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63章

寒門主母 第63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鈴鳳公主的額頭已被撞出了血,而且傷勢不輕,血不停的流出來,瞬間臉上都是,華麗的衣裳上也血跡斑斑,而且還不停的滲出,模樣頗為嚇人。

“公主——”夏青驚呼。

鈴鳳公主顯然是被嚇壞了,她看著夏青來扶她,方纔明明是這個夏青絆倒她的,竟然還要來扶她?這個女人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她要害她?想也不想,一手就要甩開她的挽扶,可不想她的手突然被夏青抓過,她要爬起的身子也被這個女人強勢的摁倒在地。

鈴鳳公主嚇得就要喊人,下一刻,她卻望進了一雙漆黑的眸底,這眼晴,好黑啊,黑得跟墨似的,而且她聽到這個女人在說:“瑾王妃,你怎麼能推得這般狠?公主可是皇上的掌上明珠啊。”

“我冇有。”阮氏尖叫:“是她自己摔倒的。”

鈴鳳隻是看著頭頂這雙黑眸,這黑眸好深好深,冷冷的,但她卻懂了,她從小活在深宮裡,又怎會不懂?所以,在下一刻,她直接昏了過去。

這裡的一幕,早就被宮人看到,待看清發生了什麼事時,宮人已慌慌張張的喊開了:“來人呢,公主摔倒了,流了好多血……快來人了,快叫禦醫啊。”

原本已經安靜下來的麗宸宮又沸騰了,宮女,禦醫匆匆趕了出來,連帶的還有那絲明黃。

當今皇帝已有四十,但保養得宜,看著頗為年輕,隻是有些過度臃腫,此刻,他臉上原本的憤怒在看到昏倒在地且滿身是血的鈴鳳公主時,早就被心疼與慌張取代,他膝下隻有個二個皇子一個公主,這公主又是皇後所出,他本就疼愛有加,這會急急喊道:“都愣著乾什麼?要是公主有個萬一,都給我提頭來見。”

早就有人抱起了公主,可是不知為什麼公主的手卻一直拽著一個女人的衣角不放,怎麼弄也弄不開。不得已,那禦醫隻得看向夏青道:“請姑娘跟老夫一同去公主殿吧。”

夏青看著‘昏迷’中的公主:“是。”

此刻,阮氏的身子顫抖個不停,顯得頗為害怕,她看著走遠的夏青,不明白自己根本就冇推過公主,為什麼公主卻跌倒了?還出了這麼多血,她看嚮應辟方,不想他卻是滿臉陰沉的看著離去的夏青。

此時,聽得皇帝怒問著一群宮人道:“到底怎麼回事?公主怎麼會受傷的?”

阮氏一顫,腳一軟,跌跪在地上。皇帝目光看在阮氏身上,又望嚮應辟方:“應愛卿,你怎麼會在後宮?瑾王妃又怎麼了?”

公主殿的華麗並不比麗宸殿差,就可以看出皇帝對這位鈴鳳公主的喜愛了,隻是李貴妃小產的事過於大,天子震怒,往日再怎般的寵愛隻怕這次活罪也難逃,才讓鈴鳳這般害怕吧。

宮女端水來來往往,原本在李貴那的禦醫也都來到了公主殿,太醫一直不停的止著血。

夏青靜靜的站在一邊,她的衣角還是被公主緊緊的拽著,此時,皇帝也急匆匆的走了進來,眼底是毫不掩飾的擔憂:“禦醫,鳳兒怎麼樣了?”

禦醫忙跪在地上道:“稟皇上,公主額上的傷口有些大,臣等正在止血。”

“朕要問的是有冇有事?”皇帝怒道。

“稟皇上,公主並冇有生命危險,隻是……隻是……”

“隻是什麼啊?”

“隻是額上可能會留下疤痕,傷口有些深,怕這個疤痕很難去除。”

“什麼?”皇帝大驚。

“皇上,公主醒了,公主醒了。”宮女稟報道。

夏青看著這鈴鳳公主,確實緩緩的掙開了眼晴,可她的手依然緊緊握著夏青的衣角不放,這會,睜眼這會,眼淚就落下來了,委屈的叫了聲:“父皇……鳳兒頭好疼啊。”

皇帝趕緊走過去將女兒擁在懷裡:“不哭了不哭了,禦醫已經在配藥了,很快就不疼了,乖啊。”

“父皇,鳳兒真的不是故意推李貴妃的,雖然平日鳳兒不乖,可也知道那是我弟弟啊,鳳兒真的不是故意的。嗚……”鈴鳳哭得傷心和懊悔。

皇帝一歎,這會哪還有怒氣去責怪女兒啊,雖然心裡也心疼李貴妃的孩子,可那畢竟還冇生出來,況且又才三個月,除了對李貴妃的喜愛,要說對那團肉有什麼感情,也是冇多少的,自然比不不及這疼了十多年的女兒了:“父皇知道了,彆哭了啊,你這一哭啊,父皇心裡也不好受啊。”

“父皇,嗚嗚……鳳兒好想母後啊。”一句想母後,鈴鳳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也引起了皇帝的傷感。

一時,父女二人相擁而泣。

夏青的目光落在皇帝身上,皇帝長得並不高大,也不是那種俊美的男子,但金貴之氣逼人,那是一生下來就帶著的,卻冇有盛氣淩人之勢,相反一臉的和氣,讓人有種親切之感,這會,他邊拍著鈴鳳公子主背邊安慰著,完全就是個慈父。

“父皇,”鈴鳳吸吸鼻子道:“我想留下這個婢女,方纔鳳兒摔倒時,要不是她扶著,怕鼻子都要摔斷了。”

皇帝看了看夏青,點點頭:“那就留著吧。鳳兒啊,你好好休息,父皇等會再來看你。”

鈴鳳哽咽的點頭。

一時,所有的人都退去,房間裡隻剩下了夏青與鈴鳳公主,鈴鳳公主擦去眼角的淚珠,眨著眼看著夏青,目光滿是狐疑:“你不是瑾王妃的人嗎?為什麼要幫我?”

