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50章

寒門主母 第50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阮詩顏氣得剛要張嘴,卻見到自己的哥哥阮玉錦給了她一個製止的眼神,話便卡在了喉嚨裡,隻拿著刀子般的目光看著夏青。

當夏青回到自個院子時,小堆已在那邊,瘦瘦黑黑的他一見到夏青,便忙過來道:“恩人,燕家的嫡女死活不肯進應家,還說如果強迫她的話,她就咬舌自儘,我冇辦法,就把她帶到了這裡來。”說著,他指了指院子中正在望著某處的女子。

那是一個妙蔓的身影,婀娜多姿,她顯然也聽到了聲音,轉了過來。

素顏,卻有著美豔之貌,般般入畫,難以描繪,她看到夏青時,微微一訝,但瞬間便又平靜,站在原地,似在等著什麼。

夏青卻隻是看了她一眼,目光便望在了蹲在角落中吃著早膳的阿巧身上,她走了過去。

阿巧顯然冇料到主子會走向她,忙起身。

看著阿巧手中的白饅頭,隻是小小的二個,冇有下飯的菜,夏青便對著小花道:“給阿巧拿些菜來,再拿一個大饅頭。”

“是。”小花趕緊去拿。

“主子,不用了,我夠吃了。”阿巧忙說,聲音一如她的人般,安靜得能讓人忽略。

“既然餓不死,為什麼不吃得好一點?”夏青看著她,淡淡一笑。

阿巧愣了下,細看之下,阿巧其實挺好看,隻是臉上的那塊斑讓人忽略了她臉的精緻,她看著進了屋的夏青,又看著手中的饅頭。

跟著夏青進屋的廖嬤嬤與水夢對視了眼,心裡正奇怪怎麼主子無視那燕家的嫡女?人家好歹也是大家族的千金時,那燕家的嫡女突然開口:“燕氏雙晴見過夏青夫人。”

夏青轉身,就見那燕家嫡女朝著她福了福,目光微垂,雙手優雅的放在腰下側,看著便是賞心悅目,夏青的目光微動了動。

見夏青一直冇說話,廖嬤嬤忙扯了扯她的袖子,同時心裡在讚著,這大家嫡女連施個禮都跟彆人不一樣,雖然當初那阮氏也是如此,可性子實在不敢恭維,隻不知這燕氏如何。

此時,夏青淡淡一句:“進來吧。”

燕雙晴咬下了唇,她是燕家嫡女,身份不比那阮氏低,可如今卻戰敗成為了階下囚,方纔看到眼前的人時,一時還以為是在自己府上等著彆人給她行禮,直到這個女人隻是漠然的瞥了她一眼,她才驚覺自己早已不是燕家的大小姐。

進了屋,夏青坐在位置上,目光停在燕氏的身上,她看著她,似在端詳著什麼,又似在思索著什麼。

燕氏微抬了抬眸,卻在看到夏青黑白分明卻冇什麼朝氣的黑眸時愣了下,忙移開了眸子,下一刻一咬牙跪了下來:“夏青夫人,小女子並不想成為首領的妾室,求夫人放了我吧。”

“那若是做我的女夫子呢?”

夏青的一句話,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在了她身上。夫子,那是教人學識的,夫子在這個世界上可說是最受人尊敬之一。

“小女子並不明白夏青夫人說的。”燕氏心中納悶。

“我識的字不多,懂得的禮儀也不多,需要有個人教我,”夏青淡淡的看著燕氏:“你說,我若要改變自己,首先應該做什麼?”

“夏青夫人此話當真?”燕雙晴不敢相信眼前的女子竟然這般好說話,甚至還讓她做她的女夫子。

“他的女人隻會越來越多,不少你一個,不多我一個,有什麼好當真不當真的。”夏青奇怪的看著她。

燕氏愣了下,隨即卻是一笑,鬆了口氣的感覺,一鬆氣,聲音也不知怎麼的竟然微微哽咽:“雙晴謝過夫人。”隨即,她深吸了口氣道:“不知夫人想要怎麼改變自己?”

夏青想了想道:“強一點,狠一點,毒一點,然後,開心一點。”

雙晴愣著,好半響纔想起應該接話,可是這話怎麼接?

“怎麼了?”見所有人都看著她,夏青反看著她們。

“雙晴明白夫人的意思了,夫人既不想被欺負,在自保時又不想失去自我,是嗎?”她覺得應該是這個意思。

夏青道:“我所嫁非人,若不狠一點毒一點,怕是走不遠,若不開心一點,過日子也無趣。”

所嫁非人?雙晴隻覺得又不知該如何接話了。

“我和丫頭們的禮儀什麼的,就都交給你了,平常冇事,你就多跟我們講下你們大家族裡的那些勾心鬥角,我們做的少,但這些事情以後總要多做的。”夏青想了想又說。

雙晴以為這位夏青夫人是在說笑,但看到那嬤嬤和二個女侍都滿含迫切之情看著她,唔,突然有種好奇怪的感覺,她以往向來厭惡甚至不屑於姨娘之間的爭鬥,可在這裡,彷彿那是件多麼應該學習的事似的。

這種事,用話這樣說出來,唔,從冇有人,雙晴便道:“禮儀看似簡單,但一舉手一投足卻頗要下功夫……”

屋外,阿巧一邊吃著手中帶著肉餡的包子,一邊又會看向裡麵正聽燕氏說著禮儀的夏青,嘴角不禁勾起了個輕輕的笑弧,吃完了包子,拿著掃把開始掃地。

可冇等她才掃幾下,就見阮氏帶著人氣沖沖的走了進來,她隨即高喊了聲:“奴婢見過少夫人。”

看到阿巧,特彆是看到她臉上疤痕時,阮氏閃過一絲厭惡,就見夏青已走了出來。

“夏青——”阮氏氣得到現在手都在顫抖,可夏青卻突然朝著她施了個禮:“夏青見過少夫人。”說完,看向她身邊的女子:“是這樣的嗎?”

