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53章

寒門主母 第53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封家軍,那是怎樣的一支軍隊?當你親眼看到,當你親身觸及時,剩下的隻有恐懼,一身白亮的武士鎧甲,從頭到下,都是武裝,隻露出一張張弑殺的臉。

刀劍刺入身體的聲音,悲鳴聲,他們的眼中隻有殺戮,那是一種閉著眼晴的屠殺,讓人冇有反抗的餘地。

大牛的shibing,好歹也是阮家軍的正規軍,但在封家軍麵前,隻剩下軟弱,強與弱的世界,隻能用血腥來洗滌,彆無它路,有些shibing已跪下求饒,可轉眼間,已命喪劍下。

鮮血,鮮血,血流成河。

這真的是打仗嗎?不,這是屠殺,根本就不是二個軍隊的zhanzheng,而是強者對弱者是屠殺,可這是戰場。

所有人都在顫抖,夏青身後的五十影衛在顫抖,夏青在顫抖,那是恐懼,害怕死亡的恐懼,再怎麼精英,他們還是弱,他們成長的時間太少,然而他們卻冇有退路,就算方纔逃了,這樣的軍隊追上他們也是遲早的事。

夏青閉目,從地上抽出一把劍,可她拿劍的手卻冇有以往的力道。

“主子?”阿巧擔憂的看著夏青。

“夫人,他們殺過來了。”驀的,有影衛喊道。

夏青抬眸,果然,封家軍的人顯然發現了他們,這邊的平地,根本就冇有山坡可以躲藏,被髮現是必然的,此刻,已有一隊人馬朝著這邊疾馳而來,夏青心神一震,冷聲道:“就把他們當成山裡的野獸,你們都是山村出來的,知道怎麼狩獵吧?”

“是。”

“我們冇有退路,就算要死,我們也要跟親人,跟兄弟們死在一塊,明白嗎?”

“明白。”喊聲震天。

就在所有人要衝上去時。

“恩人——”大牛的聲音突然從側邊傳來,就見滿身是血的大牛帶著人突然趕了過來,那邊朝著夏青等人衝過來的封家軍一見到大牛的部隊,猛的向天上放了個硝煙。

立即不遠處出現了塵土飛揚的鐵蹄,黑壓壓一片。

顯然大牛是突出了重圍來追趕保護他們,可封家軍的應變也是迅速的,立時,這邊竟然成為了主戰場。

大牛到時,幾萬人迅速將他們保護在中間,每個人的臉上都是視死如歸的勇氣,他們個個早已負傷,一個個的衣杉已殘破,可冇有一個人露出怯懦,一個個逼視著封家軍,他們手中的刀劍都是殘次的,有的甚至拿著農作用具,但每個人都不畏生死。

“殺——”不知是誰喊了句。

血腥,四處都是血腥,一個個的shibing倒下,那種血與肉的較量,死亡的氣息瀰漫了整個上空,連帶天的顏色也成為了紅色。

刀刺進了血肉裡,夏青毫不猶豫的抽了出來,她冇有顧慮背後,她的背後有影衛,他們的性命交給了她,她也將她的性命交給了他們。

她在殺人,她的心中卻冇有恐懼,那種熟悉的身體撕裂聲,那種連不慘叫發出的悶哼聲,人倒在地上**直到生命消失的熟悉感……在很久以前,她就知道了。

手起刀落,她利落,她的黑眸是冷酷無情的,她看著她的人倒下,也看著敵人倒下,一把刀劃過她的髮際,綁著頭髮的絲帶飄落,黑髮瞬間飛揚。

不知何時,她的衣衫被血水浸濕,衣角,袖角一一都被兵器劃過而成碎片。

她的刀再次刺進了一個封家軍的身體裡,拔出來時,血花飛濺,就在血要濺進她的雙眼時,蒼老的聲音突然喊起:“阿青——”

夏青猛抬頭,就看到了爺爺與二叔李二根正朝著她跑來,而她也因為這一轉眼,避免了血濺進眼裡。

而急急忙忙跑過來的夏爺爺則是鬆了口氣,心裡暗想著,這血千萬不能再濺進阿青的眼裡了,十一年前那場屠殺,他可是記得一清二楚,他不想阿青再變成那樣的。

而二叔李二根則是傻了眼,他知道阿青是個能乾的孩子,在家時什麼活都搶著乾,把家弄得井井有條,可是他不知道阿青還會殺人,而且那般的熟練,雖然現在這情形是迫不得已,可那樣子,實在是太熟練了。

“爺爺?”夏青激動的喊道,迅速的跑了過去:“爺爺,你冇事吧?”

夏爺爺已經八十歲了,但身體健康,加上本就上過戰場,所以高聲道:“冇事,彆擔心爺爺,爺爺身體好得緊。”

夏青眼眶一濕,險些落淚:“嬸嬸和弟妹們呢?”

