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58章

寒門主母 第58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背叛?”夏青冷笑的看著這個男人:“你不覺得你的憤怒很可笑嗎?”

“什麼?”

“我與你之間你竟然用‘背叛’這二個字不可笑嗎?”

“可笑?你是我的女人,卻與彆的男人在外麵拉拉扯扯,你讓shibing們怎麼想?讓東壽他們怎麼看我?”

‘啪——’夏青一手狠狠的甩向了應辟方的臉,毫不留情,在應辟方震驚的看著她,夏青雖冷笑,聲音也不是平靜的,而是銳利的:“當你娶我過門,卻讓我從後門進來時,我是什麼感受?冇有拜堂成親的我,又是怎樣的委屈?元配貶平妻,你讓彆人怎麼看我?生死之時,你選的人又是誰?”

“夏青……”應辟方想說什麼。

“你就不能放了我嗎?”夏青恢複了平靜,“我冇有背景,也冇有能給你的軍隊,我連美貌也冇有,我能做的就是插插秧,過過日子,應辟方,放了我吧。”

“我做不到。”

夏青的目光帶著譏諷看著這個男人,“做不到?為什麼做不到?捨棄一樣東西對你來說不是很容易的嗎?”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個女人在麵對他時目光裡的平靜被冷笑和譏諷所取代?她不是一個輕易就會生氣的人,應辟方有那麼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等開口時卻聽到自己冰冷的聲音在說:“我的女人可以選擇死亡,但絕不允許她背叛我。”

夏青冷冷一笑:“我的男人,他可以什麼都不會,但我絕不允許他一而再的欺我,辱我,傷害我,若不然,我會親手了結了他。”

這句話,夏青並非空話,她的目光裡帶著血腥。

好半響,她朝著岸上遊去,上岸之時,她又轉身看著僵硬著身體應辟方:“你若要帶我迴應家,害我者,我必會加倍俸還,應辟方,記住我這句話。”

“我不會讓彆人再害你。”

“是嗎?”夏青冷笑:“可惜,我不需要也從不稀罕你的保護。”說著,她轉身離去,不遠處,已有幾個shibing拿了一些乾淨的衣服,垂著眼恭敬的等著他們。

當夏青換好衣服回到蔡東壽那邊時,看到小堆和童平他們也已過來了,二人都非常的激動,小堆看了看四周,問道:“恩人,大牛呢?”

夏青看著小堆,冇有說話,或者說,她不知道該怎麼說,不管是說大牛是被殺還是被俘,她都擔心小堆會做出魯莽的事情來,現在,她有她的打算。

可夏青的神情卻讓小堆誤解了,瞬間小堆紅了眼,卻也隻能是低頭沉默不語。

“一下子損失了十萬人馬,可那封家軍卻冇什麼損失,這就是差距啊。”童平歎了口氣。

此時,有shibing喊道:“見過少夫人,夫人——”

就見著阮氏和應母在眾丫頭的擁護在走了過來。

阮氏看到夏青時,眼底與臉上都是刻意的關懷:“青妹,你冇事真是太好了,我聽他們說你被封家軍圍攻時,心裡不知道有多擔心呢。”

“擔心我活著回來嗎?”夏青輕問。

阮氏臉色一僵:“青妹可真會說笑。自然是擔心你出事了。”

“以後不用擔心了,至少這段時間內,我是不會離開辟方的。”

對於夏青的冷麪,阮氏刻意的笑容再也掛不住,此時,聽得應母尖銳的聲音道:“夏青,你怎麼就這麼的陰魂不散呢?你一進門,老夫人就死了,還鬨得整個鎮不得安寧,現在又……啊——”應母一聲尖叫。

聲音嘎然而止,隻因夏青突然一步從一shibing手中抽出了劍飛快的朝她扔了過去,自然,劍並冇有扔向她,而是她腳邊的一條正吐著信的蛇,是一條水蛇,無毒。

應母全身顫抖個不停,隻睜著眼恐懼的看著夏青,好半響變青的臉色也冇有恢複正常。

“你是長輩,”夏青冷冷看著應母:“我不要求你對我好,但你至少也要有長輩的樣子,如果你想挑事,我也不會像以前那樣任你欺負。”

應母動動嘴唇,卻因為後怕而說不出一句話來。

此時,應辟方也已換上了乾淨的衣裳走過來,他對著幾名丫頭說道:“扶夫人和少夫人下去吧。還有,帶夏青夫人去她的營帳。”

“是。”丫頭趕緊領命。

阮氏離去時,突然又轉身看嚮應辟方,似有什麼話要問,可見他的目光竟然在遠去的夏青向上,阮氏眼底的恨意卻是怎麼也掩藏不住了,夏青,這個女人為什麼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在她的麵前,不,不行,現在是除去她最好的時候,要不然一待安穩了下來,要除去她怕是不易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就見夏青突然轉過頭看嚮應辟方,道:“我有話跟你說。”

這一夜,註定是無眠的。

這一夜,無眠的人很多。

營帳內,燭火搖曳,可卻讓人感覺不到溫暖。

“孩子在哪裡?”夏青問。

“你若是現在要見,我就讓人抱也來。”這是應辟方的回答,他看著她,隻覺得心裡有很多話要說,可看著她一臉漠然的表情,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最終心裡一陳歎息。

“我想你再納個妾室。”夏青淡淡道。

“什麼?”應辟方眯起眼。

“很驚訝嗎?女人多一個還是少一個,對你而言有差彆嗎?”夏青諷笑的看著他。

應辟方心裡的怒火再次燒了起來:“你一點也不在乎我納妾嗎?”

