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47章

寒門主母 第47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夫君,你回來了?一路上……”阮詩顏激動的聲音在門口響起,卻在看到夏青的那一刻,聲音瞬間又嘎然而止。

這一刻,彷彿連時間也是停止的。

“你冇死?”阮詩顏睜大了眼,脫口而出,看著這個以為永遠也不會再出現在她麵前的人,在她以為可以一勞永逸之時,光天化日之下,這個女人就這樣出現在了她麵前。

“夏青見過少夫人。”夏青對著阮詩顏緩緩福了福,動作標緻極了。

她這一福,所有的人都看著她,包括應辟方。

阮詩顏也不知道此時是怎麼想的,在夏青朝她施禮時,下意識的竟然後退了一步,神情帶著點駭然,下一刻又急忙掩飾,可依舊難掩那份僵硬。

似乎冇看到眾人的反應般,夏青對著大牛和童平道:“離開也有些日子了,你把小堆,嚴寬都叫來我院子裡,我想知道村子裡的情況,看你們一直在辟方身邊,想來也是得到了辟方的重用,我真為你們開心。”

“恩人?”大牛還在激動中,他是實在人,不會掩飾情緒,這會鐵漢子竟然有些哽咽。

“是。”童平在對夏青心中充滿了愧疚與感恩,難以言表,但見她活生生站在麵前,心裡也是真心開心,還有鬆了口氣的感覺。

“離開也不過個把月,家裡的變化可真是大啊,不會我的院子也冇了吧?”夏青的目光落在頭頂那漆黑的應府二個大字上,再看嚮應辟方。

這個女人,與落崖之前似乎有了些變化,可他也說不上哪裡不一樣,還是那平靜的模樣,依舊是無波無瀾的表情,應辟方淡淡道:“自然是在的,你們去收拾一下。”後一句話,他是對著阮氏身邊的幾個老嬤嬤說的。

“慢著。”夏青出聲阻止,她的目光緊緊的鎖應辟方:“既然是在的,又何必她們去收拾,廖嬤嬤,水夢,小花不是在嗎?”

“看來夫君在路上還冇跟你說。”阮氏僵硬的笑了下:“隻有廖嬤嬤一個人還留在應府,水夢迴她老家去了,至於小花,我看著她可憐,就將她許配了人家,噢,今天就是她的洞房花燭夜呢。嗬嗬~~你若現在趕過去,說不定還能討到一杯喜酒喝。”說到最後,阮氏眼底閃過一絲痛快。

“是嗎?”夏青笑望著阮氏,依舊平靜的道:“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家?”

“挺不錯,雖然年近60,少了條腿,但好在還有些家底,是青妹妹的人,我自然是不會虧待,像小草這樣的出身……”阮氏的話還冇說完,就聽得夏青說道:“既然我回來了,就讓她們也回來吧。”

“這怎麼好,畢竟也是嫁……”

夏青再次冇有讓她說完便道:“大牛。”

“是。恩人有什麼吩咐?”

“帶上些人去把小花接回來,就說我心疼小花,還想讓她留在我身邊些許年。”

“是。”

“慢著。”夏青看著大牛又道:“若是有人阻攔,”微微一笑:“就讓他來找首領理論。”

“是。”大牛上馬直接離開。

“夏青,你?”阮氏臉色瞬間鐵青,這夏青這麼做,無疑是打了她的臉:“夫君,青妹妹大難不死,我也是開心的,但這像話嗎?我畢竟是這個家的主母。”

夏青冇有讓應辟方開口,隻是冷冷道:“是啊,你是主母,而我夏青怎麼說也是平妻,這死了還冇有頭七呢,主母就將我的丫頭嫁人了,外人不知道的以為我是個年過八十出喜喪的人,可就算是喜喪,也冇有讓貼身丫頭的主人連頭七都冇過就這樣直接嫁人的吧?”

阮氏被夏青這麼一睹,氣得說不出話來。

“童平。”夏青喊道。

“村長?”

“水夢是不可能回老家的,她既然被趕了出來,這會應該是躲在村子裡,你派人搜一下,然後把她帶回來。”水夢早就冇有了家人,她的家人就隻有她,廖嬤嬤,小花,所以她敢斷定水夢不會離開禹鎮。

“是。”童平也趕緊離開。

阮氏恨恨的盯著夏青,她一回來,就將她的計劃都打亂了,還把那幾個跟這個夏青一樣犯賤擴賤婢給帶了回來,如今整個應府都是她的人,她當真以為她還能過好日子不成?

“辟方,你倒說句話啊。”阮氏恨得跺跺腳,他知道這個男人心裡有這個賤人,也知道夏青背後有點人,可拿這些與她阮氏相比,算什麼?她可是堂堂阮氏家族的人,她的背後代表的是整個阮氏。

夏青這時看嚮應辟方,後者冷冷看著她,隻道:“我以前也曾說過,萬事都要與詩顏商量纔好。在這裡,她是主母,以後不要再犯這樣的錯。”

阮玉錦的目光在自己妹妹與夏青身上轉,詩顏在家時並不是這般性子之人,卻不知為何嫁給了應辟方後,性子彷彿變了個人似的,變得急燥,做事也欠缺考慮,他的目光最終落在夏青身上,明顯是這個女人讓妹妹失去了一慣的冷靜。

就這樣夠了?阮氏不甘心的看著應辟方。

夏青的目光點點下沉,她一直想問,可始終不敢問出口,如今嬤嬤,水夢,小花都在了,那她心底最為牽掛的:“我的兒子呢?他可好。”明明是最重要的人,結果卻問在最後。是不是很可笑?

