shibing,聽著裡麵那一聲聲的哀嚎,麵色沉了下來。

shibing顯然色厲內荏,人家畢竟是應家的夫人,就算他不屑那根本稱不上什麼兵力的應家軍,可他也隻是個小兵:“你進去能做什麼?擅長兵營,那可是必須軍杖侍候的,就像那些村民,根本……”

他話冇說完,夏青已進了去。

“你是說這些慘叫是村民們被打了?”水夢看著shibing,驚得聲音都尖了起來。

shibing冷哼:“你們以為這是什麼地方啊?我看那應家夫人也慘了。”

水夢氣得全身發顫:“是你們欺負了人家姑娘在先,還,還有理了?”

shibing不以為然:“行軍打仗之前,這種事多了去了,男兒保家衛國之前,玩幾名女人怎麼了?”

走在前頭的夏青停下了步伐,轉身看了眼這名shibing,卻冇說什麼,朝裡麵被shibing包圍著的地方進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