“放心,他們好著。”二叔李二根道:“被安置好了的。我們就是不放心你。”

“趕緊拿刀,這一戰,咱們就算是死,也要死得其所。”夏爺爺雄風不減當年,聲音鏗鏘有力,毫不見退縮。

“好。”夏青也拿起刀。

可就在這時,突然間響起了號角聲,衝破雲宵,瞬間,所有人都停下了戰鬥,看向號角處,於此同時,封家軍開始有規律的撤退,直退到幾十外米重新列隊,紀律之森嚴,都所有人心裡都震撼。

難怪封家能屹立幾百年不倒。

“那人是誰?”有人問了句。

不知何時,那一排排森嚴的封家軍中間出現了一匹白馬,通體雪白,在這樣一個鮮紅與鎧甲閃閃的中間,這匹馬太過突出,讓人不注意都難。

馬上的是一個少年,他傲然的坐在馬上,俯視著眾人,帶著血腥的微風略過,揚起他背後的紅色披風,張揚而張狂。

遠遠的,看不清他的長相,隻覺他的年紀不大,也就十六七,可那氣勢與氣場,卻讓所有人都不敢小視。他的目光落在夏青這裡,許久都冇有說話。

“他這是要乾嘛?”

“這是想要一舉滅了我們嗎?”

“拚了。”

“怕啥啊,都死了這麼多人了。更不怕了。”

是封軒。夏青不敢置信的看著那個少年,他不是回封城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他們來了,他們來了。”

鐵騎一步一步壓進,旗風獵獵響,數萬人步伐整齊的逼近,這場麵單就這氣勢就已能壓服眾人。

可惜,老百姓拚的就是一股子倔勁,冇有一個人後退,都坦然的看著封家軍,要頭一顆,要命一條。

十幾步之外,封家軍不再動,而是森冷的注視著應家軍的一舉一動。

夏青對上了封軒冷駿的麵龐,他看著她,看得認真,可夏青感覺得到,這份注視中的憤怒,他在憤怒什麼?

他以為他看錯了,那個黑髮在空中飛揚,嬌小,下手卻毫不手軟的纖細女子,滿身的鮮血,全身上下散發著的卻是閻羅殿般的陰森,他深深注視著這個身影,她的爆發力不輸給任何男兒,甚至有過之。

是她嗎?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現在戰場,他要截的這隻隊伍,隻知道是護著一個被傳得頗為傳奇的女子,而這個女子則是應辟方的元妻,最後被貶為平妻的女子,他聽到時心裡對這個女子頗有敬佩,可他卻在這裡看到了方青。

方青……這個這些日子一直出現在他腦海裡的女子。

方青,夏青……

“隻要你們投降,就不會傷及你們的性命。”封軒喊道,可他的目光依舊緊緊鎖在夏青身上。

“投降?”

“投降就不傷我們的性命?”

“不錯。”封軒道:“隻要你們投降,不僅不傷性命,還有吃有喝,放你們回故鄉,絕不為難。”

所有的人都看向夏青,幾乎同時,夏青將手中的兵器丟下,高聲喊:“我們投降——”

封家軍:“……”

封軒:“……”

方纔還那般英偉的身姿,萬軍之中最吸引的那個光華,她依舊挺立的站著,彷彿天塔下來也無法讓她彎下腰般,可‘我們投降’四個字又說得那般斬釘截鐵,封軒以為會從她的人那裡看到鄙視不屑之情,畢竟投降對junren來說那是恥辱,可冇有。

所有的人反而更加貼緊了這個女人,從這些人的目光中他能感到這個女人對他們而言的力量,那種信任誰也無法取代,她說一就是一,說二就是二的死忠。

“讓——”封軒一下令,封家軍頓時讓開了一條路。

“恩人。我們走吧。”大牛在夏青耳邊輕道,他相信封家軍是真正的會放了他們,不為什麼,隻因為封家軍的鐵律,雖然是敵對,但他感覺那是能讓人相信的軍隊。

然而,就在所有的人進入道時,一道身影突然掠了過來,撈起夏青就上了馬,轉眼間,封軒已帶著馬疾馳出半裡:“放心,我會帶你們首領安全的回來——”

要阻止已來不及,所有的人隻看到了白雪揚起的灰塵。

一騎絕塵,黑女飛揚,紅披張狂,使勁的往一處地方狂奔而去。

“你要帶我去哪兒?”夏青緊緊的抓著封軒的衣服,以防止跌下去。

封軒冇有說話,他隻是策馬狂奔,臉頰邊是懷裡女人飛舞的黑髮,滿是血腥味,卻依然難掩其自然的清新。

夏青抬頭,看著這張似精雕細琢出來的麵龐,與前幾個月相比,少年的輪廓顯然又展開了,原本單薄的胸膛這會也透著寬闊,隻是眼底的張狂依舊。

當馬停下來時,夏青才發現他們進入了一個山穀,青翠綠綠,小河川流,安靜而寧靜。

隨即,他抱起她一躍而下,在夏青的驚呼之下,他將她壓在了地上,撐起半個身子看著底下的她,寒眸的深視直鎖著她的目光:“你到底是誰?”

夏青一愣。

“說,你到底是誰?”封軒吼道:“是方青,還是夏青?”

少年的臉是憤怒的,還帶著絲不易察覺的窘迫,窘迫中又透著焦躁,複雜及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