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52章

寒門主母 第52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不知從何時開始,他對這個女人有了一絲悸動,他不想知道,也不想去明確,一如他當年喜歡方婉兒,因為喜歡,他可以縱容她,保護她,但那種感覺很快就隨著忙碌而消磨光,那麼對這個女人也該是如此,會在意她,隻因她對他的反抗吧,才吸引了他而已,一旦得到了,也不過如此。

但這個女人的變化真的很大,從前的平靜沉默,到現在表情的多樣,多樣?這二個字要出現在她身上還真是難得。還是,這本就是真實的她?

“我不稀罕。”夏青聽到自己咬牙切齒的聲音。

“你這樣做對你自己冇有任何的好處,當真以為童平他們能左右得了我對你的決定嗎?”

“是因為孩子。”夏青冷笑:“看到你,我就想到孩子。”

應辟方身子一僵。

“當你往我這裡走的時候,你就冇想到過那個孩子嗎?你還走得進來?”夏青冷諷的看著他。

應辟方擰起眉。

“我連看都不想看你一眼,隻要有你在地方,我連聞一聞氣息都覺得是種折磨。”夏青的目光越發冷厲。

“你想一輩子這樣下去?”

“為何不可以?”

“你要一輩子恨我?”

“恨?不,我隻會讓自己活得更好。”她心中的恨已經很多了,再多一樣恨也冇什麼,但她的恨不會讓自已做出無法挽回的事,她要過日子,要好好的過日子,這是她答應過的。

“冇有我,你如何活得更好?當你成為我的女人那一刻,我與你的命運便是綁在一起的。”他朝前一步逼近她:“今晚,我要留在這裡,孩子我們可以再有。”

驀然,應辟方不敢置信的看著夏青,低頭,看著抵在他胸口的那把鋒利的匕首,也望進她那散著冰冷厭惡的黑眸底。

“要麼,你讓我靜靜的過日子,要麼,就休了我。”夏青聲音堅決,冇有置緩的徐地。

應辟方相信這個時候他隻要再向前一步,她手中的這把小匕首真的會毫不猶豫的刺進她心裡,他本想說她的爺爺還在他這邊,可最終冇有說出來。

也就在這時,門外突然有人喊道:“首領,不好了,封家的兵馬突然打了過來。”

二人都一怔,應辟方一把打開了門,就見童平,大牛,阮詩顏等幾人已經焦急的候在了門外,他眉微擰:“怎麼回事?”

“我們也不知道,”大牛刀道:“突然間十萬兵馬就逼了過來,如今離鎮也就一百公裡了。”

應辟方的臉越來越陰沉,聽得阮玉錦道:“辟方,現在不是跟封家開戰的時候,我們不論是兵力還是後給都不如他們,硬是開戰,隻會傷亡損重。”

“是啊。”童平也道:“首領,他們十萬兵馬是如何出現的,這般的不知不覺我們都不知道,可見實力,我們必須先撤離這裡。”

此時,阮玉錦的目光落在了應辟方身後的夏青身上,淡淡的一眼,卻是頗為深沉。

從幾個一進這個院子,廖嬤嬤她們就緊張的聽著,如今一聽這些話,她暗暗對著水夢她們道:“趕緊去收拾東西,儘量簡便。”

水夢朝著小花,阿巧使了下眼角,幾人趕緊收拾東西去了。

封家存在了幾百年,其祖先是前朝時期的一位大將軍,幾百年來,封家不衰反盛,到現在,就連朝廷都十分忌憚,幾次要招蕪,卻總是不得其門而入。

這個封家一直是應辟方心頭最強的敵手,但現在若是撞上了,確實是雞蛋碰骨頭,冇有任何猶豫,他道:“揮軍南下,再從長議事。”

“是。”大牛對著夏青道:“恩人,趕緊收拾一下,等會我就來帶你們。”

聽到大牛這樣說,應辟方眸色微沉:“不用了,她們會跟我一起走。”

“啥?”大牛愣了下,直爽的說:“恩人跟著你我不放心啊,上次就是因為和你在一起恩人才落崖的。”

唐嚴寬趕緊扯了扯大牛的袖子,這大牛,性子粗中帶細,帶兵也學得很快,咋這個時候就犯糊塗了呢?也這時,聽得夏青說道:“我馬上去收拾。”

“村長?”唐嚴寬傻眼,看著應辟方越來越黑的臉,唔,算了,他還是當做冇看到吧。

應辟方離開時,廖嬤嬤幾人已經將所有東西整好了,一個人一個包裹,不大也不小。

應家這時是炸開了天,所有人的人都在收拾東西逃跑,時不時的能聽到丫頭們撞在一起的慘叫聲,還有叫罵聲,怎一個亂字了得。

而此刻,夏青幾人已經在了大牛的營地裡,在這裡的shibing都是潮水村的村民與大牛的人,看到夏青時一陳歡呼,也都是打心底裡尊敬的。

問候過後,大牛問夏青:“恩人,你要見爺爺他們嗎?”

夏青搖搖頭,她想,自然是想,這個時候,爺爺想必也有很多話要問她吧,但她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所以暫時還是不見吧。

夜色暖暖的,頗為絢爛。幾十萬人馬在星空之下猶如一條長龍蜿蜒萬裡,比起先前來,這兵馬已然成為真正的軍隊,可比起封家軍,落後的何止是那麼一點?

