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61章

寒門主母 第61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李貴妃與阮氏落坐,目光都落在了夏青身上,李貴妃則在納悶這個夏青還愣著乾什麼,阮氏忙不懷好意的道:“娘娘,這夏青出身低微,現看到這些個奴才這般卑賤,怕是有了共鳴。”

“是嗎?”貴妃嬌媚一笑:“如今她也算是個有身份的人了,怎麼還流露出這等賤民的模樣?”

夏青確實是看著被她們踩背的奴才,可就在二人說著時,她已經毫不猶豫的踩了上去,進了轎子,自然,這二人的話她也是聽到了的。

貴妃笑笑:“看來夏青妹子也並非阮妹妹說的那般。”

阮氏牽強一笑。

貴妃看著夏青,抿嘴而笑:“本宮倒還真想知道夏青妹子看到這些奴才時是怎麼樣的?”

夏青平靜的看看李貴妃,問了句:“娘娘,這些奴才的月俸有多少啊?”

“這個本宮還真不知道,”隨即她看向在車邊候著的宮女:“去問一下。”

很快,宮女回稟:“娘娘,侍攆公公的月俸是二百紋銀。”

李貴妃又看向夏青,就聽得夏青道:“二百紋銀在我們鄉下足夠養活一大家子,甚至還能存下一百紋銀呢,雖是奴才,但自食其力,夏青覺得挺好的。”說得不亢不卑,淡然自若。

李貴妃愣了下,自食其力?古往今來,還冇有人將奴才往‘自食其力’上說,給他們評價最多的便是卑微,低賤,連他們自己也是這般想的,自食其力麼?這麼一句話,無意間倒把這些奴才的身份給提高了。

馬車走得緩慢,每走過之處,路過的宮人們都行跪拜之禮,廊中有廊,院中有院,或宏偉大氣,或精緻風雅,讓人目不暇接。

約過了一柱香的時間,車攆才停下。

‘麗宸宮’是李貴妃的宮殿,她是當朝皇帝最愛的寵妃,宮內的華麗自然是不用說,一進去,入眼的都是珍稀之物,立時就有十幾個丫頭上來行禮攙扶。

“娘娘,午膳已經備好了。”一姑姑走上前來,恭敬的道。

貴妃點點頭:“二位妹妹請吧。”

阮氏和夏青施禮。

也就在這時,幾名丫頭慌張的聲音傳了來:“公主殿下,貴妃娘娘有貴客在,您先彆……”聲音嘎然而止,隻因這位公主已經怒氣騰騰的走了進來。

那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女,婷婷玉立,容貌清秀,特彆是那雙眼晴,活靈活靈的,可卻有著一張娃娃臉,使得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了好多,這會,她怒瞪著李貴妃,眼底冇有半分的尊敬:“李氏,是你把我狗的腳弄傷的?”

立時有宮女回道:“不是的,公主,是那狗突然上來咬著貴妃娘孃的裙子不放,娘娘害怕之下才踢了它,不想剛踢中了它的腳。”

“咬了她的裙子?哪條裙子啊?”公主跋扈的冷哼:“拿出來給我看看。”

那宮女忙將一條紫色的裙襦給拿了過來,此時,聽得貴妃溫聲道:“公主,這事是本宮的不對,你消消氣,可千萬彆氣……”她的聲音在一聲‘撕——’的聲音下消失,隻見那公主突然將宮女手中的裙襦給撕了起來,裙本就是上等綢緞,哪經得起她撕扯,瞬間就碎成了一段段。

宮女們都不敢再吭氣,李貴妃看著這條自己最中意的裙子,一臉的心疼和無奈,卻勉強笑說:“若是撕了這條裙子能讓公主消氣,那就撕吧。”說著垂下了眼簾,然而眼底卻是閃過一絲狠毒。

阮氏驚訝的看著這一幕,當今皇帝的皇後早逝,所以她認為這宮中應該是李貴妃的天下,冇想到這李貴妃竟然還會顧忌一個公主,話說這公主難道就是皇後生下的鈴鳳公主嗎?好跋扈啊,真是野蠻。

這公主撕完了裙子似乎還不解恨,又狠狠踩著這些,邊踩邊道:“看你能得寵多久。”踩完,冷瞪著李貴妃,不想卻看到阮氏正看著她,那目光裡是滿滿的不屑,公主踢開了被撕壞的衣服,仰起頭走到了阮氏麵前。

冇有想到公主會注意到自己,還這般犀利的盯著自己,阮氏忙移開了眸子,心裡忐忑起來。

“你誰啊?見了我不行禮?”公主看了李貴妃一眼,又看著阮氏,再看了眼夏青,不過對於夏青,她連個眼白也冇有。

“妾身阮氏,見過公主殿下。”阮氏忙施禮,一旁的夏青在公主看向她時已經施了個禮。

李貴妃上前笑說:“本宮來給公主介紹一下吧,她是瑾王的妻子,這不,皇上在前朝宴待瑾王與瑞王,本宮就……”

李貴妃的話還冇說完就被公主截斷,語氣頗為不屑:“瑾王?就是那個自不量力打不過封家軍,隻能投靠救助朝廷的應辟方?”

一聽公主這樣說自己的夫君,阮氏臉色一白,卻是不敢言語,也不知道如何接話。

“公主。”李貴妃麵色頗為為難:“您怎麼可以這麼說話呢?”

“你敢管我?李氏,就算你貴為四妃之首,在本公主眼底,你還是當年侍候本公主沐浴的小宮女而已。”公主說的這句話帶著狠狠的鄙視與不屑。

李貴妃的臉瞬間一陳紅一陳白,聲音卻還是頗為溫和的道:“公主,本宮現在畢竟是一宮之主,你這樣說本宮,讓本宮顏麵何存?”

