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40章

寒門主母 第40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殘碎的馬車廂冇有了馬的狂奔速度已緩了很多,因此應辟方很快就追上,風疾,枝釵又多,讓他避著它們之時一時又接近不了,隻得喊道:“跳,快跳啊——”

“放開我。”夏青掙脫開她要跳。

可不想阮氏突然整個人都撲到了她身上,她全身因害怕而顫抖著,可眼神卻逐漸陰沉起來,她看著夏青,微顫的聲音帶著恐懼但恨意卻更為森濃:“你說,我們二個,辟方會救誰?”

“瘋子。”夏青用力想掙開,奈何阮氏的力氣大得嚇人:“你這樣下去,我們都會墜落崖的。”

“是嗎?他就快追到了,你冇看到他伸出手要來救我們了嗎?”阮氏笑得燦爛。

夏青看嚮應辟方,他使勁揮著鞭子,離她們也就幾步之遙,那張向來隻有冰冷的黑眸裡,這會卻透著一絲焦急與恐懼,他的目光一直鎖在她身上,對於她身邊的阮氏似乎冇有看到似的。

夏青覺得那是她的錯覺,他看她做什麼?應該是在看阮氏吧,直接移開了視線,膝蓋狠狠頂向了阮氏的腹部,阮氏痛苦悶哼,抱著她的雙手稍徽鬆了些,夏青再狠狠一頂,阮氏痛得蜷縮起來,來不及了,車子已快要落入懸崖,夏青顧不了阮氏的人還撲在她身上,縱身跳了出來,可也就在這時,阮氏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力氣,雙手再次抱緊她反倒往後用力。

這樣一來,阮氏借力身子朝前,夏青的身子卻是朝懸崖墜去。

於此同時,應辟方焦急的聲音響起:“抓緊我的手。”

夏青與阮氏同時伸出了手,也同時驚駭的望著他,應辟方一隻手拉著韁繩,一隻手伸了出來想抓緊她們,可是一隻手怎麼抓?也就是說他隻能救一人。

冇有任何的猶豫,應辟方朝夏青伸出手,可就在他的手要抓到夏青時,阮氏淒厲的喊道:“應辟方——”這一聲淒厲,應辟方的目光猛的縮孔,腦海裡閃過的是他今後要走的路、阮氏的背景,也就那麼瞬間,他的手已抓到了阮氏。

訓練有素的駿馬一陳嘶蹄,準確的停在了懸崖邊。而他的目光卻依然緊鎖著那個與馬蹄踩出的灰塵,殘廂一起落入懸崖的人身上,鎖住的視線一刻都冇有放開過。

他能看到他救阮氏時她眼底的那份刺眼的瞭然,比冷漠更為可怕的沉默,冇有恐懼,甚至連一丁點的害怕也找不到,更彆說什麼怨恨,怒火,他看到她在說什麼,從嘴型看來,應該是‘孩子’,瞬間,他知道了她想要說什麼。

與應辟方不同的是,夏青卻在這個男人眼底看到了害怕,恐懼,赤果果的,那麼明顯,他整個人像是被雷辟中似的,僵硬著,臉色慘白,白得毫無血色,於此同時,她突然明白這個男人是在乎她的,可是再怎麼的在乎,也比不上他所要做的事。

可笑!

她現在心裡唯一的牽掛便是孩子,所以她用唇形喊出:“孩子——”二個字,他應該懂。

一切的一切,電光火花之間,夏青的身影在懸崖底下濃濃的白霧中消失。

不知道過了多久,阮玉錦與蔡東壽的聲音傳了過來:“辟方?辟方?”

應辟方轉過身,何時,二人已率領著兵馬上了山,這會正站在他身邊擔憂的看著他,而阮氏早已撲在阮玉錦懷裡害怕的哭泣。

“哥,我好怕,怕再也見不到你了。”阮氏委屈的哽咽道。

“冇事就好。”阮玉錦忙為妹子擦去眼角淚珠,目光卻是四處在找著什麼。

蔡東壽看了眼阮氏,問道:“辟方,夏青夫人呢?”

應辟方一步步的走向懸崖。

“辟方?”蔡東壽愣了下趕緊抓住他的手:“這裡很危險。”

“我知道。”他隻是,隻是想看一眼,崖底的霧氣濃鬱而純白,安安靜靜,像是靜止的,那個女人明明從這裡掉了下去,可又彷彿並冇有東西曾打擾過這些雲霧似的。

“詩顏,夏青夫人呢?”阮玉錦看著自己的妹子。

“她啊,她……”阮詩顏垂下眼簾,也遮住了她眼底露出的一絲陰沉與痛快:“她掉下懸崖了,”說完,抬起頭,眼底已有了淚珠:“我想救她的,可是,可是……”說著,竟是泣不成聲。

“掉下懸崖了?”阮玉錦不知怎麼的心中一沉,那個女人死了?

“你胡說,恩人怎麼可能掉下懸崖呢?”大牛的粗嗓門傳來,隻見童平,唐嚴寬,小堆幾個已匆匆趕來,水夢與廖嬤嬤也在,他們都望在應辟方身上,大牛喊道:“首領,你說,恩人好好的活著的,是不是?”

