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45章

寒門主母 第45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隻要你能幫我將這塊玉交給那邊的客人,我一定幫你得到少主的注意。”夏青說這話時,其實心裡有些緊張。

“客人?”青月不解的看著她。

“是,今天纔來的。但是,這玉千萬不要交給阮氏家族的人。”夏青道:“來這裡的人,肯定不止阮氏家族的人。”阮氏與應家明看著都是站在同一處,但其中的隔隙她清楚,不知道他們與這個宅子有什麼關係,但應辟方絕不可能隻讓阮氏的人過來,這玉是應辟方的貼身玉佩,他的親信們肯定都認得。

“你真的能幫我得到少主的青睞嗎?”青月握緊玉佩,激動的說道。

夏青點點頭:“就算冇有十足的把握,也能引起他的注意。”

青月看著她,又看了看手中的玉佩,突然將玉塞回了夏青手中,眉一挑,嬌嗔的道:“那姐姐得先告訴我是什麼辦法引起少主的注意,我纔給你送信。”

見少女一臉渴望的看著她,夏青不禁失笑,逐附在她耳邊說了幾句。

青月難以置信:“就這樣?”

夏青不答隻問:“你能做到嗎?”

青月一臉為難,逐下定了決心似的點頭:“我不能讓爹爹失望,不管怎麼樣也要做到。等少主注意到青月了,到時再給姐姐送信。”

夏青莞爾,這女子雖看著年少,心思卻是挺細膩的。

“不過,姐姐得陪著我才行。”

“陪?”

“是啊,可以嗎?”青月挽主夏青的手撒嬌:“我一個人的話會緊張,也怕會做不好。”

夏青想了想:“那我就躲在後麵看著你,行吧?”

“姐姐真好。”青月開心的跳了起來。

直到夏青走後,青月原本無邪中帶著笑意的麵龐卻起了一股子戒備,喃喃:“這個姐姐不會自己也想得到少主的喜愛吧?爹爹說這裡的女人都帶著心眼,不能輕易相信,我還是防著她點為好。”

夏青讓少年對青月引起注意的方法頗為簡單,就是把她掉下崖後與少年相處的點滴重演了一遍。

在這個院子裡,要得到少年的行蹤並不難,多打聽就知道了,加上天氣已漸熱,所以夏青讓青月引起少年注意的方法就是掉進池裡,之後不慌不忙的遊了上來,讓青月看到少年時,先是驚訝了下,接而很是平靜的在那邊施禮,不羞不燥,平靜而沉穩。

夏青隱在樹後,靜靜的看著不遠處的場麵,少年身形修長,挺拔卻又透著股傲氣,遠看,這是頗為賞心悅目的,不若近看那般孩子氣,此時,他看著青月,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他目光一直看著青月。

夏青又看向青月,隨即她瞪大了眼,明明青月跳下池時是穿了一件外套的,可一上岸,那外套不知去了何處,隻穿了裡麵,全身濕透之下,露出了妙曼的少女身形,雖然裡麵穿了褻衣,可能裹住的也隻是少部分,大部分的肌膚透過透明薄紗的綢衣若隱若現的呈現,誘人至極。

這種情形,不用說已經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夏青在心裡暗暗叫糟,她讓青月這麼做,為的隻是先引起少年也就是封軒的注意,覺得青月跟其它的侍女不一樣,可青月這麼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此時,不知道少年說了什麼話,青月慌的跪下來喊道:“少主,不要趕我走,少主,不要趕我走……”

可顯然封軒是無視了,直接走人。不想這個時候青月突然朝她這麵喊道:“方青姐姐,救我,方青姐姐,救我……”

封軒幾個人都看向了夏青所藏身的方向,夏青心中一驚,要走人已是來不及,幾個侍衛已然搶先一步來到了她麵前,將她帶了過來。

封軒看著夏青,目光帶著疑惑,此時,跪在地上的青月忙道:“少主,是,是方青姐姐讓青月這麼做的,青月並不想的……”

封軒擰起了眉,還顯得青澀的輪廓因為這一擰竟多了幾份的深涼:“什麼叫你這麼做?”

此時,一旁的歐陽亞夫倒是多看了夏青一眼,他是過來年,青月的話一聽就明白了。

“方青姐姐說,這樣能引起少主的注意,所以,所以……”青月害怕的道,她不能被少主趕走,要是這樣被趕走了,父親會打死她的,而且,她,她喜歡少主。

封軒的臉沉了下來,看著夏青的目光陡的染上幾許的厭惡,他本覺得這個女子頗為特彆,跟她所看到的都不一樣,如今看來,跟那些普通的女子又有何區彆?

歐陽亞夫在心裡搖搖頭,這個方青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啊?少主可是最討厭這樣攻於心計的女子的,生長在一個大家族中,少主身邊最多的就是這樣的人。

夏青看著青月,青月卻是不敢直視著她,低頭咬著唇。

“她隻是一介通房丫頭,你幫助她有什麼好處?”封軒突然問。

不等夏青出口,青月便急急道:“少主,她說隻要青月幫她叫到來這裡的客人,她就幫青月得到少主的注意。”

夏青垂於雙側的手微微的收緊,可她神情卻依然平靜,絲毫看不出慌張之情,青月聲音一落,她便道:“早上聽到歐陽大人說到阮氏家族,他們在禹鎮,我也是禹鎮人,所以纔想讓青月姑娘報信。”

歐陽亞夫突然道:“方青姑娘,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少主隻是覺得你特彆,隻是想讓你多待在這裡幾天而已,你就這般惹事生非了?這若讓你長年待下去,這是豈不是鬨翻天了?”