“顏麵?你還要臉嗎?”

“公子,本宮今天還在待客,請先回吧。”說著,李貴妃便牽過公主的手朝門口走去。

那公主顯然是怔了下,不明白一向與她保持著距離的李貴妃怎麼親手來趕她,同時心中也惱怒,便甩開了她道:“不許你碰我。”

不想,她明明是輕輕的一甩,那李氏卻像是被推了多大力似的,身子便朝後倒去,碰的一下,跌倒在了地上。

“貴妃娘娘——”宮女驚呼,慌亂。

與此同時,一道威嚴的聲音也響起:“鈴鳳,你是越來越放肆了。”聲音與明黃的身影同時出現在了院子中。

“參見皇上——”所有人都下跪行禮。

隻有鈴風長公主僵硬著身子,傲然的看著她的父皇。

“天哪,娘娘流血了——”宮女大叫了聲,隻見血跡從李貴妃的身下緩緩的流了出來,就聽得李貴妃一聲慘叫:“我的孩子——”瞬間便暈了過去。

麗宸宮開始亂了起來。

“愛妃,天哪,都愣著乾什麼,還不快去叫禦醫?”皇帝顯然對李氏頗為寵愛,這會也不顧自己的九五至尊,抱起李氏就朝著宮內跑去。

阮氏看得目瞪口呆,長公主推了李貴妃?李貴妃肚子裡有了孩子?瞬間又冇了?然後,她已經看到了皇帝?雖然皇帝看起來年紀比較大,可那是皇帝啊。

夏青的神情也有絲波動,她看著李貴妃被皇帝抱了進去,看著地上的那一攤血,目光最後放在了冇有人理睬的長公主身上。

十三四歲的女娃,如果不是身高,單憑那張看著就是孩子的臉,還以為隻有**歲呢,這會,她僵硬的站著,目光像是受到了驚嚇似的一直眨個不停,她的指尖微微顫抖著,可以看出整個人都在害怕,可抿著的嘴唇卻又透著一絲冷笑與譏諷。

是一個倔強的女娃呢。

夏青看著周圍的景緻,再看著這麗宸宮主殿的雕梁畫棟,還有揹著藥箱匆匆而來的大夫,宮女早已忙得不可開交了。

整個院中,就隻有她,公主,阮氏三人站著。

就在她想著是否要離開時,從殿中匆匆走出一名姑姑,約三十歲左右,容貌長得普通,嘴角微微耷拉,使得她整張臉看起來有些陰沉,她並冇有看那公主一眼,隻是對著夏青與阮氏道:“奴婢賤姓催,是貴妃娘孃的貼身起居姑姑,奴婢希望二位夫人在皇上問起時據實稟報。”說著,她看了那公主一眼。

這一眼,反倒讓這公主清醒了不少,她顫喊道:“我就輕輕的推了一下而已,是李貴妃自己跌倒的,跟我冇有關係。”

“鈴鳳公主?您的意思是說,是貴妃娘孃親手害自己的骨肉冇了?天底下會有這麼殘忍的娘嗎?”這催姑姑冷笑說:“貴妃娘娘進宮已經六年了,一直冇有子嗣,好不容易有了,還會害自己不成?”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父皇會相信我的,他一定會相信我的。”鈴鳳公主說著,突然間跑開了。

此時,阮氏道:“催姑姑放心,我們一定會把事情的原因說清楚的。”

崔姑姑點點頭:“王妃一定是看到公主狠狠推了我們貴妃娘娘吧?”

“可不是,我們都不知道貴妃娘娘已有了身孕。”

“娘娘已有三個月身孕,這件事整個皇宮都知道,那公主也是知道的,可冇想到,”崔姑姑歎了口氣:“公主平常就與我們娘娘有間隙,可娘娘心胸寬大不給計較,冇想到……”

阮氏也是一臉憤恨:“貴妃娘娘實在是太可憐了,娘娘現在冇事吧?”

“禦醫說冇事,就是孩子冇了……”催姑姑說著忙拿出絹帕擦擦眼角,這才又對著阮氏道:“王妃先請回吧,一切等明天再說,奴婢已讓轎子在外麵候著了。”說著,朝著阮氏福了福又進了殿。

阮氏喃喃:“冇想到那鈴風公主看著年紀小小,心場竟這般歹毒。”此時,她奇怪的看著夏青走到了院中那堆還未清楚的血跡邊上,蹲xiashen,用手指沾了下血至鼻下聞著。

“你,你在做什麼?”阮氏驚呼,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夏青。

夏青看著地上的血堆,血很黏稠,腥味也頗重,稠中又有著許點的東西,半響,她起身,並冇有看阮氏一眼,直接出了院。

阮氏見了也隻得跟上。

出了圓門,便是長長的甬道。那麼雄壯的皇宮,可每一處都有著高大的紅牆將天地割成一塊一塊的。

走過的宮人時不時在低頭議論著,聽著最多的一句便是。

“這次風鈴公主真的惹了大禍了,我看皇上也不會再寵著她了。”

阮氏冷哼了聲:“活該,這麼驕蠻的公主倒還真是少見。”

又出了一道圓門,她們便看到了轎子,也就在這時,一個宮女匆匆跑過來稟道:“是瑾王妃嗎?”

“什麼事?”阮氏看著她。

“瑾王讓奴婢給王妃傳話,說讓王妃等他一起回府。”唔,瑾王是這樣說的吧?她記得瑾王是說她們,可是眼前就隻有瑾王妃和她的丫環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