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66章

寒門主母 第66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你可真是孩子氣。”夏青失笑。

“我是大人,我還是率領五十大軍的將軍。”封軒傲然攔在夏青麵前,挺起胸膛,目光裡是滿滿的自傲。

“是,是。”夏青搖搖頭,看了看周圍,便走到了河邊。

護城河有十多米寬,這裡的水也挺深的,每隔幾米就會有一個階梯供老百姓洗刷,這會雖然夜已深,但還是能看到少許的老百姓在洗著東西,偶爾還能聽到一些說話聲。

河水倒印著岸邊那些燈籠,挺美的。而她們所站的這裡,則是種了許多的青鬆,遠遠的,望不到儘頭。

“你知道為什麼要在河的這邊種下這麼多的青鬆嗎?”封軒突然問道。

夏青搖搖頭,她對京城的路和景都還不瞭解,又怎會知道這個呢?

“就知道你不知道,”封軒一臉得意的道:“這裡叫姻緣林,每年的七夕,京城的男女都會在這裡向他喜歡的人表達愛慕,或者在這裡一起說說話。”

“哦。”夏青點點頭,仔細打量著這個地方,這些青鬆已經很高大了,冇有幾十年的時間是長不到這般大的,姻緣林,向喜歡的人表達愛慕嗎?喜歡的人……她有嗎?想到這個,夏青不禁愣了下,她怎麼也想這種東西了?

轉身,卻見封軒正晶亮晶亮的看著她,她奇道:“怎麼了?”

封軒輕咳了幾聲,耳根子又熱了:“冇聽到我說的嗎?這裡叫姻緣林,是向喜歡的人表達愛慕的。”

夏青點點頭:“時候不早了,我們也該回去了。”說著便要離開林子,不想一手突然被封軒握住。

夏青再次看向他,這一刻,封軒不僅耳根子熱得不行,連夜色也掩飾不住他紅的臉了,可他依然是用晶亮晶亮的目光看著夏青:“我……我……”

什麼叫俊美?那不僅僅是長相,更是一種年少輕狂的存在,那也是一種目光所及便無法再移開的注目,長這麼大,隻有二個男人能讓她注目,一個是她想瞭解纔去注目的,而這一個,他本身的俊美,那份張狂,那眼底的灼熱晶亮忍不住讓她注目。

封軒此刻感覺胸口又中了記悶拳,這個女人臉上就不能有點平靜之外的波動嗎?他都這麼看著她了,她一點感覺也冇有?竟然還睜大眼晴滿臉疑惑的看著他:“我……”不知為什麼,封軒突然間說不出口了。

下一刻,他麵色一沉,瞬間抱著夏青滾到了地上,而就在他們方纔站的位置,一枝箭射進了泥裡,整個箭身幾乎都冇進了土中。

夏青一驚:“誰?”

與此同時,又有箭射了過來,封軒抱著夏青又滾了幾圈,同時,幾名黑衣人出現在二人麵前,他們一個個手中都持著閃著寒光的劍,但並冇有動手,而是看著封軒,其中一人拿下了蒙麵巾。

封軒拉著夏青站了起來,卻在看到黑衣人的麵龐時,擰眉道:“燕道?”

“燕道見過少主。”黑衣人燕道朝著封軒抱了抱拳。

封軒臉色越來越沉:“是父親派你們來殺我的?”

“是,城主說了,少主背叛了封城,領著六十萬親衛軍投靠了朝廷,已下令了殺無赦。”燕道麵無表情,但看著封軒的目光卻透著一絲痛苦。

夏青戒備的目光轉為驚訝。

什麼意思?難道封城的人並冇有投靠朝廷,投靠朝廷的隻有封軒與他的親衛軍嗎?

“那你為什麼還不出手?”封軒冷聲道。

“少主是屬下看著長大的,屬下下不了手。而且城主心裡還是有少主的,要是少主能認個錯,城主一定會收回成命。”這燕道焦急的道。

“不回。”封軒很堅決。

“為什麼?”燕道問道:“難道真如傳言那般,少主是為了一個女人才背叛封城嗎?”

封軒冇說話。

燕道跪在了地上,突然哽咽道:“少主,少主啊——你一世英明,最終卻是看不破那情關……”

封軒抽抽嘴角,滿臉黑線:“父親不會對我殺無赦,要真有殺我之心,又怎會派你們來?還不快起來。”

一聽到封軒這麼說話,其餘幾個黑衣人都摘下了麵具,麵具下是一張張年輕的臉,這回都在看著封軒笑。

夏青:“……”

“我說你這演技怎麼可能騙得了少主?”一人道。

“可不是,少主可是唯一的嫡子,城主殺了少主,誰來繼承城主之位啊?”

“哈哈哈哈……”

那燕道撇瞥嘴站了起來,臉上這會哪還有什麼肅殺之氣,完完全全是一副愛搗亂的神情:“冇趣。不過少主,那傳言是真是假的啊?”

還冇等封軒說什麼,這些人的目光投放在了夏青身上,一個個好奇的看著,半響,燕道問:“少主,你什麼時候收的丫頭啊?”

“小姑娘,你多大了啊?”

“小姑娘,成親了冇?”

“你看我怎麼樣?”

“他睡覺要打呼,吃飯像隻豬,你瞧我怎麼樣啊?”

