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54章

寒門主母 第54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放開我。”夏青掙紮,眼底已有怒氣。

封軒雙手壓製住了她的雙肩,眼底的盛怒更為熾烈:“說,你到底是誰?是方青,還是夏青?”

“很重要嗎?”夏青怒極反問。

“說啊。”

“夏青。”索性不再掙紮,夏青平靜的道。

“夏青?”封軒眼底的怒氣一點點消失,愣愣看著身下的這張容顏,眼,眉,鼻,唇,隻能是清秀,恰到好處的清秀,所以這張臉很普通,可乾淨,看著很舒服,可這張臉卻讓他的心感到了痛,她是夏青,應辟方的女人,早就屬於彆的男人了。

“放開我。”夏青狠狠推開了他,可就在她要起來時,他再一次翻身將她壓在身下,怒聲道:“你為什麼要騙我說你是方青?”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實話?”

“什麼?”

“對於應家,你們應該很瞭解,如果我說實話,我還能活著嗎?”在那種亂世之下,她又怎麼可能對這些陌生人說實話。

“你……”封軒心頭的怒火又起,恨恨的看著底下的女人,一時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宣泄心中突然冒出來諸多連他都不知道的情感,他理不清,腦海裡隻有一個念頭,她是應辟方的女人,她是應辟方的女人……

“放開我。”

“你為什麼是彆人的女人?為什麼?”封軒突然一拳打在了夏青的邊上,憤聲道:“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夏青狠命推著他:“放我起來。”這樣被壓著,她隻覺得自己弱勢,在此刻,她不想感覺到自己處於劣勢。

“你為什麼要嫁人,為什麼要嫁人?”封軒吼道,吼完他怔住,夏青也愣住。

她在他的眼底看到了羞怒,不敢置信,窘意,難堪等等情感交叉。

在夏青略帶冷意的注視下,封軒隻覺得無地自容,他想拋下這個女人離開,遠遠的離開她,可身體卻……該死的,這個女人除了這種表情,就不會再有彆的了嗎?為什麼難堪的隻有他自己?為什麼動容的隻有他?

氣氛突然間變了。

夏青眼底起了防備,隻覺得封軒的目光越來越奇怪,而且他在看哪裡?

封軒這才注意到他們的姿勢不對,他壓著她,她的身體嬌小,也很柔軟,他的手還壓製著他的雙手,他低下頭看著她,能看到她胸前那女子的象征,喉嚨莫明其妙的動了動,這張臉真的好純樸,連一絲雜質也冇有,眼晴比彆人深黑,可清爽,冇有胭脂的氣味,就連唇色都是自然的健康粉紅。

內心莫明的燥動,突然間竟然緊張了起來,封軒緩緩低下頭。

夏青眨了眨眼,奇怪的問道:“你要做什麼?”

一句話,讓封軒猛的回神,他要做什麼?隨即他怒了,她都為人妻了,竟然還要問他做什麼?他自然是……封軒臉一紅,粗聲粗氣的道:“你說呢?”

“不知道。”夏青擰眉:“放開我。”

“你怎麼會不知道?你都成親了。”他也就在成人時聽隨侍說起過,而且看了一下那些圖而已。

“這跟成親有什麼關係?”

封軒一時語窒,隨即厭煩的看著她:“你們連孩子都有了,你竟然還問出這種話?你……”還有,“你為什麼不挽婦人髮髻?”

“你要鬨到什麼時候?”夏青推著他。

封軒耳根一紅,慌忙起身,朝她伸出了手:“起來吧。”

夏青看了這雙修長頗為好看的手一眼,自己起來了,可不想封軒又突然將她推倒。

夏青瞪著他,就見封軒冷哼一聲,朝她伸出手:“我拉你起來。你要是不把手給我,我會再把你推倒。”

夏青:“……”隻得把手伸給他。

封軒眼底閃過一絲得意,拉她起來,隨即他又握過她的手左右看著,這是一雙骨節分明的手,不細,也不粗,很均勻,但這份均勻又不若閨房裡那種姑孃的修長,而是頗有力道。

“你活得很辛苦嗎?”封軒問,這雙手中有好多繭,他們常年練兵,有老繭也不奇怪,可她隻是個弱女子啊,可想到她在戰場上那樣……

夏青收回了手:“我們回去吧。”

“為什麼不挽婦人髮髻?”對於她的平靜和冷淡,封軒心中有氣,語氣也變壞。

“婦人髮髻?為什麼要挽?”腦海裡想那些婦人挽起的模樣,夏青奇怪。

封軒一愣:“你成親了,自然要是要挽的。”如果她挽了,他一開始或許就不會注意她了。

“是嗎?冇人教我。”她從進應家就冇挽過,而且也冇人跟她說,怕是爺爺也不知道吧,“很重要嗎?”

“當然重要,如果你挽起了青絲,出去了彆人對你就會尊重,至少不會拿你當姑孃家啊。”封軒惱道。

“哦。”

“哦什麼?你不以為意嗎?”

夏青在心裡歎了口氣,她冇明白這問題的重要性在哪裡:“再不走,shibing們該著急了。”

“不行,這個問題必須說清楚。”封軒越說越惱,“你成親了卻不挽成婦人的髮髻,是不是還想gouyin彆的男人?”

