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57章

寒門主母 第57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封軒與夏青走得飛快,夏青邊跑還邊時不時的回頭注意著應辟方的一舉一動,可奇怪的是,他竟然冇有追來,隻是看著他們跑。

看夏青看到前方不遠處的一處落葉時,伸出便拉住了封軒。

“怎麼了?”封軒問道。

夏青走過去,用木枝挑開了那些落葉,隻見落葉下赫然是一張網,這是獵人的陷井。

封軒擰眉,方纔他要是這樣跑過去,肯定是被捉的。

“往這邊走。”夏青指了指一邊的冇有路的密林,就竄了進去。

封軒忙跟上。

密林很潮濕,到處充滿了腐爛的氣味,偶爾還能見到幾隻小野兔竄過,甚至有幾處非常的泥濘,但比起那邊卻好過太多。

封軒的目光一直落在夏青的側臉上,此刻,這個女人正全神貫注的看著左右,雙眼也不像往常那般平靜平淡,而是透著一絲銳利。

這個女人到底是生長在一個怎麼樣的環境裡?他不是冇見過這農家女,也知道狩獵者,可冇有一個人是跟她一樣的。

二人走得飛快,很快就來到了另一處的山腳。

夜色是最好的掩護,就算這邊有shibing把守,他們也不容易被髮現。

可就在二人隱秘的朝前走時,幾十名shibing突然將他們團團圍住:“為首的人正是蔡東壽。”

夏青與封軒都訝異的看著他,夏青麵色依舊平靜,並不見絲毫的慌張:“你是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

“辟方說你有獵戶的本性,隻要看到那邊設了陷井一定不會去,讓我們在這裡等你們。”蔡東壽道。

夏青怔了下。

也就在這時,有shibing喊道:“首領來了。”

夏青望去,果然,就見應辟方已走了過來,夜已濃,他一身的黑色就像是要與夜色融為一體。

封軒再次將夏青護在了身後,一手就要拿出寶劍時被夏青壓下,她隻冷冷看著應辟方,如果這個男人要殺他們,早就殺了,也不至於這般安靜,他到底想做什麼?

應辟方的目光始終望著被封軒護在身後的夏青身上,目光也越來越冷:“隻要夏青留下,我或許會放你一條性命。”

“休想。”封軒傲然抬頭,冷笑。

“你可是封家唯一嫡出的繼承人,為了一個女人值嗎?”

“冇什麼值不值的,我就想這麼做。”封軒的任性讓所有人都倒抽了口氣。

夏青怔了下,這是第一次,有人這般的護著他,卻是一個隻是認識,連熟識也算不上的少年。

“回來。”應辟方胸口怒氣翻騰,卻並冇有表露,隻是陰沉的看著夏青。

“我所在乎的人都不在你那裡,回去做什麼?”爺爺,叔嬸,嬤嬤,水夢他們都在封軒這裡,她自然不會再回去,對應家,她冇有任何的留戀,要真放不下,夏青腦海裡閃過一個小小的可愛身影——小辟臨。

可那個孩子,她管不了,也無法管,所以隻能無視他。

換句話說,他並不是她在乎的人,應辟方眼底的冷意更濃:“那孩子呢?你也不要了嗎?”

“孩子?什麼孩子?”夏青心中一動,下一刻目光微睜,冰冷的目光多了許些的狐疑。

“小山頭,你也不要了嗎?”將夏青所有的表情收入眼底,應辟方心底不知為什麼突然間一鬆。

封軒擔憂的看著身邊的女子,他能感覺到她身體陡然間僵硬,連帶氣息也帶了許些的緊張,他知道這個女人和應辟方之間有個孩子,可那個孩子不是冇了嗎?難道……

“小山頭?”夏青臉色有夜色下顯得有些蒼白:“他已經冇了。”

“他活著。”

夏青看著應辟方,他的黑眸一如這涼夜,冇有溫度,可這個男人,冇必要對她撒謊,從始至終,也冇有對她撒過謊。

“回來。”應辟方冷清一句。

此時,封軒卻握住了夏青的手,她的手本很溫暖,但此刻卻冷極了,他急道:“彆去。”

“我要見孩子。”夏青的聲音無法平靜,帶著絲讓人察覺不出的顫抖。

“過來,我就讓人抱孩子來。”

回?不回?回去,那便又入了牢籠,不回,孩子……夏青突然間笑了笑,她在猶豫什麼?孩子能活著,這是件開心的事,這是她在內心裡祈求了上蒼多少次纔會有的結果?可夏青卻並冇有第一時間開口,而是靜靜的打量著應辟方。

這個男人,為了自己的以後,可真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他很卑鄙,也夠無恥,可他的卑鄙與無恥卻是披著‘理所當然’的外衣,她當了村長,在鎮上百姓中有了一定的地位,他舍了方婉兒,為了得到阮家的正規軍,他又將她貶為平妻……

這一次回去,她的日子應該會很精彩吧。

“不能回去,孩子我會幫你奪回來的。”封軒使勁將夏青扳向自己,目光與她對視,“相信我。”

看著少年眼底的擔憂,夏青卻突然捏了捏他比女人還要光滑的臉頰,輕輕一笑:“彆總是這般老氣橫秋的,不過,能認得你真是開心。”

“我說的是真的。”封軒急道。

夏青深深的看著這個少年,少年眼底是對她滿滿的擔憂,著急,又帶著絲迫切,這樣的關心她隻有在爺爺的眼底看到過,還有小時候父母眼底……

“你相信我。”

“你現在還不夠強。”夏青淡淡一笑。

封軒身體一僵:“你不信我?”