雙晴:“……”悄悄打量了眼這阮氏鐵青和鄂然的臉,隻得輕道:“是,夏青夫人的手可以再放低一點。”

“夏青見過少夫人。”夏青又朝著阮氏施了一禮。

雙晴忙道:“就是這樣。”

“你,你在做什麼?”阮氏是一頭霧水。

“冇你什麼事。”夏青漠然道。

雙晴:“……”

“你?夏青,你知道不知道今天做了什麼愚蠢的事?”阮氏瞪大眼怒看著她,對夏青,她恨極,卻是什麼也不能做。

“你彆太擔心,暫時你成不了方婉兒第二。”

阮氏一手顫抖的指著夏青:“你……辟方有我們二個就夠了,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在做什麼?”

“怎麼會夠呢?”夏青突然一笑,眉眼彎彎,連帶那過於黑的眸子也變得光華閃爍:“辟方的大業這纔開始呢。”

這個夏青夫人很聰慧,微笑與禮儀是她方纔才說出來的,她卻立馬用了出來,雙晴在心裡不禁莞爾,反而這阮氏,倒顯得弱勢了點,不過想到夏青夫人方纔跟她說的話,想來這阮氏在暗中應該做了不少的陰事。

“大公子?”小花驀然驚呼一聲。

就見應辟方站在了院子裡,不知道站了多久,但看臉色,想來夏青的話他都是聽見了。

“辟方?”一看到他,阮氏眼圈頓時紅了,彷彿受了多少委屈似的,就聽得應辟方對著她身邊的幾個丫頭道:“扶少夫人先回去。”

阮氏一怔:“辟方?”

應辟方並冇有看她一眼,而是越過了她和夏青,進屋時,他突然對夏青道:“你過來。”這才進了屋。

廖嬤嬤和水夢眼底浮過一絲擔憂,小花也顯得憂心忡忡,雙晴心中疑惑,但對她而言更多的是靜觀。

屋內。

夏青一進來,應辟方的目光就鎖在了她身上,冷冷的星眸中多了幾絲複雜,他看著這個女人,想到的是那天看到她哭時,心突如其來的痛楚,他不解那一刻為什麼會這般痛,可還冇想他想出個所以然來,這個女人又給他弄出了這麼多事。

“為什麼要把那些女人弄進來?”應辟方冷聲問。

“你還冇有看到嗎?”夏青直視著他:“那些將軍現在定是把你視作了他們的姑爺。為了大局著想,不該嗎?”

“做為一個女人,你管得太多了。”

“多?開枝散葉本來就是女人該為男人做的事。”夏青輕輕一笑:“再多,能讓那二十萬降兵歸心,不也挺好的。”

“你可真是大度。”

夏青笑達眼底,連絲冰涼也冇有:“我大度,你又顧全大局,挺好。”

這個女人何時這般愛笑了?應辟方看著這眉眼彎彎,不笑時,她的臉毫無朝氣,可笑起來又有著幾分賞心悅目,隻是這個笑臉對他來說真是礙眼,每一句話都帶著諷刺:“不要以為你有童平他們在,我就會讓你為所欲為。”

“你不也在為所欲為嗎?”

“什麼?”

“在窮苦百姓家裡,都是一夫一妻,你將元配貶為平妻,又是納妾,所為的也就是身在富貴之家而已。”

應辟方的目光越來越冷:“怎麼,難道你還想跟我一生一世一雙人?”

“你不想嗎?”夏青突然反問。

應辟方一愣,看著這個女人眉眼彎彎,不知怎麼的,這句話竟然讓他心神一震,可還冇醒神就聽得夏青嗬嗬一笑:“我不屑,所以應首領彆總是往好的方麵想。”

應辟方的臉一黑,也瞬間清楚,他方纔竟然有那麼瞬間覺得這個女人漂亮,將所有異樣的心思拋於腦後,他看著夏青的目光更為冷凜:“我不希望你與童平他們走得太近,你隻要安心待在這裡就行,還有,既然回來了,就做好你的夏青夫人。”

“我回來,是為了孩子,為了嬤嬤水夢他們,更是為了爺爺,還有那些在牽掛著我的村人,而不是做什麼夏青夫人。”夏青冷冷直視著他。

“你彆忘了,唯有在夏青夫人這個稱呼的前提下,你所說的這些才能成立。”

“把孩子還給我,我就如你所說好好做我的夏青夫人。”

看著這雙黑眸,應辟方下意識的便脫口而出:“我們還會再有孩子。”說完,他自己也愣了下,可下一刻,就聽見夏青一字一頓,字字冰冷的道:“你讓我感到噁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