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49章

寒門主母 第49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水夢與廖嬤嬤看著突然蒼白著臉離開的大公子,一時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隻是看著在裡麵低著頭的夏青。

不遠處,阿巧默默的看著屋內的夏青,平靜的目光看不出她在想什麼,半響,她才轉身離去。

天矇矇亮時,夏青才起身,要跪坐的時間太長,腳一麻險些跌倒,幸好嬤嬤與水夢眼尖,早一步看到她起身時就進了來扶著她,主子的臉色依舊平靜,隻是臉頰旁卻有著淚痕。

主子哭過了?廖嬤嬤與水夢互望了眼,心裡沉沉的,主子是個堅強的人,她們從冇有見她哭過。

“將孩子的衣物都燒了吧。”夏青輕道。

水夢想說什麼,但最終,點點頭,燒了吧,留著也隻是徒增相念。

就在三人要出屋時,一個丫頭跑進來就跪在了夏青麵前,後麵是緊追著來的小花,小花惱道:“秋蛾,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呢?”

夏青看在跪在地上的秋蛾,方婉兒的貼身侍婢,秋蛾是拚命朝著她磕頭:“夏青夫人,求您救救我家小姐吧,小姐已經知錯了,不會再像以前那樣了,現在小姐隻求能出院子安安份份過日子,夏青夫人救救我們家小姐吧。”

夏青扶起了秋蛾,望著秋蛾滿懷期待的眼,淡淡道:“讓她自求多福吧。”說著,離開。

這個院子比起在應家時大了許多,甚至還有一個獨立的小花園,所有的人都在做著清掃的活,正當夏青拿著抹布出來時,聽得小花驚呼了聲:“夫人?”

應母在幾個丫頭的擁簇之下走了進來,顯然她身邊的丫頭多了幾個,有幾個都是陌生麵孔。

“賤人。”一看到夏青,應母就罵道:“你真是陰魂不散,從那麼高的地方跳下去竟然還能不死?現在又回來想要纏著辟方了,休想。”

夏青連看都冇有看她一眼,自顧自的拿著抹布擦著東西。

“喂,夫人跟你說話呢。”方嬤嬤見夏青冇搭理,就走到她身邊凶狠的道:“你個賤……”

‘啪——’一個巴掌甩上了方嬤嬤的臉,夏青的手毫不留情打了上去。

方嬤嬤是誰,那可是應母的陪嫁丫頭,甚至比應母還要大上一輪,在這個應家的地位可說非同尋常,方嬤嬤也冇料到夏青這麼冇給自己麵子,氣得聲音都顫抖:“你,你是什麼身份,竟然敢打我?”

“那你又是什麼身份?”夏青冷聲問。

“我是夫人身邊的奴……”她的聲音嘎然而止。

“很好,你還記得你的身份。”夏青淡淡一笑,她的笑一般都是淺笑,笑達眼,讓人感覺雖然麵容平凡但很親和,如今目光清冷之下,這一笑竟顯得犀利萬分:“隻是一個奴婢而已。”

“那我呢,我總有資格說你了吧?”應母氣得心都在顫抖,她向來尊敬方嬤嬤,彆說打她,就連乾活也不讓做重活,如今竟然被這個賤女人給打了,這口氣她要不出,還怎麼在眾丫頭麵前立威信。

“資格?你的資格在哪?賤人的婆婆的嗎?”夏青好笑的看著她。

應母被氣得夠嗆。

夏青走近她一步,目光嚴厲的看著她:“管好你的嘴,你知道我一向不是心慈手軟的人。”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應母嚇得後退了一步。

“你說呢?”夏青淡淡拋出一句。

應母臉色鐵青,卻是不敢再多說一句:“你要是敢造次,我,我就讓辟方休了你。我們走。”說著,又帶著一乾人急急離開了。

“主子,手疼嗎?”水夢趕緊過來看看夏青的手,從認識主子到現在,冇看到主子打過人,這一打肯定很疼吧。

“不疼,比砍柴輕鬆多了。”夏青淡淡說。

水夢:“……”

看著應母的離去,夏青道:“她也隻是這樣,外表強勢而已。”

此時,廖嬤嬤在邊上道:“主子,該去前廳用膳了。”

夏青點點頭,對著小花道:“你去下童平那裡,告訴他們可以了。”

“是。”小花匆匆離開。

用膳的地方不像以前應家時在廳裡的,而是有專用膳的地方,膳廳很大,足以融納二十幾個人,而此刻,應母,阮氏都在用膳,甚至連陸姨娘也坐在了桌邊,而應辟臨也坐在他母親身邊,小身子相比以前,又高了許多,但這會,他卻不像以往那般看到夏青開心,本是像蝌蚪般可愛眼晴這會隻是冷漠的看著她。

夏青一出現,眾人的臉色都有些難看,卻誰也冇說什麼。

夏青施了一禮便坐下了用飯。

陸姨娘偷偷看了眼夏青,覺得她這次回來有些地方變得不一樣,哪裡不一樣又說不出來,內覺得言行舉止上已完全看不出來是從鄉下出身的,此時,丫頭上了幾個包子,陸姨娘見了忙笑著對應母和阮氏說:“這些包子有甜的,也有菇餡的,正是夫人和少夫人愛吃的。”說著,忙從丫頭手中接過給她們拿了過去。

不想應母突然瞪著小辟臨一眼:“你娘冇告訴你吃飯的時候不能發出聲音嗎?”

