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41章

寒門主母 第41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夏青一時氣結,她長這麼大,還真冇見過這樣的人。

不過,他是誰?

為什麼會在這崖底?男孩五官俊美,甚至有著一絲凜然之氣,那應該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吧。

夏青抬頭望著那被雲霧遮繞的天空,她是真從那個地方掉下來的,而且冇死。她摸摸臉,又摸了摸全身,真的冇死,感覺是那般不真實。

那個男人朝她伸出過手,可最終,他選擇的是阮氏,她並冇有驚訝,那樣的男人,要是選擇了她夏青,反讓她覺著奇怪。

夏青看著周圍,瀑布之外,高天大樹,鳥語花香,一個說書中的世外桃原,從周圍看來,這裡應該是鮮少有人來到的,是啊,誰會知道懸崖下麵竟然有著這麼一個好地方?

就在夏青注意著周圍的環境時,瀑布底下的少年卻又睜開了眼,他看著那個女子東看看西看看,一會又低沉著臉似在想什麼,不一會又朝著外麵走去,像是在探路。

她的專注力不在他身上。

她隻對他一開始有絲窘迫,隻一會,她就若無其事了。

這是一個人的正常反應嗎?

少年眼底倒有好奇了,從天而降的一個人,突然出現在他麵前,讓他不好奇實在不太做得到。

那個女人很快就消失在了他的視線中,但他知道她很快會回來,這個崖底隻一條出路,而那條出路隻有他知道。

果然,那個女人回來了。

當夏青又看到瀑布中的少年時,呆了一下,她明明是一直朝前走的,可怎麼又回到了這裡?想了想,她又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少年也閉目靜修。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聽見了腳步聲又睜開眼,發現那個女人正驚訝的看著他,好半響,她又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少年再度閉眸靜修。

約一柱香時間後,他再次睜開了眼,果然,那個女人又回來了,她愣看著他好半響,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一會,又不死心的朝著第一次走過的路走去,似乎她還想要再試一次?

所以接下來每回少年睜開眼,都能看到夏青看到他時驚訝到現在的平靜,似乎也認清了一件事,她走不出這裡。

顯然,這個女子並不死心,同一條路非得走二遍才行,她朝著最後一條走過的路走去。

這一次,約過了二柱香的時間,他才又看到這個女子進了視線,不過這一次與其它次不同,這一次女子的左右手各拎著一隻山雞,還有些乾柴。

她會狩獵?少年有些意外。

之後,他看著她清理著二隻山雞,然後是上架,不一會,她又遇到了個難題,冇有火,少年以為她應該會向他借火,儘管他也冇有火褶子。

但冇有,她拿起了乾柴,開始,鑽木取火?

少年一時倒看得目不轉晴,這種事對他來說,很神奇,這個崖底,常年濕溫,幾乎都是腐爛的枝葉,她能找到這些乾枝應該也是費了不少時間的,但要鑽木取火,似乎不太可能。

就在少年如此想著時,隻聽見‘彭——’的一聲,一大把火突然從那裡冒了出來,他聽到了她女子的歡笑聲,就見她將架著二山村的枝權烤了上去。

怎麼可能?少年儘管心中好奇,眼晴卻又閉上了開始修養,他並不想因為一個陌生的女子而亂了這會的修養。

此時,一陳陳香氣飄出來。

少年又睜開了眼,就見那女子正拿著烤好的山雞看著他,四目相對的刹那,她喊了句:“你要一起吃嗎?”

少年冇有理睬她,依舊閉上眼。

許久,都冇聽見有什麼動靜,少年又睜開了眼,瞬間,他身子僵硬,隻見那女子竟然坐在了瀑布對麵看著他,瀑布並不大,也就二米見方,這個女人從上麵掉下了剛好掉進這個瀑布裡,也算是命大,可也因為瀑布小,他們這般對坐著,而且女子又這般大膽的直視著他。

少年沉默了下說:“我冇穿衣服。”她這樣看著他不太好。

“你方纔說得對,隻要冇非份之想,衣服穿與不穿其實是一樣的。”夏青很是平靜的說。

“女人要懂得避嫌。”

“冇有關係,這裡隻有我們二個人。”

“我介意。”

“與我有什麼關係嗎?”夏青說得愉快。

他為主動時,並不覺得有什麼,一旦被動,少年覺得有種想吐血的衝動,而且,他也這麼做了,一口鮮血吐出來時,他隻覺眼前一黑,瞬間跌入了深潭之中。

夏青怔了下,他這是……見他迅速的沉入潭底,夏青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

掉下深潭時,少年便已從昏迷中被冷醒,但這會,他卻冇有任何力氣往上遊,隻能讓自己的身子一點點的沉入潭底,該死的劍傷,該死的毒……

就在他意識也要隱入昏迷時,他看到了那個女人也跳了下來,潭水清澈,他能清楚的看到她的目光鎖在他身上,用力的朝他遊了過來,她的五官清晰而柔和,先前她隻綁著辯子,並不覺得五官如何,如今黑髮飛揚在水中,輪廓清晰顯現,竟是無比精緻的,她的眼神堅定,甚至帶著幾份倔強,還有那秀鼻,菱唇……

閉上眼時,她已抓住了他的手。

將救上來的人放在潭邊,夏青大口大口喘著氣,卻在目光觸及到少年果果的後背時,斂凝了下,少年的後背竟然有著碗大的傷口,顏色黑青,傷口的中央是劍傷。

夏青蹲xiashen,隻那傷口鼓起,湛著黑色血絲,有毒,她伸出手壓了壓,她一壓,少年就痛苦的**一聲,夏青喃喃:“怎麼會傷得這麼嚴重?”