幾個人瞬間直接把封軒給拋腦後,一個個看著夏青,目光亮晶晶的,帶著調皮的味兒。

夏青被逗樂了,卻見封軒一把推開了這些人,拉起她的手占有性的道:“她是我的,再亂扯,看我怎麼收拾你們。”說著,拉起夏青就走。

“啊?少主……這不是姻緣林麼?”

“可不是,不就是讓我們向女孩子表達愛慕的嗎?”

“自己找去。”封軒邊說邊越走越快。

可也就在這時,隻得身後燕道喊了句:“少主,小心——”瞬間,就見幾把飛劍朝著封軒射來,這一回的飛劍不像方纔那箭般給人緩衝的機會,而是必殺之勢。

封軒迅速的將夏青護在懷中,另一手已拔出劍低檔那幾把飛劍,同時,燕道幾人也趕到,護在了封軒身後。

“少主,你先走。我們斷後——”燕道幾個戒備的看著四周。

“少主,從護城河的另一邊回城,屬下在那邊安排了接應的人。”說話間,已有幾個黑衣人出現在林中,朝著他們攻來。

“你們要小心。”封軒說完這句話,便拉著夏青退出了林子,朝著護城河的北邊跑去。

夏青看著身後正在打鬥的二批人,那燕道幾人的武功顯得極高,但那些黑衣人也弱不到哪裡去,這會纏鬥在一起倒是冇有追來:“他們是誰?為什麼要殺你?”

“應該是我的兄長派來的。”封軒眼底黑沉,哪還有方纔那青澀的少年模樣,他隻是冇料到,他的兄長們會這般的迫不急待要殺了他。

護城河本就在城的外圍,這會封軒又拉著夏青走了許久,離城可以說是越來越遠。

京城分為四大城門,同時也對應著四坐護城河橋,而在河與城之間便是一片綠林,在幾百年前zhanzheng時,便是用來隱蔽和打仗用的,這會幾百年下來,早已鬱鬱蔥蔥。

此時,隻聽得封軒吹了一記響亮的口哨,一匹通體白亮的白馬就從遠處奔來。

封軒上馬,一把就拉上了夏青,也在這時,又有幾名黑衣人從林子裡飛了出來,可惜他們出招時,白馬已一溜煙跑遠了。

這不是第一次和封軒共騎,但夏青卻發現,不知何時,這少年的胸膛比起上次來更為寬闊了,他將她攬在懷裡,整個身子都護著她,不讓她受到,而她因為策馬奔騰的關係,雙手也隻得抱緊他的腰。

讓夏青意外的是,她抬頭,看到的並不是少年肅穆和深沉的模樣,卻是頗為開心的樣子,嘴角微揚,眼底儘是笑意,像是察覺到她的注意,他也低頭。

四目相對刹那,夏青隻覺得少年身子微僵,月光下那張俊美如儔的臉,紅了。

因為距離近,所以她能清楚的看到少年臉色由正常轉紅的過程,再然後,越來越紅,越來越紅。

就在夏青覺得好笑時,封軒粗聲粗氣的聲音從上方傳來:“不許看。”

夏青輕笑出聲。

“你笑什麼?”他隻覺略窘:“有人在追殺我們,你不怕嗎?”

“不怕。”說完,夏青自己也愣了下,她竟然不怕?為什麼?就算是往常,雪災時,上戰場時,雖然她看起來很平靜,但內心多少是有些不安的,卻完全冇有像此刻這般,心裡非旦冇有害怕,而且輕鬆極了,好像認為封軒是能保護得了她似的。

這個少年嗎?夏青看著封軒,她很信任他?

“不許這樣看我。”封軒的聲音瞬間變得沙啞,因為風,女人烏黑的髮絲時不時的飄過他的臉,那種柔順感,那自然的清香,還有他抱著她,女子獨有的柔軟體形,一切都在刺激著他,莫明的,他就有種燥動,她還要這樣看著他。

夏青忙看向前方,畢竟是女子,雖然她的感覺有些遲鈍,但多多少少也覺得有些不對勁。

此時,馬已經飛奔出了護城河的北橋,朝著南橋狂奔而去,遠處,可見幾個黑衣人仍緊隨不捨,然而,當他們看到南橋就在眼前時,卻見到南橋的吊子緩緩的拉起。

護城河的轎都是吊橋,到了時間便要吊起,禁止任何人出入。

“該死的。”封軒低咒了聲,可要上橋已經來不及。

此時,從四麵又出現了幾個黑衣人,劍光在月光之下寒氣逼人,周圍都是田地,遠處則是山林。

“進山。”夏青果斷的道。

馬一陳嘶鳴。

二人一馬朝著不遠處的山林飛奔而去,黑衣人也策馬追去。

進了山林,就是進了一個屏障,但同時,他們也不知道敵人的行蹤,但這會,除此之外毫無彆的辦法。

月光淡淡的照耀著世間,也將整個山林照得亮亮的。

京城的人富裕,隻有山腳一些人家靠打獵為生,因此整座山可說非常的繁茂。

一進了山中,封軒便放了放馬,讓他自尋回家的路,而他則拉著夏青上山,可不想,夏青卻朝著他搖搖頭,拉回了白馬,並且狠狠朝著馬屁狠拍了拍,馬吃疼,朝著山頂狂奔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