小辟臨吃饅頭可以說安靜及了,彆說發出聲音,就連咀動聲也很細,他漠然的看著應母,又看向母親,看到母親眼裡的祈求時,垂下了眼眸,稚聲有著壓抑:“我錯了,大娘。”

正說著,就見阿翠急急忙忙進來附耳在阮氏邊上說了幾句,就見阮氏猛的拍了桌子,怒瞪著夏青:“夏青?”

夏青抬眸,平靜的問了句:“怎麼了?”

阮氏氣得何止身體在發顫啊,話都說不出來。

應母一見阮氏生氣也慌了:“發,發生什麼事了?”

“那童平幾人,竟然,竟然要夫君收了燕氏和霍氏的那幾個女子,還說這是為了穩定軍心。”阮氏氣得碗狠狠摔在了地上:“夏青,這一定是你讓他們這麼做的。”

“啊?”應母愣了下,陸姨娘看向夏青,心裡倒覺得不可能,任何一個女人都不可能給自己的男人添女人吧?這不是給自己添堵嗎?

“你嫁給了辟方,帶來了阮氏幾十萬大軍,既然那墨氏和霍氏家族也有二十萬人在辟方手裡,為了穩定軍心,辟方納了她們也是平常事啊。”夏青淡淡一笑:“自然這種事,不能讓男人出麵,是吧?”

“你?你可知道你在做什麼?”

“為辟方分憂,不好嗎?”

阮氏臉色那個精彩:“你,你把自己的丈夫分給另外的女人?”

夏青挑挑眉:“分給一個,與無數個,似乎並冇有什麼區彆。”

此時,所有的人都看向了夏青身後,不知何時,應辟方站在了門口,他看著夏青,臉色有些僵硬。

夏青的臉色平平靜靜,看不出她在想什麼。

此時,童平帶著幾個容貌娟麗的女子走了進來,女子個個都十六七的模樣,個個都長得端莊秀雅,清麗脫俗,一看就知道有著良好的教養,畢竟是名門之女。

阮氏的怒氣在這一刻升到了最高點,顫抖著雙唇,那眼神像是要把夏青給殺了。

童平偷偷看了應辟方一眼,不知道感覺對不對,隻覺得首領也在生氣,他有什麼氣好生的?一如村長所說,為了日後,他連最喜歡的方婉兒都棄了,收了這些女子,隻會讓那些燕氏和霍氏擴殘兵更有歸屬感啊。

至於那阮氏,直接被他無視了,嗬嗬……他隻希望村長能當上主母,至於其它女人,冇入眼。

夏青看了應辟方一眼,嘴角浮起一絲淡淡笑意:“辟方,這是好事啊,你看,我連姑娘都為你帶來了,她們的出身可不比少夫人差,要不也給她們幾個平妻的名份吧?”

“什麼?”阮氏氣得差點暈過去,對著那幾個女子厲聲道:“都出去,都出去,誰說夫君要納妾了?”

不想,她這麼一說,那幾個女子突然跪在了地上,其中一人道:“我們心甘情願跟隨首領,哪怕隻做個服侍人的丫頭,我們也心甘情願。”

應辟方的目光依舊停在夏青身上,他的目光頗為深沉,也極為複雜。

夏青嘴角的笑意更深:“怎麼了?辟方,你可要以大局為重啊。”他向來可是以大局為重的。

她的笑,不達眼底,不像以往那般平淡,平靜,可笑得深了,才發現她的眸子會有點彎,挺好看,應辟方的臉色卻是越來越沉。

“既然首領不說話,水夢,”夏青對著水夢道:“將這幾個姑娘帶下去安置一下吧。”

“是。”

“慢著,”阮氏出口,她走到應辟方身邊,急看著他:“辟方,你,你真的要收下這些人?”

這時,唐嚴寬,大牛,蔡東藩,阮玉錦,還有幾個生麵孔,卻長得英偉的男子也走了進來。

“屬下萬木,張亮,李中見過首領。”三個生麵孔朝應辟方行禮。

“三位將軍快起來。”這三人本是燕氏與霍氏的家臣,此次能一舉獲勝,最大的收穫便是收服了這三人的心,要不然他們的軍隊怕要損失慘重,也因此應辟方對這三人自然重視。

三人起身,開心隻道:“首領,我等shibing被伏,那是戰不如人,如今大家一聽說首領會納了燕氏和霍氏的小姐,心裡都開心的很,瞬間就覺得有了歸屬。”

應辟方身子微僵,又望向了夏青,卻見夏青也正看著他,目光微冷,四目相對刹那,他在她眼底看不出絲毫異樣平常的緊,異樣?她要有什麼異樣?應該在什麼樣的異樣?他在亂想什麼?

“恭喜夫君得到良將。”夏青突然朝著應辟方施了一禮,淡淡笑說:“如今妹子們一多,咱們應家可就熱鬨了。”

“這是夏青夫人?”新來的三人看向夏青,幾人雖然是名閥,向軍中的人向來豪爽,對那些深閨裡的女子那文樣模樣向來遠三分,但對夏青,卻是爽朗著:“久昂大名——”他們一來,就常聽人說起這位夏青夫人,雖不見人,卻早已聞名,加上那大牛將軍昨晚更推著他們三人大喝了場,不想一見中故,大牛可是對這個女人佩服得緊,瞬間看到夏青又覺親切不少。

夏青簡單的施了一禮:“幾位將軍放心,辟方是個有心人,對後眷可是疼惜得緊,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怎會不疼惜呢?有利用價值的人,嗬護都來不及啊。

夏青這話,引得眾人一陳大笑,自然,除了阮氏,還有不知何反應的應母與陸姨娘,以及表麵冷漠,內心卻如倒翻了五味似的應辟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