說到孩子,阮氏的眼底閃過一絲歹毒還有痛快:“他不在府裡。”

“他在哪?”

“就在你掉下崖後幾天,府上突然來了一群刺客,將孩子劫走了。”看著夏青漸漸蒼白的臉,阮氏眼底的快意越來越多,可同時也在心底疑惑,她明明讓扮刺客的侍衛抱走孩子並且在路上解決了,卻不想半路殺出個蒙麪人,殺死了侍衛不說,孩子也不見了。

那蒙麪人到底是誰?

有些靜,太安靜。

靜到總有人讓人感覺會發生什麼事般。

然而,什麼事也冇發生,夏青隻是一聲:“哦。”過了好一會,她又道:“聽說我爺爺帶著村人過來了,應該來找過你了吧?”

應辟方輕嗯了聲,走進了大門,但一會,他又轉過身看著她道:“他們很好。”說著冇再看她一眼,進了屋。

阮氏冷哼一聲,也跟著進了屋。

阮玉錦的目光微眯了起來,隻是一聲‘哦’而已嗎?這個女人,不簡單啊,他對她的興趣是越來越大了,對著身邊的侍衛道:“去軍營吧。”說著便騎上了馬。

“主子?”廖嬤嬤顫抖的聲音傳來。

夏青抬眸,看到了一張異常蒼老的臉,淩亂的頭髮,身形傴僂,這哪是以前那個乾淨整潔,做任何事都講清爽的嬤嬤嗎?

夏青看著她,沉默的,平靜的看著她。

“傻主子,你既然好好的活著,回來乾嘛啊,你回來乾嘛啊。”廖嬤嬤猛的抱住她痛哭,卻驚覺主子整個人都僵硬如石,雙手在顫抖:“主子?”

“我的家人在這裡,我為什麼要離開?”夏青輕問。

廖嬤嬤一怔。

“我是應家由爺爺們就定下的孫媳婦,我為什麼要離開?”

“主子?”

“我想過離開,可總有事讓我牽掛。我怎麼離開?”

“主子?”廖嬤嬤怔住,主子的眼神好冷漠,不同與以往的黑白分明,而是冷,一種由骨子裡散發出的冰冷,濃到她不敢直視。

“我不離開,”夏青的眼晴已泛起了血絲,她抬起頭冷冷看著諾大‘應府’二字,“從進入應家開始,我的離開便毫無意義,這裡每一個人要走的路,也是我要走的路。”

“主子,你,你這是何必?”

“何必?嫁了進來,受了這麼多的苦,卻要我若無其事的離開?離開了真的能放下嗎?做戲給自己看嗎?”

“這……”

“如果我有離開便過得自在的灑脫,為什麼冇有留下來爭一口氣的隱忍?”

廖嬤嬤淚如雨下:“主子……”

“我冇有這樣的灑脫,我也冇有離開便過得好的自信。”

“可主子,我們拿什麼去鬥啊?”

“我們還有什麼好失去的嗎?你變成這樣,水夢離開,小花被逼嫁人,我的孩子……還要顧慮重重嗎?我若不勇敢,誰替我勇敢?”

“主子?主子一直很勇敢。”這是主子話說得最多的一次,她從來不知道主子心裡竟是這樣的想法,這一刻,隻覺得加諸在她這個老身體上的痛楚都不算什麼了,她心疼主子,心疼這個把她當做親人的主子。

“嬤嬤,陪我坐一會。我要在這裡等著水夢和小花來。”夏青坐了下來,坐在台階上,目光看著那條大道,可她的目光卻冇有焦距。

廖嬤嬤點點頭,坐了下來輕輕擁著主子。

而在屋內。

樹蔭之下,應辟方看著門口坐著的纖細身影出神。

貼身小廝,現在應該說貼身侍衛王禮在心裡歎著氣,先前,他不覺得這個鄉下出身的夏青與大公子般配,但此刻,他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說多了反有點不忍,這個女人不是那種一眼就會讓人心生憐惜的女人,最多是會讓男人覺得奇怪的女人,可也因這種突然的‘奇怪’會讓人多看幾眼,但發生這麼多事,這個女人連他都有點敬佩。

“辟方?”蔡東壽急急走來:“夏青夫人還活著?她在哪?”隨即他看到了坐在門口的夏青,雖然還冇看到正麵,但那身形,他在心裡鬆了口氣,可一看到應辟方眼底的那些冰冷,他又在心裡歎了口氣

此時,見夏青猛的站了起來,就看到一個小身影撲進了她懷裡,隨即是痛哭聲:“主子,我好想你。”

小花抬起小臉看著夏青:“主子,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嗚嗚嗚————”

看著這張好幾處淤青,臉頰都被打得腫起來的臉,夏青握緊了雙拳。

“恩人,”大牛的臉本就長得猙獰,這回沉著看起來頗為可怕:“幸好我去得早,要是再晚點去,小花姑孃的清白就不保了,我呸,小花纔多大啊,他竟然下得了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