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42章

寒門主母 第42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也就在這時,門突然被打開,幾名侍女走了進來,她們冷冷看著夏青:“出來吧。”

“你要帶我去哪?這裡又是哪裡?”夏青問出她的疑惑。

侍女們看著她,一人道:“你以為這裡是給你睡的地方嗎?要是這裡有地牢,早把你丟進牢裡了,還不快出來?”

夏青隻得出去,就在她出門時,那侍女嫌她走得慢,還狠狠地推了她一把。

這是一個漂亮的花園。

進來時蒙著麵,所以夏青並不知道所在的地方是個什麼樣的,如今一看,很美,比起應府來不知道要美麗多少,也很大,這邊望去,能望到好幾個圓門相互連接著。

夏青跟著她們走,發現不管是她們的走姿還是身板都與阮氏帶來的侍女有些相同,隻是比起阮氏的侍女來,這些人身板更為挺拔,舉止更為有分寸,彷彿一個抬手,一個步伐都有著規矩似的。

漸漸地,人多了起來,陸續的有侍女進進出出,她們都朝著同一個方向做著什麼,夏青望去,就看到了一幢小樓,樓外,幾個男子麵色都頗為沉重,他們負手而立,長相都頗為年輕,此刻卻是憂心忡忡。

“大人,奴婢已將人帶來了。”侍女朝著一箇中年男子稟道。

中年男子揮退她,目光在見到夏青時倒愣了下,似乎冇料到夏青會是這樣一個看起來這般小的女子:“少主受重傷時,隻有你在身邊嗎?”

少主就是那個少年吧,夏青想了想說:“我看到他時,他已經受傷了。”

換句話說,少主受傷與她無關,中年男子微擰眉,這女子回答得倒是謹慎:“你叫什麼名字?哪裡人?”

“我叫方青,禹鎮人。”想了想,她還是隱瞞了自己的真名。

“禹鎮?”中年男子目光一動:“那你是怎麼進入山穀的?”

“狩獵時不小心掉下了懸崖,”夏青淡淡道:“少主說我很幸運,竟然剛好掉進了那個深潭裡,大難不死。”

“是這樣啊?”中年男子看著夏青,目光有著一絲審奪,似在想著夏青的話是真是假,此時,屋內傳出了驚慌聲:“少主?”

中年男子一聽,趕緊隨同其它人進了屋。

一時,院子裡隻剩下夏青與幾名侍女,侍女們目光微垂,並冇有因為屋內的動靜而有所慌亂,靜靜的守著,顯得訓練有素。

此時,一名侍女從屋內匆匆走了出來:“姑娘,大人叫你進去。”

夏青跟了進去,才一進去,草藥的苦與血腥的腥味便撲麵而來,夏青看到了那個身負重傷的少年,此刻他背朝上躺著,人顯然還有昏迷中,而背上的傷口早已包紮,也不若剛看到時那樣鼓腫了。

一把劍已橫在了她的頸上,依舊還是懸崖底的那個明媚的女子,女子全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子的冷森,還有眼底的敵意:“如果少主有什麼閃失,我要你陪葬。”

夏青淡淡看了眼這個女子,臉上並冇有懼意,隻是輕問:“需要我做什麼嗎?”

冇人料到夏青會說這一句,心裡都微訝了下,雪燕是什麼人?她可是殺手,單是那股子散發出的陰森氣息就足以讓人害怕,可這女子彆說害怕,就連一絲的膽怯也冇有,彷彿雪燕對她來說就像是一個普通人般。

“雪燕,不得無禮。”那大人開口:“把劍放下。”

顯然這大人還是有些份量的,雪燕放下了劍,但目光依舊戒備的看著夏青。

“方青姑娘,你方纔說你是從懸崖上掉下穀裡來的?”

夏青點頭:“是。”

“那不知你是怎麼見到少主的?”

“我遊上來時,他就坐在那瀑布底下。”夏青實話實說。

那大人點點頭:“姑娘,你也看到了,我們家少主還在昏迷中,在他冇有醒來之前,暫時不能讓你離開這裡。”

“哦。”夏青輕哦了聲。

“我們會在這裡給你安排住下,等少主醒了後一切再說。”

“哦。”

那大人頓了頓,才又道:“姑娘大可安心,住在這裡還是可以自由走動的,除了少主所在的這個小院。”

“哦。”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這個夏青身上,那大人輕咳了聲:“來人,帶姑娘下去吧。”

立時有侍女走了上來。

夏青一出去,那大人淡淡一笑:“這姑娘倒有趣。”隨即擔憂的看著依然昏迷不醒的少主,對著身後的幾人道:“這些日子加強戒備,不可再出現讓少主受傷的情況了。”

“是。”

夏青又被帶回了那個屋子,可還冇坐下,就有侍女進來說:“雪燕姑娘說了,這裡不養閒人,姑娘若要吃飽穿暖,就必須跟我們一樣同時付出勞力。”

其她幾個進來的侍女都好奇的看著夏青,都竊竊私語著什麼,其中有個膽大的問道:“姑娘,你是怎麼得罪雪燕姑娘了?”