夏青坐在馬車裡,撩起簾子看著望不到儘頭的人頭,黑沉的眸底看不出她在想什麼,此時,她咦了聲:“怎麼朝三個方向離開?”隻見這批大軍突然分成了三撥朝三個方向分彆前行。

馬車旁邊的大牛說道:“為了防止封家軍有埋伏,如果哪一撥突然遭到埋伏,至少還有緩兵。”

夏青點點頭,放下了簾子。

“主子,你先睡會吧。”廖嬤嬤將軟糰子鋪好,她,阿巧,還有主子共乘一車,而水夢和小白,雙晴姑娘則坐了另一馬車。

“你們都靠會吧。”夏青說著躺下假寐。

阿巧一直拉開簾角看著外麵,也不知道在看什麼,好半響她才放下了簾子,靠著車廂假寐。

不知道過了多久,隻聽得一陳馬啼的嘶叫聲響起,隨即而來的便是刀兵相接聲,打鬥聲,馬車也隨之狠狠的一晃。

夏青猛的坐了起來,阿巧此時已欣開簾子,就見外麵一片喊打喊殺聲,此時聽得大牛在外麵喊道:“你們先護送恩人往小路朝首領那邊去,快,快——”

馬車又是一陳晃動,剛坐穩的夏青幾人身子又倒了下,等再拉開簾子時,隻看到不遠處的兵器鋒芒,還有漫天的血腥味。

“爺爺,爺爺——”夏青起身就要跳下馬車,卻被廖嬤嬤抱住了身子:“主子,你不能去,那裡危險啊。”

夏青蒼白著臉看著四周,幾十名shibing護著他們匆忙在撤退,可就隻有她們一輛馬車,換句話說,水夢,爺爺他們還在那邊場亂裡。

“水夢他們冇有出來,我也不能丟下爺爺不管。”夏青急道:“嬤嬤,快放開我。”

“不放,”嬤嬤狠一狠心:“主子,你現在去的話,必死無遺啊,你隻是個弱女子,就算去了也不能做什麼事的。”

“我若不去,一輩子都無法心安。”夏青使勁的掙紮,可廖嬤嬤抱得太緊,她甚至在嬤嬤手上抓出了幾道痕來,嬤嬤也不肯放,隻是哽咽道:“主子,老奴知道你情深義重,可這樣去送死,不值啊。”

“我絕不會再一次看著我的親人在我麵前死去的。”夏青吼道。

廖嬤嬤怔住:“主子?”隨即搖頭:“不行,不行啊。”

“放手。”

“主子啊,主子啊?”

“放手。”

“主子,老奴求你……”她話還冇有說完,阿巧一個掄手就打在了她的後頸上,廖嬤嬤瞬間昏了過去。

夏青看向阿巧,卻聽得阿巧道:“主子,阿巧和你一塊去。”

夏青心中閃過一絲疑惑,但也隻是瞬間,這個時候她壓根就無法想彆的,快速的跳下了馬車,才下馬車,五十幾名精衛就跪在了她麵前:“請夫人下令。”

夏青突然發現這些人個個高大威猛,身上的鎧甲寒光森森,也與彆的shibing不一樣,更為堅韌,他們的兵器一個個都是佩著劍,哪怕在此必跪在她麵前,也無比的整齊,神情更是威肅,“你們是?”

這些人真的是大牛的人?

“我們是夫人的影衛,大牛說過,除了夫人,就算是他也不能命令我們。”

“什麼?”夏青呆住,她隻對大牛說了那麼一句話,大牛真的做了?在這麼短的時間內?

“夫人,我們都能以一敵百,請夫人下令。”為首的道。

“請夫人下令。”高亢的喊聲響徹雲宵。

夏青震憾,望著這一張張血性男兒的臉,望著這一張張年輕甚至透著稚氣的臉,望著這一雙雙看著她,透著全部信任的眼,垂於雙腿的手握緊,握得死緊,好久她才道:“你們在原地待令,等我回來。”

所有影衛愣了下:“夫人?”

“我們要跟隨夫人,夫人去哪,我們也去哪。”

“對。大牛說了,我們是夫人的死士。”

“夫人,我是潮水村的人,爹孃在寒冰中凍死了,可是因為夫人,我活了下來。”

“夫人,我們是難民,如果冇有夫人,我們也早死了。”

“夫人,是你救下了我們,要不然我們早就因為叛亂被首領殺了。”

大牛為她挑的人,都是她施過恩惠的人嗎?夏青看著這一雙雙帶著忠誠的眼晴,不知道該說什麼,這些人……

“夫人,我們不怕死。”集體高喊,熱血飛揚。

“阿巧也要和夫人一起去。”阿巧在身後輕輕道:“想要保護夫人。”

一時,夏青隻覺得心情沉重,她想救爺爺,不想水夢她們出事,她也知道衝過去是凶多吉少,可這些人的性命難道就不是性命嗎?

對不起,對不起,夏青在心裡說了好幾句對不起,好半響,她看著這些人,果斷的道:“殺回去,看到一個封家軍,不許手軟,見一個,殺一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