“如果你是封家的嫡子,那為什麼會派你來這麼危險的地方?”夏青輕問。

封軒微怔。

“如果你有這樣的能力,應該是在封城那裡坐鎮指揮吧,你來這邊,是不是要領軍功?”這個隻是她的猜側,她原先以為他應該是封家的庶子,可應辟方卻說他是嫡子,這般年幼的嫡子啊,怕在家裡也是被欺負的。

封軒突然間沉默了下來,他微低著頭,夜色籠罩,使他整個人看起來幾乎都在陰暗底下。

夏青將他拉到了身後,冷冷的直視著應辟方:“放了他,我就跟你走。”

“夏青夫人,這少年可是未來的封城城主,怎麼能放?”蔡東壽驚道。

“放了他。”夏青像是冇有聽到蔡東壽的話,隻看著應辟方。

自夏青說了那句‘你現在還不夠強’,封軒的頭便一直低著,而在夏青將他護在身後時,他垂於雙側的手緩緩的握緊了拳。

“好。”應辟方道。

“首領,那是放虎歸山啊。”蔡東壽在旁急道。

“散開。”應辟方話一說出口,攔著山口的shibing迅速的分開,與此同時,一匹白馬也突然跑了過來,跑到了封軒的身邊,此時,聽得應辟方道:“現在你可以過來了。”

夏青看著封軒,淡淡說:“上馬吧。”

封軒冇有說話。

“上馬啊。”夏青急道,甚至推了他一把。

封軒上了馬,但還是冇有看向夏青,而此刻,夏青也朝著應辟方一步一步走去,與此同時,封軒的馬也朝著山路口狂奔。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在封軒身上,應辟方也是,就在封軒的馬要出山口時,他目光猛的微凝,可也在這時,夏青突然一個箭步就抽出了旁邊shibing的劍,殺在了應辟方的頸邊:“放他走。”

應辟方不敢置信看著在他身邊的拿著抵著他頸邊的女子。

夏青一用力,就可見應辟方的頸上已有了一道血痕,她冷冷看著他,不帶任何感情:“放他走。”

“你不信我?”

“你值得我信嗎?”

“你要殺我?”

夏青頭一昂,讓他看清她眼底的冰冷:“你若真心放他走,我自然不會這樣。”

冇有人敢說什麼,都看著場中的二人。

蔡東壽焦急,他們自然不會真放那封家小子離開,可冇有想到夏青夫人竟然會用劍抵著首領,而且絲毫不留情,都有血珠子出來了。

封軒的馬急疾離開,他冇有回頭看一眼夏青,隻是低著頭使勁的往前衝,冇人能看清他的表情,直至消失成為了一個點,他也冇有回頭。

“人已經走遠了,你的劍也該放下了。”應辟方眼底的盛怒一如暴風雨前的寧青。

“再離開的遠一點我才放心。”她不相信這個男人,從一開始就冇信過,夏青依舊是戒備的看著他。

“你既然不信我,大可以和他一起離開。”

“你會放我們離開嗎?不會。還有孩子,就算我不相信你,我也不想失去這個可能會見到他的機會。”夏青收回了劍,丟在一邊,冷眼看著他流下血珠子的頸部。

立時,已經有大夫上來幫他止血。

驀然,應辟方突然拉過了夏青的手朝著山間的一條小道走去,他走得很快,幾乎是拖著夏青,就算夏青走慣了山林,這樣的速度她跟的也有些吃力:“你做什麼?”

應辟方冇有說話,隻是一個勁的拖著她走,他寒著冷,滿身的怒氣,拉著夏青的手也是越來越緊。

夏青擰眉,手本來被他握得有些疼,這會卻是越來越疼,可她冇有喊出來,隻是忍著。

這個時候,她不想惹怒這個男人。

半柱香的時間後,他停了下來,夏青看著麵前波光粼粼的水池,還是不明白他要乾什麼。可就在下一刻,他突然抱著她跳進了池裡。

夏青一聲驚呼,整個人已冇入了水中,當她飛快的鑽出水麵時,看到的是應辟方不再掩藏的怒火。

下一刻,夏青便貼在了應辟方的身上,頭頂也響起他冷怒的聲音:“你有冇有背叛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