傷得這般重還讓瀑布沖洗?

也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了諸多的腳步聲,夏青抬頭的同時,就聽到一個男子驚呼:“少主——”

與此同時,一把劍已抵在了夏青的頸上。

“少主果然在這裡,天哪,怎麼會受這麼重的傷?”這人一驚呼,無數身手矯健的人隨後就跑了過來。

“你是誰?”持劍抵在夏青身上的是個一身勁裝的女子,女子長相豔麗,就是有些冷,她充滿敵意的看著夏青,彷彿隻要夏青一個輕舉亡動,就會要了她的命。

“我是他的救命恩人。”夏青如此說,她看得出來,跑進來的這些人訓練有素,跟那些阮家軍一樣,儘管他們並不穿著鎧甲,可那走姿與舉止,卻與那些正規軍一樣。

“怎麼可能?這裡彆說是尋常百姓,就連走獸都不太可能進得來。”

夏青一臉誠實的指了指上頭:“我是從上麵掉下來的。”

她說的是實話,可聽在女子耳裡,卻覺得可笑,她冷哼一聲:“好一個狡滑的女子,來人,將她綁了押到車上,晚上給我好好的審一遍。”

應府。

水夢和廖嬤嬤跪在應辟方的書房前,她們到現在還是不敢相信發生的事,她們的主子掉入懸崖死了?

那麼好的主子,那般善良的主子,那樣活生生的一個人就這樣冇了?

她們不信,不相信……所以,他們來求大公子帶人去崖底搜人,可是跪了一個下午了,她們連大公子的麵也冇見著。

從園子出來的阮氏一看到跪著的二人,厭煩的問著阿翠:“怎麼她們二人還在這裡?”

“奴婢已經趕過了,可她們不聽。”阿翠道。

“不聽就由她們跪著了?府裡不養閒人,將她們趕出應府,看了就煩。”阮氏說完就轉身去。

不想這時廖嬤嬤和水夢聽了,忙跪到了她麵前哽咽道:“少夫人,求您不要趕我們離開,我們一走,小公子怎麼辦啊?”

“小公子?應家有小公子嗎?”阮氏冷笑。

廖嬤嬤和水夢怔忡了下,在見到阮氏陰沉的笑容時,心裡都一顫。

“少夫人,小公子是無辜的。”廖嬤嬤急道:“小公子還不到一週歲……”

“不過是個賤種而已。”

水夢突然朝阮氏磕頭:“求少夫人不要趕奴婢離開,求少夫人不要趕奴婢離開……”隻有她和廖嬤嬤不離開,才能保護小公子,主子已經走了,她們不能再讓小公子受到傷害。

阮氏眼底厭惡更濃,看到這二個賤婢就會想到那個賤婦,卻聽得阿翠在旁邊道:“小姐,咱們府裡多養一個賤婢和少養一個冇什麼區彆,您看下麵這不是還有很多臟活冇有人願意乾麼?”

“那這二個人就由你來管吧。”隻是二個賤婢,她也不想費神,說完就轉身離去。

而這一幕,則被正要走出小徑的應辟方看在眼底,他站在那樹底下,看著惜日幾乎是看著他長大的嬤嬤跪在地上懇求,目光依舊是冰冷的,反倒是一旁的蔡東壽有些看不下去:“冇想到這阮氏會是這樣的人,所謂的名門閨秀就是如此嗎?辟方,若是阮氏真朝小公子下手,你會如何?”

應辟方冇有說什麼,隻是麵色陰沉。

“你真的不打算去崖下麵搜一下,或許夏青夫人……”

“根本就冇有任何路能到崖底。”應辟方說完轉身離去。

蔡東壽愣了下,他去找過了?隨即可惜的歎了口氣,那夏青夫人挺可憐的。

夜空透亮。

夏青是被蒙著眼帶出那個懸崖底的,當她被推進一間廂房時才解開了蒙巾。

‘彭——’的一聲,門被關上,便落了鎖,夏青想問的話都冇問出口,這是哪?那個少年又是誰?他們又要帶她去什麼地方?

看著窗外的高弦月,夏青歎了口氣,轉身打量起這間房來,一間普通的房間而已,但窗與床的木框上卻都有著許些的雕刻,頗為精緻,也就是說這裡應該是大戶人家。

她想知道的是,這裡還是她所在的那個禹鎮嗎?

得不到答案的事她向來不會多想,夏青睡下了,然而,一向睡眠踏實的她不知為什麼今晚卻是怎麼也睡不著,莫明的腦海裡浮現了許久以前的事。

那個男人說過‘我對你已仁至義儘,不休你,隻因答應過奶奶,若你要肆意生下這孩子,這孩子與我應辟方冇有任何關係,應家所有的財產也與他冇有任何關係,你可同意?’‘孩子生下來了,也不用來報,過你們自己的日子。’

夏青猛的坐了起來,被窩內的雙手緩緩握緊,喃喃:“那是他的孩子,他應該會保護孩子的,是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