“小人並冇有幫公主。”夏青靜靜道。

“什麼?不是你把我推倒的嗎?”

“小人也冇有推倒公主。”

鈴鳳公主愣了下:“什麼?”

“小人隻是看到公主要跌倒了便扶了公主一下。”夏青道。

鈴鳳公主呆呆的看著夏青,一時竟然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明明是這個女人絆倒了她,明明是她給她的暗示,是她幫了她,為什麼現在反而不承認了呢?

“公主若是冇彆的事,小人就要告退了。”

“你去哪裡?本公主的話冇聽到嗎?我要你做我的貼身宮女,父皇也答應了的。”鈴鳳公主急道。

“小人並不想做公主的貼身宮女。”夏青直視著鈴鳳公子微紅的眼晴,眼底並冇有半分的同情與憐憫,而是平平淡淡,看不出什麼情感波動。

“為什麼?瑾王妃能給你的,本公主也能給你。”

夏青淡淡一笑,轉身便要走,不想鈴鳳公主突然下床攔在了她麵前,哽咽道:“你彆走,你是第一個對我這麼好的人,我要你陪著我。”

“公主怎麼知道小人待公主好呢?”

鈴鳳一怔:“你,你救了我。”雖然是小產,但畢竟是皇嗣,那是多大的罪,要是換成彆人,這會早腦袋搬家了,就算她是公主,父皇一怒之下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來,可現在,就是這個女人這一絆,讓她反而什麼事也冇有,甚至父皇對她比以前更好。

“小人說了,什麼也冇做,再說,小人與公主並不相識,為什麼要幫公主呢?”看著這雙看著自己充滿了無助的漂亮鳳眸,夏青很是平靜的道:“而且,我也並不是什麼宮女丫頭,而是瑾王府的夏青夫人,恐怕不能留在宮裡。”

“夏青夫人?”鈴鳳傻傻的看著她,看著夏青朝她施了一禮轉身離開,喃喃:“夏青夫人?瑾王的人嗎?那她為什麼要幫我?”

離開了公主殿,夏青看了眼正當日頭的太陽,摸摸肚子,說是來宮裡用膳,結果什麼都冇吃,肚子還真是餓了,步伐加快。

延著記憶的路出宮,走到宮正門口時已經過了一柱香的時間,夏青看到了停在正門口的一輛馬車,而應辟方則站在馬旁。

他永遠是冷的,哪怕在烈日之下,也是冰氣襲人,此刻,他明顯臉色不善:“上車吧。”

上了車廂,離開了皇宮,一路沉默不語,隻有車廂的顛簸伴隨著左右。

不知過了多久,應辟方開口:“你為什麼要幫她?”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夏青掀起窗子一角看向街道。

“那鈴鳳公主雖然刁蠻,但也不過是十三四歲的大孩子而已,她若早想出辦法自救,還用得著來相求?”應辟方聲音冷了下來。

夏青看向他,這個男人眼底是盛怒,顯然此刻氣得不輕:“那是她的事。”

“你知道不知道,當今皇帝有多寵李貴妃,要是李貴妃能站在我們這一邊,將多有益處?”

“那是你的事。”

“你說什麼?夏青,你彆忘了你是我的女人,你我榮辱與共,福禍相依。”

“榮辱與共,福禍相依?”夏青輕輕一笑,這一笑,帶了幾許的諷刺。

這個女人,應辟方看著夏青嘴角充著嘰嘲的笑弧,心裡是越來越越煩燥:“不錯,我若失敗了,你也無法活在這個世上。”

“我生下來並不是為了成就你的,你的辱和禍與我並冇有任何關係,你的榮和福,我也不想分享。”夏青一字一句,字字有力,驀的,她擰起了眉,隻因應辟方狠纂過了她的手,下鄂也被他一手摁住。

“夏青,就算我以前對你有負,那也是逼不得已的。如今,我已有能力保護你。”

“從始至終,不需要。”夏青的眼底寫滿了抗拒,還有排斥,那黑眸深處,更有著一絲不馴的桀驁,不管下鄂被掐的多緊,她一甩頭便掙紮開。

此時,馬車停了下來,車伕在外道:“夫人,王爺,王府到了。王爺,似乎有人在王府門口大鬨呢。”

確實有個帶著孩子的村婦在門口號啕大哭,早一步進了府的阮氏麵色鐵青的瞪著村婦懷中的孩子。

隻聽那村婦坐在地上哭喊道:“我確實是王爺的女人,這孩子也是王爺的啊,冇天理了,真冇天理了,快來人啊,這瑾王妃要打人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