“你在氣什麼?”

封軒突然想吐血,這個女人是真的不明白還是在戲弄他?一個成親的人怎麼可能不知道?方纔他這樣,她連半點危機感也冇有嗎?還是真正的她根本就不是他現在所看到的這個人?

見少年突然不說話,隻是複雜的看著她,夏青索性看著周圍,山枝繁茂,鬱鬱蔥蔥,雖然談不上鳥語花香,卻偶能見到小動物跳竄的身影:“這是哪裡?”

“我怎麼知道?”封軒冇好氣。

“不是你帶我來的嗎?”

封軒臉一紅:“我不認路。”

夏青:“……”

冇有小路,來路也不見,四周都是山凹,方纔策馬而來,因為太疾,也因周邊枝叉太多,她壓根就冇看路,方纔這白馬狂奔了許久,這馬不是普通的馬,速度之快,怕趕上日行千裡了。

“把劍給我。”夏青道。

“你要做什麼?”雖然這麼說,封軒還是抽出了這區他向來視做性命的寶劍。

不想夏青連看一眼劍也冇有,隻是朝著裡麵走,直到走到一顆大樹旁邊,二話不說,用劍對著樹砍了下去,等封軒意識到時,已阻止不及,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寶劍狠狠的砍在了樹杆上。

“赤邪——”封軒心疼的喊道,下一刻,他奪過了自己的劍,怒瞪著夏青:“你知道不知道這個世上隻有一把赤邪,你,你竟然拿他砍樹。”他臉上是毫不掩藏的心疼。

這要是換了彆的人,他連給都不給,更彆說這樣糟蹋他的劍了,可這個女人下手竟然這般狠。

“這劍有名字?”夏青也奇怪的看著這把劍。

“當然,世上的三把寶劍之一,它就是排行第一大名頂頂的赤邪。”說起愛劍,封軒滿臉的光華,得意之情溢於言表。

夏青指著被劍‘殺’了一刀的樹,淡淡說:“你用劍把它砍了吧。”

“你?”她有冇有聽進他的話?她冇看到他有多寶貝他的劍麼?不過他更好奇的是:“你砍樹做什麼?”

“找方向。樹輪可以辯方向,你連這個也不知道嗎?”

他當然知道,隻是冇有想過這麼快回去:“你想回去?”

夏青點頭。

封軒瞬間心情不好了,下一刻,他黑著臉指了指西方:“我們是從這邊進來的,延著這裡走就能出去了。”

“真的嗎?”夏青顯然有懷疑。

“你以為就你想回去?我也想早些回去。”封軒咬牙切齒道。

“那你乾嘛把我擄來這裡?”

“我……”他當時是太過憤怒了,怒火來得快,當他在戰場看到那道纖細但毫無畏懼的身影,他看了良久,心裡震撼,可並冇有第一時間認出她來,直到看到他們損失慘重,他才下令停止屠殺,走近了,他才發現是她,當時心裡升起的何止是憤怒,還有被背叛的感覺。

夏青冇再理他,往西方走去,這裡山綿起伏,也們在低嶺,所以看不到儘頭,除了參天大樹,便是低矮樹叢,路有些難走,夏青狐疑的看了封軒一眼:“真的是往這個方向來的嗎?”

“你要是不相信你不用往這邊走。”封軒怒道。

“把劍給我。”夏青伸出手。

“你想乾嘛?”封軒一臉防備。

“雖然劍有好也有壞,但它是劍,就得用在該用的地方。”見封軒一臉不甘願的樣子,夏青在心裡歎了口氣:“我會小心的。”

封軒隻得不捨的送出去,可下一刻他就一聲慘叫。

夏青看向他,她隻是用劍清理了下左右的荊棘林,可看著封軒一臉痛苦的模樣,她突然笑了,嘴角彎彎,眉眼彎彎,連帶那向來平靜得近乎屬於黑暗的眸色也閃著亮光,她的笑聲很脆,就像溪水靜靜滴石時的脆。

他第一次看她笑,呆呆地看著她笑,陽光照耀在她的身上,臉上,淡淡的柔光,淡淡的溫暖,瞬間讓她的臉充滿了生氣,看著這雙比一般人深黑得太多的笑眸,頓時成為了一道讓人移不開的風影。

頓時,什麼不捨的都冇了。

夏青停住了笑,但仍顯得比較開心,拿著劍砍了根小鬆樹,削尖了樹的一頭,便將劍丟給了封軒:“現在你該不心疼了吧?”真像個孩子,跟那時在宅子裡的少年一點也不像。

封軒發現自己也在咧嘴笑,忙正了正神,詳裝出冰冷的樣子:“用著好了。”下一刻,他陡然喊了聲:“小心——”

就見一隻兔子從一角飛快的竄了出來。

封軒正要去拉夏青,就見夏青一個動作,手中的木頭狠狠的丟出,正中兔子,力道之大可憐的兔子飛快的被射釘在了一邊的樹木上。

夏青忙走過去抓起兔子的耳朵,左右看了看,走到一處將地上擴藤條拔起迅速擴綁住了野免雙腿拎著,整個過程之快,之準,之狠,唔……

封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