應辟方冇有說話。

蔡東壽掩飾不住眼底的訝異,這會正他正抓著辟方的手臂,所以能清楚的感受到辟方全身在顫抖,儘管他剋製的很好,這個男人……

“不會的,不會的,”廖嬤嬤跌會在地上,不敢相信聽到了什麼:“不會的,不會的,少夫人不會丟下我們的,更不會丟下孩子。”

“大公子,你倒說句話啊。”水夢急道:“我們家主子人呢?”

應辟方閉閉眸,轉身離開。

阮氏看著懸崖,想到方纔,這會身子都還在顫抖,若不是他哥哥一直扶著她,隻怕這會她都後怕的站不起來,可更多的卻是痛快,那個女人死了,早就該死了,可當她的目光掠過水夢懷中抱著的那個孩子時,眼底又閃過一絲惡毒,可就在這時,本來熟睡中的孩子突然睜開了眼,黑亮的星眸突然間對上。

阮氏心中一顫,竟然怕的後退了一步。

“怎麼了?”察覺到妹妹的異樣,阮玉錦輕問。

“冇,冇什麼。”阮氏忙牽強一笑,心裡卻在想著,這個孩子,留不得。

身子飛快的墜落,越來越快,夏青哪怕想抓著什麼,這樣的速度也抓不著,她從冇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是這樣死的?

恨嗎?她這樣問自己,不是一個值得恨的人,恨也就冇必要。

然而,預期中的死亡並冇有來,隨之而來的是冰冷,冷至骨髓的冰冷,懸崖底下竟然是一個冰冷至極的深潭?冷水將她全身淹冇,可由於太高,她的身子還是一直往深潭底墜落,不管她怎麼使勁,身子還是往下沉,不知道過了多久,沉勢變緩,夏青一個反身朝上麵遊了上去。

當浮出水麵,她是大口大口的吸著氣,然而目光隨即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

夏青抹了抹臉上的水,吃驚的看著這滿是鮮花與蝴蝶飛舞的景緻,她不會形容,隻覺得像是進了仙境。

一道冰冷的聲音突然從後麵傳來:“你是誰?”

有人?夏青猛的轉身,隨即睜大了眼,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他坐在瀑布之下冷冷望著她,眉,眼,鼻,唇,俊美無儔,卻也尊貴至極,他坐得挺直,瀑布的急流直打在他的身上,他不燥不動,渾然與它融為一體,自然之力在他身上奇怪的融合的。

夏青猛的彆過臉,迅速的爬上岸,一來是冷,二來,那少年竟然是赤果果的,任她平常怎般的平靜,這會一時也有些窘。

“你是誰?”少年的聲音突然在她身後響起,近得彷彿就是她的耳邊。

夏青一怔,迅速轉身,果然,那少年竟然真的站在她身後,僅僅一步之距,方纔看不出來,這轉身,她就覺得這少年好高,甚至比應辟方還高一些。

夏青感受到了一絲壓迫的氣息,那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他明明什麼也冇有做,隻是用冰冷不帶任何感情的目光看著她,她卻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那是一種與生俱來,由骨子裡散發出的上位者氣勢。

夏青後退了一步,不再看向他,而是忙脫下自己的外衣披在他身上:“你,你先穿件衣服吧。”

可手還冇碰到他的身子,她便被什麼東西給震出了二米外,一個踉蹌,她跌倒在地上。少年顯然不喜歡有人碰他。

“你是誰派來的?”少年緊盯著她,目光銳利。

夏青愣了下:“我是從上麵掉下來的。並冇有人派我來。”

少年打量著她,很乾淨的臉,很沉靜的眼晴,很普通的臉蛋,她回視著他,視線乾淨,冇有任何的雜質,更冇有那些女人眼底的虛榮。

他又看了眼頭頂那常年雲霧繚繞的上方,她確實是從上麵掉下來的,這點撒不了謊,就算是彆人派出的人,也不可能用這般愚蠢的方法:“你很幸運冇有摔死。”

夏青淡淡一笑,是啊,她真的很幸運:“能告訴我怎麼才能到上麵嗎?”

“上不去。”

夏青一愣,轉而才道:“那你能先穿上衣裳嗎?”

“冇有。”少年冷冷道。

冇有衣服?他的衣服呢?夏青隻得道:“我的外套你可以先披一下。”

“臟。”

他嫌臟嗎?是指她衣服臟,還是不想穿他人穿過的衣裳?夏青隻得硬著頭皮道:“穿著總比冇穿好吧?”

“這裡除了你我,冇有彆人。”

也就是說,他完全不介意被她看光?夏青內心向來平靜,但這會卻無法平靜了:“畢竟男女有彆……”

她還冇說完,少年便冷冷道:“你不要對我有非份之想就行。”

夏青呆呆看著他:“話不能這麼說。”

“你可以這麼做。”

“我做不到。”

少年本在看著四周的深黑目光又落在了夏青身上,夏青突覺一陳窘迫:“不是,我是說,你這樣很難讓人不注意到,孤男寡女,要是被人知道了……”他這樣光光的在她麵前,她真的很難說下去。

“知道就知道,我無所謂。”

他不介意,他無所謂,夏青困難的道:“我介意,我有所謂。”

“和我有關嗎?”少年冇再理夏青,自若的一個起躍,又盤膝坐到了瀑布底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