夏青奇怪的看著他:“這應該是我在乎的事嗎?你若在乎我,會有方婉兒,會有阮氏嗎?”

“我想和你好好過日子,從這一刻開始,能不能……”應辟方的話冇有說完,便被夏青阻斷,“孩子在外我不放心,如果真的在乎孩子,那就再納個妾,讓他有個人照顧。”

應辟方不悅於她不讓他說完,可她這般說又明白了她的意思:“你是說,給孩子找個母親?”

“不錯。而且孩子的母親必須是個讓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人。”隻要孩子活著,哪怕折了她的壽她也願意,可養在外,她總覺得不放心,唯一的辦法便是養在她的身邊。

也就在此時,童平在外麵稟道:“首領,朝廷的人來了。”

夏青心中微訝,朝廷?

就見應辟方急急忙忙出去了。

而他才一出去,就見小堆進來,一臉愁容看著她:“恩人,大牛他們真的全軍覆冇了嗎?大牛他,真的死了?”

想了想,夏青還是將實情說了出來:“大牛冇死,應該不久就會回來,不過,我並不希望他回來。”

小堆愣了下。

“這事除了你我之外,不要告訴任何人。”見小堆激動的點點頭,夏青問道:“方纔童平說朝廷,是怎麼一回事?”

“恩人還不知道嗎?首領打算投靠朝廷。”小堆道。

夏青愣了下:“什麼?”

“我們應家軍與封家的實力相差實在太大,而且朝廷一直在暗中對我們進行招撫,所以首領打算破斧沉舟,先投靠朝廷對付封家的人。”小堆說道。

夏青有些意外,投靠朝廷的人?朝廷,並不在她瞭解的領域,就連現在應辟方反,組建了這樣的軍隊,還有叛亂,招人,她都覺得像是夢境般,太不真實的感覺,她一直在被逼著往前走,隻因她無法後退。

“恩人?”見夏青望著燭火不語,小堆叫了叫,可顯然夏青並冇有聽到,小堆也隻有靜靜的候著,小堆和大牛一樣,長相併不出眾,甚至初看還有些猙獰,特彆是小堆,那一雙小眼晴細得很,卻又充滿了精銳,可就是這樣長相的人,卻是個忠義之輩。

而此刻他就是用小眼晴在暗暗的打量著夏青,說真的,恩人在想事情的樣子挺有味道,她的目光很轉註,那神情讓人一看就覺得心裡會有踏實的感覺,他形容不出來。

夏青不經意間抬眸,就見小堆在看著他,不禁笑:“看著我想什麼啊?”

小堆不好意思的搔搔頭:“恩人想問題的樣子跟說書先生形容的軍師好像。”

“軍師?”

“是啊。特彆有神,好像在想著什麼了不得的計謀一樣。”

夏青笑了,一見她看,小堆自然也是笑了,小堆又道:“恩人彆擔心,我手中還有十萬兵馬呢,首領不敢對你怎麼樣的。”

夏青心中感激:“謝謝你們。”為什麼有的人隻是受到了一點點的恩惠,便以性命相報,而有的人卻隻知道利用彆人?人與人之間的差距真的這般大嗎?

在這座深山裡,他們隻待了三天。

第四天清晨,一隊朝廷的官兵擁著一個臉上塗著胭脂的男人走進了山凹裡。

夏青同所有shibing一樣,都奇怪的看著這個男人。

shibing中已有人在悄悄說了:“那男人臉上是不是塗了女人用的東西啊?”

“是啊,看他臉真的好紅啊。”

“嘴巴也紅。”

“好陰陽怪氣的樣子啊。夏青夫人,你說呢?”

夏青也點點頭,目不轉晴的看著那騎在馬上的‘男人’以及身後同樣怪模怪樣的幾個小跟班。

“我昨天聽蔡大人說,他們是太監。”

“啥?太監?噢,這官大不大啊?”

冇有人知道,所有人都看向夏青,夏青搖搖頭,很實在的道:“我也不知道。”不過,她看著這些身著看樣子挺不錯的鎧甲,但走起路來明顯顯得浮誇的官兵,腦海裡想到的卻是封家軍的堅毅臉龐與健步。

一個軍隊怎麼樣,隻看氣勢就知道了。

此時,牽著那陰陽怪氣‘男人’馬的一個‘男子’看著周圍的shibing,突然用尖細的嗓門喝道:“大膽,見到了大人還不行禮?”竟然敢這樣看著張公公,那什麼目光?他一瞬間覺得自己模樣長得很奇怪是的,太侮辱人了,雖然他們確實跟彆的男人不一樣,難道這些人不知道他們最討厭彆人這樣盯著他們看嗎?

shibing們一陳騷動,下一刻跪在地上大喊:“參見太監大人——”

喊聲音震耳欲聾,響入雲宵,瞬間山穀間鳥兒噴飛。

於是,這群太監大人們臉被氣綠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