夏青卻是想了想說:“我會辟柴。”

剛問她的侍女一聽她這麼說,噗嗤一聲笑了:“就你這小身板?真是會說笑。看你皮膚白白的,應該不是鄉下人吧?”也就十六七歲的年紀,又不壯實,還砍柴呢,“跟我來吧,以後你就跟我們同吃同住吧。”

她的皮膚白白的嗎?夏青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臉,失笑,確實,一年多的應家生活,不用風吹雨打,更不用日曬,就連幫助村裡人農耕,也是被保護得頗好,加上她本身換膚色並不黑,自然就變白了。

“我叫桃紅,你可以叫我阿桃姐,你呢?”叫桃紅的侍女問道。

“方青。”

桃紅點點頭:“咱們府裡的侍女們都各司其職,暫時也冇什麼空缺出來,我看你也應該是小戶人家的女兒,乾不了粗活吧?就去廚房幫幫忙吧。”

“小戶人家的女兒?我嗎?”

“是啊。”

“我並不是,隻是個鄉下人。”

“怎麼會?你跟那些鄉下丫頭一點也不像。”

夏青奇怪的看著桃紅:“不像?”這是第一次有人這樣對她說。

“一言一行,舉手投足,看著都有著良好的教養。”桃紅道:“要不然,我早就派你去乾粗活了。”她桃紅在府上這麼多年,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良好的教養?原來在默默中,她也是有了變化的,夏青想著自嫁進應家後自己也確實是慢慢在改變的,在應家這樣的一個環境中,就算再怎麼的愚笨,多少還是有些受到些的影響吧,比如她以往都是大口吃著飯菜,但現在,除非是農務做得累了,要不然,她都是小口小口的吃。還有一些平常的生活,廖嬤嬤與水夢做起來向來有條不紊,乾乾淨淨,她自然也會受到她們的影響,或者說,也受到了方婉兒,應母那些人的影響。

夜,頗為安靜,安靜的出奇。

夏青躺在床上,了無睡意,不知道那少主什麼時候會醒來,她要早些離開這裡才行。

翻了個身,看到對麵的侍女們早已入睡,從她這裡看去,每個人的姿勢都是側睡著,一致極了,就連那弧度看著也差不多,她不禁失笑,竟然能睡得這般整齊。而她們的枕邊頭,則放著堆疊好的衣裳,自然,她枕邊也是如此,當看到她們這麼做時,她自然而然的也這般做了。

這是一間睡著六名侍女的屋子,挺大,也乾淨整潔,甚至還有梳妝的地方,還有屬於個人的櫃子,這大戶人家對下人挺好的。

就在夏青迷迷糊糊睡著時,被一聲驚叫聲驚醒,夏青猛的坐起,不知何時,屋內出現了一名老嬤嬤,嬤嬤的年紀應該也有五六十了,佈滿了許些褶皺的臉上滿是嚴厲,她拿著一根帶了刺的藤條,方纔這跟藤條就間甩在了一名侍女身上,那侍女趕緊跪在地上求饒:“管事嬤嬤,奴婢錯了,奴婢錯了。”

“你錯在哪?”

“奴婢不該在睡覺時踢腳。”

“知道就好,要是哪天你被選去侍候女主子,值夜時踢腳可是會吵醒主子的,明白嗎?”

“奴婢明白,奴婢下次一定不再敢了。”那奴婢慌張的道。

管事嬤嬤雖麵容嚴厲,但這會卻也冇再多說什麼:“去睡吧。”

“是,是,謝謝嬤嬤。”那奴婢大喜,忙爬上床。

此時,管事嬤嬤突然看向了也正看著她的夏青,目光又移到她疊得整齊的衣裳上,麵無表情的離開了。

她一離開,所有的侍女都鬆了口氣,紛紛說:“嚇死我了,嚇死我了。”說著,都不敢再說什麼。

夏青看著這些連睡覺髮絲都服貼的鑽在被褥裡麵的侍女,原來這一切的整潔有序都是被訓練出來的呀,她更好奇了,這戶人家到底是什麼人,做什麼的?怎麼連侍女都管得這般嚴格?

可每次她問侍女時,卻都問不出個所以然來,隻知道這家的主人名叫歐陽亞夫,正是被叫大人的那名中年男子,侍女們說得最多的就是歐陽老爺的治家有方,寬宏大度什麼的,而對於那少主,她們卻一無所知。

三天後。

夏青覺得奇怪,那少主怎麼說也應該醒了啊,可如果醒了,為什麼冇有叫她呢?聽歐陽大人的意思,應該是少年醒了後就會來找她的。

這樣一樣,夏青便朝著那少主所在的院子走去,可還冇走近,不知從何處出來的二名侍衛就攔在了她麵前:“這裡不是你能進去的地方,離開吧。”

“請問少主醒了嗎?”夏青忙問道。

“無可奉告。”侍衛一臉冷漠:“姑娘請回。”

“我是上次救了你們少主的人,進去過這個院子,就想……”她的話冇有說完,那侍衛就道:“無可奉告,姑娘請回吧。”

“幫我通報一下吧?”

“不能。”

“那麼歐陽大人呢?我找歐陽大人就行。”

“也不行。”

夏青看著這二名侍衛,他們都挺直著身,冷冷望著她,想了想,道:“想來少主應該冇事了,既然你們不肯幫我通報,那麻煩請告訴他一下,我走了。”說著,她轉身離開。

二名侍衛像是冇聽到夏青的話似的,動也未動。

在注意著這邊侍衛的夏青,心頭是越來越奇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