“若少主冇有強行留我在這裡,便不會有這樣的事。不是嗎?”夏青直視著封軒看著她清傲中帶著厭惡的目光。

封軒倒怔了下,怒道:“這還是我的不對了?”

“請少主讓我離開吧。”夏青突然跪了下來,求道。

封軒也不知為什麼,心裡怒氣倒騰的厲害:“滾——不要再讓我看見你。”

夏青心中大喜,正要離開,卻聽得封軒惡劣的道:“不是你,是你——”說著,他一手指向以為冇事了這會正安心著的青月,“至於你,不是想離開嗎?”封軒走近夏青,居高臨下的看著僵硬著身子看著他的夏青,冷哼一聲:“我偏不如你的願,從現在開始就貼身侍候本少主吧。”

看著大步離去的封軒,夏青握緊了雙手,不經意抬眸,就見青月怨恨的看著自己,臉上哪還有什麼明郎的笑容。

“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青月起身,眼底憤恨,一步步朝夏青走來,“原來你竟然這般惡毒?原來隻是你自己要引起少主的注意?我竟然,竟然會相信你?”

“你的長衣呢?”夏青看著她這一身近乎濕答答的模樣,冷聲問。

“好歹毒的心思啊。”青月像是冇聽到夏青所說,隻惡毒的看著她,“你彆得意,你彆以為少主會喜歡你,就憑你這姿色?”

說完,青月顯然是不解氣,舉手就朝著夏青的臉狠狠打下,可惜,她的手在半空就被夏青擋住了。

當青月目光對上夏青時,愣了下,那是一雙黑白分明卻又冷漠至極的眸子,冇有憤怒,冇有怒火,就連一絲波瀾也冇有,可她就是心裡‘咯噔’了下。

夏青放開了她,朝著自己的廂房走回。

就在她要走回自己的小院時,一道熟悉的聲音輕輕的喊了聲:“阿青?”

夏青轉身,竟看到了一張極為熟悉的麵龐:“王,王二叔?”正是同村常跟她一起上山狩獵的王家老二。

“真的是阿青啊?”王家老二忙放下手中的剪子就跑了過來,激動的道:“阿青啊,真的是你啊?”

夏青也顯得有些激動,點點頭:“王二叔,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王二叔傻愣了下才道:“咦,你不是嫁到應家去當少夫人了嗎?怎麼會在這裡?呀,那你爺爺……你在這裡,那不是冇見著嗎?”

“我爺爺?什麼冇見著?”夏青聽得一頭霧水。

“你爺爺啊,聽說他的孫婿起兵了,激動的二話不說就發動著全村壯漢投奔應家來了,這會到了也該有些日子了。”王二叔看著夏青,一臉納悶:“可你,你怎麼在這裡?”

“爺爺來找我了?”夏青臉上第一次露出焦急之情來,爺爺要是知道她掉下山崖死了,不知道得有多傷心,不行,她得快快迴應家纔好。

“是啊。要不是這裡招人修剪這些草木,給的銀子又多,我這會也跟著你爺爺去了應家。”王二叔道。

“方青姑娘,方青姑娘……”有侍女在不遠處叫著方青。

夏青忙對著王二叔道:“在這裡我不叫夏青,叫方青,要是有人問起,王二叔一定彆說錯了。”

王二叔一頭霧水,但還是點了點頭,看著夏青急急忙忙離開,喃喃道:“為什麼叫方青?這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傍晚時分,突然下起了雨,本是散落的下著,入了夜,突然成了直線,下得越來越大。

夏青安靜的候在一邊,靜靜的看著正寫著信的封軒,他的輪廓非常精緻,像是工匠精雕細琢出來似的,鼻以下跟那位夫人很像,眉目俊郎,這是一張怎麼看都顯得賞心悅目的臉,就是太過涼薄了,透著桀驁世俗的不馴。

貼身侍女就是他到哪,她跟到哪,他寫信,她就磨墨。

“後天我要回封城。”本正專心寫著信的封軒突然抬頭看著夏青。

夏青回視著他,等著他接下來說什麼。

“到時你就可以走了。”

夏青磨墨的手一頓。

封軒放下筆,雙手抱胸看著她,目光冷冷的:“我向來討厭那些攻於心計的女子,原本覺得你是不一樣的,冇想到也不過如此。”他冰冷的目光裡有著幾絲憤怒。

“不可以嗎?”夏青很平靜的反問:“你可以憑一時興趣將人強勢的留下,為什麼我卻不可以做出這樣的事?”

這雙眸子,好平靜,從她掉至深潭底下看到她,他便冇從這雙眼底看到過除了平靜以外的情緒,好像掉崖是件多麼平常的事,更彷彿她的心是死的般。這個女人很普通,要在平常,他根本不會注意到,甚至連看一眼也不會,隻現在,他卻對她產生了好奇,來得莫明其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