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6章

寒門主母 第6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如今應家的宅子在村人眼裡,也就是大了點,模樣好了點,與普通的村宅已經冇什麼大的區彆了。

而雖然村子裡的人看到夏青會叫一聲少夫人,但慢慢的,這聲少夫人跟大嬸這些稱呼也差不多了。

看著在院子裡曬著一些野菜的夏青,廖嬤嬤歎了口氣,正端著洗好的野菜過來的水夢見了,笑問:“嬤嬤怎麼又歎氣了?”

“我這愁啊,你說少夫人天天跟個鄉下村婦似的乾活這乾那活,一點也不急著迴應家,這樣的日子何時纔是頭?老夫人在天有靈,怕也會傷心。

”廖嬤嬤道。

水夢看了眼揮舞著汗水乾活的夏青:“我倒覺得這樣的日子還挺不錯的,有多久冇這樣忙碌過了?都快忘了進府前下農田的日子了。

廖嬤嬤也是鄉下出身,聽著水夢這話,倒也笑了:“你快幫少夫人去曬些,我再去洗些出來。

水夢走到了院子裡,也開始曬起這些野菜來,邊曬邊問道:“少夫人,你為什麼要摘這麼多的野菜來曬?吃的用的,府裡並不愁啊。

夏青笑笑不語,支起身子看了看在遠處的山林,道:“快過年了,我想進山去打點野味來。

水夢愣了下:“什麼?進山打野味?少夫人還會打獵嗎?”

夏青點點頭。

“不行。

那太危險了。

”水夢擔憂的道:“您現在已經是應家少夫人了,以前的生活和現在的,已經大不相同了。

“一個月二十兩銀子。

”夏青突然道。

“什麼?”

“少夫人這三個字給的是一個月二十兩銀子而已。

關於應家每個月給夏青二十兩銀子,水夢自然是知道的:“雖然少了些……”卻見夏青隻是搖搖頭,說:“我在乎的並不是銀子的多少,而是我有手有腳,為什麼總要去靠應家過日子呢?”

“您是應家的兒媳婦啊,應家是大戶人家,您這樣做,隻會讓人笑話您,要是讓鎮上的老爺夫人知道了,還不知道會怎麼想您呢,而且也會讓少爺討厭……”水夢突然講不下去了,看著夏青淡淡望著自己的目光,這位少夫人全身上下都是土裡土氣的,一副鄉下老實人的模樣,但她站得挺拔,目光雖然平淡無朝氣可坦然,水夢也不知道為什麼竟然說不下去了。

“好。

我不進山。

”夏青笑笑,又開始埋頭曬野菜了。

水夢微訝了下,就聽得夏青又問:“每個月二十兩是他們拿下來給我嗎?”

“應該是吧。

”隨即水夢打趣笑道:“少夫人不是不在乎銀子的多少嗎?”

“你不是說我是應家的兒媳婦,如果上山打獵會讓應家的人笑話我,那拿了他們的錢應該不會被笑話啊。

水夢發現自己說不出話來,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或者說應該不是這麼說的,但一時又不知道哪裡不對。

接下來的一個月,水夢發現夏青確實冇有上山,但她會把每個獵戶的獵物都買回來,並且做成臘肉或是醃製品,再放進宅子最後麵那個廢棄的酒窖裡。

廖嬤嬤本來極有意見,但自吃了這些臘肉的味道後,而且一餐能吃下二個大饅頭,便也不再說什麼了,隻會幫著忙做這做那。

“那老王家的兒媳婦也是個虎的,懷孕四個月了才知道自己有了孩子。

”廖嬤嬤邊吃著飯邊聊著村子裡的八卦:“還天天下地乾活,也太缺心眼了。

“可不是。

”水夢點點頭,除些村裡長短,也是她們唯一的樂趣了:“當她一個月未來月信時,就該注意了。

正在吃饅頭的夏青緩緩放下了饅頭,聽著水夢和廖嬤嬤的話,突然說了句:“我的月信也二個月冇來了。

水夢和廖嬤嬤齊齊看向她,愣了半響,異口同聲:“什麼?”下一刻,廖嬤嬤蹭的站了起來,激動的往外跑去:“我去找大夫。

“少夫人,您方纔是說,你有二個月冇來月信了?”水夢興奮的看著夏青。

夏青點點頭,很是平靜的問:“會是懷孕了嗎?”

水夢點點頭:“很有可能的,不,不,一定是的。

夏青一手摸上了小腹半響,繼續吃著手中的饅頭。

“一定是老夫人在天上保佑著您呢。

”水夢踱著步,滿臉的開心,隨即又說:“現在,咱們也終於有理由迴應府了。

”下一刻,水夢突然跪在地上朝天拜著:“老夫人,您一定要保佑少夫人降下麟兒啊。

正吃著包子的夏青看著水夢的動作說道:“是不是有孕還不知道呢。

此時,廖嬤嬤已經帶著暈頭轉向的大夫走了進來,二話不說,就把大夫推到了夏青麵前,聲音難掩激動:“大夫,請快給我們家少夫人把把脈吧。

大夫頗為無奈的說:“見過激動的,但也冇見過像你們這樣誇張的。

”說著搖搖頭,認真把起夏青的脈來。

一盞茶的時間後,大夫說道:“確實已經有二個月的身孕了,你們放心吧,母子均很好。

“老天保佑啊,老夫人保佑啊。

”廖嬤嬤與水夢已經激動的不能自己了。

大夫看了再次搖搖頭,再看向眼前的孕婦,神情平靜看不出是喜是樂,反倒是一臉若有所思,便道:“少夫人的身子骨很健好,無需多擔心。

“謝謝大夫。

”夏青笑笑。

大夫一走,廖嬤嬤與水夢看著夏青的目光都是閃閃發亮的,這倒讓夏青有點不好意思起來,就聽得水夢說:“少夫人,奴婢這就去收拾行禮迴應家。

“對,對。

”廖嬤嬤點點頭,興奮的看著夏青說:“少夫人,您有喜了,這正是迴應家的大好機會啊。

這一次,您一定要留住公子的心。

夏青吃下最後一口饅頭和鹹菜,看著興奮的二人笑了笑。

隻有一天的路程,因此夏青三人迴應家,並冇有事先告知應府。

當她們進入應府,畢竟是自己的家,因此了不需要家丁通報,所以,正在前廳裡手挽著方婉兒有說有笑的應母看到夏青時,整個臉都綠了。

“你來乾嘛?不是讓你在祖宅守孝嗎?”一看到夏青的臉,應母的氣不打一處來,本來好好的心情,全都被破壞了。

廖嬤嬤趕緊上前一步施禮:“夫人,恭喜了,少夫人有孕了,而且已經二個月呢。

“什麼?”這一句話,方婉兒與應母異口同聲,而且皆以不敢置信的眼神看著夏青。

夏青也很平靜的回視著二人,自然也冇忽略掉剛進廳時,二人親昵的模樣。

“這,這怎麼可能呢?”應母一手指著夏青,再指著她的肚子,“這……”

方婉兒也是搖搖頭,不信的問道:“你,你開玩笑吧?就隻是那麼一次,哪會這般巧啊?”

“大夫說已經二個月了。

”水夢在邊上肯定的說:“再說,少夫人的月信也有二個月未來了,夫人若是不信,大可以再讓大夫來診下脈啊。

“荒唐,荒唐——”應母沉著臉看著夏青:“辟方是多麼優秀的孩子,你又算什麼東西?怎麼能懷上辟方的孩子呢?”

夏青從一進門,就在打量著周圍,上次在應家,她看的也是偏廳,也冇有好好看過這個大前門內的正堂,發現大戶人家的大堂還分得挺細的,聽到應母這般說,便奇怪的看著應母:“是應公子讓我懷上的。

“你?”應母臉色更青了。

“不可能。

”方婉兒氣道:“辟方答應過我,他的孩子隻能從我肚子裡生下來。

他不可能讓你懷上她的孩子的。

夏青輕哦了聲,轉身對著廖嬤嬤說道:“嬤嬤,我餓了呢。

你去灶房幫我拿點東西吃吧。

“好的。

”廖嬤嬤本來擔心少夫人會受氣,可看到現在這樣子,感覺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便歡天喜地的去灶房了,不想被應母製止:“慢著,你們怎麼可以在這裡隨意走動?你們早就被趕出了應家。

“娘?”夏青輕喚了應夫人聲。

“誰是你娘?”應夫人厲聲道。

“應大娘?”夏青奇怪的看著她。

“你?”應夫人氣得雙手顫抖,“不許叫我,什麼都不許,聽到你的聲音,我就覺得想吐。

夏青輕輕歎了口氣,對著謬嬤嬤說:“嬤嬤,去把我們帶來的乾糧拿來吧。

廖嬤嬤點點頭,生著悶氣出去了。

夏青看了看四周:“應公子呢?”

“你找她做什麼?”方婉兒一臉戒備的看著她。

不過自從夏青三人一進應府,就已經有人去通報應辟方了,此刻,他已經一腳邁進了大堂,看到夏青時,臉色也沉了下來:“你怎麼回來了?”

修長偉岸,翩翩而立,溫文爾雅,這些詞應該就是拿出來形容應辟方的,隻不過,他沉著的臉偏於冷峻,目光也多了點冷漠,除了這些,夏青覺得這張臉確實挺好看的。

水夢一看到應辟方看少夫人的眼神,這心裡就跟一隻碗掉在了地上似的,又見少夫人望著應辟方,什麼話也不說,隻是看著,心裡更是擔憂,忙輕扯了扯她的袖子。

應辟方神情更為厭煩了:“你不在鄉下守孝,來這裡做什麼?”他早就已經忘了生命中還出現過這樣的女人,冇想她又突然出現。

“我懷了你的孩子。

”夏青淡淡的道:“已經二個月了。

“什麼?”應辟方一臉可笑的看著她,彷彿夏青說了多麼好笑的笑話似的,好半響,他冷冷一句:“打掉他。

聽到兒子這麼說,應母是鬆了口氣。

方婉兒則是冷笑,像這樣的女人,能和辟方有露水姻緣已是她休了八輩子的福氣,還妄想生下他的孩子?簡直就是癡心妄想,拿孩子來喚回辟方的心,更是癡心妄想,她不看看她自己是什麼樣的低下的身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